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轻曲 第60章 加料?

小说:乡间轻曲 作者:醛石 更新时间:2019-12-03 08:48:19
推荐阅读: 透视医圣林奇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仙尊归来洛尘神龙护卫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明星潜规则之皇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豪婿韩三千苏迎夏最强神医赘婿林羽
  汪捷带着孩子出了门,刚走到车子旁边拉开车门准备上车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很快一对老夫妻从车上走了下来,相互搀扶着向着边瑞的小馆子走了过去。

  汪捷认识这对老夫妻,不过人家认不得她,上了车,汪捷开着车子驶到了路口,又发现两辆豪车从自己的身边经过。

  离着开席的时间还有五分钟,所有中午订了位子的客人便都到了,边家小馆里坐的是满满当当的。

  所有人都到了,边瑞关上了铺子门,开始最后的准备。

  “小边呀!”

  边瑞一抬头,冲着发话的这位潘老爷子说道:“潘先生,您有什么事?”

  “有个事情和你说一下,这顿饭我想取一些样,你不会介意吧?”老爷子冲着边瑞问道。

  边瑞笑了笑:“没有问题!不过您这边取样,我这边也得取个样,到时候随意请周老爷子,还是李老爷子他们帮着找一家权威的机构鉴定,您这边也不会有意见吧?”

  这种事情边瑞遇到不是一次两次了,从第四周开始,就有人提出这要求了,因为这帮老爷子觉得吃了边家小铺的饭之后,精神头似乎好了很多,平常睡眠的时间也明显变长了,以前也就是四五个小时,现在六个到七个小时,睡眠原本正常的,则是发现睡眠的质量提高了,总之,一个多月下来,这些每周都来吃上两三顿的老爷子,老太太们的身体素质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脱胎换骨说不上,但是身体上那些老年病却是减轻了不少。

  这帮老头老太太原本想的就比一般人多,现在这情况自然会想弄清楚,于是便怀疑边瑞的饭菜里放了什么东西,便提出要化验。

  边瑞自然是不怕的,边瑞知道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空间水,还有用空间水种出来的蔬菜,边瑞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对于抗衰老很有一套,但是明白这些人绝对查不出来,至于加点别的料,边瑞又不傻,那不是白白增加成本么。

  只取一个样容易被人改,取了两个样品,其中一个还是双方都可以信任的人,这样的结果对于边瑞来说要公正的多了。

  “老潘,你也不在意,不是人家边瑞不相信你……”。

  潘老爷子摆了一下手,冲着说话的李老爷子说道:“你别解释了,反正就这点事儿,解释了反而多余!”

  说完冲着边瑞说道:“小边先生,你别怪我多事,而是这体检的结果有些出乎意料”。

  “没事!”

  边瑞笑着说道。

  对于边瑞来说,潘老爷子担心也好,不担心也好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他在边瑞看来就是客人,客人挑剔一些那是再正常不过。

  “开席吧,开席吧,我早上没有吃饭,肚子都等饿了”另外一位老先生一句话引的大家哄笑。

  边瑞道:“再等一分钟!”

  第一道菜,边瑞这边上的是拌五丝,高汤煮出来的干丝,拌上两三种菇丝,配上青爽的黄花,淋上边瑞自制的料汁,开胃又爽口,而且吃到了胃里并不显凉。

  “小边先生,马路边那个姑娘都站了两三个月了,我觉得这性子还可以,要不你就收她当徒弟吧”。

  边瑞摇了一下头说道:“我不是太喜欢这种人,觉得好像是逼迫我一样”。

  周老爷子笑道:“老魏,人家小边先生自有分寸,咱们就别跟着搅和了,咱们还是专心品咱们自己的菜吧”。

  第一道菜很快上了桌,接着第二道,第三道,一直到最后一道肉菜,每个客人都是吃的津津有味的,他们平常吃的都是家常小炒,重油重盐,就算是再清淡也比不上现在吃的三分之一,两下一对比,加上边瑞这边已经把做菜做成了味觉的艺术,征服这帮尝尽人间美昧的老饕餮那真是不要太容易喔。

  吃完了饭,一帮老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边瑞洗好了餐具,放进消毒柜里,打扫完了餐厅直接开始晚餐的准备。

  几乎从早上天还没亮,一直忙到了晚上八点,边瑞这一天的工作才算是完成了大半。把所有的事情都干好,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钟。

  忙完了今天所有的事情,边瑞吃了点东西,然后借着好心情,把稚凤清韵给搬了出来,点上一株香,平心静气之后,开始抚起了琴来。

  边瑞抚的是古曲《渔樵问答》这首曲子主要表现的是渔樵于山水之间悠然自得的情趣,以及隐士们对于渔樵简单快乐生活的向往。

  这首曲子是古曲,从诞生传到现在,光是版本就是好几十个,而边瑞现的抚的却不是这几十个之一,而是老祖教给边瑞的版本。

  中国古全的曲谱,其实是没有谱的,以前的谱不是严格上的乐谱,更多的像是口诀之类的,真正的谱则是由师徒口口相传。

  正因为这种口口相传的方式,所以很多老师教学生的都会产生偏差,像是有些从老师那里学了一鳞半爪的,自然就会少教一些,有些奇材从老师那里学来之后,也会加上自己的见解和演绎,又会多上一些,这样的话,传下来三十多种版本那太正常了,如果不是历代动乱,三百版都能给你传下来。

  边瑞这边也是口口相传,老祖爷传给老祖,老祖又传到边瑞这儿,不过可以肯定是的,边瑞会的这曲《渔樵问答》那肯定比别的谱有古意,因为他们那些典谱都传了好几十代了,边瑞这边也就三四代就传到边瑞这里了。

  曲子的开头,稚凤清韵的超级音色,配上悠然自得、洒脱不羁的曲调,那真是心中都透着欢快,似乎心思如同奔马一样倾泄于长空,转瞬间至于天边星河。

  加之以泼刺、滚拂和三弹等等技法的纯熟运用,边瑞把一曲《渔樵问答》中的洒脱仙意挥洒的那是淋漓尽致。

  典子还没到一半的时候,边家小铺的门口便来了客人,五十来岁的矮小中年人,身边跟着两个同样不高的年青人,一个约三十岁一个约二十来岁,从神态还有动作来看,似乎和周围的行人略有些不同,只不过明珠这边根本没有人在意这些,甚至都没有人看这仨人一眼便从他们的身边匆匆而过。

  唯一关心他们的是在路边的白领美人,只有她好奇的打量着三人,很快便看出来了,年纪大的那位中年人地位比旁边的两人高出不少。

  白领美人一见这仨人准备拍边家小铺的门,立刻走了过去,冲着仨人摆手示意。

  “不能见见这间主人?”当中的中年男人冲着白领美女问道。

  白领美女一听便知道眼前这位不是中国人了,因为中国人说话的语气语调并不是这样的,虽然中文说的很地道但是其中浓浓的RB味儿,想洗都洗不掉。

  “这个时候他不喜欢被人打扰,如果您几位要是认识的话到是没什么,要是不认识他会把你们拎出来的”白领美人说道。

  白领美人不好说,如果里面的人知道你们是RB人的话指不定还得打一顿再扔出来,里面那位心硬着呢,更不会怕什么友邦惊诧。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吧,正好可以完整的听一首《渔樵问答》,真没有想到中国居然还有这样的古琴大师”中年RB人说道。

  说完这位便闭目开始听起了琴来,一边听一边手指还不住的按抚着自己的胳膊,显然这一个也是一个古琴通。

  古琴在RB的发展也有很长时间了,主要分成两段,江户时代以前,古琴其实早在唐代就已经传入RB了,只是那时候RB人和古琴不在一条路子上,所以没有发展起来。

  到了江户时代,RB的文化受禅宗影响发生了改变,再加上曹洞宗的东皋心越大师东渡RB,遇到了RB幕府的儒官人见竹洞与杉浦琴川,他们俩开始学习古琴,以江户为中心这样古琴才在RB发展起来。

  门前这三位虽然是RB人,但是在古琴的造诣上也都不低,尤其是当中的中年人,家族一直就是江户望族,从小就习古琴读中文,可以说对于中国古典文化的了解不下去一个211学校中文系的大学生,而且在广度上要远超中文系的学生。

  白领美人也不知道第几次听边瑞抚琴了,只不过她对于音乐的了解真的很少,根本听不出曲中意来,只是觉得好听,不过当她看到旁边三位表情的时候,突然间觉得听这琴音似乎是很神圣的一件事情。三个RB人脸上的表前凝重的似乎是在非常重要的场合似的。

  凝心静气,白领美人试图感受门里传来的琴音,只不过时不时的有汽车经过马路,会把她的思绪打断,而旁边的三位RB人显然不会如此,至始至终都保持着一样的姿势,似乎是被定格了一般。

  白领美人以前很难相像,会有人听音乐听的那么入神。

  白领美人却是不知道,对于古琴来说,一琴好得,但是知音难求,中年RB人从边瑞的琴音中听出了洒脱狂放,对于悠然自得如同神仙一样生活的向往与渴求,最为重要的是此曲中带着一种他从来没有听闻过的古意,每一个音符似乎都去掉了修饰,没有一点多余,竟能以古虬出清雅,以浑然推寂静,洒脱而不刻意,自如而不强行,悠远而不混浊。

  这样的抚琴高手,是他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