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贴身校花总裁 第592章宁菲儿的奇遇!(第八更)

小说:我的贴身校花总裁 作者:极品豆芽 更新时间:2017-08-15 04:06:34
推荐阅读: 透视医圣林奇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仙尊归来洛尘神龙护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全球高武神级透视叶寒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赘婿林羽
  玉牌巴掌大小,在阳光的透S下,愈发迷幻照人。

  而上面雕刻着的大大的“宁”字,却显得异常的刺目。

  “这是……”

  看到这玉佩,于天同瞳孔一缩,脸上的表情无比惊骇,颤声道:“你……你怎么会有家主令牌!”

  他不会怀疑这玉牌是假的,因为上面所散发出的气息,他异常熟悉,绝对是家主令牌无疑,只是他不明白为何这玉牌在秦扬身上。

  难道是偷的?还是抢的?

  “是你们家主宁泽义给我的。”

  就在对方疑惑间,秦扬淡淡道。

  当初宁泽义为了保命,将代表家主的玉牌赠给他,不管对方是否真心实意,这令牌在秦扬手上,就一定程度上拥有了些许权力。

  “不可能,家主怎么可能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你,一定是你小子偷来的!”

  于天同怒视着秦扬,大有伸手抢夺的意思。

  他才不相信家主会把这么重要东西给一个外人,尤其这外人还是一个古武界公敌!

  “你觉得以我的实力,能从他的身上偷来东西吗?”

  秦扬唇角划过一道讥讽。

  “这……”

  “是偷的,还是宁泽义自己给的,你回去问问你们家主不就清楚了吗?”秦扬冷笑道。“现在这家主玉牌在我手里,见玉牌如见家主,你还敢以下犯上吗!!”

  “我……我……”

  密密麻麻的冷汗从额头冒出,于天同攥着拳头,内心纠结成一片。

  如果秦扬说的是真的,那他绝不能动手,否则惹恼了家主,铁定没好果子吃。

  “于先生,你可别听信这小子的鬼话啊,那玉牌一定是假的!”

  见于天同犹豫起来,何落风急了,连忙叫喧道:“于先生,你是聪明人,可不能被这小子给骗了啊!这小子诡计多端……”

  “闭嘴!”

  被嚷嚷的烦了,于天同猛地冷喝一声,吓得对方不敢再说话,只是眉宇间的急切与担忧愈发浓重。

  神色挣扎了许久,他叹了口气,收回术法,望着秦扬说道:

  “罢了,既然你有我宁家家主令牌,老夫也没必要跟你动手。老夫这就回去跟家主验证,若真是你小子偷得,老夫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完,化为一道长虹掠向天空,消失不见。

  何落风傻眼了。

  呆呆的瘫坐在地上,整个脑袋彻底懵了。

  怎么会这样?

  这情况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看到秦扬朝他走来,何落风一个机灵,连忙跪在地上,挤出难看的笑容:“秦……秦先生,刚才多有误会,既然你是宁家的人,而我也是宁家的朋友,咱们……咱们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啪!”

  冰冷的剑尖放在了他的脖颈上。

  何落风呆了呆,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豆大的汗珠一点一点的滴落而下,浸湿了衣衫,颤声道:“秦先生,饶我一命……”

  “饶你是阎王爷的事,我负责送你去阎王爷!”

  “唰!”

  冰冷的剑光闪现而过,在喷涌的血泉之中,一颗头颅飞去。

  扑通!

  何落风的无头尸体栽倒在了地上。

  那些幽源道宗的弟子们看到掌门被杀,悲从心来,哪还有心思纠缠,全都一哄而散,开始逃命。

  而那几个长老因为之前掌门的种种耻辱表现,使得他们心寒不已,无心恋战,逃的逃,继续战斗的则被狼王和狼后它们吃了个干净。

  在鲜血的洗涮下,幽源道宗自此覆灭!

  这也是秦扬进入古武界后,覆灭的第三个门派!

  “菲儿,你究竟在哪儿……”

  秦扬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轻声喃喃。

  ——

  冰冷的寒意不断的侵来,使得女孩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半梦半醒之间,只觉得越来越冷,慢慢的睁开那双澄澈的眸子。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幽暗,深不见底。

  “秦扬!”

  宁菲儿霍然一惊,连忙坐起身来。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让女孩多了几分孤独与恐惧,颤抖着声音叫了几声“秦扬”无果后,才想起什么,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只手电筒。

  打开开关,炙亮的光芒立即在浓沉的黑暗里刺破一道口子。

  宁菲儿拿着手电筒,环顾一圈,她才发现此处是一片山D,偶尔有滴答的水声传来,忽远忽近,带着几分诡异与Y森。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死了吗?”

  宁菲儿打了个寒颤,缓缓站了起来,一只手臂半搂着肩膀,冷的厉害。

  她只记得,被那衍天道长从二楼踢下后,就被诸多鬼修缠身,陷入了昏迷之中,后来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秦扬……”

  宁菲儿又叫了几声,可惜山D里只有她的回音。

  女孩眼眶里溢出了泪珠儿,这一刻她好希望秦扬能陪在她的身边,安慰着她,将她搂在怀里,给予温暖。

  可惜……

  此刻包裹着她的,唯有孤独,未知的恐惧和无边的冷寂。

  静静的呆了一会儿,宁菲儿擦干眼泪,在山D里寻找出路。这山D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宁菲儿找了十分钟左右,终于看到南边D壁处,有一个甬道。

  甬道也就只能容纳一个人的身子,里面黑乎乎的,感觉随时都能窜出来一头猛兽似的。

  内心挣扎了许久,对秦扬的思念压过了她内心的恐惧,开始钻入这个甬道,慢慢的朝着里面爬起。

  她一遍一遍的轻声念叨着秦扬的名字,企图减少内心天然对未知事物的惧怕。

  爬着爬着,甬道变得越发狭小起来,起先不过是微略俯首,到后来,宁菲儿只能趴在里面,用两只手臂支撑着,匍匐着望前爬去。

  手电筒的光亮在D口中只印出了少部分,偶尔宁菲儿因为仓促,会重重的撞上石R,疼的她眼泪打转。

  再加上她双腿修长,又穿着连衣裙,爬着爬着,裙裳几乎被膝盖小腿拖搅住,索性将她衣裙缠在了腰间,继续前行。

  “有亮光!”

  蓦然,宁菲儿眼眸一亮,盯着面前出现的一道光线惊喜不已。

  她略微加快了速度,同时拿出了一把匕首用来防身。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