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落大帝 第二十章皇宫内

小说:不落大帝 作者:漫长空零落 更新时间:2017-12-30 17:35:12
推荐阅读: 痞子县令崛起记抗日之龙神特攻抗战年代八极震乾坤时空锻造者妃医天下铁骨崇祯盛世逆天铁骑寒门栋梁
  夜,黑得凄凉,沉静得慌。

  皇宫内,往常巡逻士兵手中的烛火可以点亮整个皇宫,如今却漆黑了一大片,零零散散的烛火散落在整个皇宫内,从高空看去,只见到一簇微小的火焰,正缓缓向着皇帝寝宫而去。

  公孙沐冶一身戎装位于百余精锐黑傀军之首,平日里温柔莞尔的形象荡然无存,此刻显得那么铁血果决。那戎装勾勒出的俄罗多姿,此刻竟无一人敢直视,只因为她越是离皇帝寝宫越近,一身的气势就越是高涨,到得寝宫门前时,就如同一柄已经出鞘的利剑,剑气刺入苍云!

  透过门窗上的缝隙,老皇帝的房间内却传出了微亮的烛光。

  公孙沐冶秀眉轻皱,随后不管不顾,直接一掌推开了房门,其余黑傀军皆默默的矗立在门外警戒,但凡里面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冲进去保护他们的主人。

  那清雕万年沉香木书桌上,烛火微亮,仅仅照亮书桌一片地方,老皇帝一手研墨,一手提笔,在洁白的纸张上面,轻轻的写着什么。

  听得一阵开门声,老皇帝头也不抬,仍自静静的专注于手中的笔墨之上,仿佛对进来的人,以及门外那群士兵们混不在意一般。

  “父皇真是好雅兴,深更半夜秉烛而作,却是有何烦恼不解?”

  空寂的房间内响起了一道声音,却令得老皇帝那沉默的身体浑身一颤,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儿,他曾想过有可能是三皇子,也有可能是大皇子,甚至其他的皇子出现在这里他都不会如此惊讶,可偏偏出现在这里的,是他最疼爱,也是他觉得最乖巧懂事的长公主,公孙沐冶!

  “怎么…怎么会是,你!!”

  老皇帝手中的笔都被无意识的抖落在地,却毫无察觉。

  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指着那个他认为最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语气从未有那么震惊,难以置信,以及质疑。

  公孙沐冶如若无人般自顾的拉开桌前的椅子,犹自坐下,这才抬起头瞧了瞧老皇帝,绝世般的容颜上此刻却透露着一股诡异的微笑。

  “为什么会是我…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我的好父皇!”

  “你那二十年来拙劣的演技,在我眼里漏洞百出!”

  老皇帝瞳孔猛然一缩,身体骤然平静了下来,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无声的坐了下去,那双沧桑的眼睛与公孙沐冶那明亮的双眸静静地对视着。

  一抹苦涩渐渐浮现,明明已经二十年不在去想当初那件事,当初那个人,可为什么还会被揭开。

  “朕已经处理得很干净了,你是从何而知的?”

  公孙沐冶听到这句话,微笑渐渐变冷。

  “你是处理得干干净净,当初知道那件事的一百三十九人,和她的亲人上至九十老祖,下至还尚未出世的婴孩儿,你统统没放过,可是你根本没想过,当时才两岁的我会躲在门外全程看到了那一幕!”

  老皇帝惊愕地看着那绝世容颜上毫不掩饰的杀意,随即恍然大悟。

  自嘲的苦笑一番,看着那二十年来他尽力在补偿的人如今毫不掩饰的杀意,记忆中的那个人的样貌与眼前的人越来越接近,越来越相似。

  老皇帝恍惚的伸出了手,仿佛要去抚摸她的脸颊。

  “茹儿,是你吗…”喃喃自语的低声,二十年来内心的煎熬与悔恨,这个一生为了权利为了欲望不择手段的男人,仿佛在这最后一刻幡然悔悟。

  “对不起…我公孙独辜负了你…”

  老皇帝双眼渐渐湿润,这个一生都在经历尔虞我诈,阴谋诡计的男人,弑父弑母都不曾动摇他的心神,抄家灭门更是时常发生,就这个刽子手一般的暴君,却戏剧性的遇上了一名奇女子。

  就如同温婉的流水一般,流淌进了他残缺的心扉,他残暴如利剑,她温柔如丝绵。

  威望正盛的他不顾礼节礼法,也丝毫不在意她青楼出身,迎娶了他的第一位皇后,也是最后一位。

  婚后数年,让他沉醉其中,冷落了所有其他妃子,后宫之争越演越烈,到最后,终于波及到了她身上。

  所有的妃子联合陷害于她,罪名谋反!现在想来多可笑的罪名,可在当初那个对权力欲望已经到了魔怔地步的他来说,这就是个禁区!

  怒上心头的他最后还是处死了她……

  “住口!你根本不配叫我母亲的名字!”

  公孙沐冶愤怒的起身指着他,大声尖叫到。

  “你为了自私的欲望,强自将我母亲迎娶回宫,你为了权利的欲望,却又处死了她!!一个你口口声声喊着爱着的女人,你却忍心开口处死她?!”

  绝世的俏脸此刻无比的狰狞,她整整忍受了十八年!

  那个唯一真心疼爱她的女人,无数次默默的抱着她流泪。

  她多么想自己宁愿没有那么聪慧,没有那么早熟,那么就不会像如今一样了!

  “你在意你的皇位,你的权利,为此不惜牺牲我的母亲,那我今日都将你所有的东西全部剥夺!我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整个秦国灰飞烟灭,让整个秦国给我的母亲陪葬!”

  “不,你不能这么做,你是我的女儿,这个秦国也是你的,你不能毁了它!”

  老皇帝急道。

  “我不需要一个带给我太多痛苦的国家,我会自己去建立一个崭新的,没有悲哀的国家,可惜那一天你是无法看见了。”

  见到公孙沐冶意志坚定,老皇帝知道无论是谁都无法阻止她了,悲哀的看着那道单薄却又坚强的身影,叹息道。

  “你终将走上我一样的道路,弑父之人只有权利才能让别人臣服。”

  公孙沐冶诡异的一笑,嘲讽道。

  “弑父的只有你这个刽子手,明天一亮,就会流传出刘延起兵谋反,皇帝与诸位皇子被刺身亡的消息。”

  老皇帝身体一震,绝望道:“你连你哥哥都不放手?”

  “一群只会坏我事情的人,留着有何用?”

  公孙沐冶淡淡的看着他,话里是多么的无情,一如当年的他一般…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