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六百一十一章 妖皇陨灭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1-01 22:45:45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异界无敌系统鼎炼天地神级升级系统修神邪尊都市之少年仙尊仙逆混沌纪元至尊仙朝斗破苍穹
  “事实上,非止龙凤两脉,鹏皇一脉,亦有类似远古记载,我们都属于被放逐,被封印了血脉……”

  妖皇道:“唯有超越此世极限,遨游星空之际,才有回归族群的机会,这亦是刚才白龙长老所提及的极天之力,威势是超越此世的更上层威能。”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

  对于极天之力的说法,云扬远比妖皇所知更多,当日梅姑姑现身天玄大陆,便曾经提及过这“极天之力”,后来上官灵秀跟随梅姑姑学艺,梅姑姑的丈夫就这一说曾做过详细描述。

  此力非止特指某一世某一界的极限威能,便如玄黄界顶峰强者,现身天玄大陆,意欲摧毁不过等闲之事,挥挥手就能做到,亦能如云扬一般,尽敛自身威能,从容行事,这本是极天之力的一种表现形式。

  不过,云扬对于天玄大陆强则强矣,但还是不够强,唯有强到如梅姑姑一般,就算尽敛自身威势,仍旧只能在那逗留极短的时间,这就是强到一定份了,即便是在玄黄界,也能挥挥手毁灭之,差不多就是立下血魂山君主伟力的那个级数!

  凤皇虽然在灭世策上得到了极大好处,不过灭世策的主要威能都消耗到了破坏血魂山君主伟力之上,分润给凤皇的部分则相对有限,虽然已经足以令凤皇突破原有极限,甚至是更进一大步,但说到完全凌驾此世,却还不至于。

  “凤皇显然是知道灭世策的真正秘密,优劣利弊所在……”

  妖皇霍然转头:“所以,他苦心积虑的谋划了这么多年……他不当妖皇,是因为灭世策真正的祭品,便是妖皇本尊。但他要权力,没有权力也做不成这件大事。”

  “他骗了我一辈子,利用了我一辈子,到了最后,我更是因为他的谋划,稀里糊涂的死于非命!这是不共戴天的血仇!”

  “云尊,几位长老,我知道,我就要死了。但是我请求你们,杀了凤皇!”

  妖皇的脸上这会说不出是什么表情,不是怒火填心,也不是心灰若死,更不是委顿萎靡。他嘴上说着深恨凤皇,但提到凤皇的时候,他依然是有些眼神复杂。

  似乎那个兄弟,还在身边为他出谋划策。

  他眼前不断闪现的记忆画面,那小龙与小凤凰,逐渐长大,变成了两个王者,站在整个妖族的最巅峰,点滴出卖了他心底的苦楚……

  那是被最信任,最亲近,自以为是此世至交,彼此无间,对方却根本没有拿他当回事,唯一用处,不过就是代罪羔羊,替死鬼而已。

  每一点成长,都是把自己往傀儡的路上推进一步。到最后,彻底定型……

  妖皇喃喃自语道:“我信任他,爱重他,尊敬他,竭尽我之所能的配合他……截止到今天之前,这一生一世,我始终认定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而他却是,利用我,欺骗我,玩弄我,践踏我的情感……将我当做傻子,当做工具,也是一生一世。”

  “他利用我达到了他所有的目的,让灭世策的反噬,抽空我的所有生命力。抽干我的本源,我的元魂,我的所有……今生来世的所有所有……全部都填进去……”

  “我不会再有未来,不会再有来世,今日不见,便是永诀,永生永生的再不照面!”

  妖皇叹了口气:“我被他坑了这么久……便说是古往今来被坑得最惨也是不为过的,但是……对他的心机智谋,朕却是佩服至极,无话可说。”

  “但他用心越深,智谋越妙,越是心志高超,我却也越恨他!”

  妖皇的脸色变幻无端,一时叹气,一时咬牙切齿,起伏不定,几难以用笔墨描述。

  云扬这会却没有再出言讥讽,非关有用无用,于心不忍云云,只是云扬扪心自问。

  若是自己被某位认可的兄弟这么坑……

  纵使以云扬的心志定力,竟也忍不住背脊一阵寒冷。

  不管是自己,又或者是任何人,到了最后知道真相的时候,却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也没有任何时间挽回的一刻,恐怕情绪都不会比现在的妖皇好到哪里去。

  “朕也在想过,妖族与人族的未来。”

  妖皇突然转变了话题。

  云扬:“??”

  他早已对妖皇的智慧头脑不抱期待,你一个被人玩了几万年几乎就是一辈子的傻子白痴,居然也能替人族与妖族想一想未来?

  要不还是省省吧?!

  妖皇的脸上露出来奇异的表情,沉声道:“外面的战斗仍旧在持续,这般打生打死,无论如何,这一战怎么也要有数百亿生命的消逝。”

  “死者无论人多也好,妖众也罢,总是一战之后,无论妖族人族,都难免元气大伤,后继无力。纵然妖族能够侵入玄黄,其征伐过程也将是一个长久的,甚至是无休无止看不到尽头的乱世残局。”

  妖皇语气渐渐转为低迷,以一种难以掩饰的疲惫意味说道:“这种乱世残局持续下去,将来输赢归属,却一定伴随着其中一方的灭绝为终点。妖族与人族,以此次灭世策启动为新局起点,之后将是永远不可能和平共处的。”

  这一点,云扬承认。

  事实就是如此,一旦妖族海族跨越自己之前重立的最后屏障,将妖族实力,沛然海水引入玄黄人界,双方便是不死不休之格,决计无能共立,只能以其中一方彻底灭绝为终结。

  无论是妖族退却,还是人族求和,都不现实,之能是不死不休!

  两族无法和平共存的根本原因很简单,想要让两个原本不合的族群并立,最简单直接的方法莫过于两族通婚,达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共化状态;然后才能有一起发展……

  而妖族与人族除了个体本质殊异之外,更兼有难以并存的世仇在身,根本就不存在通婚的可能性,就算拥有高深修为的妖族可以变化人形,但是他们的本体形态仍旧是无法改变的。

  那些小说志怪之中所言的狐狸精鲤鱼精等等变成人与人成亲的传说,在其他世界是否成立,难以定论,但在玄黄界,绝对是无稽之谈。

  当然,你非要纠结妖族修炼至至高层次的时候,承受千劫锻打之余褪去妖身,真正成人,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能真正达到这般境地的,反正玄黄界故老相传,是没有过的。

  云扬对此本另有算计,狐族猫族不容于妖族,且已势微至极,云扬将之收留直入,予以其休养生息且给予一定的生存空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云扬对于九尊殿的掌控力度,还有云扬对于玄黄人界这边重要性,才能达成破例之外的破例,人妖共存。

  及至与鹏皇等达成协议,也隐隐有人妖共存的迹象,然而这种共存需要有两个重大前提——

  其一,双方格局必须是人强妖弱,人族方面战局主动,

  其二呢,则是血魂山两族终极大战,人族方面获胜,还要重创龙族凤族,令两族再无对妖族整体绝对话事权。

  这两方面,缺一不可,缺少任何一方面,都不可能言及后续!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血魂山终极大战开启,而从一开始,人族就陷入了绝对的下风,怎么可能还有和平共处的心思念头……

  还有就是……妖族发展,实在是太快了!

  一个两岁的人类,走路还不稳。一个虎族的两岁妖兽,已经可以呼风唤雨。怎么能比?

  “当初血魂山的存在于人族而言,乃是一个妥当的办法,但却又不是最好的办法。”妖皇道:“若是能将血魂山再高一些,再大一些……再坚固一些,让妖族彻底绝望,或者让人族绝望……才可说到相安无事,永无战事。”

  云扬嘿嘿一笑:“那是不可能的。当真失去了压力,无论是对于妖族与人族,都不是什么好事。对这一点,我是早有打算,若是妖族胜了,我只会忙于人族之反扑。但若是人类胜了……自然会有新的办法,我有信心比往昔之血魂山,更加卓有成效。”

  妖皇好奇道:“敢问是什么办法,愿聆云尊高论!”

  紧跟着他就反应了过来,呵呵笑道:“我本想为你提供一个可行方向,而这个方法也算是你能帮我的交易代价,想不到云尊竟然早已经有了办法……那我就不再说什么。”

  他出神的想了许久,道:“朕现在除了镇海神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交换的条件。”

  五位龙族长老听闻此言,都是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心酸。

  堂堂的妖皇,妖族的共主,濒危之刻,竟然连所谓的让别人帮忙的交换条件,竟也拿不出了。

  怪不得会考虑人族与妖族的未来。

  这是妖皇在为自己的自尊,寻找一些最后的筹码。

  只可惜……他那脑袋瓜子,实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材料。

  云扬正色道:“所谓交易代价云云,陛下请放宽心就是,纵然我们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凤皇我也是非杀不可的,他现在已经非止是妖皇陛下一己之敌,而是整个玄黄界的举世公敌,只要有对付他的办法,自然不会容许他活下去。”

  妖皇笑得满是苦涩:“不,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想……如果是我托付的你,给予了足够的代价,那么……在你杀死了他的时候,可以当做他是因为我的托付而死。”

  “我心底对此獠的怨恨,已至极点,若是什么都不做的话,朕死不瞑目。”

  “他纵然是举世公敌,非我一己之仇,但是……他若最终死在我的托付之下你的手中,与平平常常丧命在你的手里,是不同的,至少于朕是截然不同的。”

  妖皇眼神转为怅惘,注目于面前幻境回忆之中的画面,喃喃道:“朕的时间不多了。”

  他梦呓一般的说道:“你们五个……包括咱们龙族所属;朕去了之后,愿意为我报仇,便跟着云尊……若是不愿意……愿意跟着凤皇,也由得你们。朕回思往昔种种,竟是勉强了你们一生,现在却是不想再勉强你们,这算是将死之人的一点忏悔吧。”

  五位长老声音哽咽:“陛下……”

  妖皇淡淡的笑了笑,摆摆手制止了他们说话,轻声道:“朕在这里,才恍然惊觉,其实朕最快乐的日子,反而是那时候……没有人愿意跟我在一起,只有我自己妄自尊大,但是也没有什么野心的日子,看似孤寂,却是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我。”

  “那段日子结束之后,朕就被哄骗,心甘情愿的做了傀儡,自鸣得意了偌多岁月……如今即将烟消云散,却恍然惊觉……”

  “……往昔,没有人这样欺骗你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好日子,舒心快乐日子。若然有人将你始终蒙在鼓里,那么你纵然取得了盖世成就,无上权威,却也不过是一个任人操控摆弄的傀儡……”

  “朕,不想出去了,也不想再踏天梯。”

  妖皇随手一挥,镇海神杖出现在手中,侧着身递给了云扬,眼睛却没有看过来,道:“云尊,凤皇之事拜托了,不管你能不能做到,朕的托付就是如此了……”

  “你们走吧。”

  妖皇在幻境之中微微笑着:“朕,也要走了,这最后一程,不要人陪。”

  云扬龙族大长老等人等已经感觉到这幻境的不稳定。

  显然妖皇的妖力已经即将到底。

  但妖皇若是不走,必然会与这幻境一起烟消云散,与天同尘。

  五位长老同时跪下,泪流满面:“皇,臣等为皇送行!”

  妖皇挥挥手,身子陡然向前飘去,口中却自喃喃道:“凤皇……我等着你……”

  他的身子,一边往前飘,一边在点滴消散。

  而幻境,也在崩溃扭曲,片刻之间,已然坍塌大半。

  云扬与五位龙族长老只感觉眼前一晃,一瞬间的身不由己,整个人已经出了幻境空间。

  重新回到了真实的战场之上。

  四周,龙族的天梯仍旧整齐排列,显然是在等待着妖皇的归来。

  五位长老满脸是泪,悲痛高呼一声:“陛下已经仙去了……”

  这一声甫出,整个战场似乎都为之安静了一瞬。

  一代妖皇,此世第一强者,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了?

  所有龙族,所有妖族,都是如遭雷击,全然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言语。

  远方,空间一阵氤氲浮动,赫然是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的凤皇再现战场。

  然而他眼神之中,却尽是复杂难言。

  遥望着那高高的天梯上,那空空的宝座,眼睛里闪现出晶莹,口中喃喃道:“陛下……”

  黑龙长老霍然转头,看着凤皇,眼中突然冒起来无尽怒火,森然道:“凤皇陛下!你可知道,妖皇陛下是怎么死的么?”

  凤皇表情怔忡,其他四位长老却是睚眦欲裂的看着凤皇。

  凤皇卓立高空,这一刻,给人的感觉竟是茫然失措,六神无主。

  凤皇从来就不是一个敢作畏当,逃避事实的人。

  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会积极面对,迎难而上,进而解决。

  正面面对所有困难,本就是凤皇一直以来的人生信条。

  没有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这是凤皇的绝对自信源头。

  然而在算计妖皇的这件事情上,凤皇却是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逃避。

  在当初,妖皇抵达战场,出手针对上官灵秀,消耗了所欲不多的命元,令到自己不对劲加速到来,而他看向凤皇,寻求一个解释,一个答案的时候,凤皇罕有的逃避了。

  因为他看到,那时候妖皇的眼神,除了疑惑不解,还有是惊慌恐惧,以及……求助。

  他在希望自己这个一生的好兄弟,为他想办法,为他找寻原因,为他解决问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时候的妖皇是迷惘且恐惧,但却仍旧是信任凤皇的。

  若是那时候,凤皇还能够维持冷静,第一时间回到妖皇身边,随便编几个过得去的理由,比如掌握镇海神杖的反噬,比如人族施放的某种禁术,甚至是灭世策可能存在的,大家都不知道的隐患,妖皇都会接受,即便仍有怀疑,却会因为顾忌妖族大势,继续笃信凤皇,乃至在确认自己必死的时候,将妖族后事托付给凤皇!

  但面对这样的眼神,凤皇第一个感觉反而自己无法面对,心态崩溃,所以他选择了消失,逃避得无影无踪。

  他要避开那道目光。

  随后,他就隐身在空中,在妖皇目光不及之处,观视着这边的动静。

  妖皇每一次催问:凤皇呢?

  凤皇呢?

  凤皇还不来么?

  每一句他都有听到,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妖皇的声音,从信任,期盼,到失望,到恐惧,到愤怒,再到狂怒,乃至最后将之归结于切齿恨意的整个过程!

  越是如此,凤皇就越发的不敢出来,不敢面对。

  是,自己达到目的了。自己现在已经拥有了星空强者的底蕴,只要消化了这些裨益,就可以破开星空,遨游天地,臻至自己梦寐以求的境地!

  这个世界,已经束缚不住自己。

  但是妖皇,死了!

  自己借助灭世策,一飞冲天;妖皇因为灭世策,灰飞烟灭。

  截然不同,天壤之别的结局。

  这个结局半点没有意外,早在数万年前,凤皇就已经想到过。

  甚至他期盼了许久,对这个场面设想了太多太多次。

  但是今天,在真正看到妖皇这个自己利用了一生却依然对自己信任有加亲密无间的人,终究倒在自己的最终目的之下的时候……

  本该早有成数在心的凤皇却无可避免的体会到了一种揪心的疼痛!

  此刻,面对黑龙大长老的质问,凤皇无言以对。

  本来,他有太多太多种可以推卸责任的说法,三言两语之间,就能让所有的仇恨转移到人族,转移到云尊身上,甚至可以栽五位龙族长老一个吃里扒外,勾结云扬谋害妖皇云云。

  这本就是既定计划的一部分,早已在凤皇心底预演过无数次,只要开口,就不会有任何破绽,任何漏洞!

  除了这五位长老和少数的妖皇铁杆之外,其他的妖族不会有怀疑,他们只会无条件的相信自己。

  凤皇有这个自信。

  但是此时此刻,他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原来,骗人易,骗己难,这个世上最难糊弄的,竟然是自己本人!

  …………

  <本章五千四,今天八千多。求几张月票推荐票吧。>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