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快穿] 48.和反派当兄妹的日子(1)

小说:小妖精[快穿] 作者:故筝 更新时间:2019-07-12 06:01:44
推荐阅读: 透视医圣林奇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神龙护卫全球高武仙尊归来洛尘神级透视叶寒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赘婿林羽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
  此为防盗章

  床边的男人陡然露出了笑容,一改平时冷淡禁欲的模样子:“现在就等着闻小姐请我吃饭了。”

  “好啊。”闻娇也冲他笑了笑。

  闻娇艰难地转动着头,环顾四周。

  “我是第一个知道你做完手术的人,他们还没到。”厉远说。

  心源是他找的,医生是他安排的。所以他最先知道,也不奇怪。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房间内点着一盏暖色灯,暖黄.色的光照下来,让厉远看上去都多了点温柔的味道。

  他问:“喝水吗?”

  还不等闻娇回答。

  有人从外面敲了敲门,低声说:“头儿,厉承泽来了。”

  闻娇眨眨眼,抬头望着厉远:“厉先生先回避一下?”

  厉远神情没变,但眼底却飞快地掠过了一丝危险的光芒。

  他觉得自己像是无法见人的情夫一样。

  “厉先生?”闻娇催促地出声。

  厉远回过神,垂下眼眸:“嗯,好。”

  说完,他就转身走向了卫生间的方向,然后拉开门,走了进去。

  卫生间的门斜对着闻娇的病床。

  那扇门是玻璃的,只不过外头看不见里头的情景。

  但闻娇莫名有种,厉远站在里头,定定地看着她的错觉。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

  历承泽快步走了进来。

  “娇娇,你醒了?”

  “嗯。”

  “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厉承泽在她身边坐下。

  闻娇突然觉得,厉远真在卫生间里头,隔着一道玻璃门,目光炙热地盯着她。尤其是这会儿,厉承泽坐了他之前的位置以后。

  闻娇忍不住笑了,道:“没有哪里不舒服。”

  “那就好。”厉承泽紧绷的神色骤然放松下来。

  闻娇却起了个坏心,笑着道:“最近都不怎么见那个女孩儿了,我接下来休养的日子,还能让她来陪我吗?”

  厉承泽的神色变得怪异了起来,他低声道:“她好像已经出院了。”

  “这样啊……真遗憾……”闻娇脸上自然地流露出失望之色。

  厉承泽哪里能容忍她失望呢?

  他想了想,开口说了句他以为闻娇听了会开心起来的话。

  “娇娇,等你休养好身体出院,我们就结婚吧。”

  厉承泽的话音才刚落下,“嘭”的一声,突然从卫生间里传来。

  “怎么回事?”厉承泽皱了皱眉,说着就要起身往卫生间的方向走过去。

  闻娇及时喊住了他:“可能是风把东西吹地上了。”

  厉承泽这才停住脚步,坐了回去,然后又把话题拉回到了结婚上来。

  “娇娇,你觉得怎么样?”厉承泽问。

  闻娇避开了他的视线:“可是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

  “没关系,我可以再向你求一次婚。”

  “以后再说吧。”闻娇闭上眼,“我困了。”

  左右不急在这一时。

  厉承泽放柔了声音:“好,你睡吧。待会儿叔叔阿姨应该也要到了,我去接他们。”

  闻娇闭着眼没再出声。

  厉承泽只当她麻醉剂的药效上头了,很快就睡过去了。他定定地看了闻娇一会儿,然后才起身出去。

  厉承泽前脚刚走,厉远后脚就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闻小姐可真喜欢我那个侄子啊,知道我和他有龃龉,还特地让我避开。”厉远开口,口吻平静,但怎么听都怎么有股不爽的味道。

  闻娇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厉远的心境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低声问:“闻小姐和他解除婚约了?”

  “唔。”

  “为什么?”厉远很确定,闻娇并不知道厉承泽在背后搞出来的那些破事儿。

  那又是为了什么而解除婚约?

  难道是……因为闻娇确诊自己有心脏病后,为了不拖累厉承泽,所以故作大方地解除了婚约?

  这么一猜想,厉远就更觉得扎心了。

  就算是一百个厉承泽加起来,那都配不上她啊!

  她何必为厉承泽做到这样的地步?

  闻娇就躺在床上,看着厉远眼底神情的变化。

  等看够了,闻娇才慢吞吞地出声,说:“因为发现他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嗯?

  厉远一怔。

  他不确定地问:“哪里不一样?”

  “从品行到习惯。”闻娇慢吞吞地说。

  “他花了一千万,包养了那个叫于安安的女孩儿,就为了把于安安的心换给你。这件事……你知道?”

  闻娇点了下头,眼底自然地浮现点点失望与痛苦之色。

  是啊。

  她那么聪明,那么厉害。

  又怎么会对此一无所知呢?

  她了解之后,就立刻和厉承泽解除了婚约,让父亲另外去寻找心源,她没有戳穿厉承泽,她为厉承泽保留了脸面,甚至还救了厉承泽……

  她实在聪明又果敢,也实在爱憎分明。

  他将她当做柔弱的小白兔一样看待,倒是他狭隘了。

  这样的她,才是最迷人的。

  厉远心头思绪千回百转,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

  他重新看向闻娇,略迟疑地出声,问:“那你知道他和于安安有了更亲密的关系吗?”

  闻娇很好地做出了茫然又仓皇的表情:“他和于安安还有……更亲密的关系?”

  话音落下,闻娇眼底已经盛满失望和悲愤之色了。

  系统见状,默默地给闻娇点了个赞。

  大佬真会演!

  厉远哪里舍得看见闻娇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忙低声道:“幸好你已经和他解除婚约了不是吗?”

  闻娇抿着唇点了下头。

  “你……还喜欢他吗?”

  闻娇不做声。

  在厉远看来,明显就是还有几分喜欢在的。只是理智促使她做出了远离厉承泽的举动。

  闻娇这时候才摇了摇头,别开视线,说:“反正我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他和于安安在一起,拥有更亲密的关系都可以。”

  她果然足够果断。

  就算再有旧情在,也不会弯腰去捡这么个破烂。

  厉远的胸口逐渐被陌生的爱意和喜悦填满,他发现,自己彻底无法抵挡闻娇的魅力了。

  他紧盯着闻娇,撕下了冷淡禁.欲的伪装,渐渐展露出富有侵略性的一面。

  他问:“那闻小姐,愿意接受一段新的恋情吗?”

  闻娇错愕地盯着他。

  她的目光柔和。

  她的眼睛是那样的漂亮。

  厉远沐浴在她的目光之下,只觉得胸口那股陌生的悸动越来越强烈了。

  他露出了一个绅士的笑容:“闻小姐,我要追求你。”

  不是“我想”,是“我要”。

  这个男人,这时候才展露出一点和历家人的相似之处。

  闻娇拉了拉被子,假装躲避:“我真的困了。”

  厉远瞥见她的动作,也不觉得气闷,反而觉得心情好极了,他脸上浮现淡淡笑容:“好,我们可以下次一起吃饭的时候再说。”

  厉远拔腿朝病房门走去。

  脚步声渐渐远了……

  病房里重新归于寂静。

  系统小声问:“你……不会……真的要搞厉远吧?”

  闻娇翻了个身,反问:“身材这么好,不值得搞一搞吗?”

  系统陷入了苦恼之中。

  值得吗?不值得吗?它怎么回复呢?它真的只是个刚出厂的小系统啊!

  其实闻娇想到的是,原身许的第一个愿望。

  “我希望能和厉承泽解除婚约,离他和于安安远远的,过自己的人生。”

  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我希望过自己的人生。”

  抛开厉承泽这个渣男,丢开于安安带来的坏影响,不再做他们爱情的垫脚石,而是拥有新的完美的恋情,过幸福美好的生活……

  那就是原身所想要的属于她自己的人生。

  这时候。

  于安安也醒过来了。

  她捂着胸口,眼泪一连串的掉落。这里,是不是已经换成闻娇的心了?

  她抬头看向四周。

  病房空荡荡,没有任何人陪伴。

  想起曾经和厉承泽那些亲密的日夜,仿佛都成了笑话。

  于安安吃力地从床头拿过手机,打给了父母。

  “爸,妈,有人害我,他们,他们偷走了我的器官……”

  “于安安,大半夜的,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发梦呢!”于母骂了一句,然后就挂了电话。

  于安安忍不住哭得更伤心了。

  原来她费心凑来医药费救的家人,是这样的……

  闻娇……如果没有闻娇……多好……

  *****

  厉氏大楼。

  秘书敲响了厉承泽办公室的门。

  “进来。”

  秘书拿着一份文件走进来,面色踟蹰。

  厉承泽仰头看了他一眼,闻娇的手术成功,这两天他的心情也不错。所以他也就难得问了一句:“怎么了?有什么事?”

  秘书递出那份文件,说:“当年……当年绑架了您的那伙人,已经找到下落了。”

  厉承泽面色一冷:“找到了?”

  他冷笑道:“正好!在这个时候,拿他们的命,来给我和娇娇的婚礼添点喜色。”

  秘书的表情却更怪异了,他结结巴巴地说:“从那伙人的嘴里,我们还问出了一件事。”

  “什么事?”

  “当年……当年救了您的,不是闻小姐。”秘书咽了咽口水,艰难地说:“我们根据他们提供的线索,找了下去。然后发现,发现……当年那个出现在现场的,是,是于安安小姐。”

  “这不可能!”厉承泽面色阴沉地站了起来。

  比如厉承泽可以大方带着于安安出席宴会,不顾流言蜚语。

  厉远也可以挽起袖子,撕下高冷面具,说揍就揍,也不顾流言蜚语。

  这会儿,闻娇就坐在诊室里,陪着厉远上药。厉远神色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如果仔细看,还能发现他嘴角带着点笑意。

  而距离他们两米远的地方,厉承泽面色阴沉地坐在那里,同样在上药。

  只有于安安因为腹痛,被送去做检查了。

  室内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负责上药的护士都战战兢兢,手里的镊子晃了好几回了。

  终于,厉承泽按捺不住了。

  在他那个角度看过来,闻娇和厉远就像是亲密地对坐在了一块儿。

  “闻娇,我这个叔叔,不是什么好人。我可以原谅你欺骗了我!你不能因为我和于安安在一起了,就用这个来报复我……”

  厉远掀了掀眼皮,眼底透着冷光:“侄儿,过分自恋,是种病。”

  “这是我和闻娇的事……”厉承泽“噌”地站了起来。

  “还要再挨一回揍吗?”厉远眯起问。

  “这回谁挨揍还说不准……”

  “想砸了医院吗?”闻娇淡淡出声。

  厉远一秒闭了嘴,并且收敛起了一身的煞气。

  厉承泽却更不满了。

  厉远的反应,就好像他和闻娇之间有着很深的默契一样。

  “你的女朋友来了。”闻娇出声提醒,并且指了指身后的病房门。

  厉承泽顺势看去,才发现于安安脸色苍白地站在那里。

  “安安。”厉承泽立刻起身迎上去,脸上倒是带着真实的疼惜之色。

  于安安却悄悄掐紧了手指。

  她腹痛,只能由厉承泽的秘书陪着去做检查。而厉承泽呢?还在这间诊室里,为了闻娇和他的叔叔起冲突。

  她才本该是那个被放在心上的人。

  怎么好像反成了闻娇的主场?闹成了叔侄争抢她的局面?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