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 118.铜镜

小说:南禅 作者:唐酒卿 更新时间:2020-02-09 08:57:11
推荐阅读: 明星潜规则之皇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田野花香透视医圣林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龙护卫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仙尊归来洛尘史上最强炼气期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
  “阿乙!”浮梨扭头喊,“动静如此之大,九哥必在来的路上!你进来,让这屋子热起来!”

  阿乙将雪魅塞给山田,跃身跳进门槛,几步入内,“砰”地合上门。他把自己的外衫脱掉,立刻抱肩说:“怎么这般冷!”

  山月的枕席已经濡湿,浮梨迅速说:“你原身属火,能镇得住这寒冷。”

  阿乙便索性坐在窗口,他一坐下,那蔓延而来的寒冰随即消融成水。阿乙见山月面色白得吓人,又站起了身,急道:“他怎地还不出来!这要生多久?”

  浮梨不答,她只说:“你坐着!”

  阿乙定身不动。说来奇怪,他一入内,那寒意便不再纠缠,似是惧怕着他的原身。

  门外的山田抱|枪盘坐,一动不动地把守着房门。

  宗音身陷重围,他坠海惊起滔天大浪,接着一头蛟龙破涛而出,搅乱了天地布局。暴雪遮天盖地,巨网自浓云间呼声扑下,幽光横蹿在网眼间,把宗音套了个正着。

  “罪神宗音!”头顶神将劈头下按,“妄情僭律,罪当剐鳞!又私诞邪祟,罪加一等!”

  宗音嘶声砸地,山间崩断,裂出条长痕。他挣爪欲出,可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那网越挣越紧,网眼勒得蛟龙翻滚着压断无数寒松。

  “七情六欲人之常伦!”宗音伸颈怒声,“我到底何罪之有!”

  “人神殊途。”神将绕起金芒长链,勒住宗音脖颈,猛拖向上,“错了就是错了!九天台上自有定夺!”

  宗音巨身腾起,竟被勒回了人身。他不肯去,满面通红,赤膊撕扯着脖间金链:“上天有好生之德,人皆有恻隐之心!尔等要杀要剐,他日悉听尊便!今夜我妻难产危险,我不能离她而去!”

  神将重力拉掼,一脚踩在宗音肩头,冷声说:“为神者深明大义,你事到如今还是怙恶不悛。今夜九天万将严阵以待,岂有你能选择的余地。走!”

  宗音膝磕于雪间,他扯着脖颈间的链,被拖行几步,双臂绷得青筋暴起。

  “折了他的双臂!”神将一声令下,“万不可再耽搁了!”

  宗音被摁进雪中,他口鼻间都是雪,他挣扎着,又被拖出了几步。他觉察到有人扯着他的双臂,他哑声道:“九天境行事不讲常伦,天地律法对承天君而言算什么阿物儿!”

  神将说:“承天君便是三界律法,你身兼要职,竟连这个道理也不明白。动手!”

  神将话音方落,便听朔风骤猛,山间群松涛声顿荡。飞雪迷眼,他挥袖时眼前哪里还有宗音,分明站着个天青常服。

  净霖双鬓微覆白雪,他于风浪里掸袖,侧首问:“你适才说什么?”

  神将觉得刻骨之寒袭髓而上,他喉间吞吐变得格外艰涩。他的目光沿着净霖的双鬓滑到净霖的眉眼,接着退一步,握到腰侧剑柄的手竟颤抖起来。

  “君……”神将双膝一软,狼狈地撑身后退,失声惊恐地喊,“临、临松君!”

  这一声尖锐撕破风雪,无尽人海当即齐齐回首。净霖屹立于此,既不侧目,也不躲闪。他指掠半空,劲风在他掌间疾现出剑鞘。

  净霖缓声拔剑,迈出一步。

  这乌压压的人海竟跟着退一步,一如五百年前的九天台。他们鸦雀无声,噤声而观,又胆寒退步,居然无人能够拔剑相应。

  那场血雨腥风至今叫人记忆尤深,杀戈君也要柱|枪跪地,梵坛的莲池成了血汤。

  是谁杀了君父?

  五百年里被人反复论说着的临松君!

  净霖眼眺万人,咽泉剑“锵”声乍出寒芒。剑锋挑雪,他迎风时袖袍鼓风,发丝掠过这双眼,与他们噩梦中的那双别无二致。

  苍霁凌身而来时看见了咽泉青芒,神将已做鸟兽散。他下跃而冲,直向净霖。净霖从下方抬首而望,两个人相视一笑。

  “心——”

  苍霁话才出口,便觉天地间一阵震动。他已经将要落地,抬首却见那云中“嗖”地掷出一物,轰然砸挡在他与净霖之间。

  风雪倏地停了。

  一张双面铜镜静静地立在两人之间。

  净霖见那铜镜勾纹古朴,心下一动,咽泉剑先嗡鸣震动起来。他单手扣剑,见境中投映出他自己的身形,接着如水泛起涟漪,又变作了苍霁的模样。

  净霖望着境中的苍霁,“苍霁”掀开雨伞,露出面来,冒雨对他说:“果然是我心肝儿!”

  净霖扣剑的手当即一顿,胸口轰然震开一阵剧痛。他错愕地探进一步,觉得这一景似是在哪里发生过,叫他心神恍惚。

  “哥……”净霖不自觉地轻声唤,“哥哥。”

  “苍霁”笑着答:“昏不昏?痛不痛?怎地瘦了这么多……”

  净霖发间似是淋着了雨,他茫然地抬眸,见天地已经变了。山间雪夜变成了鸣金台,台上空荡荡,唯有面前站着的“苍霁”。

  净霖怔怔地回答:“不昏,不痛,没瘦……”

  “苍霁”探臂来抱他,净霖看着这个人已近到身前。“苍霁”抱住他半身,净霖的剑被推了回去。他欲开口,却听着“刺啦”一声。

  “苍霁”一臂化出龙爪,从背部直掏向净霖后心!

  另一头的苍霁正笑问镜子:“待在镜子跟前干什么?到我这儿来。”

  境边的净霖似是有些困惑,对他说:“我有些冷。”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