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六百一十八章 无敌凤凰、虚张声势!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1-09 23:24:43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异界无敌系统鼎炼天地神级升级系统修神邪尊都市之少年仙尊仙逆混沌纪元至尊仙朝斗破苍穹
  眼见着凤皇将矛头指向了自己,云扬在心中轻轻地叹了口气。

  还是稍差一步。

  因果之气,固然一直在潮水般的涌入,但距离突破,始终还差那么一线。

  就只一线之差,就能突破。

  但现在已经没有这一点点的突破时间了,不能做到!

  在神识空间中的绿绿啊呀呀的直叫,但就是卡在那里了,明知所差无几,终究是时不我待!

  时也命也运也!!

  云扬对此也是无奈得很。

  他自己粗略估算,自己现在所获得因果之气,分明已经超出了需求总量,斩杀的妖族海族总数何止亿万?

  光是亲手斩杀的妖族也不下千万计,海族更是得用亿万之数来形容,还有那些不是自己亲手斩杀,但是因为自己而死的妖族,更是难以数计……

  而且那些绝大多数可都是个中高手。

  就刚才妖族内乱的那一波,那是死了多少妖族顶峰战力,全都跟自己有因果牵绊,就算只计十一之数,甚至是百一之数,也该是一笔异常庞大的因果之气

  无论怎么算,自己当前境界突破的因果之气需求量都是足够的了!

  但为什么现在就是无法突破呢,这无疑是一件无可奈何,不知曲处的事情。

  而现在更加无奈,却需要面对的事情还有:凤皇已经适应了他骤增的力量!

  偏偏这点尤其要命。

  凤皇见云扬不答,直接一个闪身,撕裂空间,出现在云扬面前,一伸手,冷喝道:“拿来!”

  “痴心妄想!”

  云扬纵身而起,天意之刃全力催动!

  七招十四式,以平生最大的力量,骤然发出!

  当当当……

  凤皇接连闪躲,但是,云扬的刀招却是精妙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无论如何闪躲,都逃不脱!一刀刀劈在身上,竟然发出金铁交鸣的巨响!

  涅槃之火熊熊燃起。

  凤皇狂啸一声,大力反攻。

  轰轰轰……

  七招十四式,最少有一千多刀,乃是落在了凤皇身上。

  璀璨的刀光,瀑布一般的刀流,在空中劈砍着凤皇,一路流星一般往前推!

  凤皇根本招架不住,被动的看着大刀不断落在自己身上,身子不断倒飞,鲜血也在不断流淌。

  但凤皇脸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是轻松。

  轰的一声!

  最后一刀劈出,凤皇的身子断线风筝一般飞出去数千丈!

  云扬停住刀势,大口喘气。

  远方,浑身流血的凤皇缓缓抬头,将挡在眼睛前面的右手拿开,突然扬天哈哈大笑:“云尊!站着让你劈砍,你又能如何?”

  他张开双手,一身黄袍雪花一般粉碎飘扬。

  但随着涅槃之火熊熊燃烧,凤皇身上的伤势,迅速恢复!

  又是一袭黄袍罩在身上,凤皇从云雾中走出,大笑道:“云尊,你可死心?”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

  远方,东方浩然等看到这一幕,都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凤皇如今的修为,惊天动地!连修为远远超出自己的云扬,也已经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差距巨大。

  这一战,怎么打?

  怎么打都是必输无疑。

  凤皇一声长啸,身子在半空中拉出一片残影,迎风向着云扬冲来,喝道:“让朕给你一些教训!”

  轰轰轰……

  云扬全力施展,但是凤皇此刻已经熟悉了自己的力量,直接顶着刀罡一路狂轰。

  轰的一声,云扬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流星一般被撞上了大山,轰的一声,一整座山峰爆炸成为粉碎。

  凤皇哈哈大笑。

  哗啦一声,云扬从碎石中飞出,脸色惨白,七窍流血。

  上官灵秀与计灵犀惊呼一声,就要冲过去。

  “不要过来!”

  云扬大吼一声。

  凤皇哈哈大笑:“不错,不要过来,过来,也只是给我送来两个人质!云尊,这镇海神杖,是你自己交出来,还是我亲自来拿?”

  “凤皇,想要镇海神杖?”云扬面容凄厉,突然扬天哈哈大笑一声:“镇海神杖就在这里!但单凭你一张嘴,空口白话却是不行,凭真本事来拿吧!”

  他猛地一咬牙,陡然间拔身而起,顺势掣出镇海神杖,动念之间,已经自己的极限修为尽数灌进那镇海神杖之中,这甫一灌输修为威能,却让云扬即时感觉到,镇海神杖就像是一个深邃无比的漩涡,自己倾其所有灌注的极限玄气宛如投入无底汪洋,效果虽有,却远远没有达到极致。

  此刻乃是针对凤皇,云扬如何敢怠慢,自然是全力以赴,又将生生不息神功的力量也一并灌入,可仍旧感觉神杖内蕴有余未尽,云扬三度催力,却是神识空间里面的半数灵气强行调运,一并灌入神杖之中,这才感觉到神杖,被充满了!

  一瞬间,蒙蒙黄光,陡然间扩散而出。整个涌进玄黄界的海水,尽都随着黄光的弥漫,瞬间静止。

  下一刻,云扬大喝一声:“起!”

  镇海神杖闻言而动,骤然变大,恍如迎风而长,瞬间便形成如横亘在天地之间庞然巨物,进而被云扬操控着,向着凤皇一方狠狠砸落!

  他的精神力,牢牢的锁定凤皇!

  这一击,已经是他所有的底牌!

  虽然明知道不够,但是云扬依然想要试一试!

  庞然的力量,毁天灭地一般的落下!

  凤皇眼见云扬操控镇海神杖,威势竟致如斯,即便如今实力大涨的他,竟也不敢硬接。

  一声怒吼之余,身子呼得一闪,刹那间,幻化出来数千条虚影身形,拉成了长长的一大排,难辨真伪!

  涅槃之火轰然全部爆发,强行挣断了云扬的精神力锁定,拼命地往外一挪!

  然而那上千条分身虚影,却尽数被镇海神杖砸碎,就只一棒子过处,再无半条虚影能存!

  镇海神杖来势有余未尽,仍旧依照原势而行,轰然落下!

  无数的海族,瞬间灰飞烟灭,海水更是急疾倒卷而回!

  海皇此际正位于海水上方,被这一击波及,震得一声惨叫,狂吐鲜血,身子颓然落入海水之中,随着海水浮浮沉沉的卷了回去。

  一棒过处,留痕惊世,海水退去,裸露出来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宽不下千丈,深不见底的深渊!

  下一刻,再度回流的无尽海水,轰隆隆的冲进了深渊,半晌亦不得满,可见那一棒子威能之甚!

  无数的海中妖兽,被镇海神杖之威能震得七荤八素,迷迷糊糊的难以施展法力,也都随着被冲进了那深渊之中。

  亦是因为这一击,此处深渊到达被云扬升起来了的那一道并不高,却暂时隔绝了海水入侵的丘陵,这段距离之间的位置,一时间连半点海水都没有了。

  满目尽是泥泞土地!

  无数的海鱼,海鲜,都在泥地上噼噼啪啪的乱蹦乱跳!

  东方浩然等飞在深渊上空看去,不由得是为之咂舌。

  倒卷回来的巨量海水灌进深渊,居然看不到什么,就只看到灰蒙蒙的雾气,从深渊中腾腾的冒出来,这他么的得多深啊!

  一个个满眼尽是震撼的看着空中的云扬。

  嗯,更准确的说是在看着云扬手中的镇海神杖!

  东方浩然等人怎么也想不到,镇海神杖的一击之力,居然恐怖如斯!

  这种威力,岂止是可敬可怖,骇人听闻,根本就是难以想象,不可思议!

  一声厉啸,凤皇雍容影再度出现在半空,双手陡然分别一分之间,已然将冲上来拦阻的东方浩然与西门翻覆远远打飞!

  而这,真的就只是随手一击。

  抵挡不住的东方浩然与西门翻覆可非止是被打飞,更被打伤了,而且还是受到了重伤!

  人族方面的一干强者见之无不骇然变色!

  众人显然没有想到,现在的凤皇居然恐怖到了这等地步。

  刚刚才因为云扬悍然一击而欢欣鼓舞,感觉胜算可期的众人们,心情陡然沉重了起来。

  凤皇此刻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到别人,就只将充满了杀机的眼神聚焦在云扬身上,上下打量不已,片刻后蓦然一声怪笑:“云尊,还要做垂死挣扎,镇海神杖纵然在你手中可以操控发挥,但以你的修为,还能催动几次?刚才的攻击,有本事再来一次吗?!”

  云扬站在空中,手拄着通天彻地的镇海神杖,眼睛扫过凤皇脸上神色,冷冷笑道:“到底还能催动几次,我自己还真的心里没数,但却已经不再是没有还手之力。凤皇陛下想要再领教一回,却非是难事,就比照刚才的那一下如何?”

  听闻云扬此说,凤皇的眼中流露出来忌惮之色。

  云扬此刻的修为层次自然是要比他稍弱的,但凤皇之实力乃是借助灭世策提升得来,纵然已经将之融为己有,运使自如,但眼力见识却与之前无异,并没有更高明的眼光,自然也就看不出云扬的具体修为到底如何。

  也就不会知道,现在的云扬已经是气空力尽,油尽灯枯,甚至站在哪里,都是依靠了神识空间里的能量支持,绝非短时间可以恢复过来的。

  换言之,云扬所谓的至少还能再来一击,纯属恫吓。

  然而刚才那一击的威能,已然深深的印刻到了凤皇的心中,刚才那一瞬间,镇海神杖的蒙蒙黄光,瞬间毁去了凤皇的一千七百道分身。

  而且是同样修为大幅度精进之后的本体分身!

  甚至若不是自己躲闪得快,当真被那一棒子轰个正着,没准就真被一下子砸死了!他能感觉,那一杖的威力,绝对可以毁灭自己!

  凤皇几乎不错眼神的上下打量着镇海神杖,也在打量着云扬,意欲窥破其虚实。

  这家伙,究竟还行不行,能不能再来一下子呢?

  这镇海神杖……威能也太恐怖了吧!

  他身子在空中来回变换方位,不敢在某处稍停,唯恐被云扬再次锁定,口气却是淡然得很,颇有几分玩味的说道:“云尊,你自诩还有催动神杖之能,可我怎么感觉你已经没有力量了,你真有力气再催镇海神杖么!”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态度更显轻描淡写:“凤皇陛下何妨停下不动,再尝试一下此杖威能,左右陛下的分身无数,再损失个三五千之数,也无足轻重。”

  凤皇冷笑一声,身子闪烁得更快了。

  我停下试试?

  我傻逼呀?

  再损失个三五千之数?无足轻重?

  真要损失三五千分身,我本源都是要被耗竭的,你当分化分身不需要耗费本源之力吗?!

  “云尊的气色,怎么那么的不好看呢,本皇怎么记得云尊素来意气风发,壮怀激烈,现在的脸色,可不像你平日里啊!”

  凤皇嘿嘿一笑,看着云扬:“不是会真的累着了吧?”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你这样很没意思。凤皇,你如今谋算龙皇得手,已经改朝换代,大权在握,何必再蝇营狗苟,仅止于言语试探,格局反而小了起来,哪里配得上新晋妖皇的身份气度!我就再跟你说句到家的话,消你疑窦,相信你也知道,这镇海神杖的份量,实在是太重了,我虽能掌控自如,运用随心,却终是无法长久运用,个中原委,彼此心知。”

  “你不动,我自然不会妄动。但只要给我机会,我会第一时间打死你!”

  凤皇哼了一声。

  这一节,他自然是明白的。

  镇海神杖的沉重,每一位高阶妖族都是心中有数的,更何况是他?

  亦因为如此,他才不敢轻举妄动。

  镇海神杖乃是他现如今仅有的顾忌,面对这个仅有的忌惮,再小心也是不为过的,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他已经小心谨慎了何止万年,眼下片刻的隐忍,何足道哉?

  刚才一战,已经知道,云扬现在的修为,比自己差了不少,既然如此,在这整个天下间,自己就是无敌的!

  既然无敌,那么,拖一下时间,又能如何?

  就算云扬虚张声势,拖时间恢复,那么,纵然他恢复,又怎么样?还不是自己手下败将?

  你拖时间,我也需要拖时间等妖族大部队过来呢。

  云扬虚弱,有九成真实。但是,有一成是假的,引诱自己。但哪怕是半成,凤皇也绝对不会冒险!

  刚才已经见识了镇海神杖在云扬手中的威力。太过可怕!

  是故云扬越是展现坦诚,他反而愈发的不敢妄动。

  凤皇顿了一顿,又再度冷冷笑了笑,道:“我不敢妄动,难道你就敢妄动,对我动手么?!”

  云扬点头,颔首,道:“你说的不错,你之实力暴增,超出所有人的预算之外,我现在所能倚仗,就只有这个。一旦这最后一招失效,便是你的天下了。所以,我自然不会主动消耗实力。但凤皇陛下过来的话,我也不会吝啬。”

  他察看着空间里的因果之气进度,表面上沉静,实际上却是心急如焚。

  再快些!

  再快些啊!

  凤皇就算是忌惮,又能忌惮多久?

  云扬表面镇定,但心中却已经转了千百个计策,如何说,才能让时间拖的更久一些?

  绿绿,你抓紧时间吸取啊!

  刚才那一杖,自然是震慑凤皇,但,也是云扬最后的努力!那一杖震死的妖族与海族,绝对是海量的多!

  那因果之气,够不够?!

  凤皇哈哈一笑:“如此耗下去,唯一结果也不过就是拖时间而已。但你要知,随着鹏皇虎皇他们的陨落,你跟他们之间的勾结已经不废自废,妖族高端战力虽然损失大半,但仍有相当的后备战力,时间长久的拖下去,只会让妖族的后援,陆续到来。以我对人族战力的了解,可没有更多的预备役兵力了吧?!”

  云扬漠然道:“以你所知?你知道什么,人族战力大有余暇,至少我的九尊殿,战力仍旧完整无缺,根本就还没有动过!”

  凤皇哈哈大笑:“区区一个九尊殿,一个草创没几天的小小派门,焉能阻挡我万亿的妖众!云尊,你此说未免太天真了!”

  云扬微微一笑:“就算九尊殿不过尔尔,不是还有镇海神杖么!”

  凤皇的笑声戛然而止。

  东方浩然等在远方,亦齐齐厉声道:“凤皇,但凡我等还有一口气在,你们妖族休想挺进玄黄半步!”

  凤皇不屑的一笑,冷冷道:“东方,现在能够入我眼目的对手,早已经没有你。你和西门北宫蟒九,不过是我掌中蝼蚁,反手即可灭杀,无谓聒噪,徒添笑柄。”

  东方浩然气的满脸通红:“你试试!”

  凤皇哼了一声,一副不屑答话的模样。

  人类方面的幸存战力,现在都已经全数聚集了云扬与东方浩然等仓促之间筑起来的连绵大山上面,与九尊殿的人手汇合到了一处。

  远远看去,山顶上全是人族高手,目测不下数百万之众。

  还有无数的玄兽,也都在山脚下列队。

  这样的战力规模,说有一战之力,倒也并非虚言。

  云扬凤皇两两对峙,人族这边重新规划防线,妖族那边自然也不会闲着,重新整理队形,各族上位者纷纷收拢族中高手队伍,一队队一团团列阵,妖山妖海,目不暇接。

  数以千万计的妖众,将海水退去的那一片空地,填得风雨不透,满满当当。

  牛族马族猴族蛇族鹿族等无数妖众,黑压压的一眼望不到头!

  而随着时间持续,海浪声又开始鼓噪,冲击着彼端山脉。

  云扬之前所构建的山脉,虽然是鼓尽极限修为所成,但因为占地太广,在高度方面,不过就是个小丘陵级数,根本没可能太长久的阻拦妖族方面的海水海浪。

  现在那边已经开始在积蓄力量。

  凤皇淡淡道:“云尊,镇海退水之能虽然立竿见影,但效用仍旧不过一时,相信片刻之后,海族就会再度卷土重来,你是否要再来一次啊?”

  云扬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了:“凤皇,我现在的目标就只有你而已,我不会妄动的。”

  这句话,看似示弱,但凤皇心中却没有半点诧异。

  云扬现在的目标,真的就只有自己。

  经过刚才那场妖族内战,妖族顶峰战力十去七八,只要云扬看住了自己,单论顶峰战力的话,反而是人族大占上风,以此为前提,就算海族再起攻势,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就是一个长时间的歼灭战而已。

  凤皇嘿嘿地笑了起来:“既然云扬执意将全副心神都放在本皇身上,那咱们就等下去,本皇给你回气的时间,同时等我们妖族大军过来,决一死战如何。”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意味深长的看着云扬的脸。

  云扬面色如恒,波澜不兴的说道:“那就多谢新晋妖皇陛下的好意了,吾此际却是需要回气,这镇海神杖实在是太重,每一时每一刻都是负担。将战事延迟下去,或者对于人类不利,但对于我来说却是必须的。若是我无力再战,跟不上你的速度,人族那边纵然可保一时,却又何能长久。”

  凤皇点点头:“好,你倒是坦诚,朕给你充足的回气时间。”

  凤皇嘴上大方,心中的疑虑却也随之散去了一丝。

  云扬说的很明白,甚至是说得充满了示弱的味道。

  然而那一双手,却始终拄着镇海神杖,并未有半分移动。

  目光更是一直停在凤皇的身上,一瞬不瞬,全神贯注。

  凤皇心头萦绕着一点认知:对方仍旧将全副心神都放置在自己身上,只等自己放松警惕,一旦自己真的松懈了,有破绽了,立即便会遭到致命一击!

  若是被镇海神杖一击命中,即便是现如今的自己,也是未必能够应付的了!

  云尊的示弱,难道就没有目的?

  哼,难道你示弱,我就相信了你?

  “云尊果然是智者。”凤皇嘲讽了一句。

  “哪里及得上凤皇陛下的睿智隐忍。”云扬反唇相讥:“这算计自家兄弟数万年的惊世大局,云某自问是无论如何都排布不出来的,端的是要写一个服字给你。”

  凤皇脸上一怒,冷冷道:“这般的刺激本座,难道云尊不想要朕给予的善意了么?!想要即刻动手吗?”

  云扬潇洒的笑了笑:“我自问力有不及,凭真本事打不过你,甚至是打不着你,如之奈何,若是不乘机用言语刺激一下你,真的就要束手无策,心灰若死了。对了,敢问凤皇陛下,看着前任妖皇龙御天丧命在你的惊世大局布置之下,这心情,是否舒爽?!”

  “你!”凤皇大怒。

  云扬眼睛一抹厉色闪过,目光炯炯地盯着凤皇的脸,愣然道:“再后来,看着鹏皇虎皇等自爆在你面前,这心情,又是否愉悦?数万年的兄弟,为了杀你而不惜自爆了……啧啧啧……真是惨烈,连我这局外人,都看得热血沸腾啊……叹为观止,叹为观止!”

  凤皇怒火冲天,原本仅止于略略萦绕周身的涅槃之火开始熊熊燃烧。

  云扬不置与否,大是玩味的看着凤皇,一双手却在悄然改变位置:“怎么,凤皇陛下终于忍不住了么?哈哈哈……不得不说,刚才这一战,足以载入史册,实在是让我们人族一方,大快人心啊……哈哈哈哈哈……”

  一次一次,无所不用其极的恶毒讽刺,刺激。

  凤皇目中喷火,身子稍微停了一停,就要爆发。

  云扬已经移动到了一半的手,瞬间到位,手上青筋暴然鼓起,似乎要立即发力……

  果然是阴谋!

  凤皇瞳孔疾速收缩,一退就是数千丈空间,哈哈大笑:“云尊,以言语刺激这等末流伎俩为用,当真是黔驴技穷了吗?你连番激怒于我,打着让我主动上去找你战斗,然后你再用镇海神杖一下子镇杀我,不得不说,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好响!”

  云扬手上的青筋刹那间平复,拄着镇海神杖呵呵一笑:“我不过就是虚张声势,哪里有足够力气运用神杖,新晋妖皇陛下太多虑,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凤皇看透了一切那般的哈哈大笑:“云尊,是你想得太多,想得太好了才是!”

  身子又退了数百丈,冷冷道:“朕隐忍数万年,才取得现在的一切,岂能上你这点恶当!”

  云扬叹口气。

  心中却终于松了一口气。

  暗地里查看灵气,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两成。

  虽然距离完全恢复,还有遥远的距离,但持续涌入因果之气,明显距离突破更近了一些……

  云扬心念电转,索性不再原地站着,轻轻的叹口气之余,飘身而起,坐到了镇海神杖的上面,幽幽道:“凤皇,说句心里话……若是两族不为敌待之,我对你其实还是很有点欣赏的。若是两族和平,你我纵然不能成为知交……主要是我也不敢成为你的朋友,但是……咱们彼此欣赏,应该是个不错的结果。”

  看到云扬坐在镇海神杖上,凤皇暗暗的松下一口气,沉声道:“云尊,你这话说得不错,对于你的所作所为,朕始终欣赏得很。从你圣尊的那个时候,朕就说过,若是有一天,妖族败亡,定然是毁灭在你的手里。你,该当是此世天选之人,若是没有朕的惊世大局,此世下一个登临星空至境的,必然是你!”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是啊,我进境如何神速,始终不如你的阴谋得逞,一步登天。”

  言语之中有一种深切的遗憾。

  凤皇也是叹了口气,道:“你才几岁年纪,已有当前这份修为,犹嫌不足?须知朕为了布局今朝,已经布了整整四万年的局!这四万年的布局,你在两三年间将之破坏至此……已经是难能可贵了,易位处之,朕自问是做不到的!”

  云扬哈哈一笑,随即沉思了一会,道:“道理是这个道理,只可惜,大势纵然如此,我仍旧是不会束手就擒,坐以待毙的。”

  凤皇深表理解:“我明白你的心情。”

  双方瞬间沉默了下来。

  又过了好半晌,云扬又道:“凤皇陛下,我尚有几个疑问,盘桓心头久矣。现在你我双方都在拖时间。我这边呢,不得不拖,而你那边则是摆明在拖时间,持续蓄力。那这个缓冲时间,不知道凤皇陛下肯不肯为我一解心中疑惑?”

  凤皇微笑,随手一招,一朵白云悠悠而来,凤皇盘膝坐在白云上,一头巨大的分身,化作凤凰本体,托在了白云之下,潇洒一笑:“不知云尊大人有什么疑惑,我倒是很有兴趣一听。”

  凤皇显然是做好了随时逃脱的万全准备,乐得故作大方。

  想要引诱我过去?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么?

  云尊,你太天真!

  哪怕你是真的虚张声势,我也真的等你拖时间。

  时间拖得越久,对妖族这边,就越是有利!

  ………………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