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宠妻不腻 第1443章 心灰意冷

小说:大佬宠妻不腻 作者:南宫妖妖 更新时间:2020-07-24 23:05:12
推荐阅读: 明星潜规则之皇神级透视叶寒都市偷心龙爪手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田野花香透视医圣林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花都太子
  薄恋卿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胸腔内盛怒的小火球越滚越大,浑身的刺猬都竖了起来。

  谢寅看着紧紧拽向自己衣服的纤细手指,转过头斜斜的睇着她,脸上又冷又不耐烦,“放手!”

  薄恋卿也火了,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男人!

  “捡起来!”

  她个子比谢寅矮了一个头,但气势完全不输,自己最珍爱的东西被人如此践踏,换谁都要炸,更何况薄恋卿这种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小姐。

  肯定没完!

  谢寅看着那双燃烧着火焰的眼睛,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瞥了一眼依然躺在地上的围巾,冷冰冰的开口,“到现在都没人捡,说明没人在乎。”

  这话无疑戳到了薄恋卿的痛处,这些天受到的委屈和难过在这一刻全都爆发了,低头在他手腕处狠狠的咬了一口。

  倾注了她全部的力量,像是要将他手上的肉给咬下来。

  “嘶——”

  谢寅疼得冷汗都要冒出来了,“你再不松口,我不客气了。”

  短短的两句话,说得异常艰难。

  实在是太疼了!

  小野猫的牙齿比狗还锋利!

  赵景科的手机又响起来,是导师那边催来了,随即上前拉住薄恋卿,声音里透着几分无奈,“安安,我们走了。”

  薄恋卿这才松开谢寅的手,白净的牙齿上沾了些许红色的血迹,触目惊心,但眼神却充满狼性的盯着谢寅。

  谢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深到骨子里的牙齿印,皮肤上密密麻麻的沁着血珠,疼得钻心。

  他扬起手作势要打薄恋卿,被赵景科挡住,“是你无礼在先,安安还只是个小姑娘。”

  谢寅冷冷的睨着他,眼里有着说不上来的邪性。

  赵景科直觉不喜欢这个人。

  被他维护的薄恋卿心里甭提有多开心了,无限委屈的控诉道:“石头哥哥,围巾掉到地上去了,都怪那个神经病!”

  赵景科皱眉,“好了!以后不可以再为这种小事跟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起冲突了。”

  “小事?”薄恋卿不敢置信的缓缓抬眸,而后看向还静静躺在地上的围巾,死死的咬着唇,声音近乎哽咽,“石头哥哥,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原来,她认为很珍贵的东西在石头哥哥眼里真的不值得一提吗?

  赵景科也不知道她忽然生的什么气,他从来不喜欢戴围巾,即便接了这个礼物他也不会戴的。

  但这会见薄恋卿生气,怕她又闹,便上前将围巾捡了起来,拍了怕灰后放在手上提着的购物袋里,“这下行了吧?该走了。”

  他敷衍的样子比什么都伤人。

  薄恋卿胸口处就像是插入了一把利剑,一点一点割开的那种疼……

  偏偏已经走远两步的谢寅忽然回过头吊儿郎当的说了句,“一个当成宝,一个当成草,有趣啊!”

  丢下这句话,他便大步流星的走了。

  被插刀的薄恋卿没有立刻回呛,猛地一下想到了很多事情,她每年都会送礼物给赵景科,有贵重的,也有是她手中制作的……

  他每次收礼物的态度都很淡,反而责怪她不应该花那么多时间去做手工,还不如把时间花在学习上。

  当时只觉得他是关心自己,心疼自己。

  如今想想,都是刀子。

  赵景科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别胡思乱想了,走了。”

  说完,他自己就先带头走了,完全没注意到薄恋卿异样的情绪。

  一直站在旁边看热闹的金依萌连忙跟上去,经过薄恋卿身边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得意、嘲讽、幸灾乐祸……

  ****

  回酒店的路上。

  薄恋卿始终呆呆的望着窗外,不发一言。

  程维都看不下去了,拿手肘撞了撞好友,压低声音建议道:“要不你把围巾戴上,让你的小女朋友高兴高兴?”

  赵景科睇了他一眼,“你也跟着起哄?”

  程维摸了摸鼻子,他这怎么能算是起哄呢?他明显是教他怎么哄女生啊!

  愁死了!赵景科什么都好,就是在感情方面木讷过分了,谁都看得出来金依萌喜欢他,他偏偏觉得是大家误会了,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对一心一意对他好的小姑娘薄恋卿也是不冷不热,完全不上心。

  也不知道他日后会不会后悔?

  哎——

  还有刚才那个男生,他总觉得有几分熟悉似的,也不知道是在哪见过……

  到酒店放下行李后,赵景科和金依萌俩人就坐出租车去了导师给的地址,其他人则自由活动。

  酒店里面的暖气很足,薄恋卿脱下羽绒服挂起来,对着镜子练习了几个微笑的表情后跟妈妈视频。

  “妈,我到H市了,这里真的特别特别冷,但是进了室内就暖和了……”

  “那你还要去看冰雕?滑冰?”

  “既然来了肯定要去玩玩嘛!这么冷,估计我以后也不想再来了。”

  这次的H市之行已经成为了薄恋卿的伤心地,自然不会再想来第二次了。

  “还没吃饭吧?”

  “等石头哥哥回来再去吃。”

  “饿了就先叫酒店服务,要不妈妈帮你?”

  “不用啦!我现在还不饿。”她是没心情吃饭。

  ……

  夏知星却误会女儿是要等赵景科一块吃饭,也就不勉强她了,安安喜欢赵景科的事情她和澜姐都很清楚,俩人私下也聊过两个孩子,几乎默认了这桩婚事。

  想着等两个孩子毕业后,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举行婚礼。

  挂断电话,薄恋卿的表情恢复落寞。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石头哥哥的温柔就是喜欢她,可最近几次发生的事情让她对这份感情愈发的不确定了,她在石头哥哥心里,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位置?

  晚上赵景科和金依萌没有回来吃饭,程维敲了敲薄恋卿的门,喊她吃饭却没有半点动静,只好留了张纸条在门缝里。

  薄恋卿睡到半夜饿醒了,看了眼手机才发现已经凌晨一点了。

  10点半的时候,赵景科给她发了条短信:听程维说你没有吃晚饭,是哪里不舒服吗?

  十点半?

  所以赵景科和金依萌十点半才回来吗?

  薄恋卿没有回信息,将手机丢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