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蜜 45.045

小说:小甜蜜 作者:无影有踪 更新时间:2019-07-12 06:01:06
推荐阅读: 透视医圣林奇神龙护卫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女总裁的顶级兵王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神级透视叶寒
  无限逼近时,他的唇碰在了她脸上。

  “……”顾思忆瞳孔不断放大,脸颊上柔软湿润的触感,由皮肤表层钻入五脏六腑,把她搅了个天翻地覆翻江倒海。白皙薄透的皮肤,火烧云一般红彤彤的,热的发烫。

  “……???”

  “……!!!!!”

  理智回来的时候,她猛地推开夏之隽,跑到一边,双腿都在发软,扶着围墙,声音带着颤,“你……你干什么啊……”

  夏之隽发热的脸隐在昏暗的灯光里,其实他最想亲的是那红润水润的嘴巴,到底是有所忌惮,怕唐突了她,便朝那脸蛋亲下去。没想到那柔嫩的脸颊,亲上去感觉那么好,肾上腺素急剧飙升,他在快要失控前退开。

  他倚着围墙,暗暗深呼吸,幽深的眼看着她。

  “……”顾思忆有点喘不过气来,十六年的人生里,第一次有男生对她这么放肆……

  而这个人还是平日里关系很好的学神。

  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半晌就憋出一句,“……你怎么能这样啊!”

  夏之隽抬手,指了指一旁靠墙的角落,说:“9月28号,凌晨三点四十二分,在那里,你答应了做我女朋友。”

  “…………???”顾思忆一脸懵逼。

  “我亲一下自己的女朋友,不行吗?”他反问他。

  顾思忆很想反驳说没有的事不存在你胡说,可是她的脑子偏偏就回想起了那个片段,之前一度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她就当个鸵鸟把那段梦境忘记……

  结果,该来的还是来了……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她为什么要答应啊??

  顾思忆涨红了脸,说:“我……我不记得了……我睡得稀里糊涂的……”

  “我记得啊。”夏之隽说着,走近顾思忆。

  不管她记不记得,她说愿意啊那一刻,他就把她当女朋友了。

  顾思忆有点虚,连连后退。

  他便停住脚步,目光笔直看着她,低声道,“顾思忆,我很认真的在做你男朋友。”

  少年低沉沙哑的声音,深邃专注的眼神,透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稳重和成熟。不是图个新鲜有趣,也不是玩玩闹闹,仿佛是在说人生最重要的决定。

  顾思忆别过脸,看着下方黑暗的虚空,慌乱的脑子里突然就浮现出班主任的话……

  你们这个阶段要好好学习,谈恋爱会影响学业,高一正是打基础的时候,懈怠不得。还有夏之隽,他年年全市第一,是我们学校的骄傲,如果他的成绩下降,负面影响太大了……

  初中的时候她从没想过谈恋爱,高中爸妈花那么大代价把她送到这里来读书,她更没有想过早恋。

  如果跟夏之隽谈恋爱,被父母被老师发现后会是什么结果……

  夏之隽的爸爸妈妈,尤其是阿姨,对她那么好,把她当干女儿对待,如果发现她跟他优秀的儿子早恋……还影响他学习……

  班主任的敲打警告,言犹在耳。顾思忆完全无法设想事情的发展。

  她低着头,像个犯罪的小孩,小声说:“我那天就是睡糊涂了,不是有心的……对不起,害你误会了,我真的没想过要跟男生谈恋爱……我们现在才读高中,要以学业为重。我基础差,学习压力大,不想被这些事分神。我想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

  顾思忆一口气说完,看都不敢看夏之隽,朝出入口跑过去,一溜烟的消失了。

  顾思忆匆匆忙忙的往下跑,直到她冲出大楼,终于缓过一口气,整个人像是逃离了水深火热的禁区。

  顾思忆准备回寝室,可是没走几步,想起刚才下楼的时候电梯已经停了……

  楼道也没有灯了……四周很暗,有一截路完全没有光,黑漆漆的。

  上次跟夏之隽上楼的情景,她记忆犹新,他惧怕黑暗,碰到他的手时,他浑身紧绷,犹如惊弓之鸟。两人相处那么久,唯有在那一刻,她感觉到他的脆弱无助。

  她现在一个人走了,等会儿他下楼怎么办?会不会很害怕?

  顾思忆往前走的每一步都格外艰难,走着走着停住步,毅然转身,往回走。

  她不能把害怕的学神一个人丢在顶楼。

  顾思忆重新回到顶楼。

  轻轻迈上天台时,一眼就看到站在围墙边的夏之隽。

  少年手臂压在扶手上,双肩单薄,表情寡淡,专注的看着浩渺无际的星空。

  淡白色月光顺着他秀挺的鼻梁到微扬的下巴勾勒出一条优美又冷清的弧线。

  顾思忆看着他,愣神了几秒钟。

  不止是因为他帅到惊心动魄的脸,还有他落落寡欢的冷淡气质。

  仿佛他是被这个世界遗忘的人,独自站在无人的寂静处,用漫天星星来填满自己的天空。

  夏之隽察觉有人上来,回过头,看到了顾思忆。

  两人视线交织,顾思忆一瞬间脸红,但很快摒弃了那些扭扭捏捏的小心思,说:“对不起,刚才忘了你怕黑……”

  夏之隽沉默的看着她。

  顾思忆走到他身边,拉了拉他的衣袖,“走啊。”

  夏之隽放下手臂,与她一道前行。

  进入楼梯间之前,他顿住步,顾思忆随之停步,疑惑的看着他。

  夏之隽伸出手,顾思忆秒懂,纠结了几秒,还是乖乖的牵住了他的手。

  她一只手牵着他,一只手拿着手机照明,慢慢往楼下走。

  两人都没有说话,楼道间只有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和交错的脚步声在回荡。

  出了大楼,顾思忆松开夏之隽的手,说:“那……我先回寝室了。”

  夏之隽说:“我也要回寝室。”

  男女两栋宿舍楼在一起,只不过中间隔着一条路。

  于是两人一道往寝室走。夏之隽双手抄兜,跟随她的步伐,一双笔直大长腿不紧不慢的走着。

  气氛沉默的让顾思忆很不自在,可她又不知道说什么,整个人还在不知所措的慌乱中。

  夏之隽知道她很乱,给她整理自己的时间。

  到了寝室楼下,顾思忆说:“我上去了,再见。”

  转身时,夏之隽拉住她的手,说:“不要再跟陆铭说话,记住了吗?”

  “…………”还记着这事儿呢?

  “英语交流也不行。”他沉沉的眼风压向她。

  “……知道了。”顾思忆低声嘟囔,抽出自己的手,飞快走了。

  顾思忆回寝室的时候,室友都在。

  郑培培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道:“我看到你跟夏之隽单独走路,你们干什么去了?”

  “学习!我在跟他问题!”顾思忆为了掩饰心虚,分外铿锵有力的回答。

  “切~”郑培培一脸不信。

  蓝晓秋拿着一张纸走过来,递给顾思忆说:“能不能帮我个忙,让夏之隽写出这两道题的解答过程?”

  郑培培暗暗翻了个白眼,说:“要问自己去问呗,干嘛找思忆啊,她又不是你马仔。”

  顾思忆有点尴尬,低咳了两声。

  “我跟夏之隽不熟,你们俩关系好一些,希望你能帮我个忙。”蓝晓秋诚恳的看着顾思忆。

  顾思忆面对这么求知若渴的她,很想帮忙,可是一想到今晚跟夏之隽之间的尴尬……情况有变,今非昔比,尽量少去麻烦他才对。

  她很抱歉的说:“还是你自己问吧,他不喜欢别人代为问题。”

  “这点小忙你都不愿意帮我吗?”蓝晓秋看着她,语气虽软,眼神有点咄咄逼人。

  “嘿,奇了怪了,人家帮你是人情,不帮是本分,你是有多大脸来道德绑架啊?”郑培培抢在顾思忆之前,直接给怼回去,“自己不敢去问夏之隽,非得勉强顾思忆,有意思吗?挑软柿子捏是吧?”

  “别这么说……”顾思忆拉了拉郑培培的手。

  郑培培怒其不争的看着她。

  顾思忆淡定道:“我可不是软柿子。我愿意做的事情就做,不愿意做的事,说什么也没用。”

  郑培培顿时笑了,斜睨蓝晓秋,“听到了吧,班长大人,劳烦你识趣点,别太把自己当盆菜好吗?”

  蓝晓秋僵立原地,不擅于社交的她,面对顾思忆的外柔内刚和郑培培的强势怼人,不知道如何应付,尴尬的脸色阵红阵白。

  原本在看书的徐琳走过来,挽住蓝晓秋的胳膊,笑眯眯道:“多大点事儿啊,帮不帮都无所谓啦,别伤了咱们寝室的和气才是真的。”

  她把蓝晓秋拉过去,跟她有说有笑道:“什么题目这么难啊,能把你这个学霸难住,我也来看看?”

  蓝晓秋从尴尬中缓解过来,顺势回到位置上,把那张纸递给她看。

  郑培培轻嗤一声,洗漱去了。

  晚上,躺在床上,顾思忆给郑培培发信息。

  顾名思义:“你是不是看班长不顺眼?”

  陪陪:“对啊。”

  顾名思义:“为什么?”

  陪陪:“第一,她膈应过我一次,第二,看不惯她那装逼的样子,第三,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陪陪:“第四,气场不对,第五,不合眼缘。”

  顾思忆正在看着郑培培唰唰唰发来的消息,手机震动了下,消息提示音响起。

  她返回到微信主页面,看到夏之隽发来了一条语音信息。在她愣神的时候,又发来了一条。

  顾思忆盯着那两个红点点看了半天,摁灭手机,塞到枕头里,睡觉。

  睡不着,翻个身,还是睡不着,浑身不得劲,又翻了个身。接连翻了几次后,郑培培的声音隔空传来,“你有牛皮癣啊,蹭来蹭去的。”

  “……”顾思忆身体一僵,笑骂道,“你给我起开!”

  僵硬的挺了一会儿,顾思忆败下阵来,翻身下床,去找耳塞,边找边说:“睡不着,拿耳塞上去听歌。”

  郑培培:“你干嘛跟我解释?”

  “……”顾思忆脸一红,随机应变道,“还不是怕你吐槽,没准又说我少儿多动症。”

  “啧,忆哥,我怎么觉得你今晚的气质有点猥琐……”

  “……???”

  “一副心不在焉慌里慌张想要干坏事又想掩饰的感觉……”

  “你赶紧睡觉吧!我还觉得你跟陆嘉烨越来越像了!”

  “我擦……别这样,我跟那二逼界限分明。”

  “你们能不能不要说话了?”蓝晓秋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带着强烈的不满。

  “哎哟,又不是跟你说话,不想听就戴上耳塞听催眠曲呗。”郑培培呛回去。

  “好了,睡吧睡吧。”顾思忆低声劝道。

  深更半夜还不停说话,这样确实影响了别人休息。

  顾思忆回到床上,拉起被子,完全罩住自己。

  在封闭的私密空间里,顾思忆趴在床上,蜷缩着身体,将耳塞插入手机,戴到耳朵里。

  还没点开那个红点点,心跳频率已经不受控制了。

  看起来很长的两条啊,说什么这么一大段?

  她用力搓了搓发热的脸颊,冷静,镇定,坚强,自律,严肃,紧张,团结,活泼。

  ……不对,不要紧张,放轻松。

  听一条语音而已,在此之前,她每一天都在听他的语音。

  顾思忆深吸一口气,按下那个红点点。

  “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眉眼,让你喜欢这世界。”

  低低的温柔的歌声,从立体音效的耳塞里,高度清晰的传入她耳中。

  顾思忆一头栽在被褥中,双手按着噗通乱跳的心脏——

  天哪!他唱歌怎么这么好听啊!好听到哭啊……

  顾思忆听完那两句,呆呆的沉浸了好一会儿,点开下一条。

  “哗啦啦啦啦啦我的宝贝,倦的时候有个人陪,哎呀呀呀呀呀我的宝贝,要你知道你最美。”

  黑暗的寂静的世界里,只有他低低的清唱声,简单的旋律,慵懒的歌声,透着难以言喻的温柔,和沁入心扉的细腻情感。

  顾思忆听了一遍后,取下耳塞,安静的空气里仿佛还有余音缭绕。

  良久,心跳平复,她再次戴上耳塞。

  听了一遍又一遍,从心跳心悸,到静静欣赏聆听……

  意识渐渐陷入迷糊的她,在最后一遍歌声中睡着了,脸上带着一丝羞涩。

  .

  距离秋季运动会只有几天时间,这一次运动会由三所名校联合举办,还有市级领导参与开幕式,学校领导高度重视。各班级在开幕式之前,抽出时间彩排。

  班主任在班里女生中选出个子最高的顾思忆作为领队举牌子。

  到了开幕式这天,偌大的操场上人山人海,气氛热烈。

  作为东道主的龙兴中学高中部最后入场。当顾思忆举着牌子,带领全班同学在跑道上走圈时,在操场中央站定的外校学生们有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大家交头接耳的低声议论,男生女生们都格外兴奋。

  “队伍最后那个男生,就是传说中全市第一的学神吧?”

  “他是龙兴校草,最帅那个肯定是他!”

  “真的好帅呀,吊打我们学校的校草……”

  “夏之隽这么帅啊,我的天哪,太帅了吧……”

  “又高又帅,气质出众,这样的帅哥居然还是全市第一!真上天宠儿!”

  “让一下,让一下,别挡着我,他过来了……”

  “你别挡着我呀……”

  女生们纷纷争相欣赏传说中的学神时,男生则在议论举牌子的女生。

  “这个女孩是不是龙兴的校花啊?”

  “好清纯,好漂亮啊……”

  “好长的腿哟,又长又直,腿玩年。”

  “这不就是我梦中情人的样子吗?”

  “等会儿解散了,谁去跟她要个联系方式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对对,要把握机会……”

  顾思忆穿着校服,白衬衣黑色制服小西装和短裙长袜,纤细高挑的身材和一双笔直的长腿,被展现的淋漓尽致。她走在队伍最前列,比第一排的女生高出一截,肩背挺直,脖颈修长,犹如挺拔的小白杨,清秀漂亮,嘴角弯着浅浅弧度,在阳光下闪耀着青春明媚的气息。

  不止是外校学生,龙兴的学生又一次领略了六班班花的美。

  一中体育队的男生最为夸张,纷纷拿出手机,对着顾思忆狂拍。

  六班走完一圈,在操场上站定。

  等到高中部都入场,领导上台讲话。

  郑培培看着队伍最前方站姿笔直的顾思忆,啧啧道:“我忆哥就是撑场面,把咱们班的气质都撑起来。”

  陆嘉烨:“那必须的,我小酒窝妹妹嘛,怎么会输。”

  苏韩:“你的?”

  周骁:“你的?”

  郑培培呵呵,保持队型道,“你的?”

  夏之隽没有开腔,就那么眼神凉凉的看着陆嘉烨。

  陆嘉烨:“……”

  虎狼环饲,鸭梨山大。

  “口误,我们的小酒窝妹妹。”

  苏韩:“不是我的。”

  周骁:“不是我的。”

  陆嘉烨:……这群不扛事的家伙!

  夏之隽:“你闭嘴比较好。”

  一上午时间在开幕式中过去,比赛下午正式开始。

  解散后,人流涌动。

  顾思忆没走两步,还没跟郑培培会合,几个男生跑到她跟前。

  “嗨,你好。”他们微笑着跟她打招呼。

  “??”顾思忆看着这几个不认识的人,问,“有事吗?”

  “我们是八中的,咱们能不能加个微信呀?”

  “不能。”夏之隽冷清的声音响起,他走到顾思忆身边,冷眼睥睨那几个男生。

  陆嘉烨周骁他们随后跟上,四个一米八以上的男生围在顾思忆身边,且都表情不善,效果还是很显著。

  那几个男生没辙,心痒痒的走了。

  郑培培和向梨他们来到顾思忆身旁。郑培培挽起她的胳膊,啧啧道:“一会儿不看着就招蜂引蝶了,忆哥,你越来越让某人紧张了。”

  顾思忆不自在的垂下眼,手肘撞了她一下,“别乱说。”

  陆嘉烨说:“这么看来,运动会期间除了比赛,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看紧小酒窝啊。”

  周骁说:“她是咱们班种子选手,项目报名最多。谁影响他比赛,就是影响咱们班的成绩。我作为体委,第一个不同意。”

  苏韩笑:“说的是,没准有奸细故意干扰她。我没有报名项目,就做小酒窝专职跟班吧。”

  郑培培对顾思忆说:“幸福吧?咱们班四大金刚为你镇守大后方。”

  顾思忆还没表态,陆嘉烨率先跳起来,“泥煤的四大金刚!我们是四大男神!男神天团!”

  向梨和张欣奕掩唇偷笑。

  苏韩淡定的笑道:“那陪陪跟思忆还有向梨欣奕,是不是叫四朵金花?”

  “好难听啊——”几个女生同时叫道。

  陆嘉烨乐了,“哈哈不错,四朵金花!”

  郑培培娇嗔:“苏韩,你不可爱了!”顾思忆跟进:“苏韩,你不可爱了!”

  这几人嬉笑怒骂时,夏之隽走在顾思忆后方,一贯寡言少语的风格,但他的目光落在顾思忆身上时,双眼一片柔软温煦,如同天边的白云,如同漫洒的阳光。

  这前前后后走在一起的八个人,是其他无数人的关注焦点。

  奈何他们人太多,无论是想搭讪的女生还是想撩妹的男生,都不太方便,无从下手,只能远观议论。

  午餐时间,外校学生把食堂都挤爆了。

  这几人还没走到食堂,看着那涌动的人流,望而却步。

  郑培培提议道:“我们出去吃吧,吃顿好的,为下午比赛加鸡腿。”

  陆嘉烨欣然附和:“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周骁说:“还有三个小时才开始比赛,时间充分,可以出去。”

  顾思忆说:“那就走呗。”

  于是,众人离开校园,来到校外不远处一家中餐厅,进了包间。

  等待上菜的时间,顾思忆离开包间,去洗手间。

  恰好一中体育队的几个男生也过来吃饭,他们跟顾思忆打了个照面,兴奋不已,凑到她跟前跟大尾巴狼一样笑眯眯的说话。

  “小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呀?”

  “你是龙兴高一六班的女生,对不对呀?”

  “我们是一中的学长,认识一下呀。”

  “我们不是坏哥哥哦,喏,看到校牌没有?”

  “……”

  顾思忆其实初中就遇到过不少搭讪的男性。父母怕她被坏小子缠上,一直给她灌输的观念是,不想理的人就不要理会,尤其是陌生异性,宁可冷漠对待也不要跟人纠缠。

  顾思忆后退一步,淡道:“麻烦让一下。”

  “怎么这么冷淡呢?”

  “高傲的小美女哦。”

  “说了学长们不是坏人啊……”

  那几人不依不饶的围着她。这些体育特长生,在一中就是一群校霸,纨绔子弟作风,看到漂亮女生总喜欢撩拨一番。现在到了龙兴地盘,依然固守本性。

  苏韩走出包间,准备接电话,恰好看到大厅里被纠缠的顾思忆,立马扭头对里面的夏之隽说:“阿隽,你的小酒窝被人缠上了。”

  夏之隽起身离席,大步走出包间。几个男生都相继跟上。

  离开了学校,夏之隽不再收敛。他走到顾思忆身边,长臂一伸,搭上她的肩膀,直接把她往怀里带。

  单手抄兜,目光凛冽,精致的眉眼没有表情时气势格外凌厉,他冷眼看着那些男生,“想对我女朋友说什么,可以直接告诉我。”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