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第51章 chapter51

小说: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作者:玖月晞 更新时间:2019-07-12 06:02:02
推荐阅读: 透视医圣林奇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神龙护卫全球高武仙尊归来洛尘神级透视叶寒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赘婿林羽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
  r51

  程迦的微博一直是经纪人打理。

  她上洗手间时不知怎么想起翻手机,无意点进去,见转了个当红明星的发文。

  随手要关,想想,又低头刷评论,刷了一会儿,一条没看进去,她不清楚想找什么。

  她放下手机,盯着镜子出神。一晚的喧嚣让她疲累不堪,在无人区成天跑都没这么累。回来不到12个小时,她陷入无尽的消耗感里。

  她还是补了妆,走出洗手间。

  音乐声清晰起来。光线朦胧的走廊上,男人背靠墙壁在等她。

  程迦没留心,低头划着手机走过去。

  “你以前没这么手机控。”高嘉远低笑,微一弯身,勾手搂住她的腰,把她笼进怀里推摁到墙上。

  程迦皱眉:“我差点儿摔了手机。”

  她从来就是这种脸色,高嘉远已习惯。

  “怎么,出去一趟聊到男人了?”他把她控在墙上,摸她手机,程迦手背到背后,他便摸去她身后,渐渐不规矩。

  程迦推他;

  他视为半推半就,低头吻她的耳朵。

  程迦不耐烦地一推;高嘉远停了动作,看她;她的眼化了精致的妆,却很陌生。

  他一直知道她是个孤冷的人,用疏离的隐形罩拉开与所有人的距离,冰冷的神秘感自内而外,融入到她的妆扮言行里,离得越近,越容易被那寒芒刺伤,越伤越吸引,越吸引越想靠近。

  可现在的程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冰凉,没有心肝。

  像她出去一趟,丢了什么东西。

  高嘉远忽然意识到抓不住了,尽最后的努力:“程迦,我出名了,你可以搜。”

  程迦道:“恭喜。”

  “你需要的名牌衣服,奢侈包,香车豪宅,我都能满足你。”

  “我需要你养么?”

  高嘉远手足无措。

  “如果因为方妍,没必要。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不是因为她。”程迦想走。

  高嘉远不放,把她摁回来:“可我们之前很好,你不可能找到更搭对的!”

  这话让程迦默了。

  她垂眸,似乎在想什么,看似有些通融了,手伸进他衣服,摸他腹部,摸了一会儿,心如止水。

  抬起头,她异常确定:“我遇到更好的了。”

  **

  回到酒吧,觥筹交错,浮光丽影。

  程迦从摇摆的人群里挤过,没和经纪人打招呼,走了。

  她胸口有股子不可控制的烦躁。

  一出门,就碰见出租车上下来的林丽。林丽老远看见她,抬手打招呼:“程迦!”

  “操。”程迦暗骂一句。

  今天出门是撞了邪了,自从一早被彭野呛,他妈的走哪儿都不得安生。

  程迦往停车场走。林丽追上去,挺平静自然:“还为上次的事生气?程迦,我没故意拿你……”

  程迦冷哼一声:“你当我傻子?”

  林丽脸色白了一白。

  “我都揭过这页儿了,能别上赶着找骂么?”

  “是。我的确换了你的相机。但当时找不到突破口,逼得神经错乱一时抽风。只想学你,看一眼就换回来,我绝对没剽窃或做什么要挟你的意思。况且,剽窃和要挟对你也没用。”

  程迦一句也没听进去,她陡然停下,不耐烦:“林丽,你到底想干什么?”

  林丽无法说。

  之前她一直鄙视程迦,可这次经历不仅颠覆她对程迦的看法,更颠覆她对一切的看法。她曾以为“好人”这个字矫情,认为拍专题片是作秀,可当她被人绑架,要卖去荒凉深山时,她才体会到社会新闻里被拐卖女人的眼泪不是矫情,才祈祷着“好人”从天而降。

  金伟巴不得她消失,最后来的居然是程迦。

  林丽说:“你救了我,不然我早被卖……”

  “我是为救相机。”

  “你后来给我使眼神,叫我躲起来。”

  “我现在后悔了。”

  “……”林丽,“程迦,我真谢你。如果我是你,相机里有对手艳.照,我会利用大做文章。”

  “你还不是我对手。”

  “……”

  “程迦,我不喜欢欠人情,换相机也是我不对。我做点儿补偿,咱们扯平就算了。”

  林丽就跟被高原的佛祖点化了似的,人跟洗礼过一样;程迦却懒得甩她。

  一整天,从清晨和彭野对话后,她就一直忍着烦躁。原以为喝点儿酒能压压,没想越喝越清醒;方妍,经纪人,高嘉远,林丽,没一个让她舒坦。

  程迦走到一边搜代驾电话。

  师傅姓潘,手一滑,彭野的名字就出来了。

  一瞬,她脑子里莫名就静了静。

  昏暗的停车场里,屏幕格外明亮。

  程迦看了好几秒,才慢慢任他滑过去。她平静了,拨潘师傅电话,师傅挺忙,在别处代驾。

  程迦安静了一会儿,转身把钥匙扔给林丽:“开车。”

  **

  车到半路,林丽说:“我过段时间再去西部,你还去么?”

  程迦这才意识到,她和那段日子唯一活生生的联系居然只剩林丽。

  “去干什么?”

  “拍一个专题。”林丽说,“和拐卖,绑架,还有敲诈勒索有关。”

  程迦无言。

  林丽自嘲:“以前觉得搞这些忒特么矫情,落到自己身上,就知道疼了。”

  一趟大漠之行,林丽彻底被颠覆;而程迦发现,自己似乎没有任何改变。

  程迦:“那个叫铁哥的,他手机里不是有你的艳.照么?”

  林丽冷哼一声:“他爱发不发,我就当给专题做宣传。以为拿几张照片就能威胁我不出声,做梦!”

  程迦说:“别一个人去。”

  “我知道。”

  到了楼下,程迦走了,林丽在她背后说:“你那摄影展需要帮忙的话随时找我。”

  程迦头也没回。

  **

  程迦上楼开门,进了家,落了锁,在门板上靠了一会儿。

  客厅有整面的落地窗,外边街灯明亮,不开灯,屋里的一切也很清晰。

  万籁俱寂。

  她望着安静空旷的屋子,略一回想之前的十多天,忽觉恍如隔世。

  回忆一帧帧,历历在目,却像天上人间,一过数年。

  程迦就着窗外的光走到桌前清理背包,找出那套藏族衣裙,拿去扔洗衣机,有东西叮咚掉在地板上,是一把木勺。

  程迦看了一会儿,随意扔进橱柜。

  她一点儿都不想睡。

  夜深人静,她卸了妆,洗澡洗头,吹干头发,胡乱绑了个发髻,去暗室洗照片。

  第一张,她的车被嬉皮士偷汽油后,她坐在车顶吹风,远远看见彭野他们的车过来,她摁下快门。碧蓝天,金草地,墨绿色的东风越野扬起尘土。

  程迦一直工作到早晨六点,走出暗室,她给自己烤面包洗水果倒牛奶,发现餐桌上有方妍送来的几瓶药,瓶身上写了食用计量。

  程迦一个瓶子一个瓶子拧开,倒了规定的数量,就着温水吞下去,然后吃早餐。之后睡了会儿觉,醒来继续把自己关进暗室处理照片。

  她得尽快把照片弄好,准备摄影展。

  **

  **

  安安在格尔木市医院外买玉米吃的时候,接到了彭野的电话。

  肖玲出事那晚,安安留了彭野手机,后来因为没钱垫医药费,找彭野求助,彭野给她打了几千块钱。

  这些天,肖玲转了几趟医院,最终转到格尔木。安安几次给彭野致谢,彭野关心过几句。

  而昨天,彭野主动打电话来,说来格尔木办事,顺道看她们。

  这会儿电话就来了。

  安安在手推车摊旁买玉米,听到电话响,知道是彭野,赶紧拿起来:“喂,彭野大哥?”

  玉米太烫,她单手捧着受不了,呼呼抽气,手忙脚乱地两手交换。

  那边彭野似乎皱眉:“你干嘛呢?”

  “啊,我在街边买玉米。太烫了,你到哪儿了?”

  “看见你了,在你背后。”彭野的声音从安安脑后边落下来,低低的,沉沉的。

  安安转头,她原本个儿就矮,彭野高,离得又近,她得仰头看他,忙乱之下,手一抖,玉米脱手了。

  安安惊呼。

  彭野敏捷地弯腰把玉米接住,皱眉:“你玩杂耍么?”

  安安红着脸,要拿回玉米,彭野说:“你先把手机装好。”

  安安装好了,小声问:“不烫么?我觉得很烫啊。”

  彭野说:“皮厚。”

  安安:“……”

  彭野俯视着她,问:“中午就吃这么点?”

  安安呐呐的:“啊,我要回病房帮忙。”

  “肖玲她家人呢?”

  “也守着呢。”安安说,“对了,医药费要还给你。”

  “过会儿给你账号,打回去就行。”彭野说,“你吃这个不行,吃顿饭吧。”

  安安忙说:“那我请你,算是谢谢你帮忙。”

  彭野哼笑一声:“一大老爷们还要小姑娘请客么?”

  安安怕他不开心,就没坚持。

  医院门口一排馆子,彭野问:“想去哪家?”

  安安想便宜:“吃碗兰州拉面吧。”

  彭野抿一下唇,竟有点儿脾气,道:“不想吃那个。”

  安安缩脖子,小声“哦”一声。

  “四川小炒。”

  “好。”

  过马路时,彭野问:“你准备在这儿待多久?”

  安安纳闷地抬头:“等肖玲好过来啊。她家人快崩溃了,没一个冷静的。”

  这一抬头,没看路,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彭野拎着她后衣领把她给揪回来。

  安安吓了个心跳骤停,愣愣盯着彭野。

  彭野微皱眉:“看路。”

  他松开她,继续刚才的话:“守她那么久,你倒心地善良。”

  安安脸一红:“很多人心底善良啊。”

  “是么。”

  “是啊。你们那群人都是,还有程迦也是。”

  彭野忍了忍:“你没事儿老提她干什么?”

  安安一吓:“我就提了一次呀。”

  彭野又有一会儿没说话,走到街对面了,才平静地问:“你待这儿,你家人不管?”

  “我没什么亲人啊。”安安说,“就一个哥哥。”

  “嗯。”彭野问,“你哥干什么的?”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