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六百零九章 恐怖阴谋,一生算计!【大章】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31 02:57:27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异界无敌系统鼎炼天地神级升级系统修神邪尊都市之少年仙尊仙逆混沌纪元至尊仙朝斗破苍穹
  云扬轻声问道:“可是……杀死凤皇?”

  听到‘凤皇’这两个字,妖皇淡漠的眸子中射出至为深切的恨意,咬牙切齿,道:“不错!”

  “杀了他!”

  “杀了朕这个数万年以来,最好最好的兄弟!”

  说到“兄弟”这两个字,妖皇的口气,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嘲讽味道。

  妖皇身后的五位龙族大长老,眼中同时流露出震骇欲绝的神色。

  他们之前虽然也知道妖皇的状态恶劣至极,已至生命尽头,却又并不知道根由何在,顶多也就是有些隐约猜测,可能与凤皇有关,难得着实,毕竟凤皇乃是妖皇之下的妖族第二号人物,但凡有任何一点可能,就不会希望妖皇垂危的根由源自凤皇!

  那将是整个妖族的最大灾难!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我需要知道原因,毕竟在我看来,至少在我来到这个境地之前,陛下召唤凤皇的时候,还并不想杀死他。甚至还有将整个妖族托付给他的意思,为何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生这么大的转变,若是不能明了个中因由,我不能给出任何承诺!”

  妖皇奇异的目光看了一眼云扬,终于叹了口气:“云尊,我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了……我和你,和凤皇这等人物……跟你们这样的智者之间的差距,竟然是如此的遥远!”

  “你们真的能够根据别人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口气,就能够分析判断出人在想什么,要说什么,做什么,然后即时作出相应部署,顺势导引,将事态引导至自己所乐见的状态,或者……做成其他有利于你的决定。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你们这等人……”

  云扬淡淡一笑,不予置评。

  毕竟类似这样的话,对于九尊之智尊而言,早就不新鲜了,习以为常,不以为怪!

  “你说的不错,如果我之前召唤凤皇的时候,凤皇应召而来,并且给我一个能够说得过去的解释,无论哪个解释是真是假……哪怕这次我死定了,哪怕就是他阴谋害死我……但是我仍旧不会怪他!”

  “纵然还是会恨他,想要骂他责备他,但是……妖族交在他的手中,仍旧是上佳的选择。毕竟,我还是能够相信,他能够带领妖族抵达我预期的目标,甚至比我预期的还要更远!”

  “但是他没有回来。一次不来,朕还在等,给他机会。朕在等,我辞别这个世界的时候,能有一位兄弟,送我一程。”

  “不管这个兄弟是真的兄弟,还是假的兄弟。纵然尽是虚情假意,总是十数万年的相处,毕竟在整个天下眼中,凤皇就是我最好的兄弟,只要他能给我最后一点体面,其他的就不重要了,朕认了……”

  妖皇脸上露出凄怆至极的表情。

  “但是他还是没有回来,再一再二的不曾归来,朕没有时间再等他了,朕知道,他不会来了,只有等朕死后,他才会回来,顺理成章地接管妖族的一切。”

  “他来,朕给他!但是他不来,那朕就不会如他的意,尽最后的余力,破坏他的如意算盘。”

  妖皇咬牙切齿的说着,但越说,表情却越见平静。

  到最后,声音几乎已经是一片淡然,如水无波。

  但云扬知道,这正是妖皇彻底下定决心的表现。

  “愿闻其详。”

  云扬首度显出疑惑道:“虽然凤皇谋算陛下之事,我已猜到,但个中详情,还要请陛下言明,若非近距离接触陛下,实在难以想象,以陛下之修为能为战力,怎么落到现在这般田地,从陛下还有那位金龙长老的只言片语间,我尤可推算出,陛下在一日之前,大抵就是灭世策启动之前,还是一如往昔,难道此事与灭世策有关吗?!”

  妖皇深深地看了云扬一眼,随即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道:“本以为我们异常重视云尊,却不想还是小觑了你,你实在不该叫云尊,该叫智尊哪,正如你猜测的,一切都源于灭世策。灭世策,算是一个不是骗局的骗局吧。”

  “骗局?不是骗局的骗局?”云扬闻言悚然一惊,包括五位龙族长老,都是不由自主的问了出来。

  “说它是骗局,该因此局,乃至针对朕所设,骗尽朕生命灵魂修为地位以及……朕之一切的惊天之局。”妖皇冷冷笑着:“而说它不是骗局,却又因为那灭世策真实存在,威能更是真实不虚,甚至是超乎想象。但也正因为这份超乎想象,这背后造成的反噬才更可怕。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这个反噬的唯一针对目标,就只有主持灭世策的妖族帝王,唯我一身而已。”

  “朕自诩知道灭世策的相关一切!却唯独不知道这层反噬!”

  “所有的有关灭世策的布置,所有的记载,我早已反复查看过无数遍,但是却始终没有看到反噬的存在……”

  云扬微微一笑:“陛下谬误,其实这样才合理,若是早知有这层反噬,以陛下的为人心性,又怎么会生出运作之心呢!”

  “陛下,可是惜命得很啊。”

  听得云扬毫不掩饰的嘲讽之言,五位龙族长老无不怒目而视,反而是妖皇,面色淡然依旧,仍旧不以为忤,继续说了下去:“这个灭世策的计划……我们从一万年之前,就开始研究……”、

  妖皇顿了一顿,用一种彻底心寒的口气,道:“但是,在一万年前,或者更久之前……在凤皇提出灭世策的时候,将呈给朕,或者说是朕能够接触到的所有灭世策相关资料,全部篡改了!不,就只是将反噬一项删去了,只要反噬一项不存在于记载之中,朕当然会积极运作此事。”

  云扬接了一句:“最会说谎话的人,其实罕有说谎话,几乎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就只有在他需要的时候,在最关键的时候,说那么一句半句谎话,便足以成局,若非凤皇计算至深,陛下又岂以妖皇的身份,来推行这灭世策,最终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哎,你们这种惯于玩弄心机的人,心都脏,也最能了解对方的谋算……但无论如何,这个局……凤皇早已布下!布下得,太早了……”

  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妖皇几乎就是咬着牙,从牙齿缝里生生崩出来的。

  五位龙族大长老相顾骇然。

  万没想到今天被龙皇拉进来,竟是在旁知晓见证了这样一桩密辛。

  五位长老尽是龙族要员,妖皇心腹,当然知道灭世策这个行动最初源于何时起始的。

  一念及此,无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遍体森然,不寒而栗。

  若是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谋划,那凤皇的心机得到了什么地步?

  那又岂止是一个心脏可以形容的,那心分明就是黑的,黑得彻头彻尾!

  “不对,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布局的……”

  妖皇想了想,道:“应该还要更早。”

  他的目光,穿透了面前虚空,看着远方。

  而远方,也随着妖皇的目光投注而呈现出一些景象。

  那一片宁静的草原,应该当时各大族群主导者的后花园,那时候,妖族的各族皇者,都聚集在这片草原上。

  这片草原,乃是整个妖族的神圣之地,天妖原!

  在众人面前,出现了一头小龙,一头小凤凰,小虎,小狐狸,小马,小鹿,小鹰……

  都在快乐的嬉戏玩耍,彼此无间,唯有融洽。

  妖皇伸手指着:“那就是朕,那是凤皇,那是狐皇,那是熊皇……那时候,我们的父辈,就在周围……我们那时候经常在一起玩耍,几乎就是天天在一起……我们从小感情就好。大抵也是父辈们刻意给我们营造的机会,让们一起成长,一起变强,始终亲密无间,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即便是日后各自成为本族的皇者,仍旧不存隔阂……更方便一起为妖族创造光明伟业!”

  “为了让我们这些小的在一起,我们的父辈,绝大多数都抛弃了原本适合自己栖息的领地,聚集来到这片天妖原之上……”

  “而我们也不负众望,一天天长大,其中以朕年龄最长,实力亦是最强,是为老大,不过那时候的老大之说,不过是朕自封,仅止于战力最强,可以压倒其他所有人。”

  “朕从小就是刚愎自负,性格很不讨喜的熊孩子,再加上霸道惯了,自然其他人孤立,几乎没有人喜欢我,大家都喜欢亲近九尾白还有凤皇。”

  妖皇的脸上,全是回忆的怅惘……

  云扬从眼前的不断变换的景色,看到小龙小凤凰们在闹矛盾,在打架,在形成小团伙,在互相斗殴,但也在不断的长大……

  终于,画面停住了。

  而这个时候这些未来皇者们都已经幻化成了人形……

  “在这个时候,父皇他们其实已经都很老了,你看今时今日的血魂山大战已经倍觉惨烈,却不知道当年,当年的两族大战,那才是真正的惨烈,我们的父皇,尽都是在当年血魂之战中,身负重伤,命不久矣……所以族群之中的很多大事小情都已经是由我们来做主了……”

  “父辈们给了我们一个期限,要我们在五千年内,从这群几个小兄弟们之中,选出真正的妖皇!来领导整个所有的妖族族群,妖族,需要一位共主。”

  “亦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一帮兄弟,从原本的小大小闹,变成了彼此竞争的关系,更很快就分成了三个团伙。飞行族群,多拥护凤皇为尊。走兽一族,则是信奉九尾白为首。以九尾白为首;还有其他的一部分,则是以不服凤皇的鹏皇为老大,自成一系……”

  妖皇喃喃的说道。

  云扬听得嘴角抽搐。

  “那你呢?”

  妖皇脸上露出来一丝窘迫,一丝愤恨。

  道:“……那个时候,朕仅止于是龙族一帮小兄弟之中的首领,还是凭拳头打出来的,没有太多的公信力……所以其他的族群,任谁也是不认可我的……”

  云扬咳嗽一声,心中只感觉荒谬至极,一时间竟忘了吐槽。

  现在的妖皇,号令天下万妖的妖皇,在竞逐妖皇的那个时候竟然是孤家寡人,连个拥护者都没有,此说说出去谁信啊……

  不得不说这件事情实在是有些奇葩。

  五位龙族长老的脸上,亦如与云扬一样的神色。

  他们中三位曾经亲身经历的当年事情,此刻脸上表情更是唏嘘不已。

  “当时的情况便是如此……无论妖皇最终谁属,却也都轮不到我来做妖皇的。而我那个时候,也根本没有想过要做妖皇。”

  “大家都憋着劲儿,与别的队伍要争一个高下!事情匆匆过去了四千年……大家都已经到了初阶圣人阶位,却仍旧无人能够压服其他人,独占鳌头……”

  “但是那时候大家已经心里有数,凤皇实力不弱于我,进步飞速,而且心思灵巧,算计深远;目光长远,大家都觉得,下一任妖皇若是凤皇,定然会再续辉煌。而九尾白足智多谋,心思深沉,走一步看三步,算无遗策。若是他来做妖皇,也会有一番新气象。”

  “我们这一代,被我们的父辈们认为,是冠古绝今的一代。我父皇曾经说,这一代若是不成大事,恐怕妖族真正就没有希望了。还多次告诫我,以后不管谁当了妖皇,让我一定要听话……”

  云扬越听越觉得这事儿荒唐,这话说的,岂不是说,当时的妖皇根本就没可能当上妖皇,甚至连可能性都没有,这其中,难不成有什么PY交易,才令变化如斯……

  不过云扬此想也就是想想,却不敢如之前那般宣之于口,这话毕竟好说不好听,就算妖皇因为身体原因不会动手,其他的龙族长老却未必能够忍得住!

  “大抵就是五千年时限,最后千年开始的那个时候,当时我已经完全死心。只等着效忠新的妖皇的那个时候……凤皇突然间来找到我,他当时是带着凤族,带着追随他的所有飞行族群,找到我,说要拥护我做老大,因为他从第一次见到我的的时候,就对我服膺至极,五体投地……”

  妖皇脸上也露出一丝不可思议,显然,那个时候的妖皇龙御天脸上的表情应该比现在更加的意外。

  云扬更意外,这什么跟什么,我琢磨是PY交易就已经很离谱了,你这更扯,居然是小弟自行上门,纳头便拜,还要带着自己的所有班底一起来投,太玄幻了吧?!

  “看来云尊也觉诧异,不光云尊诧异,我也是如此的,他服我,我直接就笑了,我们俩之前可没少大打出手,谁都不服谁,怎么他突然就服了我?还服膺我至极,他向来都是看不起我的……”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小弟带全部身家来投的感觉实在太好了,朕也很兴奋,更没有拒绝的理由……尤其是凤皇提出了很多我做妖皇才会有的好处,我的很多很多的优点,朕……连朕自己只怕都说不出朕居然有那么多优点。”

  “凤皇最后指出,或许朕并非是一个好朋友,好兄弟,但是作为皇者,作为妖皇,却是最为合格,最为合适的……所以他拥护我,为了妖族的大业,这点取舍是必须的。”

  “然后他又找到了鹏皇那一群,跟鹏皇说,反正你我谁也不服谁,谁都反对对方做妖皇,与其死磕到底,最终都坐不到这个位置上,徒然内耗下去,只会令妖族根基有损……既然如此,干脆大家都不做!”

  “然后鹏皇同意了。”

  “就这样我们三个群体聚为一体,声势浩大空前;彻底的压过了九尾白他们一方。九尾白他们眼见大势已去,直接放弃了争夺。”

  “亦是因为于此,我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所有人的老大,从一个最最边缘化的家伙,摇身一变变成了所有人的老大!”

  妖皇的脸上犹自残留着当初的懵逼,道:“五千年时限终了,我们聚集一起,以我为首,参拜父辈,说是已经推举出公认的妖皇……”

  “当朕站出来,兄弟们行礼的时候,朕清晰地记得,当初我们所有的父辈都愣住了。当时他们正在喝酒,很多父辈甚至将酒都洒了……满座的目瞪口呆,不可置信!”

  “连朕的亲生父亲,当时的龙皇,更是直接从椅子上摔在地上,一个劲儿的问我们,是不是在演戏,糊弄他们呢……”

  云扬完全可以想象那个场面,若是将当事人换成是他,心态也未必能好多少

  一个公认为最不可能的家伙,被推举出来做了妖皇……这是何等的荒谬啊!

  妖皇长长叹息:“朕一直到了今天,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朕,其实就只是凤皇找的替死鬼罢了……一个彻头彻尾相信他,完全无意提防他,被他操控得十足的傀儡。”

  “凤皇知道,不管是九尾白还是鹏皇,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做了妖皇,都不是他能掌控得了的;也只有朕傻……他说什么就信什么……而在他自己不能做妖皇,需要避免灭世策反噬这一大前提的基础上,唯有朕这个什么事都会听从他建言的来做妖皇,才能成事!”

  “成就他的无上伟业!”

  “朕现在想来,几可断言,他从那个时候,就已经算计到了今天的状况。”

  “除了朕之外,哪怕是鹏皇做了妖皇,凤皇也驾驭不了他……”、

  “他将我的性格,算计到了骨子里……”

  “好心机,好隐忍,好可怕!”

  “朕被算计得心服口服,佩服之极,朕服膺了他!”

  云扬慨然叹息。

  想到凤皇的一连串谋划,就算是他一直号称是智者,智尊,但再通盘回想过凤皇的所有布局之余,也由衷地感到了一阵毛骨悚然!

  一个计划,为了一个最终目的,布局几万年!

  ……

  “妖盟既然成立,大家羽翼亦丰,大家自然顺势开始南征北战,彻底统一妖族。其实那个时候,妖界万妖原群雄并起,很多族群另有酋首,我等父辈还有本族妖皇尊号,却无实质权限,

  如吾族青龙黑龙两脉,都游离于妖盟之外,不听宣亦不听调……”

  “我们一个个的打过去,征服过去,最开始针对的就是青龙黑龙两系,龙族首先得以贯彻权威,再无掣肘,大抵也是那个时候开始,朕开始迷恋权势,对凤皇百分之一百二的笃信……”

  “多年之后某一天,整个万妖原终于归统一,朕真正成了妖族共主,诸族至尊!”

  “也就在那个时候,我们的父辈们一个个的离去了,他们亲眼看到了我们统一了妖族,都走的很满足,很高兴,很安心,我父皇临死前拉着我的手,说,小天哪……我一直觉得你成不了大事,但却没有想到,我这么多的儿子,最有出息,最终做成最大的事情,居然是你,朕很高兴,很惊喜!”

  “父皇是含笑而逝的。”妖皇脸上表情说不出怎么形容:“若是他老人家现在知道……他的儿子被凤皇一直当傻瓜玩,玩了这么久,玩得这么彻底……不知道他老人家又会作何感想……”

  面前的妖皇记忆再度开始流转,不断变幻场景。

  但这些影像无论是云扬还是五位龙族大长老都无心观看。

  整个心神全沉浸在妖皇的诉说之中,时刻沉浸在莫名的寒意笼罩之中。

  “一直到了所有的老一辈,都尽数辞世……”

  妖皇脸色怅惘,道:“我们开始划分领地……凤皇提出来,大家都是各族皇者,本族之尊,不再是小孩了,再聚在一起,实在不大像话。距离本族群太远也容易出乱子……所以,现在是我们享受天下的时候……”

  “大家都认为此说有理,于是就从那个时候,大家便分开了,不再聚在一起了。”

  “而从分开之后……作为占卜一族最出名的狈族,也不知怎地,总之就是突然爆发了叛乱,狈皇在混乱之中被杀,然后大军出动,迅速平定狈族内乱……但狈族终究不免从妖族消失。再然后又是能够预演未来的孔雀一族,也出了状况……”

  “绵绵万年以降,很多族群都爆发出这样那样的乱子,然后举族覆灭……”

  “当时,九尾白与九命猫还有九命猫的军师白衣感觉这么多种族先后覆灭,或者另有玄机,曾经就此事来找我说,说似乎有什么未知的不好事情……因为消失的那些个族群,大多都有些天赋能力,或者能看到未来,或者能占卜祸福,或者能推演天机……”

  “尤其是随着这些族群的灭亡,这些族群所存留下来的很多记载,很多的古老典籍,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有一次,龙族密地,藏宝库,还有仓库……等,十几个秘密的仓储东西的地方,还有藏书楼……莫名其妙的燃起大火,一切古迹,都被付之一炬……”

  “狐皇最先感觉不对劲,实在是太蹊跷了……于是来找朕,说,是不是有阴谋故意毁灭我妖族万古传承?这其中有很多怪异之处,当时九尾白让我小心身边人……”

  “但是……当时朕哪里会在意这些?径自叫来凤皇一起研讨……我们商议了许久,却也没有什么进展……但凤皇提出来,就是,为了避免传承缺失,让各大族群将古籍都送来妖皇宫。便于保存,免得各自保管不善……而且,凤皇提出来,为了避免再次被导捣鬼,他愿意全权主持此事。”

  “朕哪里会管这些小事情?这件事情,自然交给凤皇全权负责。这件事情,足足运行了十年。各族古籍都到了妖皇宫内……”

  “而那种离奇的事情,也再也没有发生。九尾白也就放心了,当时对我说:陛下,兄弟们都在外,现在天下已定,当同心同德,共谋大业。现在最忌讳的,就是将在外,君前有人中伤。让我注意。”

  “但朕当时自觉英明神武,远迈列祖列宗。哪里会听得进去……”

  “而在那之后,大约也就是过了几年吧,突然传出了九尾白的儿子九尾玉有妖族共主之相,未来将取而代之……传言很是真实。而且,九尾白的儿子,也确实有当年九尾白小时候那种峥嵘气象……朕对此很是震怒,那是活脱脱的不臣之心么?”

  “凤皇建言,只要狐族远离妖界中心,自当无妨,于是朕打发九尾白的狐族,离开狐族封地,去到血魂山下驻守,相信九尾白也从那个时候,开始对朕失望了吧……”

  “再然后,就是九命猫的军师白衣突然间被我儿子虐杀之事了……这件事,记得当时的朕震怒异常,大家都是老兄弟,那白衣更是与凤皇九尾白齐名的妖界三大智者,竟至这般枉死……尤其是这其中有太多令人费解的地方。别的不说,就以他的修为心机智谋手段,任何一方面,都不是我儿子能够制衡的,怎么就会束手就擒,最终被虐杀?朕相信他有无数的手段可以解决那次危机。可是它偏偏就那么稀里糊涂的死了……”

  “朕还没来得及展开调查,九命猫就先一步疯了,直接屠戮了朕的皇宫,杀了朕的太子……”

  妖皇深深叹息一声:“于是,九命猫也被朕囚禁了,我们老兄弟之间,第一次彻底反目……”

  “大抵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凤皇突然提出了灭世策……凤皇再三表示,现在的所有布置,都不管用,我们应该启用灭世策,献祭百亿妖灵,换取无边伟力,用最直接的方式,突破血魂山……进军玄黄!并且拿出来了所有的,有关灭世策的记载……”

  云扬背脊生寒,只感觉一丝丝凉意,顺着背脊渐次蔓延。

  这一步步的算计。

  现在看来有妖皇昏庸的原因。但是……就算是换一个妖皇,凤皇真的无法得逞么?

  ………………

  <下午码字到七点半,脑袋疼,有些晕。就躺一会,定上闹钟,想要睡一小时。结果一觉睡到了零点……更新晚了,抱歉了大家。

  这章七千四百,也算是一次爆发吧。没有拆开,因为整个阴谋算计,拆开就不好看了。所以一直等到写到现在。

  不过,真有些坚持不住,今天太晚,明天鬼要睡到下午去。明天要是状态不好,我就休息一下,提前和大家打个招呼哈。>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