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五百七十九章 弄巧成拙?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09 00:13:10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仙逆异界无敌系统仙帝归来鼎炼天地都市之少年仙尊神武至尊混沌纪元都市之万界至尊斗破苍穹
  在这段时间里,云扬越来越频繁的外出动作,他与同计灵犀上官灵秀三人连成一气,四处找机会破坏山头。

  以他们的综合实力而论,即便不小心被妖族高手围攻了,还是能够确保全身而退的,

  但云扬三人的行动,除了一次侥幸成功,而且还是很快就被修补起来之外,其余的尽都是无功而返,出动十次,至少有九次是空手而归。

  而且愈往后,愈被盯得更紧,好几次被妖族茫茫多的高手围攻,迭遭险境,险死还生。

  以至于他们的连续十几次出动,全然没有破坏成果,更像是专门去让妖族的高手们出气的一般。

  不管他们三人到了什么地方,遭遇到十来位对手是最起码的,然后至多数十息之后就会聚集四五十位的战力规模;然后又是一个缓冲之后,对方圣人高手就能上了百。

  云扬三人四处频繁出击,却尽皆铩羽而归的举动,让妖族的强者们一个个都是赏心悦目,快慰不已。

  “最喜欢看你们疲于奔命的德行,更喜欢看你们对我们无可奈何的样子。我们知道你想要来破坏山脉,嗯,山脉就在这里,你来啊你来啊,有本事你来啊……”

  妖族高层上上下下一个个无不神清气爽。

  是,你们三个实力奇强,很牛,很厉害。

  但是……你们再厉害有能如何?

  我们单打独斗打不过你们,但我们可以一起上,群殴你们,你们还不是除了叹息,别的什么办法都木有?

  就算你们有通天本事……却又如何攻破我们妖族众志成城的铜墙铁壁?

  哈哈哈,没办法了吧!

  随着海水越蓄越多,又再度已经快要回到原本狐皇破坏之前的规模,一众妖族强者更是踌躇满志。

  事已至此,再想要破坏,已经是难上加难,势所难能了!

  眼见情势恶劣之势,云扬三人又偷袭了三次,而且还是在一天之内的连续出手,显得已经是迫不及待,战斗态势更是空前的玩命,几乎突破了重重拦阻,差点就破坏了水道!

  但纵然拼命至此,仍旧是徒劳无功,而这结果不禁让妖族强者们更加的放心起来了。

  纵使凤皇三番五次的强调:云扬此子素来谋定而后动,诡计多端,这般莽动别后必然别有阴谋!但已经击退了太多次这位玄黄云尊,大家的警惕之心已经被一点点的消磨得所剩无几了。

  就算真有什么阴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看,这位玄黄云尊又来了。

  又被我们击退了……

  又来了!

  又被击退了……

  又……

  距离灭世策的日子,还有二十天,最后的二十天了!

  妖皇必须要回去主持大局,正式开启祭坛了。

  凤皇那边也敏感的感觉到,或许……就是这几天里了。

  他与鹏皇,鹰皇等几乎是日夜不休的警惕各处关窍。

  狗皇似乎是抱怨了几句,然后被勃然暴怒的凤皇直接拿下,禁锢了修为,交给龙皇带走了。

  鹏皇等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为灭世策准备的牺牲者,皇者妖选。

  但是狗皇向来人缘不好,而且还是当初出卖猫祖的罪魁祸首,鹏皇等对它只有鄙夷唾弃,可不会又任何的同情,带走就带走吧。

  另一位被牺牲的倒霉皇者则是野猪皇。据说这位猪皇从来没有参战,给他命令,也拒不执行。于是被妖皇直接拿下。

  当然,官方也有明面上的莫须有理由。

  但不管怎么说,灭世策所必须的妖族两位皇者名额,终于是已经凑够了。

  ……

  这一日。

  就在龙皇悄悄离开的晚上。

  天空中乍现风云涌动,突如其来的飓风,猎猎地刮了起来,原本遮蔽天际的乌云,顷刻之间就被吹得七零八落。

  云扬似乎是疯了。

  他携风带云,狂雷闪电,一路雷霆万钧的强势而来,似乎是意欲毕功于一役,不成功便成仁!

  仍是三人同行,云扬为首,计灵犀在左,上官灵秀在右,三人裹挟的无尽风雷之力,直接掩盖了整个长空,甚至取代了原本的倾盆雨云。

  如同青天崩塌,日月无光!

  看来这一次,这位玄黄云尊只怕是要真正拿出来了压箱底的本事,逆天破势!

  数十位妖族圣人强者同时站了起来,轰的一声,直接飞上半空。

  应敌妖众之中赫然以凤皇为首。

  凤皇在迎向云扬的过程中,悄然地闭上了眼睛,深沉的吐纳调息。

  他在调动自己的玄丹之力,确保自己处在最巅峰最完整的状态,拥有瞬发必杀之招的能力。

  云扬这一次强势而来,显然是有为而来,大抵也是无可奈何之下的极端动作,但他这么明目张胆的到来,于妖族,于凤皇来说也是是难得至极的机会。

  凤皇对云扬可谓是忌惮到了极点,即便妖族发动灭世策已近功成,胜券在握,但云扬个人实力实在太过强悍,凤皇丝毫也不怀疑,此世下一个再进一步,晋升星空至境的修者必是云扬无疑!

  若是云扬打破玄黄桎梏,晋升为星空能者,即便没有传说君主那般的随意倾覆天地之能,却也必然拥有凌驾于此世修者的大能,到那时,妖族纵然占到了大势又如何,有云扬这个隐忧存在,妖族所有皇者所有高层,永远如鲠在喉,日夜难安!

  幸好,现在的云扬虽然实力仍旧强横,却还是杀得死的,还有可以灭杀的可能性!

  甚至,一路跟随在云扬身边的两女都要比云扬难杀!

  毕竟迄今为为止,除了凤皇以偷袭之便,鼓足全力,施展必杀绝招,也不过是仅仅重创了计灵犀而已,还要承受相当的反击之力,若非凤皇涅槃之力亦是非同凡响,当日回击反噬之力,同样足以重创凤皇。

  是故若非必要,凤皇不会刻意针对两女出手,反正两女修为远在云扬之下,也就是有个打不得的护身秘术,仍旧要受困于人海战术。

  反而是云扬,太难杀了,更别说之前每次次都是突然从虚空中出现,抽冷子展开破坏,就算凤皇有心布置杀局,都要有力难施。

  但让凤皇疑惑的是,云扬素来谋定而后动,这一次怎么这么的大张旗鼓呢?这其中定然有鬼!

  虽然明知道这一点,凤皇更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在场的所有妖众。

  但他仍旧不想放弃这个彻底解决掉云扬的机会,毕竟己方的综合战力远胜云扬三人,在绝对的实力之前,即便是再巧妙的计策,也要为之破灭!

  “鹏,鹰,鹤,雕!你们四个暂时不要入战……注意异常动静即可,我怀疑云扬如此强势而来,主旨是来意欲牵制我们,别有图谋。”

  凤皇冷静的传音:“你们干脆去到山顶之上高空百丈的位置,每人据守一座山头,提防变故。云扬我来解决。”

  鹏皇等点点头,各自闪身而去。

  高空中风云暴动,云层中,累积的雷电数量越来越多,明明暗暗的在云层中穿梭不断,到后来,整片云层,已经如同一个巨大的雷球一般,恍如灭世雷劫,今朝来临。

  凤皇心念转动之间,脸色蓦然一变,一挥手:“所有人尽速退后。”

  话音未落,他的身子率先腾空而起。

  只可惜仍旧是晚了,在凤皇动作的同时,酝酿到了极点的漫天雷电,以天河倾泻之势,疯狂地从云层中落下来了!

  足足千里方圆地域,尽数化作了雷电笼罩范围。

  每一道雷电,都足足有水缸粗细,无边威势,俨然是一片雷电的海洋,将这范围内的所有妖族,所有海族尽数笼罩在内,大范围无差别的灭绝攻势!

  无数的妖族海族高手眼见如此厉威临头,个个脸上变色,骇然若死。

  雷霆之力,素来为天裁罚,修者最为避忌的威能,无不惧之三分,畏之七分,可谓是先天的恐惧!

  众妖众更泛起一层明悟,怪不得这位云尊这一次这么明目张胆的过来,原来是备下了这一手底牌,如此凶威临头,己方只怕难免要损失惨重了。

  “唳!”

  凤皇当机立断,一声长鸣的同时,身子骤然展开,化作了一头硕大无朋的七彩凤凰,周身更是燃起了无尽火焰,腾腾而起。

  其火焰身躯悬浮半空,随着轰然一声之余,身子又再进一步急速膨胀,双翅展开之瞬,赫然有一两千里那么宽,这一瞬间,凤皇竟然直接用身子和翅膀,以一己之力硬撼漫天雷霆,以一己身躯,挡住了下面的妖族海族,也挡住了下面的山峰。

  这一刻,凤皇的举动堪称为天地之支柱,力阻灭世之凶威!

  凤皇化为原身,一展垂天之翼,遮蔽了阳光,遮蔽了空间,遮蔽了云层,更加遮蔽了雷电!

  挟灭世凶威的亿万道雷电,尽数轰击在凤皇身上,份属必杀!

  但凤皇岿然不动。

  纵然是敌对,但云扬仍旧对此决断生出了一分钦佩。

  凤皇不愧不世皇者,当机立断,毫无犹疑,若是他稍有迟疑,此番酝酿良久的无量雷霆,势必可以重创眼前的许多妖众,即便不能尽数灭之,也能为云扬创造出相当的机会,进而灭杀大量妖族圣人,但在凤皇的神速决断反应之下,既定计划断戟沉沙,中道夭折!

  凤皇身子横空,无尽的涅槃之火,疯狂燃烧,显然是在以此回复本身状态,这无量雷霆可不是那么好顶的,即便是以凤皇之能,也只能尽力施为,力保不失而已。

  云扬心中一动,久未动用的水相神通极限催谷,刹那间,海上的滔天巨浪应招而起,只是稍微一个酝酿,就已经浪高千丈,大水滔天。

  这一下变生肘腋,猝不及防,无数海族登时被大浪卷了进去。

  在场的多位海族圣人脸上登时露出来震惊莫名的神色。

  这是什么水相神通,怎地霸道至斯,竟然比我们海族……控水之术还要牛逼?

  他么的,谁才是水中霸主?!

  下一刻,滔天巨浪再度高高掀起,却没有再袭海族或者妖族众妖,径自拔高,越空而去,向着空中某处席卷堆积了过去。

  无边巨浪迅速累积,于半空中形成了莫大水势,到了左近前,乍然动作,有如天河之水,极限倾泻,落点目标正是凤皇背上那滔天大火。

  水克火!

  云扬欲以五行生克之道,借滔天水势,灭去凤皇的涅槃之火,若是凤皇的涅槃之火尽灭,仅凭一己之力独抗无尽雷霆之威,纵能幸免,也将承受极重大的伤损,或有铲除之机会!

  不意计灵犀骤发一声厉喝:“笨蛋,快躲啊!”

  拉住上官灵秀,撞到了云扬怀里:“还不快把我们收进去。”

  云扬虽然还有些迷糊,却还是即时将两女收了起来,百忙中问了一句:“怎么了?哪里不妥?”

  计灵犀怒道:“你个二货,涅槃天火乃异种灵火,岂是凡水可灭!以水灭火,如火上浇油,只会助长涅槃天火的威势,快跑是正经。”

  云扬如今已经习惯了计灵犀的过人见识,当下不再迟疑,掉头就跑。

  百忙中一挥手,却是将叽叽放了出来,这货不怕涅槃天火,留作一道防线还是不错的!

  说时迟那时快。

  那滔天大水,已经轰然落在了涅槃天火之上。

  承受重压的凤皇一声长啸震动九天,突然间身子陡然一动,向着云扬这边极速追了过来。

  而在那一瞬之间,涅槃天火轰的一声引爆,惊见火焰腾起万丈,充盈天地,那滔天水势落在上面,真的如计灵犀形容的一般——火上浇油!

  原本之局限在凤皇一身的火焰瞬间化作了祸世恶魔一般,将整个青天都烧得通红,云层更是都烧得点滴无余,至于雷霆,无量雷霆,愣是被火势暴起,给烧没了。

  以火焚雷?!

  云扬一片懵逼。

  说好的五行生克呢,这都不挨着啊,这也太黑武技了吧?!

  随着涅槃天火的意外爆发,方圆数千里的头顶天空,尽数化作了一个硕大黑洞。

  随着黑洞的出现,周遭灵气以百川汇海之势疯狂的涌过来,然而高温犹在,这一片黑洞呈现出一种类似不接受弥补的状态,不断发出发出噼噼啪啪的断裂声音。

  “叽叽……”

  叽叽一出来就直接被眼前所见搞得懵逼了。

  我是谁?

  我在哪?

  我怎么会在这么一大片的涅槃天火里面?

  这一刻,叽叽几乎都要哭了。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