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五百一十九章 对与错!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1-10 23:03:37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异界无敌系统鼎炼天地神级升级系统修神邪尊都市之少年仙尊仙逆混沌纪元至尊仙朝斗破苍穹
  云扬轻轻摇头,呵呵笑道:“要说疑惑其实也算不得是疑惑。只不过是对凤皇陛下的惊世大局,万年布置的细节有些好奇罢了。”

  凤皇嘿然一笑:“好奇?”

  云扬淡淡道:“就只好奇而已,我已经知悉了凤皇陛下这一局的起始与现况,对于凤皇陛下的终极目的也尽了然,不过是为了登临星空,超脱此世,乃至蜕变成为心底最为向往的凤凰纯血,但对个中细节所知却是有限得很,现在正有闲暇,陛下何吝一说……错过今日,你我或者再会无期,纵观此世,只怕未必有人想听或者敢听这些过往!而且我相信,这么多的亲朋故交在同一天辞世而去,此世少有知交,凤皇陛下今后难免寂寞。”

  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如此壮举,若是最终无人分享,岂不是莫大的悲哀?”

  云扬的话,如同一把把的刀子,直直地捅进了凤皇的心里。

  但却也是说到了他的内心最深的痒处。

  谋划了四万年的惊世大局,步步为营,时时隐忍!

  又有谁能知道这其中的苦心造诣?

  谁又能知道这其中的算计重重?

  终于成功了,四万年的无数谋划,却已无人分享这一切,就只能闷在自己心里。

  对于智者来说,实在是一种煎熬。

  如此苦心造诣,却引来天下骂声如沸。成了所有人心中典型的反面人物,凤皇心中是否不甘?

  这件事是否另有内情?

  云扬无限肯定:现在凤皇心里,定然是有太多事情,不吐不快。

  成功了,凤皇却绝不快乐。

  而正如云扬所言,错开今日,错开云扬,凤皇果然再无分享对象,听闻这一故老往事者,便是知悉凤皇丑闻,必然招之杀身之祸,必死无疑!

  果然是没人想听,没人敢听!

  凤皇心下涌动一股寂然,然脸色淡漠依旧,道:“普天之下将归妖属,率土之滨尽我之臣,纵然吾之往事有几许龌龊,却又算得什么,岂不闻史书尽是胜利者书写,而今云尊大人既然有意,朕便是将这些往事公告天下又如何。”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古今如是。但,这件事情,却并非你们看起来如此简单!”

  “现在,在全天下的生灵眼中,我凤皇乃是谋害自己兄弟,谋害了几万年的卑鄙龌龊小人……嘿嘿……”

  凤皇嘿嘿笑了笑,道:“我既得其利,便也不在乎些许毁誉,索性将这一切,尽数大白于天下吧!”

  “功过是非,对与不对,便明明白白记载下去,任由后人评说。我凤皇,又何惧?”

  “再说,即便抛开朕已经成为胜利者,既得利益者这层身份之后,朕仍旧不认为吾之所为有任何不该,更非罪恶,不过就是强者之路上一点小小涟漪,不外如是。”

  他说的淡然,也说的豁达。

  但是,云扬与东方浩然等人,却都听出来凤皇心中的不甘。

  凤皇冷冷笑着,径自开口诉说道:“在我年少时,不过开始化形的那个时候,我父皇,也就是凤族前任皇者的寿元枯竭,寿数渐至尽头,浑身伤势尽数爆发。”

  “而他老人家临终前,拉着我的手说……他这一生有一件事,虽然费尽一生心力,仍旧没有能够达成,上对不住列祖列宗,下对不住子孙后代,而这个最大的遗憾,便是无能一窥此世武道至境,登临此世绝巅……”

  “若是我未来有机会,一定不要放过。”

  “成为真正的凤凰之身,回归真正的凤凰族群,便是我父皇没有做成之事!而这武道至境,星空之路,我父皇虽然最大遗憾,但却告诉我,武道巅峰,有捷径可循。”

  “当时我便问父皇,什么捷径?武道之路素来一步一登天,所谓捷径尽是歧途,怎么可能当真有什么捷径可循?”

  “我父皇告诉我……这个捷径,存在于灭世策之中。灭世策在实行的时候,拥有毁天灭地之能,远远超愈此世绝巅,即便是毁灭如妖皇一般的绝巅强者,也不过弹指易事,但这股力量非是等闲可控,更难得收为己有……唯有灭世策的主持操作者,才可以将其中的伟力,抽取一部分,化为己用……而这部分力量,至真至纯,与操作者本身的力量属性不会有任何冲突,只要能够负荷,能够消化,自然便可以一步登天,成就星空至境!”

  “然而这个主持操作者,想要抽取力量,也是需要有一定程度的修为,而这份修为的下限,是……圣人巅峰的力量,也就是大家公认的此世极峰修为级数。”

  “根据我凤族的远古记载,吾族一位前辈,穷毕生阅历见识,综合凤凰一脉涅槃重生的天赋特性,钻研创造出来的吞天大法……正是为了我凤族后来者,有机会能够踏上更长远的修途之路,完成重归族群的千万年夙愿!”

  “这条捷径,乃是我凤族费尽心思创造出来,但是……之前却并没有任何族人曾经走过。这是一条捷径,但也是一条未知之路。充满了凶险!不成功,便陨灭!”

  “父皇告诫我,一定要慎之。”

  “既然有此捷径登天之路,我怎会放过。更何况,这牵扯到我凤族千百世的夙愿!”

  凤皇脸色冷硬,淡淡道:“从那时候开始,我便开始了谋划,而想要开始灭世策的第一步,最为必要的一步,莫过于妖皇人选,毕竟末世策一定要有一位妖族共主参与进来才可行!”

  “但是妖皇,却必然会被灭世策所反噬,这亦是实行灭世策最矛盾的地方。”

  “想要在开启灭世策之余,保住妖皇,那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事,更遑论我还要作为操控者,决策者,去抽取这无边伟力的后续动作。是故在当时,这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不能做妖皇,但却要做操控者,决策者。这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

  “本来在那个时候,我天资聪颖得天独厚,妖族许多前辈都一早就认可,我来做下一任妖皇最为合适。但是我却因为这个原因,放弃了已经到手的妖皇尊位!”

  “而这也导致了之后,长辈们让我们小一辈自行竞争决出妖皇位置,而长辈们这么做,也是想要用小辈们的力量,将我推上去。毕竟当时妖族小辈,朕乃是首屈一指,没有不尊敬,也没有不佩服我的。可谓是众望所归。”

  凤皇声音淡漠,却有一股傲然之意。

  云扬默默点头。

  原来如此。

  “大抵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突然有了思路,如何去走这登天之路。”

  “我不用做妖皇,执行灭世策的根本矛盾点就存在了,但只要扶持起一个妖皇傀儡,真正的决策人其实是我,一切问题尽都迎刃而解!”

  “当然,这一切还需要建立在我选择的这个傀儡对我言听计从的基础上,这点很难做到,或者将是一个长年累月的水磨功夫过程,但我自信,我可以做到。”

  云扬叹了口气。

  原来如此。

  “当时妖皇候选,有狐狸和鹏,还有我。但,狐狸足智多谋,胸有乾坤,我纵然自信智冠天下,但是,想要操控九尾白,绝对没有可能。而鹏虽然看起来粗豪,但是实际上心思缜密,胸藏锦绣;也是一代雄主之姿。我也没有绝对把握让他对我言听计从。”

  “既然我想要做幕后操控,那么,在我前面的傀儡,就一定不能是一代雄主!否则,我一番苦心,将会尽数付诸东流,甚至,到了最后,白白的为人做了嫁衣,也是大有可能。”

  “但当时,天赐良机。我们妖族小辈兄弟们之中,却有一个天然蠢货,他年纪在我们之中,乃是最大的,修为,也是当时最高的,但却根本无法服众。便是龙御天!”

  “我当时便发现,龙御天,实乃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想要实现我的计划,龙御天乃是苍天眷顾我,派来协助我的人!”

  凤皇在淡淡的说,声传四方。

  并没有半点忌讳。

  无数妖族海族人族都是几乎屏住了呼吸,认真地倾听这一场四万年大局!

  或者,听着凤皇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倾吐他内心郁闷,或者,为他自己洗白。

  智者之局,智者倾听。若是没有云尊,相信凤皇会将这些隐秘,全部泯灭,甚至会将历史篡改,面目全非。

  但是,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能够明白自己的所有用心,所有用意;凤皇却依然愿意说出来。

  这边是棋逢对手最大的快乐!

  “于是我选择了龙御天,帮助他登上妖族共主,妖皇尊位……”

  凤皇冷淡道:“龙御天性格暴躁,刚愎自负,我们那一帮的兄弟,根本就没有信服他的,若不是我,他终其一生,能够坐到龙皇位置,便已经是天大的侥幸,而以他的战力,修为,个性,必然为继任妖皇所忌,若不是中道夭折,身死道消,只会沦为妖族的一个打手,而且还是有勇无谋的那种。而在我的扶持之下,他却是君临妖天,数万年以来掌控妖族,言出法随,呼风唤雨,这一切全都是因为我,我对龙御天有如此大恩,我即便目的不单纯,又如何?”

  凤皇似乎是在竭力的为自己辩解:“他得了莫大好处,他拥有了此世最庞大的权势,这数万年间,他为所欲为肆无忌惮,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这一切,原本并不是他的!只是因为我,才全成了他的!”

  “甚至可以说,他所拥有的这一切,本该都是我的才对!我让出了我应该得到的一切,都给了他。他在尽享尊重数万年之余,为我之大计做出牺牲,又有什么不应该?”

  “我让他一辈子高高在上,就只有最后时刻,牺牲这么一次,又怎么了?我很理亏吗?!”

  凤皇越说,居然越发的理直气壮,振振有词。

  “我为他排除了所有障碍,让他顺利登基!然后我帮他,扫平天下,聚合整个所有妖族……”

  “他人生的所有成就,所有地位,所有财富威望,所有所有所有的一切,全都是我给他的!”

  凤皇口气有些激烈,脸上却控制着不露声色:“而我做的这一切,就只是为了我的目的,这很无耻么?很让人鄙夷么?”

  “一个原本不堪为用,或者早就中道夭折的废材,得数万年的享受尊荣,最终为了一个伟大目标牺牲奉献,难道有什么不应该么?”

  “他本就是我的一个傀儡!他本来便是我用于牺牲的道具!我最大的错误,不在于利用他,欺骗他,而是在于……这数万年的相处,无论如何,却也诞生了一些不应该出现的感情。而我现在,最大的牵绊和苦恼,反而是这些友情!”

  凤皇抬头,看着云扬:“云尊,你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合理不应该的么?还是你觉得,龙御天是值得同情的?或者是我真的错了?!”

  云扬淡淡道:“值得不值得,仅止于你和妖皇之间的事情。我们只是外人,无从评判。”

  凤皇哈哈大笑,道:“整个战场,数十亿妖族海族人族都在听着,我凤皇,便是这么做了。如今,将一切尽数公告于天下,这,值得么?”

  没有任何声音质疑。

  也没有任何声音赞成。

  孰是孰非,还真的非一言可决!

  一番论述,尽道过往,凤皇仰天长啸:“龙御天!你委屈什么?以妖皇论,以妖族共主的身份论,以妖族大义论,身为妖皇的你本就该于此事上自我牺牲,否则焉能有现在妖族入主玄黄的盛事?从个人利益得失来说,你一生尊荣,一世风光,足足四万年岁月,就只得这么一次牺牲,你又有什么不甘,凭什么不甘?!”

  “你这一辈子,若非有我扶持,焉能顺风顺水,一帆风顺。难不成你这一生,就真的连一点亏都不肯吃么!?”

  “你最大的错误与悲剧,不过是将我当做了兄弟!而我最大的错误与悲剧,也不过就是将你当做了兄弟!”

  “仅此而已!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最后三声“仅此而已”,凤皇便如发泄一般,一声比一声更重。

  凤皇整个人屹立在青云之上,浑身火焰熊熊燃烧,如同要燃破虚空,超脱此世。

  人类汇聚的山顶之上,董齐天史无尘等人尽都满脸的肃然站在山顶,在他们身后的,还有云秀心一众弟子。

  凤皇的声音,震撼天下,人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

  <对与错,我已经写完了。但停在这里,想要看看大家的看法。哈哈>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