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谋之特工嫡妃 017 一语惊人

小说:凰谋之特工嫡妃 作者:潇芷 更新时间:2019-05-16 02:35:43
推荐阅读: 痞子县令崛起记抗日之龙神特攻抗战年代八极震乾坤时空锻造者妃医天下铁骨崇祯盛世逆天铁骑寒门栋梁
  凭着她此刻绝佳的位置,景娴自然是清晰地看到了男子在听到了这句话后,被冰封的如同是荒原一般的眼瞳快速地划过了一道极浅的震惊,淡淡的面颊滑过默然的错愕。

  那双眼如同是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怔怔地望着她。

  感受到了身下因为她的话,越发是僵直的身子,景娴的心中突然闪过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心中也是渐发慌乱了起来。

  时间在这一刻倏然是静止了。

  淡淡的一阵凉风飘过,那漫天的梨花雪白,纷然落下,却在这两相对望的男女面前,俨然沦为了陪衬。

  “咳。”萧辰琛淡然地转开了头,淡漠的语气平淡无波地就好像是说着再寻常不过的天气,低沉的嗓音幽幽地略带着几分强硬和刚决,“姑娘,请自重。”

  指尖失去了男子下巴清凉的温度,意识到了自己的有些不着调的动作,景娴脸庞倏然一红,慌忙从男子的腿上滑落,亭亭玉立站立在一旁。

  眼神扫视过这个被布置简单精巧的院落,青青的树杈中,散乱栽种的是一株株的月白般梨花,想来院子的主人心性必是冷然高洁。

  “对不起,我——”景娴微微窘迫,她也不明白自己之前哪儿来的心思去‘调戏’面前的这个面寒男人,虽然他真的很不错。但是——清凉如水的眸子在直视这个男子想要解释时又是愕然一片。

  男子身下的分明的就不是寻常的椅子,而是被精雕细琢,样式不俗的轮椅。

  原来他的腿——

  一时间的,景娴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滋味,五味杂成,兼具有之。

  这是第几个了。

  是同情还是怜悯?自从他从高高再上的云端跌落,好像所有看到他的人无非是这样两种让人看了想要狠狠揉碎的表情。

  看着景娴错愕的面色,萧辰琛的眸色突然冷然一片,手指拨动着椅轮,转了个方向,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眼瞳中突然闪过一道阴霾笼罩的恨意,带着些许自嘲讥诮和了然的弧度。

  “你走吧——”

  挺直了的背影带着僵硬的刻意低沉的语气,周身笼罩的是淡淡的凉薄和萧瑟,握在了轮椅柄的手瘦削有力却是青筋迭起。

  景娴看得分明,心知他的心思,眼眸中却也浮现了淡淡的惋惜。

  天妒英才,这个世上,大体如是。

  “吱吱——”感觉到自己的脚上一重,景娴的眸子注意到了在自己的脚边窝着的小白团儿,这可不就是那只引她前来的小萌物。

  两只肥嘟嘟的爪子巴拉着她的裤腿,带着萌哒哒水雾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一边又小心翼翼地瞅了瞅沉默寡言的男子,乖乖地呆着。

  这分明就是不让她走的架势。

  景娴轻笑,弯下了腰把它从地上轻轻抱起,拂了拂它身上光滑柔顺的皮毛,看它伸出的粉嫩的小舌头在她的手心轻探着,带着点小心翼翼的弧度,舒适地蹭着她的手背。

  她道寻常的山林哪里能够养出这样聪慧,人性化的小家伙。原来是有主的,这个男人,一看便是不同寻常,养出这样精怪的小萌物来,倒也是不奇怪。

  身后长久不动的动静到底还是引起了已经转身的萧辰琛的注意,紧握的手倏然放松了些,迟疑了好一会儿,还是有些僵硬地半转过了轮椅。

  冷然的明摆着的若无其事的眼瞳正对着的正是少女面上柔和清雅的笑意,那样的单纯明媚的如同是山茶一般绚烂的颜色,是他很多年前拥有的,现在却求之不得的东西。

  而在她手上的那只——萧辰琛突然是意识到了什么,危险的眸色突然眯了眯,一手摸着旋着手上的墨绿的扳指,低声轻唤,“阿离——”

  小白狐一听,两只尖尖的小耳朵倏然一动,瘪了瘪嘴,带点小委屈的抽哒哒,摇头晃脑的小模样,叫景娴看了又是好一阵的心疼喜欢。

  还没等景娴反映了过来,小白狐便是动作极快地从她的手掌滑落,蹭蹭蹭的,又是闪电般地爬上了男人的膝头,安乐地打这谄媚的小尾巴。

  “阿离,倒真是个不错名字。”景娴看着它这一番连续的如同是上演过千遍的熟练动作,淡淡地夸赞。精亮的眸子,坦然自若地迎上了萧辰琛对视和打量。

  红唇轻启,却字字珠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萧辰琛的心猛然一颤,如同鹰隼般的利瞳狠狠地刺向了景娴,看着一派淡然天成的少女,怡然自若。握着扶柄的大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回归于一派沉静。

  虽然不过是短短的一小会儿,景娴还是能够感到眼前男人内心的倾轧挣扎,如今见他平静了下来,暗暗地在心里默默给他点了一个赞。

  这个男人绝非池中物,或许是他眼中沉寂的黑暗对曾经的她而言太过熟悉,沉浸在黑暗中的人最期望的是阳光。故而,她想要拉他一把。

  清朗的声音继续,“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她看到男人的眼中有些厚厚的如同是冰封的黑暗和沉寂的东西似乎是破裂了,那种矛盾,纠结,撕裂般的闪烁着如同是磐涅重生般的耀眼,却又很快地归于淡泊。

  “如此,望君珍重。今日之恩,来日必报。”

  景娴随手抱了抱拳,一副山野女子般的潇洒,不拘小节。

  淡淡地转过了身。笔挺的离开的身影映衬着漫天的漂浮梨花,又是另一幅烟雨动人的画。

  看着毫不犹豫转身离开的清瘦身影,萧辰琛端坐着,没有出声,淡漠的眼中忽然划过一道极快的痕迹,心中的一个角好像是突然塌了一般,空落落的,有一点难受。

  来日?

  大手轻捻碧绿的扳指,嘴角毅然扯开了一道他已然遗忘很久的弧度。

  ------题外话------

  呜~终于码完了这章,这短短的2000字将近了花了我整整的一天~终于出场了,好难过~大纲在,细节啊细节,我删了写啊删了写啊~好可怜~

  有没有人想要鼓励我的,爱我的,快快表示出来吧~花,钻,还是评论,币币,自己选吧~

  另,话说我快要首推了~有点点期待~表示要求首推必过,所以,v收的孩子们,快到我的怀里来。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