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大开杀戒!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06 02:38:36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仙逆异界无敌系统仙帝归来鼎炼天地都市之少年仙尊神武至尊混沌纪元都市之万界至尊斗破苍穹
  只问嚓的一声轻响,首当其冲的虎妖,手中那根巨大金棍应声分成两段,身体便如遭遇了巨大的爆炸一般,在空中四分五裂,死无全尸

  几乎在同时,一道绿光急疾闪过,却是绿绿在第一时间将虎妖魂魄收走;所遗之内丹云扬一招手之余,收入空间戒指。

  另外七八头妖族眼见虎妖瞬灭,齐齐爆喝一声,奋不顾身的扑来过来,群起攻之,云扬身子化作了长虹,裹挟着瑰丽刀光,强势撞进了妖众之中,展开屠戮。

  刀光好似爆炸一般向着四周急疾散开,八头圣君妖兽分作八个不同方向摔了出去,随即一如之前虎妖一般爆体而亡,血雨纷飞,又是绿影疾闪,又是八颗内丹在空中一闪而过,悉数消失。

  天意初式一招两式,九位妖族圣君齐齐丧生,无有幸存。

  其他远方的妖族高手眼见这一幕一个个魂飞魄散,骇然若死,纷纷飞身而起向着远方遁逃,一边逃,一边长啸示警。

  云扬身形闪现,卓然立于山巅上,注目向着另一边看去。

  只见大山另一边,一片灰蒙蒙的景色,满目尽是寸草不生。

  云扬清晰的感觉到,彼端存在着一股超出想象的禁制力量,隔绝了山头与另外一边的灵气贯通!

  这一边,犹有生机,而另一边则全是死气!

  云扬怒哼一声,拔身而起到了半空,身子化作了万丈巨人,一手伸出,抓住山头,引动自身无匹玄气,强势渗透山体之内,只闻轰的一声,便如是拔蒜一般,将一座足有数千丈高的大山拔地而起,更远远扔了出去!

  轰的一声,天摇地动,日月无光!

  然而海水却也因此找到了另外的突破口,有如猛虎出闸,轰的一下子从刚刚出现的缺口位置冲了出去。

  嗖嗖嗖……

  无数的海族高手从汹涌的海水中跳了出来,充满了震怒大叫:“是谁,是谁在捣乱?!”

  “凤皇!你不是说大家已经同盟了吗?”

  “为何会在这边出现缺口!”

  云扬在半空冷冷道:“既然是同盟,你们为何又要伤害我陆上的妖族子民?”

  他振声大喝:“当初的约定乃是同盟,同气连枝,让妖族的踪迹遍布整个玄黄界,而现在的现实却是你们大肆的吞噬陆上妖族子民,将之作为食物,一切都是你们行事肆无忌惮,丧心病狂,我让你们粉身碎骨!永世不得超生!”

  海水荡漾,一个声音狞笑着说道:“开放海域,浪涛弥世,水势遍及玄黄,妖世千秋万代,

  海族助妖族靖平玄黄,出力至伟,陆上妖族怎不连这么一点点的代价都不肯付出吗?!”

  数千道黑影,巨大的鱼虾等海族生物接二连三地跳了出来,齐齐满是恶意的注目于云扬,云扬丝毫无惧,一声长啸:“信口雌黄,强词夺理,你们以为我狼族是可欺的么?”

  但见身子凌空陡然一闪,径自化作了一头身量愈千丈高的巨狼,刷刷刷,强势反噬眼前海众,

  但见道道光影闪过,无数海族尽数化作了一片片尸体,而在海面汹涌之下,犹有道道水流往复来回。

  “通知皇!这边有妖族强者捣乱,请速速派高手镇压之!”

  随即,许多道海族的身影接踵而至,络绎不绝,强袭云扬所化之巨狼。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并没有加入战局,致力于将拦阻海水的大山或者击毁,或者挪移,以二女现如今之修为实力,移山填海不过等闲事,不过片刻之间又有数座大山不复原位,外泄之水势更甚之前多多。

  而云扬所化的千丈巨狼,在海域上空来往飞掠,纵横披靡,所遇并无一合之将,举凡是冲出水面水族,尽都被他无情杀死!

  是的,但凡是冲出水面的海众,有死无伤,都没有一个是够伤而不死,活着回去的!

  “可恶的狼族,端的狼子野心!”

  一个声音大声怒吼道:“上面的可是狼皇亲临么?”

  一面倒的屠杀令到海族惊骇,而纵观整个狼族,拥有这等修为的,至多不过寥寥几个,且每一个都是族中上位之人,再从刚才的言语中分析,此獠十有八九就是浪皇亲临!

  云扬一声冷笑:“合作的初衷乃是利人利己,各取所需,汝等肆无忌惮的吞噬吾族子民,便要承受吾之怒火!”

  随后更不待言,继续出手,来回纵掠之势更速,如风如电,其疾若飞。

  狼影掠过,虽然有无数刀光剑影枪林劲雨……各式兵器的影子在空中交错辉映,却无奈疾驰而过的狼影,只余下无数翻着肚漂在了水面上海族尸体。

  眼见情况愈演愈烈,状况恶化如斯,海族方面自然暴怒不已。

  越来越多的海族高手,纷纷冲出水面提出抗议。

  “同盟关系乃是妖族凤皇首倡,双方方才达成合作意向,狼皇这般杀戮无忌,是欲撕毁协议吗?”

  云扬充耳不闻,全无搭话,出手唯有越来越凶,出来一批杀一批,杀生夺命,辣手无情,渐渐的,杀戮海妖已成其次,原本暗伏水下的剥夺内丹手段表面化,再无掩饰,更兼剥皮、拆骨、收拾血肉,甚至居然连没有什么鱼尾巴也不放过!

  嗯,鱼尾在妖族认知中非是好物,小刺极多,几乎与鸡肋相仿,食之无肉弃之可惜,但在玄黄界人族菜谱之中,却有“划水”别名,概因其乃是鱼之动力源头,肉质最为滑嫩,只需剔除小刺,便是极上乘的极品食材——这是小胖子钱多多分享给云扬的心得!

  海族眼见此情此景,尽皆冲冲大怒,前仆后继的冲了出去。

  云扬隐刀在手,仍旧以巨狼之相,在海族群中来回冲锋,随意一刀出去,最少最少也有五六个海族因而丧命,他出刀又快,下手又狠,但见血雨纷飞,血染江海,无数海族头颅,因身首异处而纷纷冲天而起,端是杀得快意舒畅,痛快淋漓。

  海族愤怒至极。

  这个狼妖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我们两族合作,乃是你们高层提议,可以说是有求于我们海族,自然该让我们占得便宜,现在你却在这里屠杀我们,阻挠大计,简直是可恶!

  更可恶的是,你啥也就杀了,居然还要取内丹,剥皮剔骨,连没人要的鱼尾巴都不放过,这也太缺德,太损了一点吧?!

  若仅止于吃,海族或者还可能相信是自己妖之前做的太过火,吞食了太多的陆上妖族,致令对方怒极反噬,但与那巨狼一道的两个女狼妖,居然在不断地挪移大山,而且还是很有效率的说,这问题可就有点大了!

  巨狼一妖已经展现出极恐怖的修为实力,而那两头女狼妖的实力丝毫不见逊色,挪移乃至摧毁大山,宛如信手拈来,毫不费力,现在已经形成了巨大的数万丈的缺口,越来越多的水流乘隙而出,原本的大好形势毁去许多。

  海妖虽然有意拦阻,可眼前那头巨狼妖一夫当关,任你海妖人多势众,就是无法冲过去,阻止那两个女狼妖挪移大山!

  眼看着原本引导水路流向的大山一座一座被挪移开,辛苦聚集起来的水流如天河倾泻,流向幽冥死地;海族们都疯了。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海族高手从远方赶来,立足未稳就冲进战圈,狙击巨狼,可惜力有未逮,不过送死,很快就化作一团团血肉,掉落水里,随着水流冲出缺口。

  无数的灵魂力量无数的内丹,还有无数海族血肉,尽数化作了云扬的战利品。

  但随着从远方赶来的海族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周遭近千里范围的海面,全都被涌动的海族挤满了,渐渐地,海族方面开始出现圣尊圣君级别的高手,各种各样的攻击模式,尽皆倾泻到云扬的身上,宛如巨浪噬天,逆势反扑!

  若是云扬的修为仅止于圣人初阶,撑下来倒是能撑下来,但说到继续大杀四方,却是休想,所谓蚁多咬死象,大抵就是现在这种状况。

  来袭海众之中,亦有如云扬当日所遭遇的黄金鱼王之属,它们释放出来咆哮引爆直指目标神魂,又是群起攻之,威能岂是易与。

  但,云扬现如今的修为几乎冠绝天下,神识尤其强悍,早已不畏惧此世任何神识攻击,纵然海族的人手众多,攻击模式繁复,但说到底仍旧不过肉身,神识这两方面的攻击,在云扬此际绝对实力之前,全然无用。

  云扬将隐伏的天意之刃尽情挥洒,一掠万丈,再一掠,又是万丈,疾如流星一般的去而又回,循环往复,所过之处漫天血光好似成群结队一般的喷洒而起,便如是血虹之桥,在空中划出凄艳的弧度。

  但凡一来一去,一往一回,最少也有数千海族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脑袋飞起来,亦有数千颗内丹随之浮现,不过这不用云扬动手,绿绿自然会效犬马之劳,将之尽数收走。

  随着屠戮的持续,无数道看不到摸不着的因果之气,好似飞蛾扑火一般融进云扬的身体,令到近来进度日弛的生生不息神功点滴精进。

  蓦然,远方海波分开,一条足有数千丈长的触须以空前之势闪电般的直卷上空,向着云扬所在位置袭来,然而还未接近,恢弘刀光再闪,那巨大触须登时化作了两段。

  一声咆哮,一头硕巨无朋的章鱼冲出了水面,连上触须的长度,几乎有万丈上下,却是云扬前所未见的巨型海妖!

  目测其身量,比之一座山脉亦是不遑多让,陡然跃升空中,厉声喝问道:“前面到底是妖族的哪一位皇者当面?!如此肆意妄为,可是要阻挠两族的合作大计么?”

  没有丝毫怀疑,海族主观上就认定了,前面拦路这个家伙,一定是一位皇者,又或者就直接是狼皇本人,若非一位皇者,岂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这头巨型章鱼在空中横亘,其硕巨身量几乎令到整片天空都变成了黑色的。

  云扬抬头喝道:“两族合作前提,乃是互惠互利,可有任何明文允许让你们屠戮我族子民了么!你们将我妖族子民当做了食物的动作,就该当存下被吾族屠戮的可能,现在言之凿凿,说甚合作?!可笑更可耻!”

  巨型章鱼冷笑:“我族吞食一切阻碍,本就是合作之初说好的合作基础!你这狼妖肆意破坏双方合作,可是要造反!?”

  云扬怒喝:“海族视吾族为口食,逼得吾等退无可退,没有了活路便是造反又如何?!”

  扬刀又上,伤势更甚一分。

  那巨型章鱼见状大怒,张口一喷,墨汁四溅,顿时将方圆千里天际染成一片墨色,而恶臭的黑气犹自有余未尽,乌云一般的四下蔓延,一时间,目不能视,伸手不见五指。

  许多露出水面的海族来不及躲入水底的,纷纷发出惨叫,浑身上下生出了诡异的脓包,脓包纷纷炸裂之余,尽皆死于非命,而死去的无数海族,尽都化作了许多漆黑如墨的烟气,久久不散,应和天际墨色。

  那墨色黑气委实霸道,不但无数海妖处之必死,连内丹也都为之消融。足见其毒性之猛烈,端的骇人听闻,望而生畏。

  而章鱼就隐身在这浓郁至极的黑气中,无数条触须,以势道猛烈却又诡异无声的方式向着云扬缠绕过来。

  云扬一声厉啸:“这……这是什么东西?”

  然而语音中不复之前愤然,多了三分惊惧,似乎中了毒。

  章鱼哈哈大笑:“受死吧!该死的狼妖!为我无数海族儿郎殉葬去吧!”

  触须再无任何保留地缠绕了上来,意在灭杀云扬,更无留手。

  然而一片死阎黑暗之中,只见刀光骤然亮起,有如烈阳乍现,光照大千。

  巨型章鱼一声惊呼:“你……”

  只听见擦擦擦的声音不断响起,宛如钝刀子割牛皮,那巨型章鱼的惨叫声登时惊天动地,但这惨叫声就只维持片刻,随即归于寂然无声。

  就只听见下方海域传来一阵轰轰轰的重物落下的声音,却是巨型章鱼的躯体被云扬的刀劈成了一块一块的坠落声响。

  威势惊天的巨型章鱼大妖,竟然就此湮灭,一命呜呼了!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