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 69.阎王

小说:南禅 作者:唐酒卿 更新时间:2020-02-08 11:25:17
推荐阅读: 明星潜规则之皇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田野花香透视医圣林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龙护卫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仙尊归来洛尘史上最强炼气期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
  黄泉路铺彼岸花,石板蜿蜒于葱郁红浪间。此处天光晦暗,迷雾丛叠,听得见鬼差自中渡各地赶赴回来的锁链“哗啦”声。无数戴着枷锁的亡魂沿路游走,哭声幽咽,似如淅沥湿雨一般缠覆在耳畔。花间叠筑眺望塔,每十步便设一鬼将守卫,锁链重重牵扯成网,让步入此路的亡魂无处可逃。

  净霖面若薄纸,气息全无。他一手握棒,一手牵链,锁着苍霁随魂混入。苍霁脸戴面具,步履缓慢,移动间顾盼张望,尽情打量。

  “这个地方挑得好。”苍霁微弯上身,在净霖耳边说,“下来之后深陷沟壑,两侧皆是支撑中渡一界的千年坚石,唯有花海一路能够通畅来回。普通人下来了,怕就再也上不去了。”

  “生死已于关卡前了结,普通人走到这里,已经死了。再往前走半个时辰,便是离津口。”净霖用手肘向后轻撞他一下,“你阳气外漏了。”

  苍霁推了推面具,问:“怎么左右亡魂,皆要戴面具遮挡?如若抓错了人,岂不是觉察不出。”

  “人命谱上记载详细,鬼差拿人之前便先要验明正身。”净霖说,“从前是不戴面具,可先前的阎王爷叫人吃了,新任的这位怕遇见形容凄惨的鬼会昏过去,便叫鬼差引魂时颁送面具。”

  苍霁说:“天下笑谈,当阎王的竟然怕鬼。他这般,又是怎么当上阎王的?”

  “因他爱吃,原本闭关于黄泉壁下,醒时腹中饥火难耐,嗅见离津鬼火炊烟,便一口气吞饮了黄泉千万亡魂,连阎王殿都吃了一半。”净霖转念想起什么,转头对苍霁谆谆告诫,“进食谨慎。”

  苍霁奇怪地问:“可是能吞天地万物的不是龙吗?怎么他也行。”

  “他只是吞下垫腹。”净霖说,“找到能吃之物后再将亡魂与阎王一并吐出来。”

  可怜老阎王一直勤勤恳恳,自黄泉分制后便闷头从鬼差做起,一路苦干业绩,做了近千年的差使,终于得了九天境提拔,得以任职阎王。谁知没做几百年,便被人没头没脑地吞入腹中,裹着唾液又呕出来,一时间情难自已,悲愤交加之下弃官而去。九天境中无人肯降尊纡贵,一来二去,便罚这吞人又吐的妖怪坐镇黄泉,成了新阎王。

  苍霁摸着喉结思量道:“一口气能吞掉离津四万三千只亡魂,这人原身是什么?竟有这般大的胃口。”

  净霖说:“他原身很凶猛,离津特砌其原身石像以警后人,你见得他也会怕的。”

  苍霁问:“比我还要凶?”

  净霖颔首,苍霁便愈发好奇。他俩人随着亡魂长队又走了半晌,听得河水湍急流动的声音,苍霁终于望见离津渡口的全貌。

  彼岸花海浪涛摇曳,只见一方城池盘踞迷雾红芒间。河道中通贯彻全城,舟船并列车马,各色灯笼繁复悬挂,笼罩在千万亡魂头顶,犹如星河浩瀚。临河楼阁挂着珠玉小帘,听得琵琶铮铮随水流。街市亡魂如潮涌动,那能渡魂前往阎王殿的小舟窄之又窄,两列鬼差臂盛名帖,叫一个走一个。可是此处已屯积数万亡魂,按照这般的速度,叫上五百年也叫不完。

  苍霁转眸,又见城中高耸而立着一只石雕。那石雕前肢垂胸,双爪磨砌的锃亮。后腿弯立,挺胸抬头,以一方凶兽的悍然之态眺望远方,想必就是净霖口中的阎王原身。

  在其身姿照应之下,苍霁不禁自愧不如。他用胸膛抵着净霖,俯首磨牙。

  “就是一只伶鼬?!”

  苍霁被净霖诓了一回,不肯再轻信他的随口之说,只将这人紧紧攥在手心,与他并肩而行。

  “这里这么多人。”苍霁抬手推起面具,“又无气味牵引,我们如何找到千钰?”

  “千钰要寻左清昼,只能守在渡口。”净霖轻拽着手,带着苍霁前行。

  渡口游魂排成长龙,唱名的鬼差嗓子干涩,退下来舀了碗水喝。他方坐下,便嗅得浓郁肉香,转头见不远处的摊上坐着两人,其中一个打开油纸,卤肉油花摊在桌面,引得半条街的亡魂都露了贪吃鬼脸,只是畏惧其中一人鬼差打扮不敢上前讨要。

  鬼差被这味道引得肚中咕咕叫,他近些日子值这渡口的班,已经许久不曾去过中渡。当下从袖里摸出几只铜珠,起身到了那两人身后。

  “老兄才从上边回来吗?闻这味道,该是京都万福斋的卤牛肉!”他踌躇道,“我愿价出双倍,老兄能否割爱?”

  净霖筷一顿,说:“一碟牛肉,值得几个钱。兄台若不嫌弃,只管坐下来一道用。”

  鬼差连声应允,掀袍坐下。苍霁递了双筷给他,他顺势将这二人看了,说:“多谢!看老兄面生,才点的差职吗?”

  “是啊。”净霖说,“第一趟差,诸多意外,能带回人来,着实不易。”

  鬼差埋头大快朵颐,闻言笑了几声,说:“兄弟你才当差,不知这黄泉百种差职,还是引魂好做。”

  “哦?”净霖便虚心请教,“此话怎讲?我见兄你渡口唱名才是钦羡,不必累于奔波。”

  “引魂虽说来往不断,却少些拘束。唱名有什么值得钦羡的?一整日也渡不过几个人,还要听着离津万魂呶呶不休的抱怨。”鬼差叹一气,说,“九天境疏于问候,阎王爷便越发懒怠,你看这离津,长此以往下去,必生祸患。”

  “阎王爷忙什么?”苍霁把玩着筷,说,“我死得晚,还想早点投胎。”

  “咦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