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五百七十四章 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06 05:45:38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仙逆异界无敌系统仙帝归来鼎炼天地都市之少年仙尊神武至尊混沌纪元都市之万界至尊斗破苍穹
  云扬这次可不是全身而退的,事实上,他几乎就是“零碎”着飞了回去的。

  站在城头迎接他归来的狐皇与猫祖见到他的时候,愣是没敢认,一直到云扬开口说“快把我弄回去疗伤……”

  两位皇者才确认眼前这对血肉模糊零零碎碎的肉团,居然是他们的结拜三弟!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自云扬神识空间出来,一看到云扬此际的这个样子,险些心痛得晕过去。

  “梅斯梅斯……”云扬剧烈喘着气:“让我静静的疗会儿伤就好……那帮家伙都疯了,所有人一起上,联合起来打我一个……”

  狐皇与猫祖两位皇者都没忍住,连翻了好几个白眼。

  换成是我们,我们也得疯,也会对你丫的下死手!

  那是搬山啊,你以为是玩儿呢?

  就算是圣人强者,将一座大山从极远处挪移至目标地点,也要累得跟狗似得,结果你四天破坏了三回!

  还能带着一口气回来,我们都特么的意外好么……

  ……

  云扬这一次所承受的伤势着实非同小可,甚至比起上一次被涅槃天火的火烧,还要严重几分!

  上一次的伤势虽然难以痊愈,终究只得涅槃天火一项,专心针对就好;但这一次,却是引动了众怒。只是单纯的内腑震伤就已至无以复加的地步,五脏六腑整个成了一团浆糊。

  修复无望,必须重塑。

  浑身血肉更是几乎被千刀万剐一般的……还要不是一般的千刀万剐,而是千刀万剐,剐得没剩了。

  甚至连脑袋和眼睛都被打爆了,一双腿打成了十七八节,浑身上下骨头,还勉强连在一起没有断的只剩下一条右胳膊而已。

  端的是凄惨到了极致。

  将云扬送进静室疗伤,狐皇与猫祖相对长叹。

  “四天内,他在咱们这露面的时候也就不超过一天。”

  “是啊,就这一天还两次重伤垂死……”

  “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臻至圣人级数的修者,能够伤成他这个样的,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两位皇者对望一眼,均是有些无语。

  这货看起来也不像个亡命徒,怎么玩起命来是真的不要命啊……

  问上官灵秀:“他……一直就这样么?”

  上官灵秀想了想,道:“之前没这么严重……之前大多也就是被打得昏迷或者重创在身……嗯,这一次他应该是不敢昏迷,才……”

  狐皇:“……”

  猫祖:“……”

  ……

  别说狐皇猫皇没想到,云扬自身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自己这一次的二度折返竟然会受这么重的伤,大大地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至少从其内心深处,他是真正没有想过妖族的反击会这么疯狂!

  要知道刚才这一战,他可是连震杀加斩杀,杀死在他手下的妖族和海族足足有数十万之众。而这些可无一是寻常的妖众,随便一个也是两族精锐中的精锐!

  若是再加上战斗余波被震杀的海中妖族,还有被凤皇涅槃天火烧死的妖族,这个数目还要再增加百万以上!

  最显著的证明便是,光是这两场战斗下来,他的第八重生生不息神功所需要的因果之气,赫然已经收集到了一半!

  果然战斗才是变强的最佳手段呀!

  只是……真的好痛,好痒,好难受……

  云扬在外边呻吟,身在空间中的绿绿再度炸毛了。

  怎么搞的,只不过是两次战斗罢了,怎么就耗费了将近五十条的生命之气,还有我的生命本源也被抽取了不少……之前可从来没有过这样大的耗费啊!

  嗯,这头小破鸟儿又是怎么回事……

  怎地打从外边溜达一圈之后,变得趾高气扬了,浑身上下一共没几根的羽毛竟也似增加了不少光彩。

  你说你个小破鸟,没毛就没毛呗,大家都见惯了,习以为常了,你弄进来那么多的古怪羽毛作什么,貌似那些毛有鹰的有鹤的还是凤凰的,好多好多的说,但就算再多的羽毛,能补贴到你小破鸟的身上去吗?!

  绿绿再给云扬输入一波生命元气之余,忙里偷闲看了一眼叽叽那边,愕然发现,那么多的羽毛,铺天盖地的那么多,竟然全没了,全都化成了灰烬。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原本躺在那一堆羽毛大山上睡觉的小破鸟,此际正在神识空间里四处活蹦乱跳。

  嗯,从刚才到现在,貌似还不够一个时辰吧,怎么就将那么多的羽毛全都给化灰了呢……

  还有……小破鸟貌似长大了一圈的说……

  不过小破鸟有任何异变也好,非是当前重点,绿绿继续专心的输送能量,襄助云扬疗伤。

  若不是看到他这次弄到手这么多的因果之气,绿绿真不想管他了——就今天这事儿,绿绿作为一个植物,也感觉云扬做得实在是太过分,实在是丧心病狂,欺人太甚了。

  人家搬山填缺,导引水道,好不容易完工,连汗水都还没来得及擦呢,你就直接过去给人家弄炸了,就算是在考虑过立场问题之后,仍旧是做得太过了!

  简直就是人神共愤!

  这一番疗伤,云扬足足疗养了半个月的时间仍旧没有彻底恢复过来。只不过他现在每时每刻都感觉状态在回升,修为在增长;只是肉身的修复,却远要比想象中艰难,缓慢异常!

  本来圣人修者不死不灭,滴血重生,即便是受了再严重的伤损,也能在短时间内复原。

  便如之前云扬第一次一人缠斗多位妖族圣人,那些妖族圣人多数不过圣人初阶,多次被天意之刃劈得支离破碎,碎尸万段,却都能在极短时间内复原,重入战团,该因云扬的攻击模式属性单一,虽然威力宏大,却未能直破这些妖众的元灵神魂,仅止于摧折肉身,始终无关大局。

  而云扬此次所承受的伤损却与众不同,乃是集合了无数妖族的各种手段,秘术乃至神魂自曝攻势,是故云扬的肉身之中残留了无数种不同的气劲,功体还有许多妖族残魂碎片,即便是以生生不息神功之神异,也只能一遍遍一点点的磨砺消减那些个异种威能,云扬的伤势怎么可能短时间好起来,说句不好听的,要不是有生生不息神功还有绿绿的鼎力相助,以云扬一己之力,想要重塑肉身,回复状态,没有万把年,是不用妄想的!

  是的,云扬的伤势,就是沉重如斯,无以复加!

  当然了,云扬这不是有生生不息神功,绿绿的相助,还有之前日月同辉果的药力支援么,伤势在点滴恢复的同时,进一步的刺激了日月同辉果的药性,令到药力更快更早的完成归纳吸收,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因祸得福了!

  如此草蛋之人,如此丧心病狂之辈,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在承受报应,身负重伤之余,尤能获得许多好处,你上哪说理去,只能感叹一句,天道不公,主角霸道啊!

  其间计灵犀与上官灵秀两女提出来两人再偷偷过去破坏一波,绝不恋战,打个站就跑,但云扬斟酌再三,坚决的制止了两女的行为。

  纵然二女有星空大能布下的护身之力,纵然两人的修为已臻此世顶峰,再加上一击即中远扬千里的战略,云扬仍旧不敢让两女尝试,以自己的实力,更兼有风云化相之能,还有玄气修为与生生不息神功双重加成和绿绿的作为后盾支援,以及紫玉箫和天意之刃这样的神兵在手,遭遇妖众围攻,还不是落得这么一个惨淡下场。

  若是计灵犀与上官灵秀真个过去了,固然成数极高,但万里有个一,也许真的回不来了!

  这可绝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再如何高段位的护身异力,号称完美无瑕,万法不侵的新衣,既然存在于此世,就代表了非是无隙可循,之前凤皇重创计灵犀的那一次,已然在在说明了这点!

  更别说那反震之力,并不能当真灭杀圣人级数强者,若是两女被许多圣人强者围困住,只待她们两个耗尽了力气,便是死期到了!

  以妖族和海族两脉的人力论,困死两女绝非难事,而经过自己弄出来的哪一出,现在没准得有多少人正红着眼睛在大山那儿守株待兔呢!

  作为直接当事人的云扬可是深深地知道自己把人家得罪的多么狠……

  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最起码,自己这边暴露了三个此世顶峰强者去搞破坏,而且一个赛一个的狠角色,随便一个也不是一名妖族高阶圣人能够独力阻挡的。

  甚至若然遭遇云扬等人的乃是妖族初阶圣人,只是给自己等人送菜而已。

  就算云扬受伤在身,战力锐灭,但其他两个仍旧是完好无恙,战力万全的。

  妖族那边必须要防着这边再去搞破坏,既然要防,那么布防的就必须是妖族高层高手亲自镇守才有意义。否则,只会落得又一次的修补大山而已。

  毕竟于战略而言,只要妖族高手守在那边,不去血魂山搞破坏突袭,就等于自己争取时间成功了。

  有这半个月的缓冲,相信玄黄那边的兵力应该又能聚集不少过来才是。

  ……

  云扬疗伤的这段时间里,狐皇与猫祖两个还有他们麾下的高层高手可谓是忙得脚不沾地。在整个狐族辖区不知疲劳的四处奔波。

  将那些前来掳掠狐族武士的妖族,海族高手阻拦在外;或者干脆战斗。

  这也导致了双方战况接连升级,甚至连猫吞吞这样的有数高手都弄得遍体鳞伤濒临垂死的回来,就只差一丝,便是香消玉殒。

  但第二日,狐皇等还是照常出去,全无顾忌。

  原因无他,只因为狐族当真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努力求存还有希望,若是被动等待苟延残喘,就是等死。

  然而即便狐皇等竭尽所能,每一天仍有许多流落在外的狐族民众被抓走。

  狐皇等将带回不少狐族子民回到狐皇城,又将附近的几座高山山头全部铲平,在上面安置狐族人口。

  但不管如何努力,仍显徒劳,毕竟狐族平原的基础面积实在太大了,尤其是从四五天前潮水逐渐又涨了回来,形势就越来越是严峻。

  狐皇等的努力挣扎,其实仍旧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苟延残喘!

  与前者也就差在努力与消极的分别而已!

  但狐皇与猫祖几乎是不计后果的这么做,显得很是急迫,迫不及待一般。这让看到这一切的计灵犀与上官灵秀十分不解。

  半月后。

  狐族领地在外的狐族子民,除了被抓走的,被吃掉的,又或者是死掉的,其他的民众,基本都已经被接到了狐皇城乃至左近区域。

  “三个月……云扬所言的三个月时限……已经过去了二十天了。”狐皇负手站在狐皇城城头,看着城下汪洋一片,愁眉深锁。

  “还有两个月零十天。”猫祖在一边,全然没有形象的蹲坐在城垛上,唉声叹气。

  “或者我们的性命也就剩这两个来月了。要知道,凤皇说的是三个月之内。可不要忽视这之内两个字。凤皇说之内,多半是要提前动作的。”

  狐皇冷淡道:“现在海水已经涨到城下……这很大几率是他们想要活捉我们,不愿意将我们逼到玉石俱焚的地步……才没有直接水淹全城。”

  “但若是海水再涨一些些……狐皇城就守不住了。再守下去;全城都会陷入绝望氛围。到了那个时候……该当就是图穷匕见的时候了吧。”

  “我能预见到,到那时候凤皇会提出条件。让我们两个束手就缚,换取整个狐族的生存机会……这是必然的手段。”

  “我们若是不同意,后果便是玉石俱焚,狐族与猫族寸草不留,从此断绝血脉,绝种于此世。我们若是同意,狐族与猫族纵然情况艰难些,也能保证血脉不绝……但是,现在的凤皇承诺,还能如往昔一般的一诺千金吗?!”

  狐皇淡淡道:“无所谓一诺千金,我只问你,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真提出来这个条件,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猫祖瞠目结舌,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同意还是不同意?

  明明是很简单的问题,但是猫祖想了半天,却是一脸忧郁纠结,始终没有作答。

  “怎么样?不知道自己会下什么决定么?”

  狐皇笑了笑,道:“反正若是我,真到了那一天,将儿子托付给云扬之后……我同意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相信凤皇提出这样的条件,就连鹰、鹏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毕竟是我们自己答应的,就算是被逼的,仍旧是答应了。”

  狐皇笑得很是苍凉。

  猫祖烦躁的站起来,道:“能不能不要再说这些个丧气话了,我只问你现在要怎么办?是不是我们从现在起就伸着脖子,等着那一天到来!?”

  狐皇口气陡然一转,悠悠道:“现在还没到哪一步呢,在我们死去之前,我们还是要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些什么。”

  “你想要留下什么?”

  “猫,你错失了一个重点,就现阶段,他们是不敢杀我们的,这个就是重点……”

  狐皇淡淡道:“既然如此,我们干嘛不过去炸他几座山?我们死关难逃,这固然是注定的,但在我们死之前,能够令到他们不那么顺心如意,岂非是大大的乐事。随着我们的动作,这水淹狐皇城还能来得更晚些,何乐而不为呢!”

  “就算是拼掉这条命……又如何?”

  “好主意,好主意!”

  猫祖顿时一阵振奋,随即又道:“要不要和三弟说一声?”

  狐皇哼了一声,道:“猫,我们始终是妖,这些事还是需要我们自行面对……三弟愿意伸出援手,那是他的义气,是人情,难不成你还能一直躲在三弟身后不成?咱们也是叱咤风云的强者!怎地连这点骨气……也没了?”

  猫祖面红耳赤,怒道:“你说的什么屁话!走就走!你都敢去,难道我还不如你了?走着!”

  狐皇淡淡一笑,道:“此一去,或许我们就回不来了……猫,做好准备啊!”

  猫祖哈哈大笑:“你我兄弟,生死同路,携手九泉便是!终究不能真的与三弟的人族联手吧……死,便死吧。”

  “只是,有些对不住三弟。我们将一切都托付给了他,自己却撒手不管了。”

  “对不住……便对不住了……你我毕竟是妖族。”

  “既然心灰意冷,便要做心灰意冷的事情。”

  “这几天里已经尽数安排的差不多了。就算是妖界灭……大陆沉,有老三在,你我血脉,不致断绝。”

  狐皇悠悠地眼神看着云扬闭关的方向:“三弟,对不住了。”

  “走吧!咱们自己选的时辰,还拖拉什么。”猫祖催促。

  两位皇者仰天大笑,轻飘飘的起身而去,并没通知任何人,便如两片云彩,飘离了城头,头顶青天,足踏碧海,一路悠悠而去,竟然半点也没有隐匿行迹。

  就像是一对知己兄弟,相约去春游踏青一般。

  而这个时候,云扬的伤势终于痊愈,刚刚踏出疗伤密室,身子犹自有几分虚软,脚下没根。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拿出一大堆吃的,让云扬补补身体,一顿胡吃海塞之余,云扬这才施施然地向着皇宫大殿那边而去。

  吃饱喝足,当然要看看;现在形势如何了?

  过去一看,只见狐后与猫妃等几位正一脸悲伤,尽都站在皇宫院子里,仰头看着天空白云悠悠,似乎有无限心事。

  “怎么了?大哥和二哥呢?”云扬笑道:“不在宫里?”

  “他们……他们……”狐后泫然欲泣,欲言又止。

  云扬的脸色顿时沉重起来:“他们干嘛去了?!”

  ……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