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六百二十二章 真正的凤凰、突破!【大结局一】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1-13 21:22:28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异界无敌系统鼎炼天地神级升级系统修神邪尊都市之少年仙尊仙逆混沌纪元至尊仙朝斗破苍穹
  随着凤皇陡然化作原身,以焚世之姿来袭,无边压力自高空轰然降落下来。

  云扬正位于针对目标的核心位置,倍觉压力沉重,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在瞬间陡然咻的一声离自己远去,天地之间,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对抗这无边伟力!

  一种“绝对无法抵抗”的颓然感觉,油然从心中升起。

  云扬又岂会坐以待毙,一声怒吼,紫玉箫率先出手,以毫无花假的强硬方式,硬撼凤皇来袭,两边不过略略接触,紫玉箫近乎全无效用,轰的一声,倒震而回;云扬并不气馁,天意之刃将刀做剑,再现屠尽天下又何妨,极端反扑!

  这屠尽天下之招,威势无匹,效果明显,随着剑光过程,如同长虹射日,生生将凤皇的庞大身躯穿透了一个不下数丈方圆的透明大洞。

  可是,那个透明大洞就只维持了一个瞬间,凤皇身躯已然恢复。。

  而随着一声巨响,天意之刃亦是倒卷而回。

  紫玉箫的威力,与天意之刃,尽皆铩羽而归!

  面对凤皇无缺无漏的神体,根本无法损坏!

  这一点,让云扬也是大出预料之外。

  凤皇轰然笑声响彻天地:“云尊,你与我之间威能级数有别,天差地远。即便是超妙之招,能够损及本皇肉身,却也无能撼动吾之根本,直接动用镇海神杖吧,唯有动用此杖,才是你最后的机会!”

  “如你所愿!”

  云扬并无迟疑,一声厉斥,拎着镇海神杖冲天而起。

  便如凤皇所言,凤皇现如今的修为级数已然超越此世绝巅,跟云扬之间的差距乃是大境界的差异,便如圣人与半圣之间的差异一般。

  半圣的攻击力固然足以伤损圣人强者的肉身,但圣人强者却能在弹指瞬间修复,令到其徒劳无功,这情形,跟云扬对上凤皇的状况差相仿佛!

  而手持镇海神杖的云扬对上凤皇,却又如之前云扬以紫玉箫对上三大天宫所出动的圣尊半圣高手,以神兵圣器之浩瀚威能,助长己方杀伤力,越阶对抗!

  但此际的镇海神杖显然无法如当日紫玉箫那么的挡者披靡,一来此杖还非属云扬所有,难得运用自如,消耗却巨,二来么,凤皇显然很自信,只要不被神杖正面击中,对其作用未必会很大!

  镇海神杖随着云扬的舞动,再度发出了蒙蒙的黄光。

  这一刻,下面东方浩然等人几乎忘记了厮杀作战,尽都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注目于空中这一场的旷世之战,世纪之战。

  几乎是目不转睛。

  委实是这两人一战,胜负干系实在是太大了!

  虽然明知道云扬胜算渺茫,但却是都存了万一的指望。

  因为,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而且,凤皇在此世,再也没有别的对手。

  众目睽睽之下,云扬拎着镇海神杖迎空而上,姿态壮烈,如同要毕其功于一役!

  反倒是自上空扑下来的凤皇颇有几分忌惮,动作非但不复最初的悍然,反而更多了一丝迟缓。甚至应对之间,少了几分果决。

  关注此战的尽是此世顶峰强者,自有高明眼力,如何看不出凤皇乃是留了力,一旦云扬镇海神杖大举反扑,凤皇就会在第一时间规避,绝不直撄其锋。

  然而下一刻,云扬猛然挥手来攻……

  凤皇下意识的就要撕裂空间躲闪,但发现那镇海神杖固然在云扬手中,但也就只是在其手中而已,云扬的这一挥手赫然是虚张声势,并无实质动作。

  “云尊!”凤皇哈哈大笑:“你力竭了,竟然自曝其短,悲哀呀!”

  云扬冷哼一声,又是一挥手,似是要强攻了。

  但凤皇这次却是巍然不动,注目于镇海神杖。

  镇海神杖不动,自己便不动!

  果不其然,云扬仍旧未以镇海神杖出击,仍旧是虚晃一枪。

  凤皇自觉看破云扬底蕴,心怀大畅,正待出言嘲讽之际,变故却是陡生……

  随着云扬再次一挥手。

  一座宫殿,莫名其妙,突兀至极的从天而降!

  刹那间,满目尽是金碧辉煌,照亮了山河无尽!

  这一座宫殿,以一种近乎无中生有的方式出现,径自将凤皇整个罩在了宫殿里面!

  但闻轰然一声巨响,那宫殿迅速变大,以陨星坠地之势落到了地面之上。

  将凤皇牢牢的罩在了里面。

  这一瞬间,连东方浩然等顶峰之人,也尽都被震得离地飞起。

  在这等时候,云扬只求一击得手,哪里还顾得上出手轻重云云!

  而被震飞起来的众人还来不及惊讶,就已经被更大的震惊所震撼到了!

  触目所及,那座罩住凤皇的辉煌宫殿,已然化作了数十里方圆大小,宫殿门口上一块巨大的牌匾,上书三个大字——九尊府!

  不用解释,这座宫殿必然是云扬的本命法宝!

  只不过之前从来没有出手过,甚至没有在人前现身过!

  这座九尊府宫殿,大抵也就只有东方浩然等四大主宰见过,当日在九尊府晋升上品天运旗盛会之时,曾经见过这座宫殿的小房子形态,并对这房子的威能有过猜测,而今猜测成真,不禁心头大喜。

  云扬,果然还有底牌!

  其余的许多人族高手,心中同时涌动一股子明悟:“原来……这才是云扬将自己的门派一开始取名九尊府的真正理由!”

  原来,云扬手中一直有一座九尊府。

  这才是……真正的九尊府!

  ……

  九尊府直接将凤皇笼罩在里面!

  九尊府之中,传出来凤皇接连不断的愤怒咆哮!

  亦是九尊府落到地面之余,偌大的九尊府,时刻都处在一种剧烈的颤动,甚至是在移动,在跳跃的状态,震得大地不断发出轰轰轰声响,无数条巨大的裂缝,在地面上远远扩散!

  很显然,九尊府并不能完全困住凤皇。

  这一点,众人都看得出来。

  而云扬在九尊府出手之后,立即收起了镇海神杖,身子如同一抹电光,自九天落下,手中天意之刃极速轩动,化作了数百丈的硕巨长刀,强势冲入妖族大军之中,大开杀戒!

  刀光潋滟,千百丈都被刀光完全笼罩!

  云扬如何不知,九尊府虽然威能殊异,更在紫玉箫甚至天意之刃之上,却仍旧不足以困住凤皇,最多最多,也就能囚困其片刻功夫,凤皇就会脱困而出。

  凤皇现在,级数太高!

  说句心里话,若非是实在没招了,云扬绝不愿意动用这最后一张底牌,这九尊府乃是自己与众兄弟聚首的铭记,在云扬心中,象征意义还要大过其实用价值,而用来困敌,尤其还是针对如凤皇这样的超级强者,说不好就会造成九尊府的永久性折损,这可绝非云扬所愿见的!

  但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现在,云扬需要的,只是时间!

  唯一的,就是时间!

  只要自己凑够了因果之气,最不济就能有一战之力!

  而不像是现在只有待宰羔羊的资格!

  时间!

  只有时间!

  哪怕是一点一息,一丝一毫!

  此时此刻,生生不息神功已经足够突破,但因果之气还是略有欠缺!

  而眼前的妖族第三梯队大局开道,倒是给了云扬另一个契机,又或者说是转机!

  但见云扬动如雷霆,轰然落在了妖族大军最为密集的位置,长刀瞬间化作了万丈豪芒,在眨眼光景之间,千万道成型刀气向着左右前三个方向奔涌而出!

  随着绵绵刀光过处,无数的头颅错落有致的蹦跳而起,高悬半空,一时间都还没有落下,云扬却只如不见,仍旧手持长刀,杀神一般的往前持续途径,一去就是数千丈。

  长刀接连挥动,天意刀法前七招奔雷疾电一般挥洒而出;举凡云扬所到之处,尽如太阳平地爆炸,陨星极限炸裂!

  一阵阵鬼哭神嚎的声音接连响动,黄泉大道乍然铺出,阴阳之门赫然开启,血海缥缈无边,骨山巍峨无上!

  云秀心等人尽都震撼无限的注目于面前一片尸山血还,刚才自己等人拼死战斗都还没能解决掉的对手,在云扬刀下,只如摧枯拉朽一般的尽数湮灭,而且还是一死就是一大片的那种!

  这是何等威能,何等的修为级数!

  云扬身后和左右,尽都留下了宛如森罗地狱一般景象,他本人却绝不稍停,急雷闪电般高速动作,眨眼间就已经冲出去万丈。所过之处,满目尽是头颅腾空,俨如如同起伏的波涛一般,绵绵不绝。

  一时间,残肢断臂凌空抛飞,喷洒鲜血还来不及沉浸入刚才被凤皇焚干的土地,就已经哗啦啦汇聚成江河!

  如是不到百息时间,云扬已经一路狂冲,冲出了七万丈距离!

  刀下亡魂,骤然增加了何止百万。

  而就在这个时候,后方蓦然出来一声空前巨响,轰的一声,整片大陆如同要震动了起来。

  云扬只感觉心神一震,急疾挥出最后一刀,同步撕裂空间,归返回位!

  脱离空间裂缝的第一时间,看也不看,天意之刀再化疾风雷霆,宛如一道滔滔奔涌的刀光洪流,冲向前方刚刚破困而出的凤皇,大笑道:“凤皇,这一刀,为你脱困接风!”

  而已然化作了无数碎片的九尊府,在空中汇流,化作一抹流光,重新进入了云扬的神识空间。

  九尊府乃是云扬心神所寄之法宝,与云扬本命相连,虽然会受限于云扬修为层次而有其威能承载上限,但只要云扬本源还未曾损耗殆尽,它便拥有重塑之余地,便如现在,被凤皇暴力轰爆,看似支离破碎,彻底损毁,但就也不过是受到重创,回返云扬神识之海,只不过需要长时间的温养修复,短时间再难使用。

  虽然九尊府被凤皇轰爆,但始终是为云扬争取到了超过百息的时间,这百息时间弥足珍贵,关系重大!

  九尊府瓦解回归,重返云扬神识内中,原地,还留下一个暴怒的凤皇!

  “你找死!”

  凤皇这边才刚刚脱困而出,而迎接自己的,便是一道刀光洪流,想也不想,抬手便是悍然一剑!

  凤皇手中之剑,赫然是由涅槃之火极度凝聚而成,刚才轰爆九尊府的亦是此兵!

  此际又再度与云扬的沛然刀光交汇在一处!

  又是轰然一声爆响,凤皇的身子踉跄后退,每一步都在大地上踩出来一个大洞,随即就是沿着这个大洞四外分列而出无数裂缝!

  云扬的状况却还要更惨,大叫一声之余,口中狂喷出一口鲜血,滴溜溜的接连翻滚起来,向着上空方向持续不断的翻滚上去。

  一片风云恍如应招而来,将云扬的身子遮蔽在其中。

  而百息灭杀愈百万妖族生灵所汇流的浓郁因果之气,形成了一条隐隐有些灰色的气流,几乎被正常人都能够看到的气流,极速消失在长空中。

  凤皇厉啸着,冲天而起,将天际风云撕裂,卓然屹立于长空,却难以看到云扬当前的所在位置,乃至一应行踪痕迹,不禁愤怒的大叫一声:“云尊!你出来!”

  他一眼观去,纵揽全局,如何看不到妖族大军那边的凄惨景象,

  地狱一般的尸山血海,数万丈方圆,随处皆是尸体!

  那整齐排布的刀痕,如同一招制造而出的惨烈,凤皇刹时间怒火攻心:自己明明只是被封禁住至多不过百息的时间,云扬居然就制造出来如此惨重的杀戮!

  瞬间丧生,百千万计!

  “云尊!”

  凤皇愤怒的狂笑:“你的隐匿手段了得,朕急切间寻觅你不到,算你了得又如何,你能杀我妖族,难道我便不能屠戮人族么!”

  话音未落,凤皇当真不再在空中继续搜寻云扬,转而驾驭着焚天灭地的涅槃之火,掉转方向,向着人族这边冲杀过来。

  不得不说,凤皇这一动作令当前态势急转直下,凤皇虽然实力恐怖,远在云扬之上,但云扬有绿绿,有神识空间,有诸相神通,自讨无法正面对撼凤皇,也有大把底牌可以保命全生。

  凤皇想要彻底灭杀云扬,绝无可能。

  刚才的九尊府法宝便是明证,但让云扬真正恐惧的,却是凤皇撇开自己,杀向人族阵营,强攻人族防线,几乎可以预见,只要双方一接触,即便人族防线这边还有四大主宰,有计灵犀上官灵秀,有九尊殿一众精英,可惜全都没用,必然瞬间崩溃,伤亡惨重!

  这是云扬绝不愿见且必须回避的事情,而刚才,云扬以九尊府强困凤皇百息时间,就是自觉没有更好的应对凤皇之法,而生生不息神功提升在即,又适逢妖族第三梯队大军来到,这才决意铤而走险,强袭妖族大军,只可惜事与愿违,生生不息神功仍旧没有能顺利提升,反而让凤皇醒悟强攻人族防线,反而是当前的最佳战略手段!

  此时此刻,即便云扬现身拦截,凤皇也不会再改变动作方针,毕竟,被云扬纠缠,哪里有云扬主动阻拦来得划算,更可剪除大量的人族精英,何乐而不为呢?!

  眼见情势急转直下,东方浩然等已经决意挺身而出,豁命一阻,随时准备自爆赴死的时候,变故竟是再来——

  云扬一声暴喝!

  “给我拖住他!”

  “叽叽!”

  一声尖锐的鸣叫,一道火红色的小小身影,径自从虚空中现身,以比闪电更快的速度,抢在东方浩然等人之前,毅然决然的向着萦绕着冲天盖地涅槃之火的凤皇冲了过去!

  瞬间,火红色的叽叽以微末之姿冲进了涅槃之火之中。

  然后,它燃烧了起来。

  计灵犀一声惊呼,眼睛瞪得滚圆!

  这个从天玄大陆就跟着云扬的小不点,飞蛾投火一般的一头扎进涅槃大火中,跟着涅槃之火,一起燃烧!

  这本来不足为奇,涅槃之火号称无物不然,叽叽自投罗网,燃烧起来又有什么了不得的!

  真正让众人的眼睛瞪圆的原因却是……

  在那号称无物不焚的涅槃大火之中,叽叽那么一点点的小小身躯并没有迅速燃烧殆尽,而是体型越烧越大!

  那恐怖的涅槃之火,更像是供养它成长的上佳养分也似。

  那状态,分明就是它一边燃烧,一边吸收涅槃天火进入自己的身体,融为己有!

  那小小的身体,随着不断收纳涅槃之火,进而逐渐变大……

  凤皇对于这一变化也表震惊了!

  他早知道这只奇怪鸟儿的存在,也跟此鸟打过交道,因而还曾经打过找机会要吞噬了的注意……

  但眼前这种情况,仍旧是大大地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凤皇现在所拥有的涅槃之火,比之往昔又有不同,乃是经过灭世策无边伟力提升过的涅槃之火,凤皇之前连番承受诸妖皇的自爆攻击,身躯支离破碎而最终复原,泰半都是仰仗这蜕变提升之后的涅槃天火,甚至刚才跟云扬交手,瞬时修复伤势,也有一定程度涅槃天火的功劳!

  可是这样的涅槃天火,居然没有烧死一只小鸟,甚至变成其生长的养分,这太不可思议了!

  凤皇心下疑惑,不禁将更多的注意力投注到叽叽的身上,因为两者距离更近,不觉发现了其他人未曾察觉到的异样——

  随着吸收涅槃之火,叽叽的身形体貌,渐生变化,原本丑丑的,浑身上下一共没几根毛发的身躯,逐渐丰满起来,鸡头、燕颔、蛇颈、龟背、鱼尾渐渐浮现明朗……

  还有浑身上下的羽毛,好似火焰升腾一般的点滴生长出来,头上,而那三根最早生出的直立羽毛,化作了蓬松的高冠,就像是王冠一样,散发出奇异的红色光泽。

  还有尾巴与翅膀上,所生长出来的长长翎羽,自然而然的生成了奇异图案,随风摇摆之间,便如火焰在升腾,在飞舞……

  按照常理来说,叽叽如此了吸收之多涅槃之火,除了大违常理之外,对凤皇更是损害,凤皇合该早早收起涅槃之火,不给叽叽吸收的机会,赶紧继续攻击人族防线是正经!

  但是,现在众人奇怪的是,凤皇居然完全没有收起来的意思,他猛的愣了一下,然后居然就任由涅槃之火被对方吞噬,居然没有其他的任何动作。

  就只将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叽叽,一瞬不瞬。

  他几乎是不眨眼睛不错神地看着在涅槃之火中轻盈起舞,渐呈雍容华贵之相的叽叽,脸上神情,渐渐呆滞!

  慢慢的,叽叽身上的颜色由倾向于火焰的火红色,转变成为了五彩缤纷,交相辉映!

  原本,众人都感觉凤族的本体,乃是这天下间最漂亮的鸟儿。

  七彩生辉,美轮美奂。

  但所有目睹叽叽遍身五彩翎羽之余的人,都得出一个相同的认知:相比较起凤皇的七彩生辉,叽叽的五彩缤纷,还要更好看,更绚丽一些。

  凤族翎羽虽然七彩俱全,花团锦簇,但那是在没有对比的情况之下,而今有叽叽浑然天成,恰到好处的五彩流霞映衬之下,凤族的七彩翎羽,倍显杂乱,高下分明!

  叽叽就只是在空中一站,便已经是充满了王者之风,舍我其谁的气质!

  那种难言言喻的高贵雍容,端的让人目眩神迷,油然升起一种想要膜拜的冲动!

  现在的叽叽,虽然仍未彻底成型,但那份神采,却已经展现出来。

  这……这哪里还丑?

  分明是天下第一超等的漂亮!

  随着叽叽的体型越来越大,他吸收涅槃之火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越来越猛,而始终在关注叽叽变化的凤皇,脸上神色竟是越来越显狂热,越来越见痴狂。

  他看着叽叽的目光,就如同是在看着一件绝世珍宝,此世其余种种,再难入其眼目!

  陷入这般的状态还非止凤皇一人,无数的凤族高手此刻也尽都是满眼痴迷地注目于空中的叽叽,脸上遍布迷醉与向往……

  终于……

  凤皇一念清明,脱口而出道:“凤凰?这是一头真正的凤凰?!!”

  他震惊的张着嘴,看着叽叽,不可思议的吼道:“一头真正的凤凰,怎么会变成了云尊的宠物?!!”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感觉自己脑海之中一阵阵的轰鸣,头晕目眩的感觉充斥了全副感官

  凤凰?!

  一直跟在云扬身边的这只丑丑的小鸟儿,居然是一头真正的凤凰?

  凤皇费尽心思,不惜启动灭世策,谋划了四万年的惊世大局,所追求的根本目标也就不过是返本归元,蜕变成为纯血凤凰而已!

  看着那只快乐的,舒舒服服的在火海中徜徉的小家伙,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

  凤皇只感觉这一刻,自己的脑海中是一片空白的!

  怎么会是一头凤凰?怎么会是一头真正的凤凰?!

  “那……你……那什么……”凤皇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称谓这头凤凰,呐呐几声,随即突然大声问道:“……那凤凰,你为何在这个世界?”

  叽叽抬起头,姿态异常高傲地看了他一眼,随即低下头,整理自己身上刚刚长出来的漂亮的羽毛。

  懒得理你!

  我还是赶紧吸收这精纯的能量吧。

  难得这里居然有这么一个傻子,我这么拼命的吸取他的能量,他居然不将涅槃之火收回去,而是任凭我吸收……真实太傻了,傻憨憨一枚!

  再说了,他问的问题,我哪里知道啊。

  我怎么知道我怎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了?

  分明是主人带我来的好吧!

  凤皇怒道:“你为什么不说话?回答我啊!”

  叽叽优雅的抬起头,看着凤皇,张开了嘴巴叫道:“叽叽……”

  凤皇险些一个跟头从天空栽下来。

  这头上古神兽,居然不会说话?

  这话是怎么说的?

  隐约中,凤皇蓦然想起,古籍所载,故老相传,凤凰一族作为顶级神兽,越是纯血的存在,成长起来也就越为艰难;尤其是在幼生期,更是如此,不具备说话的能力不过末节,连最起码的战斗力都属泛泛,跟刚降生的小鸡雏没有多少区别,甚至还不如小鸡雏悦目可爱!

  再想想叽叽之前的样子,端的就是“褪毛的凤凰不如鸡”啊!

  那么,眼前的这头小凤凰,还处在幼生期?!

  凤皇凝目看着叽叽,眼神中陡然爆射出一股贪婪之色。

  这个天地,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顶级神兽凤凰族群的,所谓的凤族尽都是血统不纯之辈!

  也就是说……在这片天地里,就只有这一头小家伙,仅有的纯血凤凰血脉!

  他身上的血脉,固然纯正,但实力却低微,至少,是自己动得了的!

  若是自己将他吞噬掉……吸取了血脉化为己用……那岂不是……

  万年至愿,一日成真!

  他越想,心头越是炙热。

  眼中的垂涎神光,自然再也掩饰不住了。

  叽叽一直都有留意凤皇的动向,自然瞬间就察觉了凤皇骤生的恶念,不过倒也并不意外,毕竟双方本就份属敌对,对方到此刻才对自己生出敌意,恶意,已经很傻很善良了,顺势在涅槃之火中振翅飞起,扭头看着凤皇,一股浓浓的威严,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那是一种属于上位神兽的天赋威压!

  凤皇登时感觉到一股源自心底的萎靡,本能的想要拜倒,想要臣服!。

  似乎自己的灵魂,已经被震慑了,被压倒了。

  但随即就是勃然大怒,若是成年期神兽当面,我也就认了;但凭你一头幼生期小凤凰,还是借助我的涅槃之火才抖起来的,现在居然想要反过头来威慑我?

  凤皇暴怒得仰天长啸,威势陡然提升。

  随即,身子急疾一闪,一把向着叽叽抓过来。

  火光一闪,叽叽的身子已经远在千里之外。

  嗯,叽叽的战斗力不好评判,但他的移动速度,在云扬一干宠物中首屈一指,即便是云扬本身,也要有所不及,在感应到凤皇恶念陡生之余,早已蓄势待发,更兼现在纯血雏凤之身已就,移动速度自然更上层楼,即便是凤皇突袭,仍旧徒劳无功。

  “叽叽……”

  叽叽的叫声中,充满了暴怒。

  源自跟脚本源的认知告诉他,眼前的傻憨憨还是一头被放逐,被抛弃,身上血脉不纯的家伙,而就是这么一个家伙,居然敢对高贵的我动手?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此乃是大不敬之罪!

  我一定要惩罚你!

  凤皇穷追不舍,瞬间到了叽叽面前,杀意不减反增。

  叽叽愤怒的伸出翅膀指责:“你居然敢对我出手?!”

  凤皇视如无睹,不理不睬,庞大的手掌瞬时禁锢了天地空间,刷的一把抓过来,叽叽大怒的叫一声,一嘴啄了上去。

  噗!

  凤皇一声闷哼,巨大手掌上居然被啄了一个小洞。

  一阵钻心痛楚传来,凤皇震惊的看过去:这甚至能抵挡云扬的天意之刃的手,居然挡不住叽叽的小嘴一啄?!

  而且,自己的涅槃之火竟无法修复这点伤损,这……这就是源自本族纯血的本源伤害吗?!

  凤皇固然震撼莫名,但他所承受的伤损轻微至极,即便难得瞬时痊愈,终非大患,反而是一啄得嘴的叽叽,被大手威能反震得头晕眼花。

  惨叫一声:“叽叽……”

  打不过!

  制裁不了!

  我得快跑啊!

  嗖的一下子,一道红线又去到了数千里之外,围着整个战场,来回转圈,快得难以形容。

  凤皇穷追不舍,速度越催越快,声势越来越恐怖。

  叽叽惊慌大叫。

  主人!

  主人你在哪里!

  你让我出来阻挠一下,可是我已经阻挠了这家伙好几下了,你怎地还不出来!

  我快要被抓住啦……

  这可恶的大鸟!

  居然想吃到本叽叽,做梦去吧!

  ……

  叽叽哪里知道,此刻的云扬,已经进入了玄妙的境界之中,暂时没余暇理会它了!

  无暇他顾的云扬此际正处于修为晋升的微妙时刻,他盼得近乎度日如年一日三秋的生生不息神功第八层,在有如潮水一般急疾冲进来的海量因果之气浇灌之下,终于圆满了……

  突破了!

  绿绿的第八个叶片,从尖尖的嫩芽儿状态,一口气生长起来,成长起来,只是眨眼瞬息之间,就已经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莲叶。

  绿绿之前一直急得啊呀呀乱叫唤,此刻也不叫唤了,将一切归于静寂,就那么悄然的挺立着,憋足了劲儿的往上窜……

  蹿什么?

  蹿个儿啊……

  绿绿整棵植株都在颤抖不已。

  终于终于,生生造化莲的第八片叶片终于完美绽开了,从嫩绿,迅速化作了墨绿色,厚厚的叶片,如同一把大伞一般的招展。

  而在叶片的中心位置,一如之前一般的再一次出现了一枚小小的,小小的,小小小小的嫩嫩的尖儿……

  那是第九叶的雏形。

  大量因果之气仍旧在汹涌奔腾的涌入,但显而易见的是,就算再怎么汹涌灌注,那第九片叶子也没可能很快有反应,毕竟第九片叶子成长所需要的因果之气,乃是第八片叶子的十倍!

  也就是说,在发动个十几二十次人妖两族终战,每次都得杀戮亿万生灵,还得全都由云扬亲自动手,这才有可能令到第九片叶子绽放!

  是的,那也不过是有可能而已,毕竟,妖族诸皇乃是经历数万年岁月磨砺才成长起来的此世顶峰强者,没有他们,就算再如何的人妖决战,质量也必然大打折扣,因果之气无论规模数量质量都要大打折扣的……

  所幸,现在绽放的第八片莲叶,已经足以应付当前危局,第九片叶片何时绽放,乃为末节,都是后话!

  叶片上。

  一阵浓郁的气息悄然脱离而出,在空中转了一圈之后,便如倦鸟归巢一般的飞进了云扬的神识之中。

  云扬只感觉一阵眩晕,然后脑海中就多了很多很多东西……

  与此同时,绵绵然沛沛然,浩瀚无尽的灵气以一种天河倾泻的方式,强行灌输进了他的经脉之中。

  刚才一轮厮杀,又跟凤皇火并了两招,好容易恢复了不到四成的玄气再度耗竭,而消耗得几乎见底的经脉丹田一瞬间就被灌入的灵气填充饱和至极。

  原本经脉中的那一连串闪烁星星,每一颗都由黯淡,转为闪烁,进而急速膨胀……

  然后,云扬感觉自己的经脉,突然破碎了。

  这种破碎,该算是一种认知上的破碎不存,却又不是当真不存在了,而是转化成了另一种存在方式。

  一颗颗的小星星,顺着生生不息神功的功法运行路线,在身体中游走,每一次游走,都会消化无尽的能量,同时吸取无数的能量,然后再一次饱和,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脑海中,几句口诀清晰浮现。

  生生不息,鸿蒙之密;阴阳生死,造化之意;天为之天,地为之地;大道三千,自即日起……

  一股股明悟,从云扬的心中升起。

  随着他的明悟,整个人也进入了物我两忘,超然天地的状态之中。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经脉,在一遍遍的破碎重组,更加不知道,在这一刻,冲进他的经脉的,都是亘古以来无数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亘古造化之气!

  他的周身经脉,被一颗颗星辰占据,流转不息。

  整副身躯,在这一刻宛如一个微型的宇宙,无数的星辰,或日生月落,或移星换斗,在其中载沉载浮,而每一颗星星,都充盈着旺盛的生命力……

  神识空间之中,亦随之出现山川,河流,山脉,日月星辰,各色天材地宝,灵植宝物……等等等,整个神识空间因而渐次延伸,似乎没有尽头的一路延展了出去……

  无数的造化之气,先天之气,鸿蒙之气……山呼海啸一般的涌入神识空间。

  慢慢的,所有气息清浊两分,天空越来越高,而地面越来越厚……

  一个小世界的雏形,点滴成型,并且在极短的时间里,趋于完整完备完善……

  在这段时间里,云扬明白了许多事,又或者说是明白了太多太多。

  人,为何要有生死?

  为何要有情感?

  为何要有世界,为何要有天地万勿?

  为何要有日月星辰?

  为何,为何?

  这一切一切的为何,他都找到了答案,或者说,在这次提升过程了,他得到了答案。

  他在时间的长河里浮浮沉沉,似乎见证了太多,又似乎经历了太多……

  不过短短一瞬,他似乎已经经历了从天地初开,一直到沧海桑田乃至地老天荒的整个过程……

  “原来,这才是武道前路!”

  “原来,这才是我的世界,我即将创造出来的世界!”

  云扬心中升起一个又一个的念头。

  “原来如此……所谓一花一世界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原来,每个人的身体之中,都存在有一个完整的宇宙……都拥有一个完整的世界!”

  “每个人的身体,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宝藏,只看你能不能将这个宝藏挖掘出来,开发出来……”

  “这就是道!”

  “人之初,道之初,道我同在,我即是道!”

  随着功体的突破,随着对于修途的明悟,云扬的修为以一种恐怖的方式急剧增长,每一瞬间,都是以倍数计的态势爆炸式增长,偏偏本人却没有任何的不适应。

  那感觉,就是水到渠成,理所当然,一切都仿佛是早已经准备好的。

  一切都就只等临门一脚之后,就是大功告成,顺风顺水!

  而随着生生不息神功第八重的突破,八个叶片以最完整的方式呈现,更是以极端完美的状态呈现之余;云扬的天意之刃,竟也再发生最根本的变化。

  一股灰蒙蒙的光芒,以一种近乎玄奇也似的方式,融入天意之刃中。

  天意之刃在点滴收纳融合那灰色光华之余,不断的变化着自身颜色。

  瞬间便是闪烁数百次,数千次……

  旋即却又恢复原状,恢复最初的状态。

  及至天意之刃的变化结束,就算再怎么细心观视,也看不出天意之刃有任何的变化,或者说与之前有任何的区别。但一旦上手却会即时知道,现在的天意之刃,论其锋利度,已经到达了一个极端恐怖的级数!

  相比起之前,至少也是……提升了一个世界吧!

  比天差地远还要更遥远的差距!

  ……

  自明悟之中的云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因为他一直最期待,在等候的东西,终于来了。

  天意之刀,第八刀。

  仍旧是一招两式:无边大道;刀开鸿蒙!

  终于来了!

  脑海中,一个人手持长刀,提刀而舞。

  一溜溜冷电,如同指向一条条永远没有尽头的大道之路。而另一刀挥出,却是将一片混沌世界,直接劈成两半。

  上面是天,下面是地!

  虽只刹那光景,但云扬却感觉自己已经在这个神秘的氛围中,修炼了这两招刀法百年千年,又或者是万年!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却愕然发现,自己仍旧处于清风状态,那来百年千年万年,仍旧不过片刻时光,自己仍旧身处人妖两族终战之核心位置,距离凤皇并不太远的位置!

  云扬将身一晃,复做真身,睁开眼睛向着下面看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真在疯狂逃窜的急疾,还有在其身后锲而不舍追逐的凤皇,而且两者之间的距离真在点滴缩短,渐次拉近。

  叽叽不挺的改变移动方向,但随着追逐时间的持续,它的行动轨迹已经渐渐被凤皇掌握,非但无法拉开彼此距离,反而因为每一次改变方向的略略停顿,导致被更快的缩短距离。

  叽叽凄惨的叫着,撕心裂肺。

  救命啊……

  云扬皱皱眉头。

  因为他发现,凤皇那恐怖的速度,那恐怖的力量,以自己现如今的眼光看来,居然是……不过如此?难道是自己提升得太多了么?

  他从空中现身,卓然而立,下一刻,心念一动,已经拦在了叽叽身后,凤皇之前。

  叽叽眼见救星乍现,竟不再逃,一声长鸣,身子化作一道红光,转而停落云扬肩膀上,一只翅膀伸出去,如同手指一般的指点着凤皇,对着云扬就是好一通的叽叽喳喳乱叫。

  那显然是在告状。

  叽叽表示我很气愤!

  主人,这可恶的下等货色居然敢追杀我!端的是大逆不道,罪该万死!你赶紧帮我教训他!

  云扬哑然失笑。

  叽叽现在发出的还是鸟鸣的声音,但云扬却已经完全能够听得懂叽叽在说些什么了。

  他将叽叽托在掌心,轻笑道:“原来你这小家伙竟然生得这么漂亮,亏你以前一直那样丑丑的辣眼睛……我好几次都要将你扔了!”

  叽叽傲然:“叽叽……”

  本座可是凤凰!真正的凤凰!纯血的凤皇?怎么会丑?哪里丑了!

  你是主人了不起啊,分明是你眼神有问题!

  扔了?

  你将我扔了试试?

  我一屁股怼傻你!

  “凤凰?你居然是凤凰?”云扬愣了愣。

  “你是凤凰,纯血凤凰,又怎么会流落到天玄大陆?”

  云扬有些不明白。

  当时冬天冷那家伙,居然送给了自己一头凤凰?

  而且,是这么丑的凤凰?

  想起当时这家伙如同被开水秃了毛的小鸡子一般的模样,云扬有种凌乱的感觉。

  原来,没毛的凤凰不如鸡,这句话,真的是有理由的!

  想想叽叽当初的样子,云扬简直有一种醍醐灌顶一般的恍然大悟。

  真不如鸡啊!

  ……

  <伏笔什么的就不解释了,大家自己去找吧。谁能找出叽叽是凤凰的伏笔,奖励书法一幅。嘿嘿>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