南禅 125.红线

小说:南禅 作者:唐酒卿 更新时间:2020-02-09 15:24:17
推荐阅读: 明星潜规则之皇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田野花香透视医圣林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龙护卫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仙尊归来洛尘史上最强炼气期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
  云销浪尽,见九天君足踏莲花,金光从血雾中绽出波浪,无上威严震慑着四下邪魔。

  苍霁单臂化爪,乌黑鳞片间红色若隐若现。他为化龙吞尽血海,却叫九天君一指封于东海,若非再遇机缘,只怕此刻还埋在水中。当下面对佛光,竟一步不退。

  东海诞大魔,东海欲化龙。

  净霖不曾料到,这两件事情都是预指苍霁。他见苍霁于群魔之间回首而望,竟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

  金莲随波疾掷而来,耳边皆是爆声。苍霁已腾身跃起,血雾紧随其后。梵坛莲水剧烈震动,他俩人皆是大开大合之势,九天台也难承其凶。梵文轰散在九天境,云海间竟响起了阵阵雷鸣。

  吠罗要与人厮杀,却被人绊了一跤。他一个前滚翻站起身,正欲发作,却见东君收脚抬手。

  “干什么!”吠罗对他防备颇深。

  东君扬扬下巴,示意道:“给我解开。”

  吠罗落了把柄在他手里,纯属不得已而为之,替他解了链,又见他修长白皙的手摊在面前。那手腕粗细正好,吠罗鼻尖顿时有点热,他往后跳了跳,说:“又干什么!”

  东君说:“扇子呢?扇子还我。”

  吠罗这才在袖里掏了掏,没掏着又摸腰,从腰后拿出山河扇,却见扇面被自个坐成一团墨了。

  “你莫不是在上边吐了口水吧?”东君极其嫌弃地拎过扇,啧啧称奇,“我才给了你几个时辰。”

  吠罗目光飘忽,便是不敢直视东君。他心里哼,又怕见了东君的脸,哼不出声,于是只扭着脖子说:“一把扇子算……”

  话还没完,余光便见得东君一扇打来。吠罗闪避要逃,东君一把拽回他衣襟,两个人撞了正着。

  吠罗说:“你打我!”

  东君“啪”地一扇打开刀剑,嘴里还要逗着他,说:“我哪里舍得打你?小耗子失心疯!去找黎嵘,他戴罪立功的时候来了!”

  说罢一脚踹在吠罗后边,吠罗便倏地滚出刀光剑影,灵敏地奔向追魂狱。

  东君嗅着血海的味道,不禁浑身舒爽,他开扇掩面,冲周围客气道:“劳驾诸位闭个眼,大庭广众之下,在下也怪羞涩的。”

  他话音方落,殊冉便立刻蹲身抱头,冲左右大喊道:“他乃血海凶相,万不可正视!”

  只见东君桃眼一挑,面倒不变,背后却倏然浮现出顶天黑影。那黑影片刻清晰,通身恶眼如梦魇之色。东君凶相一现,诵经声便戛然而止。他扇子稍移,露出面来。背后黑影铺天而涌,将金光一瞬覆盖。下一刻他已闪离地面,直跃向众僧。

  “渡人渡妖皆无趣,不如今日渡一渡我。”

  颐宁落于净霖身侧,说:“你咽泉可在?”

  净霖摊掌而对,说:“如今已断。”

  “你生而为剑,你在,剑便在。”颐宁说着眺望浓云密雾间的九天君与苍霁,说,“原本铜铃在侧,必能助你重铸剑身。可如今它已助了帝君化龙,你要铸剑,须得再寻法子。”

  “你也知道铜铃。”净霖侧首。

  “我送你下界,着实费了一番功夫。那铜铃……”颐宁语顿,说,“此刻不是闲话时,你要铸剑,便须拿回慈悲莲。孩子就藏在君父乾坤袖中。”

  净霖再度望去,见苍霁已连破数墙,九天君有不支之状。净霖脚下风起,他几步凌身,青衫顿至苍霁身侧。

  两人腕间绑着的莹线在混沌中亮起,苍霁龙爪暴出,另一只人手却精准地握住了净霖。他脚一踏地,便猛地再度凌起。

  黑袍猎猎而响,九天君掌盖门面,却见苍霁踏空旋身,净霖当即与他错身,借着他的巨力陡然冲至九天君面前。

  咽泉已断,净霖却虚化青芒长剑厉扫向九天君脖颈。九天君抬掌而握,青芒长剑霎时崩碎,他黑眸震怒:“找死!”

  法印轰然疾砸,净霖不退,腕间莹线一重,整个人已被倒拽凌起。接着苍霁龙爪已至,猛地承住九天法印,下一瞬空中一沉,法印已崩。

  九天君一指向天,一指向地,口中经声震耳欲聋。天地霍然极速合拢,形成天压地盖之势。金光穿破云海雷霆,如同钢针一般骤然疾落。

  眼前陡然陷入黑暗。

  杀声远在天边,净霖冷汗却猝然滚滑。看不见的威慑仿佛是不可抵抗的天之力,他听见什么裂开的声音。然而这种压迫并未弥漫,因为龙吟顿响于身侧。

  净霖的手指在漆黑之中,清晰地感觉着苍霁的手化为龙爪。龙鳞锐利刚硬的触感紧贴而来,净霖指下倏地滑动着冰凉巨物。

  “看不见如何是好?”浮梨正踹翻人,回头大喊,“殊冉!火来!”

  殊冉不及回答,却见一把伞如幽光而立。华裳抬指向前,说:“追魂狱藏天火炉,击翻它,光明自来!”

  醉山僧翻杖扛肩,隔空踏去。

  浮梨却道:“时不待人!眼下……”

  他们话音陡然变得模糊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