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穿越时代 第三百七十一章 恐吓

小说:全球穿越时代 作者:楚留先 更新时间:2019-06-03 15:17:44
推荐阅读: 全职高手超级复制者无上至尊网游之最强的枪网游之傲视群雄位面大穿越阴阳鬼医绝世无双网游之我是神网游之极品内测号
  “什么办法?”方少川转头看着她,诸将也都把目光投了过来。

  乔玥依左右看了看,迟疑道:“此事干系重大,属下希望能够单独献计。”

  单独献计?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秘吗?……方少川虽是有些不以为然,但心中还是生出了几分兴趣,他对众军官使了个眼色,等他们都退出大帐,才转向乔玥依道:“现在只剩我们俩了,说吧。”

  乔玥依看了他一眼,说道:“属下是想法是这样的……”

  她将自己的计策和盘托出,方少川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她也逐一做出解释,完事后,方少川低埋着头,将这个计策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越想越是心惊,对乔玥依的观感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觉得,这个女人当真是诠释了何谓最毒妇人心,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后,方少川觉得自己的抗性已是非同寻常,但听到乔玥依这个计策后,仍是止不住的背生寒意。

  “这个行动说起来是有些复杂,但实施的难度并不高,而一旦办到,我们不止能收获日本势力的民心,间接解决掉守备军不足的问题,还能以最快的速度征服整个日本全境,是为一举三得。”乔玥依做出总结发言。

  方少川深深看了她一眼,带着惊奇于警惕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

  乔玥依轻笑着道:“怎么想到的不重要,关键在于计策好坏,我常听说,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顺逆,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一生,军团长人中之龙,想必能做出理性判断。”

  这是在激我么?……方少川沉吟了一下道:“正如你所说,此事干系重大,即便我也不能为主,需得请示首领。”

  他个人是认可这个计策的,但能否实施,该如何把握实施的度,都需要柳直做出指示,这个计策效果显著是没错,也并不存在多大的风险,却不是谁都敢于或者说能够承担的,他自认还没有做好相应准备。

  略作停顿后,方少川又补充一句:“我会派人快马加鞭赶回炎黄城,将你的想法转达给首领,用还是不用,就看首领如何决定了。”

  “好。”乔玥依点头。

  …………

  众军官回到大帐后,方少川让人将冈山旬和冈山信义押了进来,回身坐于位上,抬眼问冈山旬道:“冈山城主可会说汉语或英语?”

  冈山旬惶恐道:“城主不敢当,阁下叫我冈山就行,我……我会说汉语。”

  “那就好,正好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一问城主。”

  “阁下请问。”

  “不知城主对于此次两军交战,有何看法?”

  冈山旬脸上闪过惧意,埋首道:“阁下用兵如神,我远不能及。”

  方少川不惊不喜,继续问道:“城主觉得我军战力如何?”

  “实乃虎狼之师。”

  “比之贵军如何?”

  冈山旬想到战死的数万战士,心中一痛,却仍是恭声答道:“此次两军大战,可见一二,我军与贵军相比,不及万一。”

  方少川突然站起来,眼神转为凛冽,厉声道:“日本势力中还有四十二座城池未被我方占领,这四十二座城池中,约有人口五百余万,可战之兵最多不过六七十万,现于此地折了最为精锐的二十五万人,本帅就此领大军北上,荡平四十二城之部众,凡抵抗之城池,过车轮者尽皆屠戮,城主以为,我军能做到否?”

  此话一出,冈山旬当即脸色大变,只觉得方少川的话语好似来自九幽之下,带着浓烈至极的寒意和杀气,令人止不住的毛骨悚然。

  旁边的冈山信义忽的跨前一步,嘶哑着声音道:“华夏仁义之邦,阁下难道真要作此丧尽天良,有辱国风之举?”

  方少川一改方才的温和,冷哼道:“两千多年前,我国便有人言过:‘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冈山城主,你和日向宗秀都是日本联盟的领袖级人物,贸然我方领地,杀我百姓,掠我州郡,岂非欺我部落无人么?”

  冈山旬瞪圆了眼睛,心中呐喊道:什么日本联盟?这是一个想法,还根本没有付诸行动啊,再说进攻正原城的是日向宗秀,跟我有什么关系?这就是所谓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

  他丝毫不怀疑这支军队的战力,见识过对方用兵的他不能不服,见识过华夏军勇猛的他不能不怕,如方少川真要率军北上,占据剩下的四十二城,甚至屠尽所有抵抗者,想来都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想及此处,冈山旬立即带着冈山信义拜服于地,诚惶诚恐道:“将军仁慈,小人一时愚昧,犯了大朝天威,望将军开恩,望将军开恩!”

  方少川一步一步走到二人面前,军靴有力的撞击着地面,冷冽的眼神在二人身上扫过,大帐之中顿时杀气四起。

  冈山旬心底冒起一股寒意,跪拜于地,深深懊悔道:“将军,冒犯贵方乃我冈山旬一人之罪,要杀就杀我冈山旬一人,还请将军勿要牵连他人。”

  “兄长!”

  冈山信义知道兄长是为了同胞着想,心中触动,于是立即顿首拜道:“冒犯乃我等之罪,还请将军勿要牵连他人。”

  方少川冷笑一声:“呵呵,勿要牵连他人?按我部落律法,进攻我方领地者,夷其三族,现今冒犯者共有二十五万余人,夷其三族,不知要杀多少?”

  冈山旬面白如纸,万念俱灰,竟然俯身大声哭泣,头颅猛撞地面,期望方少川能够网开一面。

  “冈山城主!”方少川突然又招呼一声

  冈山旬急忙停住磕头,静待对方发话。

  “本帅非嗜杀之人,现日本动乱,贼寇四起,各处动荡不安。我部落志在扫清寰宇,安定四合,所以乱者不得不杀之,现在本帅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可愿诚心归顺?”方少川说完,双眼紧紧盯着冈山旬。

  冈山旬如蒙大赦,赶紧带着冈山信义再度磕头,连呼愿意。

  “受降之事本帅不能为主。”方少川语气变得温和了一些:“我主柳直大人励德仁厚,你二人见到我主,须尽表诚心,或能得到宽恕。”方少川说及此处,语气陡然森冷:“若日本再敢作乱,本帅就算万里追杀,也要杀得你们鸡犬不留。”

  二人磕头如捣蒜,急道不敢,并谢过方少川不再牵连之恩。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