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五百七十六章 我们等他!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07 12:53:17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仙逆异界无敌系统仙帝归来鼎炼天地都市之少年仙尊神武至尊混沌纪元都市之万界至尊斗破苍穹
  狐皇猫祖,就此陨落。

  之前知道了灭世策付诸行动一出,两位皇者对于前路直接就绝望了。

  他们甚至不想再奋战,不想再多看这个世界一眼。

  那么多的兄弟,他们却没有接到半点消息。

  即便智慧如狐皇,也感心灰意冷。

  唯一动作也不过与云扬进一步合作,拜托其照顾后人,使得自身血嗣不绝。

  但无论如何,基于任何理由,自己仍旧不能站到人族一方。

  就算是要战死,也只能局限于妖族内战之中战死,决不能在妖族人族两族大战的时候战死。因为在那个时候战死,将与自己的平生立场相违背。

  既然命数如此,那也就只有对不起云扬了。

  所以他们利用云扬重伤这段时间,将一切后事全都安排好;然后两皇联袂离开了狐皇城,一路招摇而来,生死一战!

  对不起了,老三。

  我们将一切都托付给了你,答应了合作,但我们两个,却要当逃兵了。

  作为对你的回报,我们唯一做到的,就只有在这最后一战之中,能带走几妖就带走几妖。为你,减轻一些压力。

  远方,风雷激荡。

  一道白线,流星一般冲来。

  传来一声大吼:“大哥,二哥,不要啊……”

  狐皇与猫祖两位皇者毫无血色的面容陡然显出一抹红润,以及一点由衷的笑意。

  老三来了。

  此生,我们终究是不孤单的!

  狐皇呛咳一笑,巨大的身子开始在空中缓缓消散,猫祖同样是笑了一声,先是八道身影解体,重新归于一身,然后这一个,也开始坚持消散。

  唯有笑声还在空中回荡,令到这方天地不那么寂然。

  须臾,空中唯余一头小小的白色狐狸,一只小小的白色猫咪,颓然无力地跌落尘埃。

  那是狐皇与猫祖的最原始身体。

  刚才的极端施为,取得了丰硕战果,却也令到他们的生命与灵魂消耗殆尽,随风而去。只等跌落尘埃一刻,仅余的小小身躯,也会化为齑粉,与天同尘,彻底的消散于天地之间。

  风雷涌动。

  以疯狂姿态撕裂空间的云扬,极速冲了出来。

  身子疾旋之下,总算在狐皇与猫祖跌落尘埃的一瞬,接住那两具小小的身躯,在他的怀中,只余小小的一团。

  云扬方道侥幸之瞬,以为自己总算没有来迟,却愕然发现,两皇已经没有了呼吸,那两具

  身子只留下残余的温热。

  任何一点生命的迹象,都不具备了。

  云扬登时两眼通红。

  他猛地抬起头,切齿道:“凤~~~皇!”

  凤皇抬头,两眼平静地看着他。

  鹰皇等七位妖族皇者,也尽都眼神复杂的看着云扬。

  看着他怀中,已经没有了生息的两具小小身体。

  那是我兄弟啊。

  七位皇者,眼眶通红。

  似乎看穿了时间,看穿了空间,看到了原来那个水草丰美的妖族万妖原,那是几个小家伙,在快乐的玩耍。

  小鹰在飞,嫩黄的小嘴在叽叽的叫,小鹤在扑闪翅膀,小老虎一甩头,将一只小猫拱了一个跟头,还有个小狐狸,藏在体型最大的小鹏翅膀下面,让别的小伙伴找不到自己……

  一个小豹子在跳,一跳一跳,想要用嘴去咬在空中刚学会飞行的小鹤儿……高一点的一棵小树上,一只小凤凰,在高傲的站着,倨傲的看着小伙伴们……

  “兄弟啊……”

  鹏皇喃喃一声,突然间泪如雨下。

  凤皇的眼底,一抹浓郁的悲伤划过,随即,定定的注目于云扬,突然踏前一步,声音中有极致的压抑:“你想要与我一战?为他们报仇?”

  云扬冷笑一声:“与你一战?当然!但不能是今天!”

  他抱着狐皇与猫祖的身体,静静的站着,静静地说道:“我须得先回去,将他们安葬。凤皇,你要阻拦我吗?”

  凤皇的身子陡然一震。

  旁边的鹏皇等霍然转头,恶狠狠的看着他。

  凤皇咽了一口唾沫,声音有些急促,道:“我想同去。”

  云扬嘲讽道:“同去?去干什么?确定他们的归处么,不必了,这是我的兄弟,早已不再是你们的兄弟。你们去了,只会让亡者不安,死亦含恨!”

  鹏皇等眼中都闪过一丝黯然。

  云扬嘲讽:“凤皇陛下若是不放心,担心他们两个诈死,以后还要来和你捣乱,完全可以来检查一下他两个是不是真的死了。我不阻拦便是。”

  凤皇难受的挥挥手:“你走吧。”

  几位皇者也是脸上黯然。

  以他们的修为,岂能分辨不出死活?

  狐皇与猫祖……连灵魂的波动,也没有了……

  云扬冷冷一笑,勉力遏制住自己想要全力出手大战一场的冲动,冷冷道:“凤皇,你我,终究会有一战的,那一日,不会太远了!”

  转头轻飘飘的飞了出去,不疾不徐。

  无数妖族强者在他身后看着,却是没有一个动弹。

  鹏皇等踏前一步,似是有心想要张嘴说点什么,却欲言又止,就止于看着云扬的背影,越来越远,一个个怔怔的站着,如同木雕泥塑。

  ……

  云扬一路疾行,往狐皇城而去,同时又把生命之气如同不要钱一般向着狐皇与猫祖所留下的那两具小小身体里狂灌过去,明知希望渺茫,仍旧尽力而为,希望可以起死回生,再酿两皇生机。

  就这一路上消耗的生命之气,识货的见了,如东方浩然之辈,气愤恼怒痛惜尚在其次,出手暴打云扬肯定是免不了的,这也太他么的奢侈了,用这么珍贵的东西救妖?

  你他么的用了也就用了,但你他么的用了这么多,你不是欠揍是什么,就算这玩意是你的,不能这么用啊,真是……他么的了!

  但即便云扬以不顾代价不计消耗的方式施救小白猫与小白狐狸,可那两具身躯始终静静地,浑然没有半点反应。

  玄气。

  没反应。

  聚拢妖气灌进去。

  仍旧没有反应。

  生命之气,生灵之力灌进去。

  还是没有反应。

  无可奈何束手无策的云扬将希望寄托在绿绿的身上,但看到绿绿焉哒哒的样子,不由叹口气。

  这段时间下来绿绿可是损耗良多,本源力量更是消耗不菲,之前云扬两次受创,第一次还好,仅止于生命之气的补充,可是第二次,以云扬承受亿万异种妖力秘法的磨灭,若非绿绿消耗了相当的本源之力,云扬决计没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云扬唯恐它伤了根基,本打算短期内不再动用。

  但现在看来,想要救回两皇生机,不动用绿绿这尊大佛是不成的了。

  “绿绿。”

  “啊~~~~呀呀呀…………”绿绿拖着长腔,不情不愿之意显而易见,溢于言表。

  “这是我的两个哥哥,来点本源之气。”

  “啊~~~~~~~~~~~~~呀!”

  绿绿嫩嫩的声音,竟让人听着有一种心疼的感觉。

  真不行呀……不行了啦……

  “这俩人对我很重要,我以后会想办法多给你好好补补的,你还信不过我这个主人么?”云扬软硬皆施,连许久都没动用的主人二字再度重启。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绿绿最后不得不交出两缕本源之气,那一瞬间,简直就是心痛得差点没哭出来,今天可是赔大了……

  本源之气输入,效果端的是立竿见影,狐皇与猫祖顿时又有了气息,心脏也重新恢复跳动,生机重启,黄泉折返。

  但经过云扬的仔细查探之下,却仍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人是就回来了,但本源损毁,元神泯灭。”

  这两位叱咤风云的妖族顶峰皇者,如今,身上不要说是修为,甚至连半点妖气也没有了。

  或者可以这样说:这就是两只普通的小狐狸,小猫。

  除了生息之外,没有任何记忆,也没有任何的底蕴,甚至连灵性都已荡然。

  换言之,他们连妖兽都不是了。

  他们体内虽然还保留了九尾狐和九命猫的血脉,但却已经彻底的死寂归墟。想要重新激活血脉,近乎没有可能,至少在云扬看来,无能为力,无法可施。

  这不啻是说,在云扬看来,两皇虽然还活着,但今后就只能以普通野兽的状态活着了。

  这状态,竟比当年云扬的天玄战友黑金熊还要大大不如,当年黑金熊被身首异处,魂飞魄散,连玄丹都被挖了出来,可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但玄丹却是完好的,云扬以绿绿的一道生命灵元封禁玄丹,再收聚其神魂,助其借尸还魂,只需假以时日,便可恢复过来,之前云扬重返天玄,再会黑金熊与花纹蟒,喜见故兽复原,可谓心怀安慰。

  可两皇现在的状态与黑金熊当日又有大大的不同,发动极招之余,消耗太过,已至神魂枯竭,玄丹不存,甚至连本命元灵都所剩无几的地步,若不是有绿绿的本源之力相助,那一点点元灵也早已逸散了,这样的状态,无论放在任何人眼中,都是再难有回复的可能了!

  更别说现在妖界的局面如斯,那可能给予两皇养息余地……

  “真不知道……我费尽心力的将你们救回来,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云扬看着怀里两个只余本能瑟瑟发抖的小东西,喃喃道:“为何这么傻呢?我们是结拜兄弟,就算出身不同族群,但是……彼此肝胆相照,相识虽暂,却早已经历尽生死,真的将彼此当兄弟的。”

  “难道我就不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么?难道我会逼迫你们去跟凤皇决战么?”

  “为什么要走这一步?趁着我在疗伤的空隙,你们这般迫不及待的跑出来,寻找他们,决一死战,是怕我拦住了你们么……”

  “都已经是活了这么多年的老妖怪,却还要做出来这等事……”

  云扬长长叹息:“现如今,你们成了这个样子,成全了你们的本心初衷,可又让我怎么办?”

  云扬只感觉自己的心沉甸甸的如同铅块坠压。

  一路疾行赶回狐皇城,看到此际洪水再退,城头上重现的狐皇城三个大字,犹自熠熠生辉,不由的心中升起一份怅惘。

  狐皇城犹在,但它的主人……狐皇……却已经不复了。

  这时,狐后正带着儿子站在城头迎候,看着云扬独自一人回来,在场者如狐后猫妃等都是一脸悲戚。

  虽然已经隐隐猜到噩耗将临的狐后强忍住心中的悲痛,戚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皇宫再说。”

  ……

  狐皇宫密室之中,就只有寥寥数人在场。

  包括狐后,狐族两位初阶圣人,两位猫妃,还有狐太子九尾玉。

  此外,便是云扬,还有计灵犀与上官灵秀。

  众人脸色尽皆沉重。

  “陛下他……”

  狐后颤抖着声音,问出早已悬在心头的问题。

  云扬轻轻叹息一声,将那两个小家伙从神识空间中取了出来。

  小狐狸与小猫得益于绿绿本源之力的相助,此际都是已经恢复了许多,这会正舒舒服服的埋头大睡。

  “这……”

  狐后与猫妃见状猛地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满眼的不可置信。

  云扬叹了口气。

  “这就是他们两个的现况了……你们应该能认得出来。”

  “他们两个……自爆神魂,自毁神识,催谷极限修为,尽燃妖丹,甚至连本源都在那一战中消耗尽净……”

  “我虽然将他们抢救出来,但用尽了手段也不过是保住这一条性命而已,其他的……”

  云扬沉默的叹口气,不再说话。

  “我们懂得,他们还能够保住一条性命……我们就已经很知足,很满足了……”狐后珠泪纷纷,上前将狐皇小小的身体爱怜无限的抱在怀里,如同抱着生命中最重要的宝贝。

  随即又凄楚的说道:“三弟,你放心……我们会等他,等他再次叱咤风云的那一天……”

  她脸上全是眼泪,然而眼眸中却尽是温柔之能是。

  声音虽低,却很坚定:“他一定会恢复的!”

  另一边,两位猫妃同样也是将猫祖抱在了怀里,满脸的坚定。

  “我们等他!”

  “无论多久,都等!”

  云扬怔怔的看着她们。

  有一句话,他不能也不忍心告诉她们。

  两皇乃是神魂尽去,神识亦毁,仅止于性命得存,基本相当于一切从头来过,就算你们等到他们灵智复苏……只可惜真到那个时候,他们仍旧是不会记得你们的。

  他们的灵魂,还有所有的记忆,都已经彻底消散,化作乌有。

  然而这一节纵然云扬不忍说,同为修行大行家的狐后猫妃等又岂会不知——

  狐后淡淡的笑了笑:“当年,他们娶我们,是因为他们喜欢我们,将来自然也可以喜欢上我们,不过就是一个新的开始而已。”

  “我们有万二分的信心,只要人还活着,就没什么不可能的。”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