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五百七十三章 妖族狂怒!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06 05:45:35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仙逆异界无敌系统仙帝归来鼎炼天地都市之少年仙尊神武至尊混沌纪元都市之万界至尊斗破苍穹
  过了一会儿,鹏皇才龇牙咧嘴的震惊问道:“那啥……你也不认识?天下间,居然有你不认识的……鸟?”

  鹰皇等皇者无不露出来疑惑的神色。

  若是一只鸟连凤皇这位禽首都不认识的话……那岂非是喋喋怪事,荒天下之大谬!

  “那只鸟……居然不怕我的涅槃天火!”

  凤皇的脸色,疑惑中甚至带着一丝……惊惧!

  诸皇听闻此言,这才意识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凤皇对云扬衔尾猛追,几乎就是脚前脚后,没有多少距离了,可为什么云扬竟能争取到刀剑乱流攻击自己等四皇的余地呢?

  竟是因为那头小鸟!

  可是刚才,在云扬发动极端反扑的同时,在另一边的凤皇也同步施放出了涅槃天火,四皇承受云扬刀剑乱流的同时,云扬也该承受来自凤皇的涅槃天火!

  可云扬为什么没有受袭呢?!

  仍旧是因为那头小鸟?!

  刚才四皇全力以赴的迎战云扬,力抗刀剑乱流,无暇旁顾,对于那小鸟的认知仅止于诡异至极的移动速度,其他实力,却是纯粹的不值一提!

  但若是说其居然不怕涅槃天火……那可就完全不同了。

  涅槃天火号称无物不燃,无所不焚,无论金银铜铁石头,就连空气玄气,风云气流,一切有形无形的物事,尽皆可燃,此前一战,连云扬本身也在被克制的范畴之内,在在佐证了其可怖威力!

  但那小鸟儿居然不怕!

  那非但是天大奇闻,更令涅槃天火的不破传说,罩上一层阴霾!

  凤皇深深吸了一口气:“刚才就是……那只奇怪的小鸟,冲进了我的涅槃天火范围……竟然表现出一种很舒服,很惬意的样子,跟着还吞噬了我的涅槃天火。”

  “舒服?惬意?吞噬?!”

  鹰皇等诸皇的脸上流露出来惊骇莫名的神色。

  世上竟然存在有能吞噬涅槃天火的生灵,那该是什么怪物?

  “所幸这奇怪的鸟还属幼生……就只是吞噬了一部分,就达到饱和状态了……”凤皇一脸的心有余悸,平日里的睿智沉稳,在这一刻尽皆不存。

  “到底是什么东西,绝非等闲……”

  凤皇皱眉,道:“刚才接触虽暂,但我隐隐感觉到这头小鸟的体内有我们凤凰血脉的感觉。甚至是……若只是论血脉纯度的话,应该比我们凤凰一族……还要纯粹几分,又或者说是,比我们的妖族凤凰血脉,要……精纯一些。”

  凤皇的眼神中,渐渐有莫名火焰在燃烧。

  对于这种眼神,鹏皇鹰皇等都是熟悉的很。

  那是掠夺的意味!

  他们瞬间就猜出来凤皇此刻心中在打着的主意:若是能够将这小鸟抓住,将它的血脉剥离出来,融入凤皇的身体……

  事实上,不要说凤皇,连鹏皇与鹰皇,都生出了这种心动!

  比凤皇还要高级的血脉啊,那是个什么概念!

  凤皇沉思着:“速度奇快,移动轨迹诡异;能够免疫乃至吞噬涅槃天火。但其本身的攻击力度,仅止于圣君强度,最多也就是圣君三品的水准。”

  “那小鸟很大机会是云扬的……宠物?”

  说到宠物这两个字的时候,凤皇简直要咬牙切齿了!

  这么好的东西,被这家伙当做了宠物!

  但问题又来了,这到底,是什么鸟?怎么会有这么超然,这么霸道的跟脚?!

  妖族与海族强者越聚越多,尽皆处理自四面八方搬运大山,用来堵塞被云扬三人疯狂破坏的这一段海岸线,保证固有水势流向不变!

  这一次的再次袭击,由于凤皇等人距离并非很远,驰援很是迅速,所以云扬等三人所造成的破坏相对有限,远远没有上一次那么多,修补起来也就不是那么的困难。

  但说到这一次的损失,却是远远要高于上一次,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因为在此役之中,妖族方面被云扬一次性的斩杀了五位圣人级数的强者!

  虽然死者仅止于初阶圣人,但仍旧是妖族的顶端战力。

  更有甚者,这个现实还宣告了另外一件事,圣人,不再是不死不灭,也是可以被杀死的!

  圣人固然不是绝对不死的,亘古以降,圣人级数强者有因为寿元耗竭湮灭的,也有生无可恋自我了断,更有抱着必死决心死战不退,最终元灵神魂血气三者尽灭而陨落的,但说到甫一接战,被对手直接绝杀到万劫不复,永不超生的,却绝对是玄黄亘古以降的首例,

  云扬又一次创造了历史!

  然而云扬所造成的另一个冲击却更加骇人,针对鹰皇等四皇的最后一击,无论威力威势威能,全部都达到了骇人听闻,惊心动魄的地步!

  一招之下,四位顶级皇者同告受伤不得止,其中鹤皇所受的伤损尤其严重,不仅被开膛破肚,连脑袋都被砍掉了部分;鹤族素来引以为傲的鹤顶红,直接被云扬斩落,端的惨不忍睹。

  要知道鹤顶红可不仅仅是鹤族的身份地位象征,内中还藏有鹤皇毕生凝聚的天毒之力。

  鹤皇的天毒,凤皇的天火,鹏皇的天殇,鹰皇的天速;从来都是妖族的保命加制敌法宝。

  如今,鹤皇的天毒还没有派上用场,就直接被打没了!

  鹤顶红的丧失,不仅损失了最大底牌的问题,更关系到鹤皇命魂,必须是设法恢复。

  可让鹤皇在急切之间重新凝聚鹤顶红,根本就是一个让他自己都感到愁肠百结的大难题!

  “云扬的修为精进之速……已经成为妖族的心腹大患,他现在的战力,已经大大超过东方西门他们了。”鹰皇沉重的说道:“以往,东方浩然等人纵然自恃修为,等闲也不敢来到我们这边滋事。”

  “自从那一次西门与北宫联袂前来,险险被我们围剿困杀,他们就再也没有来过。”

  凤皇截口道:“但是云扬不同。云扬来我们这边,简直就是想要来便来,说走就走!这已经不是心腹大患,而是致命危机,必须要尽早剪除此獠!”

  “东方浩然他们来,我们尚能预估锁定期回归路线,自身移动速度也比他们更快。只要被我们发现了,他们就只有拼命地往外冲一条路,冲不出去,就只能被围杀磨灭在某地。”

  “但这个云扬过来,却能做到来无影去无踪,来去自如。”

  凤皇轻轻叹息;“来的时候不能提前发现倒也就罢了,但双方明明已经照了面,甚至在前后包抄的情况,还是能在我们面前从容遁走,硬是无法锁定,端的是心腹之患,非除不可”

  “此子不除,妖族大计难成,更难有宁日!”

  看着在海面上兀自在忙忙碌碌的百万妖族,看着无数巨鲸巨鲨从海中来回游荡,发动水系神通,使海水不断回溯。

  无数蛟龙在水面兴风作浪,将自缺口处滔滔流泻出去的海水形成反向的巨浪,重到既定轨迹。

  但凤皇这番过来的时候声势实在跳过浩大,几乎将半边大海都驱赶过来,波浪滔天,以凤皇全力掀起来的海水能量,仅凭现在赶来的海族,根本就阻挡不住。

  一直到了后来海族数位圣人强者赶来,齐齐出手,这才成功将外流之海水重新逼了回去。

  即便于此,许多地方的海岸线左近仍旧不免直接露出来了土地淤泥……

  狐皇城中。

  无数的狐族高手看着大浪滔天隆隆而来,几乎是在刹那之间,就已经涨到城头位置;城中的无数建筑更是都开始在海水中飘摇,每个人都紧张的浑身冒汗,凝神备战。

  哪想到不到半个时辰之后,也不知道怎地,海水刷的一下子退了下去,以狐皇城为中心,千里区域之内尽皆露出来原本的平原地貌!

  所有狐族无论修者拼命,一个个的尽都瞠目结舌,愣在原地。

  特么的,难道这是海族在演习?

  简直岂有此理,这不是在玩我们么!?

  ……

  另一边。

  无数的妖族同心协力,终于又将缺口给堵上了,水势回复既定轨道。

  凤皇等随即展开加固,但在场的十几位妖族圣人一边加固一边叹气。

  这么下去不是事啊,不过四天时间就修补了两次!

  依照凤皇的既定计划,就算玄黄界倾巢来袭,妖族也是丝毫无惧,反而有望将人族顶级战力逐一围杀湮灭,可现在就只有一个云扬外加两个女子,战力远超预估的强悍,这倒也罢了,可是其居然拥有灭杀圣人强者的实力,这可就太霸道了!

  而这样的强者,还拥有想来就来,说走就走,根本拦截不了的手段,如之奈何。

  若是长此以往,大家什么事别干了,就只能三五成群的守护在水道左近,时刻变身建筑工人……人家兴致起来了,揪过来轰隆隆打碎几座山,然后大家就开始辛辛苦苦从很远的地方往这边搬,搬过来之后还要加固。

  我们可是圣人强者啊!

  我们不是建筑工!

  我们不想干这活!

  我们宁可去战斗!

  能不能给点最起码的尊重!

  圣人强者现在也不是绝对的不死不灭了,那个云扬太狠了,太狠了!

  “我知道大家对云扬能够凭一己之力瞬杀圣人强者之事心有余悸,那么接下来……我方的所有圣人都必须要出动了,找到云扬,灭杀了他。”

  凤皇沉吟了一下,道:“要不然,我们就太被动了。云扬那厮显然是不会死心的,他是肯定还会再来破坏的,而且,相信他的目的将不再只局限于针对水道,还有落单的妖族圣人。”

  鹏皇鹰皇等强者脸上一个个都露出来便秘的表情。

  草,这他么的叫什么事啊,那咱们一个个全都变成了劳工不得止,还得是需要玩命的劳工!

  咱们可都是妖族顶端的存在啊,这也太憋屈了!

  随着这段修复工程的级数,很多海族妖众都累得露出了原形,翻着白肚皮在水面上飘来飘去。

  看着再度屹立起来的光秃秃的大山,好多低阶妖族都激动的几乎哭了出来。妈妈,太不容易了!

  累死宝宝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骤然响动:“呀!这么快就修好了!”

  凤皇一听这个声音,登时浑身发紧了,想也不想就把一团涅槃天火撒了出去,威力笼罩范围足足两千里地界。

  但换来的,只有轰隆的一声巨响,眼瞅着刚刚重筑起来的几座山峰堤坝,其中之一陡然爆碎,海水滔滔,自乍现的宣泄缺口滚滚而去……

  无数的妖族海族强者,包括圣人强者在内,一个个眼珠子顿时都红了!

  欺妖太甚!

  实实在在是欺妖太甚了!

  这一刻,包括海皇在内,都是宛若疯狂一般的冲了过来。

  我们辛苦了半天的成果就被你丫的一击给毁掉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的不算完!

  面对如此千夫所指的威势,云扬差点没吓崩溃,险些就吓得楞在半空里束手待毙。

  彼端的乃是超过了五十位圣人强者,还有百多位半圣,数百圣君强者,数千个圣尊,超过了数万圣皇……

  总之就是数也数不清的无数妖族战力,红着眼睛,自四面八方冲杀过来!

  更别说其中还混杂着海皇凤皇鹏皇鹰皇等这等实力绝不逊色于云扬的超阶强者,尽皆群起杀到!

  情知犯了众怒的云扬大惊失色,转身拔腿就跑!

  我只想要拖延时间而已。我知道这一次你们猝不及防被杀了几位圣人肯定乱一阵,只想着趁机扩大战果,更加让你们无暇东顾而已。

  只要我再来破坏一次,想必大多数妖族圣人强者,就被牵制在这海岸线上。

  但是……我没想到这次将你们都刺激疯了啊。

  迅速进入隐身模式,风云化相,神通连展,意欲抽身而去,静候卷土重来之机。

  只可惜云扬想得太美了,现在群起围剿他的,还有海族海众,当年诸相神通,可是被某一海族族群,随随便便就给破了,此次却又何能例外?!

  但闻海皇一声怒吼,整个天空转为蔚蓝一片,恍如海幕!

  “他在那边!”

  在海幕之中,有一道急疾亡命狂奔的淡淡身影,映入所有妖众的眼底,正是云扬!

  下一刻,咔嚓一声,那一片蔚蓝海幕乍然化作了无边黑洞,俨然有吞噬一切的威势。

  此招正是海皇的拿手绝学,玄天碧海!

  此世一切有形无形,神通秘法,在这招空间易换,海天绝景辉映之下,无可遁形!

  那无边黑洞之中陡然传出来一声闷哼,显然云扬已经受制于此招,吃了大亏。

  随即一阵风悠悠吹过去。

  海皇怒吼:“那阵风便是云扬!”

  忽的一下子,一团涅槃天火急疾而至,第一时间笼罩住那缕微风,烧了起来。

  云扬陡然现身,大叫一声,将手中天意之刃作剑,再现屠尽天下又何妨之招,人剑合一,速度凭空增加了十倍,咻的一下子冲出去涅槃天火笼罩范围。

  云扬速度本就已经极快,只稍稍逊色于那几位禽属皇者,此际速度陡增十倍,在场众妖无妖可及,眼见就又要被其遁走了,却闻一声——

  “共亡!”

  凤皇一声厉喝震撼虚空。

  就在云扬前方的妖族高手,一个个的脸上尽都流露出来悲壮的神色。

  他们每一个都是妖族菁英,如何看不出来云扬此际所御使的剑招,非但速度绝乘,更兼杀伤力恐怖至极,只能避,不能挡,强行阻挡,就只有死路一条。

  但凤皇一声厉喝,死令即下,明知事不可为,无数妖众仍旧一个个瞬间燃烧了自我生命灵魂,不要命也似的迎面冲了过来。

  甚至有几位圣君,有几位半圣,也都在那一瞬间将自己的所有一切尽数燃烧,一往无回的冲向云扬,冲向死亡剑招!

  轰轰轰……

  不过弹指瞬间就足足有上百位妖族海族高手在云扬面前化作了团团火焰,却只如飞蛾扑火,螳臂当车,无能封堵屠尽天下之招,无能稍阻之去势!

  但即便如此,仍有许多两族高手以义无反顾,前仆后继之势,拼命冲上,用身体,用生命,用所有的一切封堵云扬的去势。

  妖众的牺牲非是没有代价,屠尽天下之招,虽然灭杀妖众无数,但走势终趋渐缓,人力有时穷,招法亦是如此,纵使是无敌之招,完美之招,仍旧有其极限,在无数妖众不计牺牲,不惜代价的亡命阻止之下,屠尽天下又何妨终于威势转弱了!

  而这时,在后面催谷全力豁尽追击的凤皇等,已经快要追到云扬的屁股后面了。

  海族的海皇最强秘招青天碧海,再次笼罩住了云扬,进一步的削弱屠尽天下之招的后势。

  鹰皇一个翻身直上高空,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流光,速度居然比云扬慢不了多少,在其疯狂冲刺过程中,身子周围随着他一路的狂冲,因为摩擦而燃起了冲天大火!

  前方妖族在拼命燃烧灵魂拦阻,位于左右周遭的妖族根本不管不顾对面是否是自己的同胞兄弟,都是全力以赴的大招连出,总之就是敌我不分玉石俱焚的招呼过来,就只是希冀搏到一个能够攻击到,干扰到,影响到云扬的机会!

  只要将这可恶的家伙灭杀在这里,哪怕是大伙儿一起陪葬了,也是死而无憾,出了这口恶气!

  你丫特么的搞事搞起来就没有完了,不想完,我们一起下手送你去完!

  拼命了!

  所有的妖族海族高手全都拼命了,竭尽所能的群起攻之,围剿云扬!

  云扬眼见屠尽天下之招余势将尽,四面尽是重重妖众,进退无路,满目皆敌,骤然发出一声长啸,将已然催谷殆尽的玄气,转换成了生生不息神功,再来一招屠尽天下又何妨……

  剑光极尽疯狂之能是的化作了经天长虹,云扬的速度进一步的激升了。

  可是……妖众合围之势已成,纵然是屠尽天下之招再起,仍旧是无能突出重围。

  身后衔尾紧追的凤皇鹰皇虽然还未至,但身处在左右两边的妖族海族高手数千位的攻击,已经到来了。

  云扬的宏大剑光被这股惊世威能打得摇晃散乱,威势荡然,不由冲冲大怒道:“至于吗!至于吗?!我也没干什么啊……不就是打碎了一座山?又没有打伤打死你们的人……”

  所有妖族高手无一应声,就是一味红着眼睛的的拼命攻击。

  至于吗?!

  你说至于吗!

  说时迟那时快,凤皇的身影随着连串闪烁,诡异莫甚的跨越空间,在距离云扬差不多五十丈的位置,一柄大刀疯狂的一劈而下!

  空间规则!

  凤皇不惜燃烧凤血,籍此发动了空间规则,一刀绝杀!

  这燃血秘术,乃是无论最终伤敌与否先要自伤的极端战技,有此亦可看到凤皇要杀云扬之心,已经炽烈到了什么地步!

  说句好听不好听的实在话,云尊大人这一次的做法,委实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欺人太甚了!

  人家一番辛劳,好容易才重新构建完毕水道走势,然后你就好死不死的露面破坏!

  哪怕你过一天再来也行啊;也不至于引发众怒。

  而现实却是,这边前脚才搞定重铸,云扬后脚就现身将之打烂了。

  在场的偌多妖族海族强者,连正狂泄而出的海水都不管了,就只剩下绝杀云扬一门心思!

  那些速度慢的来不及赶上的,怒火无处宣泄,一个个气得头发都竖了起来,浑身上下的毛都刺猬一般往外炸着。

  丧心病狂,欺人太甚,实实在在欺人太甚!

  宁死也要弄死你丫的云扬!

  ……

  凤皇的攻击,让方圆千里的地界都燃烧了起来,无数的妖族海族高手,就在涅槃之火笼罩范围里浑身浴火,却还是不管不顾地狂吼着冲向云扬!

  冲冲冲!

  冲过去就自爆!

  炸死这个欺人太甚的狗日的!

  真正的太不是东西了!

  深知自己陷入重围,若是不能突围只怕就要倾覆于此的云扬,玩命催谷生生不息神功,维系屠尽天下又何妨的走势,

  这时,一道尖锐的破风声自身后传来。

  那是……凤皇的攻击。

  云扬心念电转,却是把心一横,干脆对凤皇来袭置之不理,仍旧只是一门心思的向着前方埋头猛冲。

  终于,挡在前方的数百位妖族高手尽都被一击轰爆,化作了空中的烟火。

  生路终现!

  但这一连串的极限催谷,还有对方的极端反扑,也成功令到云扬一伤再伤,伤上加伤,嘴角溢血,心中更是不住叫苦,这一次可真是……捅了马蜂窝了。

  这帮妖族海族的气量怎地这般的小法,我不就是来炸了一座山……

  一句吐槽有余未尽,背后刺痛感已然传来,凤皇的全力一击,将将临身了。

  云扬一面以剑招继续飞蹿,一面左手划了半个圈,向着自己后方一兜,一引,意图转卸凤皇攻势。

  只可惜云扬的灵力十之八九都在持续催动屠尽天下又何妨,这一转一卸最多也就只有平日里的一两分成效,何能转移凤皇的攻击,沛然攻势近乎毫无花假,十成攻击至少打实了九成!云扬大叫一声,口中狂喷出无数鲜血,内中还夹杂许多的内脏碎块,但是整个人的去势却再次凭空增加两倍,咻的一下子冲出了包围圈。

  云扬情知兵凶战危,自己情况已至危殆,必须有所决断,刚才那一兜一引,并没有真正打算尽转凤皇攻势,那根本不现实,只是希冀可以稍稍消掉来势之锋芒,非是以全部的十成威能命中自己,令自己在中招的同时,得以借力。

  中招的前一半尽如云扬预判,籍着硬接的凤皇十成功力一击,借力而飞,更将面前仅剩的四五十位妖族高手尽数灭杀,化作了漫天烟花,神魂俱灭!

  虽然云扬预判正确了身中凤皇攻击的前半段,成功杀出了重围,但没有料到后半段,他所承受的伤势太重了,远远超出的估算,仅余不多的元气更是在这一击之下,险险被彻底打散!

  云扬这一次可是实在没办法了,你们能燃血燃魂,难道本公子就不能效法么?

  干脆也开始燃烧自身神魂,将速度再度提升到了极致。

  “咻咻咻……”

  海皇一声厉吼,在其身周区域内的所有海水尽都化作了无穷无尽的利箭,向着云扬逃走前方升腾而起。

  只听见一声闷哼,鲜血瞬时遍洒苍天,所有妖族都看到了,那个只知道破坏的混蛋云尊,以一种肉身七零八碎的状态,生生冲破了海皇的万水剑山,随即极速消失,踪迹皆无。

  纵使云扬身影荡然,鹰皇鹏皇等人的追击势头却仍是并不下来,止不住,依着惯性冲出去三四千里地界,口中骂骂咧咧不已:“狗日的!狗日的!!”

  后面,方庆幸一击得手旋即惊觉对方逸走的凤皇咬着牙,再也顾不得什么风度,怒骂一声:“狗日的混蛋!”

  旁边,刚刚赶到的狗皇满脸尽是委屈尴尬。

  我招谁惹谁了……

  莫名其妙就躺枪了……

  宝宝心里苦,宝宝不敢说……

  海皇驻步空中,遥看远方,叹息道:“这样的阵容,居然还是让他逃了……简直不可思议。”

  凤皇虽然不想接这句话,却仍旧不愿意抹煞良心说话,只能叹口气:“确实是难以置信……这样的阵容,就算是要没啥海皇陛下您,那也是绰绰有余了。”

  海皇瞪眼:“…………”

  不是说这位凤族的皇者乃是不世智者么,你这是会说话还是不会说话啊!?

  海皇想了想,闷声道:“凤皇陛下说的在理,相信就算是凤皇陛下,面对这样的阵容,纵使不至于身死道消,但几次涅槃纵使免不了的。”

  凤皇不想理他了。

  海皇叹口气:“说来可惜,这一切来得太过突兀,变生肘腋,万万来不及布置封天大阵,若是此番是以阵法将他围困在某地的话……恐怕他就算是再强一倍,终究难逃一死……”

  这句话,众位皇者都是深表赞成。

  若是有阵法为基,将之围困起来的话,那云扬纵然有通天手段,也只有饮恨在此的结局!

  可是一切都只能归于想想,现在赶紧开始收拾残局才是正经。

  一想到还要再继续干活,一个个又自红起了眼睛,气喘咻咻,一边干活一边破口大骂。

  “狗日的!”

  “!”

  “真不是东西!”

  “什么玩意儿!”

  “没能弄死他,老子心里始终有疙瘩!”

  “麻痹这混蛋要是还来,老子见到他就自爆!现在还觉得胸口要气炸了!”

  “我也是!特么的……”

  ……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