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六百二十章 天上地下,谁是至尊?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1-11 22:01:38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异界无敌系统鼎炼天地神级升级系统修神邪尊都市之少年仙尊仙逆混沌纪元至尊仙朝斗破苍穹
  史无尘负手在后,沉声问道:“你们认为,凤皇是对是错?”

  胡小凡等人听到这个问题,无一例外,尽都愣住。

  显然是没有人想到史无尘会在这个节骨眼问出这么个问题,这么兵凶战危的时候,问这问题有意义吗?!

  史无尘道:“凤皇所说所讲,现在看来都是真实,并无半句虚妄,相信在这个时候,纵然上智如他也不会再有说假话的想法,若然如此,他对还是错?”

  胡小凡挠挠头,道:“弟子……弟子感觉,无论凤皇,妖皇,还有妖族诸皇,没有谁是绝对的错,也没有绝对的对,并无纯然的对错之别,不过个人立场选择的差别。凤皇他自始至终,都是为了他自己的目标而贯彻始终,尤其还有长辈嘱托,父皇遗愿,族人千百世的共同希望……就算他利用了妖皇,却也是给出了莫甚的补偿……”

  说到这里,胡小凡咳嗽一声,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凤皇是个大反派,自己这么说……会不会引起长辈责罚。

  云秀心蹙着秀眉,肃容道:“弟子感觉凤皇错了。不管他自己的初衷如何,根本目标又有多么的伟大,多么的势在必行,但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强行加在别人身上,立心已经不正,居然还理直气壮,这就已经是大大不该。”

  “他所谓的补偿,别人未必想要。所谓的给予,也不过是他的一面之词,全都是他强加给人的,尽皆砌词狡辩而已。”

  孙明秀等人齐齐点头,孙明秀又接着云秀心的话继续说道:“凤皇的话,看似道理大把,言之凿凿,侃侃而谈,究其根本,不过是他现在乃是胜利者,得势的一方。若是他失败了……这件事情从第三者口中说起,还本溯源,不过就是一个阴谋家不成功的谋算罢了。”

  “至于什么少年立志,艰难跋涉,不畏艰难,创造一切条件,为了梦想,为了族人重托,为了父皇遗愿,为了武道巅峰……全都不过是文字堆砌的一句话而已。”

  孙明秀淡淡微笑,下了结论,道:“凤皇,其实更适合去到人类的朝堂之上,去做一个朝臣政客。但是他现在,却是违背了根本道义。江湖之道,兄弟之道,天人之道……尽数违背。”

  他转头看着胡小凡,声音沉重,警告道:“胡小凡,你的思想,很危险。若是你一直这么我行我素下去,或者,凤皇便是你的前车之鉴!我问你,你认为凤皇无错,只为立场殊异,那么有一天,若是你遇到同样的事情,是否也会理直气壮的欺骗利用我和成航,秀心等一众兄弟姐妹,我等一朝万劫不复,而你自己却一步登天,高高在上?这岂非也是选择!日后,你善待我们的家人后人,给予许多弥补,我们是否就该不再怨恨于你?!”

  胡小凡浑身冷汗,脸都白了,急赤白脸道:“小弟哪里敢哪里敢……小弟只不过是被凤皇言语影响……一时间失了本心……我……我错了……”

  看到众人都是目如冷电看着自己,胡小凡终于低下头去,满脸惨白。

  他只是听凤皇这么说,想当然的以为凤皇似乎也没啥错?但听到孙明秀拿着自己等人一举个例子,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的思路走入歧途,大错特错。

  史无尘欣慰的点点头,道:“本来这层道理也不需要我赘说,随着你们的人生阅历增长,自有一份明悟,但现在正值人族生死存亡的关口,此一役,我们这些人未必能回得去九尊殿。有没有以后,更是未知,所以有些话,就趁现在这一点点间隙时间,说给你们。”

  “所谓立场,所谓选择,谨记有所为有所不为……到了关键时刻……任何人,都不准存下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想法,更不要说什么留一些种子的言词,那只会让人齿冷,让我叹息,我调教弟子失败。”

  史无尘脸色淡然如水,语气却决然至极:“脚下就是玄黄人族的最后防线,防不住,便是万劫不复。我们九尊殿弟子,一旦开战,唯有勇往直前,不死不休,要么胜利,要么毁灭!”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仅此而已!”

  所有九尊殿弟子同时肃然,躬身受教,齐声应和:“是,师尊!”

  ……

  另一边,凤皇堆积心底的情绪算是彻底发泄了出来,倍觉轻松的他笑着看向云扬:“云尊,你以为呢?”

  云扬淡淡道:“我很佩服你的苦心造诣,万年筹谋。只可惜,若我是龙御天,我仍旧不会理解你,各人有各自的角度,各人有各自的立场,你之选择,为你心所向,他人心意,第三者无能置喙。”

  “我在此听你诉说往事,主因不过是满足一下好奇心,却并无帮你分辨是非对错的义务。”

  云扬淡淡的笑道;“现在听来,你之所说,与龙皇所说,竟然没有不同。”

  凤皇闻言一愣,诧然道:“当真没有不同?!”

  “除了角度不同,感受不同,真的并无不同!”

  云扬道:“凤皇,你总算是没有让我失望,纵使在情感上难免倾向于你自己,但对于以往之一切,你并无虚言,就此一事,我愿再予你一个服字!”

  凤皇傲然道:“我凤皇一生行事,自问无愧于心,其余种种,尽属末节!”

  云扬嘿然道:“其余种种,尽属末节?!关于此说,我想再多问一句,你害死了龙御天乃是为遂初衷,倒也罢了,但你刚才分明已有转变乾坤之能,却又为何任由鹏皇等自爆而亡?对于他们,你也是半点真心欠奉吗?”

  凤皇面色淡然,轻描淡写道:“朕之所以会坐视他们陨落,有相当大的原由乃是拜云尊你所赐啊,鹏皇他们明明重伤在身,非万年养息难得再出,却能够在短短时日之间,元气大复,再踏战场,除却是与神通广大,手眼通天的云尊你达成协议,背叛妖族,岂能如此?!他们已经注定与我再不是一心,殇之何伤?!其二嘛……那个时候,我身负的灭世策力量太多,凭我一己之力难以操控,甚至无法导出;而你们人类早早就开始回避与我战斗……”

  “原来那时候的你自己隐有爆体的危险?”云扬恍然大悟。

  “不错。那股力量威能级数远在我的预估之上,非但难以承受,更兼无从宣泄。久而久之,恐怕还真的会导致爆体陨灭……”

  凤皇冷笑道:“偏偏他们在那个时候选择自爆,想要炸死我……殊不知,于我而言,反而化解我当前危机的天赐转机。”

  “我利用了他们自爆的威能,抵消大部分超出我自身承受的力量,帮我归纳圆融。”

  “在我无法承受的时候,他们反叛了;在我即将自爆陨灭的时候,他们自爆了,一切尽是歪打正着,令我得以平复进而恢复,蜕变提升……”

  云扬忍不住叹息一声。

  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原来那个时候,凤皇已经去到了最危急最险恶的时刻。

  鹏皇等本不应该在那个时候到来的,自己也还没有给他们传消息。

  但他们却偏偏就在那个时间段抵达了战场,更知悉了相关妖皇凤皇的诸事。

  还真是造化弄人!

  凤皇笑道:“云尊,现在你可知道了么,这便是天意!是天意,让我突破!亦是天意,让我成为主宰!”

  “从现在开始,不管是人间,还是妖界,就只能有一位至尊!”

  凤皇哈哈大笑:“那便是我!我是至尊!”

  “云尊,你可以是玄黄云尊,又或者是玄黄至尊,却注定无能成就此世至尊!”

  “事到如今,在在证明,连苍天都在帮我,云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你还要徒劳的挣扎的么?进行那么一点的无意义抵抗么?”

  云扬手拄镇海神杖,淡淡的笑了笑:“胜负生死,输赢盈亏,归根到底就只是人生在世的一场游戏。我的生命还未终结,人生便还没有落幕,这一场游戏,自然也就还没有结束!”

  对面,远远的旌旗招展。

  大批的妖族队伍,从遥远的彼端渐渐冒头出来。

  海浪仍旧在鼓噪,喧哗,但始终没有能冲破那道低矮的丘陵。

  云扬与凤皇转头看了一眼,脸上都是露出来一丝了然的冷笑。

  显而易见,海皇害怕了,恐惧了。

  他当然怕,他怕被凤皇推出去当炮灰,更恐惧再如先前那般,海族充当主力,动辄就是百万计千万计的海族生灵陨灭。

  反正现在血魂山已经没有了;海族想要进来,随时都可以,无谓急在一时。

  莫如让妖族打头阵,直面由人类强者组成的最后防线,同时也是最强防线!

  尤其是镇海神杖此际还掌握在云扬手里,海族就算是当真进来了,只要云扬运起镇海神杖,仍旧将是海晏河清的局面。

  而海皇的这一点心思,无论是凤皇还是云扬,尽都是心知肚明,了然心中。

  人类一方,山顶上遍布壮志激怀,决死一战,尽在今朝!

  云扬与凤皇仍旧在长空之上彼此对峙。

  两人都没有动。

  而下方,九尊殿所属的战力,在董齐天等人引领下,快速越过半场,如同一口巨大的利剑,强势杀进了妖族群中。

  人族一方,既然出人意表的抢先出击,反攻妖族。

  云秀心白衣飘飘,一马当先;却是屠尽天下又何妨之招辉煌而现,宛如飓风一般自妖族群中强势而过,身后就只留下一片残肢断臂;胡小凡亦是怪叫如雷,紧随云秀心之后,四方开杀,

  脸色冷峻的白夜行,与跟在他身边的林小柔,不即不离,联袂而动。

  天残十秀分作十个方向,便如十条怒龙,以群龙之首的威势,率领九尊殿战力,冲入妖族大军之中,大开杀戒。

  董齐天则是坐镇正中间,左右前后四方照应,策应周护。

  数万弟子,好似潮水一般冲上去,与妖族战力展开厮杀。

  东极天宫与西天圣宫等三宫的残余高手,对于九尊殿方面的突然暴起开战,略失预算,稍慢一步进入战局,却并无一人示弱,甚至那些受伤严重,只剩下一搏之力的人族高手,也都义无反顾的冲了上来。

  天罚圣地的玄兽,更是直接占据了整个右边战场,舍生忘死的冲上来,天空陆地又有大量玄兽开始准备,随时再启波浪式自爆攻势。

  而妖族这边,第三梯队的战力,无数妖族高手,渐渐抵达战场,眼见人族大举反攻,不待上位者吩咐,尽都迎头赶上,入战厮杀。。

  双方还只是一个碰撞,就是数十万生灵骤然化作了亡魂!

  之前由云扬构建下的三千里防线,几乎处处都在接战!

  东方浩然等四大主宰高手,与上官灵秀计灵犀等分成六个方向,各自坐镇一边,稳定军心。

  根本就没有人去管空中的凤皇。

  也就是找上了蛇皇,猴皇等,捉对儿厮杀!

  凤皇,那是属于云扬一个人的。

  不管如何,云扬都必须要牵制住凤皇!

  否则,这一战将是全无意义!

  凤皇脸上露出来一个充满嘲讽意味的笑容,歪着头看着云扬:“你想要拦住我?牵制我?你以为你可以吗?!”

  云扬冷笑:“我以为我可以,新晋的妖皇陛下以为然否!”

  凤皇笑了笑:“之前一战,我妖族无疑损失极多,远在人族之上,然而吾挟一举突破血魂山大势而来,声势早成,现在龙皇鹏皇虎皇俱已陨灭,妖族上下就只得朕一个声音,兵进玄黄,绝无移转,现在,我妖族的第三波主战力,已经到来,纵使双方的高层力量对比,是你们人类较占上风;但是我只要下去,情况便将及时逆转。”

  “但你敢妄动吗?我们人类,必将是此次两族决战的胜方。”云扬眼中露出慑人精光。

  “当前战局,或者是你们人类能赢,毕竟我们妖族这边,顶尖高手死得就只剩下我一个人,还要被你掣肘牵制!”

  凤皇闭上眼睛,停顿了一下,才喃喃道:“但只要我还在,我们妖族的天,就不会塌!这场两族决战,终究还是我们会胜,区区一时的输赢,何足道哉!”

  云扬神识有一半注意着神识空间,看到因果之气依然在狂呼卷入,绿绿翠绿色的身体,在疯狂的颤抖着,摇曳着,而那七片叶子,都已经悉数转变成了墨绿色!

  而最顶上,一点小小嫩芽,正在努力的,一点一点的外钻,此际已经露出来一个尖尖的小角……

  一股庞然威能,已经在蠢蠢欲动,似乎随时都将冲入到神识空间之中。

  那点萌芽虽然不过刚刚露头,却已经鼎证因果之气,够了!

  同时还意味着,生生不息神功第八重,即将晋升!

  云扬心头的万斤大石,一念坍塌,转为更加的安定平静,冷笑道:“凤皇,你以为你得了灭世策伟力加身,修为大进,便足以傲视此世,睥睨众生吗?在你还没有彻底的战胜我之前,劝你收收躁动的心思,免得败在我手之余,再找客观理由!”

  凤皇哈哈大笑,似乎听到了什么滑稽的事情:“大言不惭,云尊你真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吗?你真以为我会在乎你手中的镇海神杖?我刚才就已经言明,我跟你磨叽,就只是在等我大军前来而已!虽然只是第三梯队的预备役兵力,但加上我,一切仍旧可为!”

  “如今大军已经来到,朕还会在这里与你磨叽,予你苟延残喘的余地吗?”

  凤皇充满了嘲弄的大笑,响彻九天。

  下面,听到凤皇睥睨天地笑声的人类一方人人色变!

  终究还是到了最后关头么?

  所有人都明了当前态势,由于凤皇的惊世大局,令到其威能突破提升,提升到了超越此世绝巅的程度,甚至是已经晋升到了传说中的星空至境!

  此际,人族一方就只依仗着掌控镇海神杖的云尊一人拖住凤皇这个无敌强者,才有了现在的上风势头。

  一旦云尊被凤皇击败,那么当前局面只会镜花水月一般,转眼即逝,不复存在!

  云扬与凤皇激烈言语间,绿绿的第八片叶子,已经鼓出来半尺许长,那嫩绿嫩绿的长长尖角,似乎还滴着露水。

  空间之中的无尽的能量尽数汇聚于一处,促使那尖角快速成长。

  但不管如何的肉眼可见,如何快速的生长,仍旧需要一个过程。

  是过程,那便需要时间!

  而凤皇这边,分明已经在准备动手,不打算再给这个时间了。

  凤皇长笑一声,冲天而起,整个人回复本体,化作一头遮蔽九天的巨大凤凰,更大面积更大范围的涅槃之火熊熊而盛,几近焚天灭地。

  光只是他的眼珠子,就几乎有一栋房子般大小,在空中狰狞的看向云扬,喝道:“云尊,你乃是玄黄云尊,我乃是妖族妖皇,来与我一战吧!且看你我,谁才是这天下至尊!”

  云扬冷笑:“凤皇陛下好算计。早就明白彼此差距所在,却还要说出这等冠冕堂皇的话,强行为自己胜利之后加冕天下至尊的称号!端的是好手段!是否还要我第三次奉上服字?!”

  凤皇的笑声震撼天地:“你的服字朕不稀罕了,因为你在我眼中,已经是个死人,与废物无异,最多也就值得废物利用一下!朕踩着你这个玄黄人间第一高手的尸体君临天下,才算是彻彻底底的成就我妖族,海族,人族,共同至尊的无上伟业!”

  他仰天长啸:“天上地下,我是至尊!自即日起,人类修为等级之中,至尊与至尊之上的阶位,就此废除!”

  长啸声中,熊熊火焰将虚空燃烧出一个个的黑洞,凤皇庞大的身体,向着云扬俯冲而下!

  一股沛然热浪,从空中悍然落下。

  距离地面还有数千丈,地面上却已经冒起了许多浓烟!

  凤皇杀机已动,矛头直指云扬!

  必杀云尊而后快!

  …………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