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欢 第165章 问

小说:掌欢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19-10-10 03:17:19
推荐阅读: 透视医圣林奇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神龙护卫全球高武仙尊归来洛尘神级透视叶寒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赘婿林羽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
  石焱率先从月亮门走进来,一见到卫晗在院中,忙跑了过来:“主子,您来了啊!”

  主子居然这么早就来了……

  小侍卫多的也不敢说,就望着卫晗干笑。

  卫晗注意力则落在了石焱后面。

  一只半人高的大白鹅威风凛凛,正踱步走来。

  跟在大白鹅后边的是一个少年,一个青年。

  少年还透着稚气,五官精致,十分漂亮。

  青年——

  卫晗扬了扬眉梢,看向骆笙。

  先前骆姑娘说照顾大白的是她的两个面首,便是这两位吗?

  骆笙坦然一笑,冲大白鹅招手:“大白,过来。”

  卫晗明显察觉大白鹅停了一下,而后才向着他们走过来。

  从那放慢的速度,竟瞧出几分不情愿来。

  是他看着太严肃了?

  大白鹅已经到了近前。

  明烛与负雪一起向骆笙行礼。

  骆笙微微颔首:“你们先退下吧。”

  并没有介绍卫晗的意思。

  退下去的负雪悄悄问明烛:“明烛哥哥,那位与姑娘坐一起的客人是谁?”

  明烛微勾唇角,语气带着几分自嘲:“姑娘的客人是什么身份,不是咱们该问的。”

  负雪低了头,很是不安:“可是姑娘把大白留下了。明烛哥哥,姑娘不是开了一家酒肆么,听三火哥哥说可好吃了。你说姑娘把大白留下,该不会要把大白炖了招待客人吧……”

  说到后面,少年泫然欲泣。

  明烛抬手摸了摸负雪的头:“负雪,你要记着一件事。”

  “什么事?”负雪抬头。

  明烛语气淡淡:“大白是姑娘的。”

  他们的身份比大白高不了多少,生死去留,也不过在姑娘一念间罢了。

  院中,则发生了一点意外。

  在骆笙询问等到了时候是取了大白的血送过去还是如何时,蹲在她手边的大白突然一跃而起,扑棱着翅膀去咬卫晗。

  卫晗怕下手重了伤着大白,只好尴尬避开。

  “大白!”骆笙警告一声,熟练捏住了大白鹅的脖子。

  大白登时老实了。

  卫晗看得心惊:“骆姑娘还是把大白放开吧。”

  万一不小心捏死了,他怎么办?

  骆笙松开手,站起身来:“王爷,不如去我屋里坐坐吧。”

  石焱惊愕张大了嘴巴。

  他以为骆姑娘请主子来,只是看大白的。

  怎么还进屋呢?

  呵呵呵,这多不好意思。

  主子,答应她!

  卫晗并没理会小侍卫的挤眉弄眼,微微颔首:“好。”

  邀请他看大白是其次,骆姑娘大概是想问一问青蛇的事?

  卫晗随着骆笙往月亮门处走,察觉大白鹅跟随,低头一看。

  大白鹅梗着脖子与他对视了一瞬,一口咬在了他腿上。

  骆笙回头。

  大白一见被主人(魔头)发现了,松开嘴嘎嘎叫着跑了。

  卫晗掸了掸被大白鹅咬到的地方。

  他今日穿了一件月白色直裰,大白鹅留下的印子有些明显。

  掸不掉。

  骆笙微抽嘴角:“王爷怎么不躲?”

  卫晗淡然一笑:“大白大概对我怀恨在心,让它出口气也好。”

  实际上,与白鹅对视的那一瞬,他只是有点好奇这只鹅想干什么。

  原来是想咬他……

  这么丢脸的事,他是不会让骆姑娘知道真相的。

  二人一同进了屋。

  等蔻儿奉上茶水,骆笙把人都打发出去,留二人独处。

  这时候,骆笙越发庆幸骆姑娘给她留的方便。

  毕竟一个养面首的女孩子,与男人单独说个话完全不值一提。

  “王爷今日的衣裳颜色比昨日雅致。”骆笙啜了一口茶,笑吟吟道。

  卫晗垂眸看了看,与骆笙对视:“是因为昨日的衣裳颜色像蛇么?”

  骆姑娘虽不在意,但他待久了毕竟不好,不如主动提起。

  骆笙意外对方的干脆,但让她主动承认是刺杀平南王的歹人,那是不可能的。

  有些事可以做,但哪怕心知肚明也不能认。

  “说来好笑,昨日林大公子带人查案,从一个树洞里摸出一条青蛇来。”

  “还有这种事?”卫晗嘴角不由翘起来。

  “是呀,把他恶心坏了,跑到我酒肆借水洗了好几遍手。”

  “那还真是不走运。”卫晗唇边挂着浅笑。

  骆笙定定望着他,语气意味深长:“都说林大公子是破案奇才,王爷觉得他能找到刺杀平南王的歹人吗?”

  卫晗沉默了片刻。

  屋中有一扇大窗,阳光从窗子倾洒进来,使室内一片明亮。

  卫晗凝视着面前的少女,能看到她眸底盛着细碎的光。

  他说:“我觉得他找不到。”

  对面的少女便笑了,眼中光亮更甚,恰如他想象的那样。

  骆笙确实放下了一半的心。

  开阳王这么说,至少能保证他不会掺和进来。

  而没有洞悉真相的开阳王帮忙,她完全不担心林腾能查到她头上。

  另一半没放下的心还是与开阳王有关。

  她不确定他是何时开始留意的,究竟是猜测占了大半,还是目睹她射出了那一箭?

  不过要想问清楚这些,她恐怕要解释更多,比如刺杀平南王的动机。

  既然如此,不如难得糊涂。

  只要开阳王不来碍她的事,两个人一直友好保持酒客与酒肆东家的关系就好。

  卫晗含笑问:“骆姑娘还有要问的吗?”

  骆笙微笑:“暂时没有了。”

  卫晗放下手中茶杯,轻声道:“那我有一个问题想问。”

  骆笙蹙眉看他片刻,缓缓道:“王爷请说。”

  卫晗开口:“骆姑娘为何会出现在镇南王府废宅?”

  骆笙面无表情:“王爷是不是认错人了?”

  卫晗笑笑没有争辩,而是继续道:“在有间酒肆,能吃到赠菜享受半价的有林二公子和长春侯府的许大姑娘,而他们有个共同处——”

  卫晗顿了顿,看着骆笙:“他们的外祖家皆是镇南王府。”

  骆笙平静与之对视。

  “我想问的是,骆姑娘究竟与镇南王府有什么关系?”

  “仅凭林二公子与许大姑娘的外祖家都是镇南王府,王爷就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么?”

  卫晗笑了:“如果不是在镇南王府废宅巧遇了骆姑娘,我自然不会仅因为林二公子他们就这样猜测。”

  “我说了,王爷认错人了。”

  卫晗忽然抬手,伸向骆笙。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