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老公夜夜宠:宝贝你好甜 第507章 父爱

小说:总裁老公夜夜宠:宝贝你好甜 作者:谨羽 更新时间:2019-04-15 21:53:46
推荐阅读: 透视医圣林奇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神龙护卫医圣传承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神藏女总裁的顶级兵王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我来抱。”

  宫御沉着俊脸走上前,抱走了魏小纯怀里的宫灏。

  她心软又怕宫灏伤口疼,根本没办法处理破皮的嘴唇。

  宫御抱着宫灏,单手按住他的下颚两边,女医生趁机拿着钳子,被夹住的湿漉棉花上站着碘伏,碰到破皮的伤口,他哭喊起来的声音过于撕心裂肺。

  “宫御,药能不能不上了,你看他都疼的哭的像什么样子了。”

  魏小纯心软又心疼的求道。

  宫御阴鸷的眼眸恶狠狠地瞪着她,轮廓深邃的俊庞紧绷着,拧着剑眉冷冷地道,“慈母多败儿,你出去等。”

  上个药唧唧歪歪那么多事,伤口不处理,到头来痛苦的还是宫灏。

  宫御态度坚决而强硬,丝毫不给魏小纯任何求饶的机会。

  她不忍心再看,尤其是听到儿子尖叫的哭声。

  皮肉比较嫩,磕破后再用碘伏消毒会痛是正常的。

  大人还能忍受,小孩子就未必有过于强悍的意志力。

  医务室里只剩下宫御和宫灏,阿尔杰跟着魏小纯走了出去,女医生耐着性子给他处理伤口,眼前这位小少爷特别得宠,她要是不伤心再有什么闪失,估计会被剁碎。

  他的嘴唇皮了皮没什么大碍,就是下巴做了个包扎。

  “伤口不大不需要缝合,上几天药就会愈合,小少爷洗脸的时候不要沾水,洗澡也是,吃饭最近几天改成流质食物,避免咬嚼的时候牵扯到伤口而裂开,待会儿拿点儿童口罩,出门的时候可以戴着,避免细菌感染。”

  女医生详细的交代了一通。

  宫灏已经没有心情听她说这些注意事项,靠在宫御的怀里啜泣着。

  他抱着儿子起身,父子俩走出了医务室。

  宫御抱着怀里的宫灏走进客厅,魏小纯坐在沙发上,一看他们进来,她赶紧起身,接过被抱住的儿子。

  “叫你淘气,你肯定是抱着小金毛从滑滑梯上滑下来摔倒的。”

  她语气严厉的瞪着宫灏教育道。

  他不说话,小脑袋往她怀里拱,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事实上魏小纯可以理解宫灏的心情,小朋友嘛,受了伤或者得不到心爱的玩具就会觉得委屈,需要大人哄。

  “你现在摔破了的是下巴,要是下次摔断手和脚看谁还帮你。”

  宫御接上魏小纯的话茬继续教育道。

  他最近回到英国累的够呛,这小子还不安分点,刚睡着没多久就有人来报说是受了伤,当时的心情到现在回过神来都无法形容,只能说是百感交集。

  宫灏受伤严重,或是有什么闪失,魏小纯首先第一个责怪的就是他,偏偏一帮人还看不好一个小孩子。

  全部是废物。

  “你去查看下,中午换班的女佣是哪些,全部下去领罚,孩子都照顾不好,留这种废物在城堡只会碍眼。”

  宫御冷冷地道。

  阿尔杰恭敬地低了低头说道,“好的少爷,我这就去查看。”

  魏小纯不去插手他过问女佣的事,她现在没心情理会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怀里的宝贝蛋都管不好,没心情管别的。

  “你告诉mun是怎么受伤的?”

  魏小纯继续问道,她低眸望着宫灏的侧脸。

  宫灏耷拉着小脑袋,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等待着家长的挨批。

  “是玩一旁的滑板,不过没有抱小金毛。”

  他没有撒谎。

  要是抱着小金毛玩滑板,那只狗指不定早就被他压成了扁圆形。

  “你呀!就是太淘气。”

  她无奈的道,伸出小手摸摸他的小脑袋。

  宫御幽冷的目光凝视着宫灏,眸色一沉,俊庞紧绷着,磁性的嗓音凌厉的道,“以后不准你在玩滑板,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面对宫御的严厉,宫灏哪敢放肆。

  他轻点着小脑袋,糯糯的道,“好,我知道了papa。”

  “最近他只能吃流质食物,出门记得给他戴口罩,避免细菌感染,洗脸洗澡不要沾到水。”

  宫御冷声重复着女医生的交代。

  魏小纯抱着宫灏,轻轻颔首,悠悠地道,“好,我明白了。”

  她是真的没有想过宫灏会在芽小姐即将举行婚礼的前夕受伤,万幸只是下巴破皮,如宫御说的要是断手断脚,要是宫家那边知道了难免不好交代。

  这小子太淘气了。

  魏小纯抱起了怀里的宫灏,看他刚才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得擦洗一下小脸。

  “宫御,我先带他去洗个脸。”

  她淡淡地道。

  “嗯哼……”

  他冷哼一声以示回答。

  魏小纯从宫御紧皱的眉宇间能猜测出他时下的心情。

  宫灏受伤一事他比谁都紧张,此时正倚着沙发背整个人无比的放松。

  当别人的爸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孩子的安危也是一件牵挂于心的大事。

  魏小纯抱着宫灏来到浴室,她让他坐在干爽的盥洗盆的大理石流理台上,拧开水龙头往玻璃水盆里接水,拿出属于他用的全棉儿童毛巾,沾湿后给他擦洗着小脸。

  “小灏,一会儿你要和你papa去道歉,保证以后不再调皮。”

  她语重心长的教育道。

  他乌溜溜的眼眸眨啊眨,然后乖萌的点了下小脑袋,齐整的短发晃荡着,萌态十足。

  “不过mun,papa好凶的,刚才他用手捏住我的下巴,换你肯定松手了。”

  他和魏小纯投诉宫御的无情。

  魏小纯哭笑不得的瞅着一本正经告状的儿子,她停下给他擦拭小脸的动作,清澈的杏眼凝望着他黝黑的眼眸。

  “他是爱之深,责之切。”魏小纯温柔的说道,“他要是不擒住你的下巴,怎么上药?”

  全靠宫御的果断,换她心软的话,只会让宫灏的伤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魏小纯盯着宫灏似懂非懂的小模样,她伸出手指轻点着他的鼻尖,温柔的笑道,“他应该是全世界最爱你的人,甚至有可能比我更爱你。”

  她毕竟没有宫御懂事,也还年轻,他能够给宫灏的肯定是最好的。

  “那不是,我觉得mun也一样爱我。”

  他歪着头,胖乎的双臂圈住她曲线优美的脖子,撒娇的道。

  魏小纯被宫灏逗笑了,她抬头,浴室的门边站着不请自来的宫御。

  他幽冷的眸光正集中在儿子的身上。

  她能懂,那是父爱的目光。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