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六百一十三章 是我做的,那又如何?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1-03 21:40:47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异界无敌系统鼎炼天地神级升级系统修神邪尊都市之少年仙尊仙逆混沌纪元至尊仙朝斗破苍穹
  海皇已经崩溃了。

  老子要被你们坑死了!

  “玩我?妖族,你们一个个的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老子要你们好看!”

  嘴上叫嚣的海皇心里都几乎想要哭了。

  眼看着自己忠心耿耿的护卫们一个个的挡在自己面前,为了保护自己,惨被屠戮,冲上来一批死一批;死得尸横遍野,不计其数。

  却还是无怨无悔的冲上来,然后被杀,只为了给自己减少一些压力,身为海族的皇者,怎能不动容,不悲愤萦心。

  鲨王鲸王等海众不是不想过来救援,每个都玩命一般的搏杀,想要冲过来,却被上官灵秀与蟒九北宫琉璃等死死地挡住,尤其是上官灵秀,一妇当关,众海族干瞪眼过不来啊!

  到了后来,海皇几乎就是在踏着海族的尸体在战斗,无数海族的尸体,在他的周围几乎堆成了一座小山!

  “可怜我海族大好儿郎……”海皇扬天悲呼,睚眦欲裂:“妖皇,凤皇!你们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你们妖族的高手呢?全都都死光了吗!……妖皇,凤皇,你们……无耻!!”

  越来越应付为艰的海皇几乎他要被打得显出原形了……

  ……

  但海皇并不知道,妖皇现在已经听不到他说话了,想要妖皇给个交代,恐怕海皇要到那个虚无的世界去寻找了才有机会,当然是在他能够找得到的前提之下。

  至于凤皇,正在与妖族各位圣人,以及乱哄哄围在一起的妖族高手们撕逼,现在哪里有时间,哪里有兴趣理会海皇?

  海皇……那是什么?喊什么喊,哪里有时间理你?

  黑龙长老现在正在彼端声泪俱下地诉说着妖皇之死。

  如何被凤皇利用一生,玩弄的一生,算计的一身,又是如何展开灭世策计划,抹除了对妖皇不利的部分……让妖皇承受了灭世策最极端的反噬,从而身死道消,一命呜呼。

  一生的悲剧,一生的操控,一生的重情重义,却被人算计到了底……

  不得不说,黑龙大长老的口才着实不错。

  这一番控诉说得声情并茂,老泪纵横。

  连在一边听着的云扬,都感觉妖皇这一生被他说得异常伟光正,举凡是妖皇的错处,不管由来如何,是不是跟凤皇有关吧,全都扣到了凤皇的头上,尤其是龙皇被凤皇算计利用的部分,更被他说的细致而微,添油加醋,端的比真实状况还要曲折离奇,倍显凤皇恶毒至极,卑鄙无耻。

  而在所有高阶妖族听说的整个过程中,凤皇始终默不作声的看着,听着,并无一语反驳。

  他的身形站在那里,如同渊渟岳峙,然而其背影,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萧瑟悲凉。

  说到口才,说到把控人心,黑龙长老顶多也就是不错,而凤皇则是此道大行家,起码也是大宗师级别的,他有太多太多的办法可以让黑龙长老闭嘴,无以为继。也有足够的语言魅力,将当前这一切改写,将话题导偏。更有绝对的武力,可以制止眼前的所有一切。

  但他始终没有动。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随着黑龙长老的诉说,任由事态向着最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过去。

  他的神情,一直存有一份莫名的悠远。

  一开始,自己真的就是这样的,为己所欲,无所不用其极。

  这天下间,有什么是不可利用的呢?又有什么不是我的工具?没有什么,不能成为我的助力?

  我算尽天下!

  妖皇,龙御天,不过就是一枚棋子,尽在我的掌控之中,仅此而已。

  但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

  我竟然真的开始将妖皇当做了兄弟,当做了朋友?

  我不是在算计他么,无所不用其极的利用,将他导引向着一条绝路上,死命的推过去。

  那为什么在许多时候可以那么推心置腹,无话不谈?

  妖皇喝酒的时候,那放开心胸怀抱毫无戒备的哈哈大笑的畅快……似乎又在眼前浮现。

  一方面心中窃喜,又往目标推进了一步。

  另一方面心中却又浮现内疚痛苦,想要将既定计划终止……

  这些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若一直都是自私冷酷无情,岂不是好?

  为何还要有这样的古怪情感产生,让我心境不稳,杂念丛生?

  妖皇,根本就不是一个好的皇者,甚至不是一个好的朋友,更遑论是一个好的兄弟。

  他性格弱点太多,若非别有所图,能够忍受他的,根本就没有!

  一个都不会有!

  明明就只是这样的一个货色,我怎地会为了他怅惘,甚至是动摇……

  难道是妖皇感动到了我?

  妖皇性格强势,弱点极多,更兼喜怒无常,这导致了他的朋友很少,几乎没可能交到朋友。

  但凡是他认定的朋友,却是全心全意,全无杂念。

  虽然在某些危机关头,妖皇会因为抉择而推出兄弟朋友挡灾;但不能否认的是,他对于那些真正认可的朋友,会给予相当的真心实意。

  换言之,这是位极端矛盾的皇者!

  如今,他不在了!

  我数万年的筹谋、算计对象……终于不在了……

  永久的不在了!

  ……

  眼前的黑龙犹自在喋喋不休的指着自己狂吠……但凤皇由始至终都没有在意他到底在说什么。

  此刻的他神思悠远,早已经飘到了九霄云外。

  此刻,你恨我吧?

  否则不会将你临死前明悟的事情始末交代得如此清楚,黑龙长老的所为,大抵就是你的遗愿吧!

  那好吧……

  你恨我莫甚,我便为你做最后一件事。

  让你的死,不再沦为秘密。

  让你的仇恨,广为散布在这天地之间。

  让你不至于死得不明不白不清不楚。

  想要公布吗?

  那就公布吧。

  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凤皇心思迷惘的琢磨。

  但我是不会死的,龙御天。

  我只会翱翔九霄之上,找到远古族群,我会成为真正的星空强者。

  那才是我这一世心心念念的最大梦想所寄。

  我会在之后的漫长时间洗礼之余,彻底的忘记你。

  当我回首往事,偶尔想到你的时候,只得淡淡一笑……那个时候的我,早已经是全新的境界。

  永别了,我的朋友,我的兄弟。

  对不住了!

  ……

  许多凤族高手,渐渐按耐不住,躁动起来。

  在他们看来,妖皇死了,死了也就死了,现在正值妖族与人类的极端战争之中,妖族需要一位实力强绝的皇者坐镇,而这接掌妖族的皇者,只能是凤皇,不存任何疑议!

  放眼整个妖族,谁能比凤皇更能服众,更能胜任妖皇?!

  你们龙族这般说法,骨子里什么意义,便是咱们用屁股都能想得出来的!

  不外就是妖皇死了,你们还要霸着正统的名头不放手,为了怕我们风皇夺权,便要先一步将我们的凤皇抹黑?

  “胡说八道!”一位凤族长老终于忍不住出声了:“谁不知道妖皇与凤皇两位陛下数万年来亲密无间,手足情深,这天底下任何人都可能谋算妖皇陛下,唯有吾族凤皇不会,这本就是整个妖族的共识,黑龙,你这般信口雌黄,言之凿凿,到底是何居心?!”

  黑龙大长老眼眶通红,狂怒起来:“陛下驾崩,吾等多位兄弟都在身边,这种事是老夫一张嘴就能够胡编乱造得出来的么?”

  其他四位龙族长老纷纷站出来佐证,证明黑龙长老所言不虚,确有其事。

  然就算有龙族五位长老为佐证,终究非妖皇亲口明言,想要以此钉死凤皇,一位妖族皇者的罪名,仍旧是有所不足。

  一时间,龙凤两族对峙之势愈发明显,彼此虎视眈眈,一触即发。

  隐约间,杀气腾腾,几乎凝成实质。

  黑龙大长老陡然厉声怒喝一声:“凤皇陛下!为什么始终不做一声,是汉子的就吱个声,你敢做,不敢认么?!”

  这一声有如晴空霹雳一般的大喝,登时震醒了陷入迷惘中的凤皇。

  他淡漠的抬起头,扫过面前黑压压的妖众,淡淡道:“是我做的,便是如此。那又如何?!”

  他的声音很平淡,但话语中的内中含义却如同一个炸弹丢入了人群之中,惊天动地,杀伤力爆表。

  刹那间,龙族一番的众位高手们,傻了。

  还有凤族所属的战力,也全部都傻了。

  在场的所有所有人,甚至包括云扬在内,全都被凤皇一言震撼到了!

  任谁也没想到,凤皇竟然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承认了!

  无论是云扬,还是以黑龙大长老为首的五位龙族长老,早早已经做好了凤皇如果辩驳,说道各种各样理由该当如何分说,如何钉死凤皇谋害妖皇的罪名!

  却怎么也想不到,凤皇居然承认了,毫无犹疑的承认了!

  但下一刻,其余龙众们的愤怒却一下子攀上顶峰,如同火山一般的爆发了!

  他们可以忍受自己的皇死亡,无论是战死,病死,甚至是自己作死,都可以!

  人谁无死,即便是无敌强者,仍旧有寿元极限,仍旧有生命尽头,仍旧难免遭遇这样那样的意外!

  但却断断无法忍受自己的皇死得这么憋屈,这么糊涂。

  竟然死于背叛!死于利用!死于数万年前的筹谋算计!

  这是跨越妖皇的算计!

  想一想陛下这一生,竟然尽都被某算者掌控玩弄,龙族强者们无一例外,尽都难过得想哭。

  这是何等悲剧!

  尤其是,那个某算者还要是龙皇陛下最信任的那个人,情何以堪?!

  这是一直算计到死,算计到尽呐!

  黑龙大长老睚眦欲裂。

  龙族五位长老此次当众说出这件事,当然是有私心的。

  这私心便是妖族正统的归属。

  报仇自然是要报仇的,但是现在己方战力明显不足,完全做不到将凤皇一下子灭杀!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