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五百五十八章 复活!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06 01:15:25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仙逆异界无敌系统仙帝归来鼎炼天地都市之少年仙尊神武至尊混沌纪元都市之万界至尊斗破苍穹
  “亲表弟?当真算起来?”

  云扬楞了一下,旋即想起来自己的那个神秘“姑姑”,一时间浮想联翩。我那位姑姑的儿子?

  “咳咳……”木尊谈一下苦着一张脸,道:“小九啊,你可要快些……我知道我们这么要求你是很没有道理的,你已经很努力了,而且进度比任何人都要快,换成我们任何一人都不可能比你做得更好了,但是……就是这段时间老大嫌我们进度慢,每次见面,都要揍我们一顿……连二哥都是被揍得灰头土脸,胖头肿脸,我们唯有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就盼着你神功大成,帮我们去报个仇……”

  云扬又愣住:“那个……那个老大打你们?为什么?凭什么?”

  顿了一顿愈发惊奇道:“难不成你们这么多人联手还打不过他?”

  所有人苦着脸一起点头。

  “咱们那个新老大也就给土尊老大两口子留个脸,没怎么下狠手,轮到我们几个笨笨每次都要残疾滴……”

  谈一下一脸的叫苦连天,一把掀起来火尊的衣服:“你看看你五哥,老大听说火火不怕火,于是将他抓住实验,扔在星空本源火里面,差点将芮火火烧成飞灰……”

  云扬一看,只见火尊的背上,的确是一大块被烧烤的痕迹,几乎占据了整个背脊。

  云醉月哼了一声道:“说起来我就来气,若不是我及时赶到,不顾脸面地跟你们的那个老大撕扯,你这个可怜的五哥估计要被烧到五内俱焚才会被放出来……真是太狠了。”

  “你的这些哥哥更可恶,有一个算一个愣是没一个出口求情的。”说起这件事,云醉月满是怨念。

  “咱们还不是没办法么……”计凌风撇撇嘴,道:“老大最讨厌别人叫他小名,你老公那天不仅叫了,还叫起来没完,一个劲的叫……第一声第二声老大看在你面子上都忍了,结果这家伙一晚上叫上瘾只要和老大说话便是叫小名……老大不发飚我才会诧异,是不是换人换芯子了……”

  “哈哈哈……”众人一起大笑。

  土尊与水尊也是尽皆莞尔。只不过与雷尊互相看了一眼。

  说起来,三人面上不显,实则心中都一份无力感。

  不跟那位老大的时候,兄弟们之间其乐融融,乃是不存隔阂的一家人。

  然而只要和那位老大在一起相处,三人即时就能感觉出来异样。

  顾九,谈一下,芮火火,计凌风,谢谢等……与那位老大,才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的整体,自然而然的存在着一种排外属性。

  外人无论如何,都融入不进去,即便是他们三人,也是不例外的。

  那是一种长年累月,甚至千万年打底所培养出来的终极默契。

  他们可以和自己谈笑风生,无话不谈,春风和煦,融洽无间,但是,自己的心底总会有一份感知,自己与那个团体隔着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但这种事情,是万万没有办法拿出来说的。

  众人笑闹一场,这才开始安静的吃饭,各自叙说各自的际遇。

  这其中自然以云扬说得最多,以至于到了他不想开口的时候,大家也会你一言我一语的持续问话,仿佛要把这几年不见面的日子全都补回来。

  适时,计凌风借着酒意问道:“云扬,你和我妹妹……到哪一步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云扬登时就抑郁了。

  “八哥,您能别提这事儿么……提起来兄弟就胸口疼啊!”

  云扬举杯喝酒,借酒消愁。

  “说说,快说说,让咱们开心开心。”兄弟几人见云扬如此,顿时都来了兴趣。

  “可别提了……”云扬苦着脸道:“也不知道你爹在灵犀身上下了什么禁制……我现在都已经臻至圣人级数了,还是连碰都碰不得,即便是不经意的伸手一摸,也是一道白光乍现,将我打成半死……”

  “找媳妇找到你家里,那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平常人家找媳妇,顶多也就是多要点彩礼钱,你们这个,根本就是在收买人命,这也就是我,换了他人,就是有百八十条性命那也是不够死的!”云扬端着酒杯,惆怅道:“明明是自己的老婆,啥啥手续都齐全了,还是动也动不得,碰也碰不到……你说这算什么?”

  “哈哈哈哈哈……”

  兄弟们一个个锤着桌子哈哈大笑,乐不可支,满满的开心加愉快。

  计凌风端着酒杯愣住,半晌才吃吃道:“这个……你还想碰?我打死你我!”

  说完,再也嗔不住脸,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捂着肚子直叫唤。

  血尊谢谢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搂着云扬肩膀,道:“兄弟加油,总有一天,你会如愿以偿的,加油吧努力吧。”

  说完,径自哈哈大笑。

  谈一下道:“估计等他的修为超过了纪伯父……怎么着也该可以了吧……哈哈哈哈……”

  兄弟们纷纷报以同情的目光。

  云扬哼了一声,道:“修为超过他……很难么?不难吧!”

  众人异口同声;“不难!不难!半点不难!”

  随即又是一场哄堂爆笑。

  “以你现在的修为进度计算……顶多再有个万八千年的……也就差不多吧。”顾九忍着笑道:“如果你那岳父这段时间犯懒,毫无寸进的话。”

  云扬闻言之下,顿时瞪大了眼睛泄了气。

  “那我岂不是明明有老婆,还要打一辈子光棍?!”

  ……

  云扬万万没有想到,久别重逢本来是开心事,高兴到了极点,快意到了极点的一件事,不意最后的最后,竟会是以自己的极端郁闷为终结。

  但到了分别的那一刻,云扬还是感觉到了由衷的不舍。

  “你们……什么时候再来看我?”

  “时间应该不会很长了,这事其实还是要看你。”顾九拍着云扬的肩膀:“你加油修炼吧,修为精进愈速,咱们再见之日愈近,努力吧,少年!”

  兄弟们站成一排,目送云扬离开。

  云扬站在对面,明知必须离开,却又不舍得就此离去。

  多少年了,魂牵梦萦的,就盼望有这么一天。

  但此际真的拥有了这么一天,心中却是更加不舍得分别了。

  兄弟们的心情显然也很沉重,但却没人表现出来。

  至尊天阁的墙壁由凝实转为虚幻,显然,即将消失。

  谢谢突然身子一闪,到了云扬身边,加快了语速,急促的说道:“千万记住!事情不可做的太绝!”

  云扬还没明白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惊觉天旋地转,神思昏聩。

  蓦然间,一道刺目白光乍然闪亮。

  随即,身子飘飘忽忽的去到了半空中,满眼尽是白云蓝天,土尊金尊等人,都早已经消失不见。

  ……

  离开至尊天阁,重返玄黄的云扬一身轻松,一刹那已然尽复从容,径自在空中旋转着落下,随着风云,忽左忽右,苍茫长天,似乎成了他一个人游戏的场所。

  云扬如此失态原因无他,实在是太高兴。

  一朝梦圆,心结尽去,心境再无阴霾,本身修为实力再度大幅度精进,现在的云扬甚至想要高歌一曲,籍此表达一下心情之愉悦。

  此刻的云扬,身上残留的妖族封印已经破除,之前难以运用自如的诸般神通,随着封印尽去,尽都任由自己随意运转,无论呼风唤云,还是找雷引电,无不遂心如意,那份久违的化身风云,腾挪九天,怎不欣喜若狂?!

  云扬神念一扫之下,半个玄黄尽在眼中。

  “要不要先去抓住东方浩然他们三个老家伙打一顿?”云扬心中突然冒出来这个奇葩的想法。

  有此想法该因前段时间可是被这几个家伙勒索得过分,云府尊素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又道,小人报仇从早到晚,是不是要大肆报复一番呢?!

  想了想,云扬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能让自己感觉大快人心的诱人想法。

  “等等再说,确定能欺负你们的时候再说。”

  大抵云扬感觉还是不大保险,纵使自己的实力在此次至尊天阁之行后提升了许多,若是生死决战,云扬有把握拼死三大主宰中的任何一个,且自身全无陨落之虞。

  但说到切磋……云扬还真就没有多少把握,这帮老东西无数岁月累积的深湛修为犹在其次,光是他们的老奸巨猾不要面皮,三打一的事情,他们绝对能够干得出来,甚至是得心应手,信手拈来。

  若是云扬当真要去耀武扬威,估计就得被这三个老东联手压制,压制完还不算,还得被勒索不少的好东西,毕竟云扬的生灵之气,那是生生造化的无上妙品,对于那三个老不修而言,再多也是不够用的。

  虽然此次天阁之行收获多多,更再与诸位兄弟,云扬心花怒放,志得意满,难以自抑,但兴奋了一段时间之后,渐渐收拾心情,化身为一个相貌普通的儒生,向着九尊殿进发。

  玄黄江湖仍旧纷乱,四处仍有战斗在发生,但这些在云扬眼中,尽皆不值一提。

  毕竟,比起自己想象中的江湖来说,这已经是有秩序得太多了!

  甚至可以说……玄黄界江湖,比之天玄大陆江湖有序得太多太多了!

  “一个有秩序的江湖,即便无数修者拥有摧山断海,裂地崩山之能,却也少有滥用的,这便是莫大的幸事。”

  云扬心中笑了笑。

  随着修为增加,眼界愈发开阔,他对于创建了玄黄界的那位大能者可是越来越佩服。

  俗话说朝廷有法,江湖有道。

  朝廷的法想要制定乃至推广很容易,毕竟他们的针对面更多的乃是寻常百姓,国家机器在这方面通常都是无往而不利的。

  然而说到江湖有道,想要所有江湖人都约定俗成行事,却是难上加难。

  但这位大能者不管这个,他什么都没管,就是从根本上来了一个一刀切!

  铁腕手段,无需解释,我说不行,便是不行!

  “实力到了这等地步,的确不用讲道理,这才是真正的拳头大,就是道理大。”

  云扬心中想着。

  间或内视自身的经脉玄气变化,却好似一条璀璨的星河,气象万千;再不复往昔那种气息丝缕状,更像是一颗颗的发光星辰,在经脉中串联起来……

  “所谓人身自成宇宙,真意或许便是如此……”

  “只待一步步开发衍化进步下去,彼时自成天地,还真不算什么稀罕事。”

  云扬这会的行进速度并不很快,他有心以第三者的角度,看看这个世界,就那么优哉游哉的走着,同时心中还在想着自己的事情,梳理着自己这段时间的收获。

  一路上,他可是有遇到了不少九尊殿的弟子,每一个都是神采飞扬,鲜衣怒马。

  “江湖上九尊殿的弟子怎地这么多了……”云扬散出神识略略感应,忍不住咂舌:“我在至尊天阁里面竟然待了出过一年半的时间?”

  “怪不得心境也有些变了,算了,还是抓紧时间回去看看再说。”

  玄黄界看似平静,实则这份平静中尚有惊涛隐蕴。

  血魂山,对上妖族的终极决战!

  这一战,已经面对整个玄黄界公开,并且,已经开始了战前动员。

  人族与妖族决胜之战,气数之争!

  胜者将占据玄黄界!

  败者沦为食物或者狩猎对象。

  优胜劣汰,生存败亡的严重后果,压得整个玄黄界普通人也都是心头沉沉的。

  一旦战败,后果真正是不堪设想。

  江湖上的无数武者,纷纷响应号召,向着血魂山进发。

  四面八方的人流,便如百川汇海一般。

  “修为在圣者之下的,就不要去凑这个热闹了!去了也是白白送死,连炮灰都算不上!”

  “两界大战将起,此乃生死存亡之战!”

  “此战若败,人类皆死无葬身之地尔!”

  “此乃种族生存之战,怎不尽心尽力!?”

  整个玄黄界,到处都是这样的口号,无数的人都在谈论。

  有人忧心忡忡,有人战意昂扬,有人惴惴不安……

  但总体来说,三大天宫的战前动员,还是做得蛮成功的。

  云扬遥望血魂山口,只见那边一片血气之云,氤氲升腾,鼓噪不息。

  “妖族也在抓紧时间备战呢,不知狐皇猫皇两位兄长近况又是如何了……”

  云扬身形一动,已然消失在原地。

  ……

  适时,九尊殿传出召集令。

  召集所有在外弟子归山,除了在血魂山驻守的之外,其余人等,都必须在一个月时间之内,返回本门。

  这段时间里,因为诸神馈赠的诸多灵药再培植,已经有了第一期收益,令到绿绿炼制出来的丹药,说是车载斗量都不为过了,一堆一堆的哪哪都是,云扬自然要拿来为门派提升实力。

  这一次,不仅仅是九尊殿门下弟子,他连东方浩然等人也都通知到了。

  每人准备了一份厚厚的大礼!

  “大战即将爆发,九尊殿以区区丹药为玄黄男儿壮行!”

  其他的门派,比如圣心殿,圣魂殿等……云扬也都送了些过去。

  “这是从至尊天阁之中拿出来的丹药,数量不菲。干脆咱们都分润一些,让高层的力量,再强一些,为未来之战,再添一分胜算。”

  这是云扬的说辞。

  整整一个大仓库的丹药,全部都分了出去,群情鼓舞,心气陡升。

  唯有钱多多和顾茶凉心痛得心头滴血,竟不能言。

  丹药,向来是玄黄界交易场上的最优质等价物,更别说云扬给出去的全都是那些能够增加修为,滋养神魂,还魂续命等等神妙功效的逸品丹药,那么些的丹药,已经再不是区区金钱能够衡量,那可是足堪供给九尊殿这样超大型势力万年消耗的资源……

  就这么……

  就这么被掌门人大手一挥……送出去了!

  没了!

  至于说辞云云,就算再慷慨激昂,热血沸腾,还不就是说辞么!

  东方浩然等人自然明白得很,云扬这么说,话里话外的真意就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以后就算是你们再怎么需要,我也是不会拿出来的了!

  而你们把这些资源拿回去之后,具体怎么分配,又要对下面人怎么说,全都是你们的事情了,不管我的事,也不得再因为这档子事再扯上我。

  “这批极品丹药,端的是及时雨!”东方浩然胸怀一阵畅快,高兴地合不拢嘴:“我正愁着高端战力缺失,想不到就来了这么多的极品丹药,依我看来,这批丹药足堪将咱们所有人的整体实力往前推进两成,只多不少!”

  两成!

  只多不少!

  东方浩然说的,可是圣尊,圣君以上强者的两成,在在彰显了这批丹药的功效之宏大,根本就是逆天!

  而这至少两层的实力精进,何异令终极战局上,玄黄人族这边的胜算骤增三分!

  “即便于此,仍旧不可大意。人类一直占据上风,并非是实力高,而是妖族那边能过来的,就那几个点,妖族高手再多,也无用武之地。正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在此处正是最好写照。”

  “而今……近来天地元气波动得频繁且剧烈,妖族那边应该是针对此点有了想法……最近的进攻频率也是越来越见频密。这半年的时间里,在各个关隘口攻击了上千次……似乎在试探什么……”

  西门翻覆道:“一旦有什么异变,我方防线只怕会出现一溃千里的迹象,后患堪虞。只可惜我们现在完全不知道,那边是个怎么个情况,怎么会搞出来这等级数的元气异变。”

  “狐皇与猫祖的内乱明明还没平息……妖皇这般妄动,岂非是两面开战,动辄腹背受敌……”

  北宫琉璃皱着眉头,道:“难道是凤皇别有算计?”

  云扬一阵凛然:“若是能不声不响就弄出如此大动静的,非凤皇莫属。”

  “一旦妖族针对人族方针有所奏效,那么双方的全面决战,就只在顷刻之间,再无转圜缓冲!”

  “事实上,这也是我拿出这些丹药来的主要原因。”云扬淡淡道:“整个人类族群的安危,与一个秘密相比较,孰轻孰重,问心自明。”

  “各位,拿到了就赶紧回去吧。抓紧时间给自己的人服下去,服药之人纵然实力有所增进,始终还需要熟悉骤然增长修为的时间,始终是越早服下越好,现在时间对于咱们可是重中之重的重点,耽搁不得。”

  东方浩然深深看了云扬一眼,道:“明白。各位,这是至尊天阁里拿出来的丹药,只此一批,各位用的时候,千万仔细,不可浪费!”

  其他几人尽头严肃的点头。

  随即,众人化作了一道道流光,极速消失在云扬面前。

  在计灵犀等人注视下,云扬一挥手,九尊殿物资仓库里一下子多了许多兵器,每一件都属神兵层次,一时间,流光溢彩,满室灿然。

  “圣君以上修为的弟子,人手一件。”

  钱多多闻言失声惊呼,险些晕过去。

  不是没见过神兵,从九尊府到九尊殿,但凡神兵级兵器的授予,一定要先过这位钱多多钱大总管的目,换言之,整个九尊殿,见识过最多神兵,舍钱大总管之外更无他人,但即便如此,一下子看到了这么多的神兵在前,钱多多仍旧有几分不敢置信!

  这……这一次老大实在是太大方了吧!

  对外人如是,对自家人更加如是!

  不过更加让钱多多感到诧异的主因还在于,他实在是很了解云扬的,若然云扬原本是个守财奴,钱多多还觉得恰当,但一个守财奴突然间将所有的宝贝都扔了出来,那就肯定是出了大事!

  “老大,您……您这是要干什么?”钱多多肝颤的问。

  “没什么。”云扬笑了笑:“小胖,你忙你的便是,其他的不用你操心。”

  话音未落,已经是拉上了上官灵秀与计灵犀两女扬长而去。

  计灵犀两女看着小胖子失魂落魄的脸色,忍不住笑出声来。

  或许只有她们两个人知道云扬怎么想的。

  云扬此举乃是在为九尊殿增添最后一笔底蕴。

  这一次大战之后,恐怕云扬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到时候两人肯定也会跟随他一起走。

  到那时候的九尊殿,将会作为云扬留在此世的道统,薪火相传,自然要为其之绵延做打算。

  “云扬,你现如今的实力应该已经快要臻至圣人大圆满层次了吧。”计灵犀道:“这一战之后,若是胜了,修为当再上一层楼,超越此世绝颠,到时候,这个世界再也容不下你我,便如在天玄大陆那时候一般。但是有件事情,你可莫要忘了,须得在离开之前完成。”

  云扬诧然道:“什么事?”

  云扬自诩料事如神,算无遗策,不想今天却被自己的枕边人提醒,你忘事了,如何不惊诧?!

  “独孤愁的那档子事啊!”计灵犀道:“当年独孤愁帮你,被凌霄醉说动的理由。泰半都由他亡妻而起。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把这件事给解决掉?”

  云扬一下子愣住。

  独孤愁。

  早为天上客,半步缥缈间。但为红颜故,迟步彩云前。

  独孤愁。

  当年他的妻子病逝,他以天玄大陆万年玄冰玉为材质,制成棺木,数十年而痴心不改。他一心只想与自己的夫人恩爱白头,却是始终做不到。

  他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复活他的妻子。

  “独孤愁……”云扬皱眉道:“要令亡者复生,即便是今时今日的我,仍旧力有未逮,不过……倒也未必不能另辟蹊径……只有一节必不可少,就是他还保留着他妻子的魂魄么?若是尚有留存,此事或有转机!”

  计灵犀笑了笑,道:“这一层你放心就是,他可要比你上心得多。虽然在天玄大陆的时候,长年累月的消磨,致令其妻魂魄消散了不少,但你在上次飞升之前给了他紫极天晶……他没有用于自身,而是将之制成了容器,转以盛放其妻元魂。”

  “其实还不止元魂,连他妻子的身体也都好好的保存着,就在玄冰玉棺材里,栩栩如生,一如生前。”

  “其实当年独孤愁用玄冰玉保留了他妻子的一丝生机在身体里,但是这么多年过去,生机早已消失,只留下元魂了。”

  上官灵秀补充。

  “咳咳……”云扬摆摆手,道:“我也不瞒你们,其妻之肉身肯定不能再用了……你们叫独孤愁来吧,我来试一试吧,当年一诺,岂可失信。”

  若是换做至尊天阁之前,云扬即便已经臻至圣人级数实力仍旧力有未逮。但是,在这番至尊天阁际遇之后,却得两说,退一万步说,就算云扬仍旧无法,凭他那个绝佳的盟友:森罗廷,总能妥善这段因缘。

  时隔一年半的时间,森罗廷那边已经基本完善了地府。

  纵然是久逝的亡魂,只要魂魄尚在,就有偷天换日的机会。

  片刻之后,独孤愁呼的一下子冲了进来,满脸尽是激动:“云尊大人!我我……”

  张着嘴结巴半天,焦急的面红耳赤说不出话,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砰砰磕头。

  已然臻至半圣层次的独孤愁,就那么毫无形象,毫无尊严的向着云扬,连连磕头。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啊!”云扬赶紧将他扶起来,道:“独孤,关于这件事你也要考虑清楚。

  我承诺我会尽力而为,自然会竭尽所能,但我并没有十成把握。更重要的一点还在于,就算能够令你的妻子复生,但你妻子的肉身已经不能再用了,需要重塑,这其中的差别,你该当懂得。”

  独孤愁连连点头,大口大口喘气,他感觉自己已经窒息了,除了点头之外,更多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时凌霄醉也闻讯赶了过来,却是满脸的欣慰,显然是为了独孤愁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自从当日相助云扬伊始,这老哥俩基本就没再分开过,知己交心,顷刻如故,感情比之亲兄弟更甚,同样因为这个,凌霄醉才比其他人更能体会独孤愁心底的遗憾。

  云扬更无废话,立即焚香传信,召唤阎罗王前来。

  不大一会功夫,大殿中随着腾的一声闷响冒出一团冥雾,阎罗王亲身驾临了。

  “啥事儿召唤得这么急?”阎罗王挠着头,打招呼:“凌霄醉,独孤愁,嘿嘿,你们俩家伙还没死呢?”

  两人登时一头黑线。

  这森罗廷的阎罗王,乃是天玄的老相识了,而说到身份地位,与之自己相差莫甚,即便是其师地藏亲临,面对自己两人也不敢托大,不意今日再会,居然这么拽。

  “也没啥大事,就是请你看看独孤愁媳妇儿的魂魄,还能不能用。能用的话,帮手复活一下,就这点事。”云扬一派风轻云淡,言词间更是轻描淡写。

  阎罗王却是吓了一大跳:“云尊大人,您不是在说笑话吧?独孤愁逇老婆都已经死了多少年了……还保留着残魂?就算保留有残魂,可说道复活,哪里那么容易?”

  说着说着,他一张脸愈发扭曲起来:“我们地府虽然成功重启,但还没正式开张呢……这一开张就要做赔本生意,这可于理不合……”

  “你就说你帮不帮吧!”云扬满脸蔼然,笑吟吟的道。

  “……帮!”阎罗王一咬牙:“你云尊大人的事,能帮的要帮,不能帮就不帮了么……”

  “但得想什么办法,转圜一下呢……”

  阎罗王仔细地检查了魂魄,沉吟半晌道:“这魂魄虽然因为久滞尘世,多有溢散,但真灵未泯……看来老独孤也是请教了行家的,更做了妥善的安置……但这残魂复活,是要带着前生记忆的?还是全然的重新来过?”

  云扬道:“废话,当然是要带着记忆的复活,重新来过我就直接送其入轮回了,哪里还用得着你。”

  阎罗王脸色更苦,道:“别的都好说,残魂复活,尤其是保留原有记忆,至少需要九朵彼岸花,黄泉路走一段;望乡台上回头时,我将她推回去就是了,这些都好说,但另一个的问题还在于……你们想要她保留记忆复活,怎么也得有个身体为依凭吧?身体呢?事先说明,她原本的身体是肯定不能用了的。被万年玄冰玉冰封了这么多年,一朝解冻必然随之消散……”

  “必须要用人的身体么?”云扬皱眉。

  “用人的身体夺舍固然可行,但若有可能,最好还是不用,因为那样子会隐伏下巨大的隐患,

  独孤愁而今已经晋升半圣,再进一步不过机缘,复活其妻的根本目的,在于彼此相守,可是走夺舍路子的人,即便是顺利重生,乃至重修武道,仍旧难以走得太远,因为夺舍终是逆天而为,目标肉身再契合也好,始终无法与原身一般,难以完美融合。若是可能的话,以天材地宝为之重塑肉身方为上佳,但拥有重塑肉身效能的天材地宝,非绝大缘法难以获得……那玩意实在是太稀有了。”阎罗王道。

  云扬皱眉不语,实则神识却是在与绿绿在说话:“绿绿,有什么天材地宝是最大限度的负荷人类魂魄的?可以让灵魂在上面依附着,与正常人无异?”

  “啊呀呀?”绿绿嫩嫩的声音带着些许疑惑。

  云扬打叠精神,将意欲完成当初对独孤愁诺言之事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啊呀呀~~”

  绿绿手舞足蹈,居然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藤蔓好一阵挥舞,早已经七八株药材送到了云扬的跟前。

  ……

  “阎罗王,我一番思量之下,打算以万年人形何首乌做身体躯干,以万年九地阴魂参塑五脏,以万年帝流浆凝丝做经脉,再以万年血藤精华为其血脉,骨肉则是万年冰玉灵芝与霜精雪魄,可收相辅相成之功,还有头颅,我打算以万年玉雪灵参为材质,当可与身躯完美契合,五官则以万年灵琥佐之……就是其魂灵,我并无尚好选择,打算以十万年花草精魄主其重塑……你看可行么?”

  “这些,全是冰雪属性,不会冲突。”

  云扬虚心询问阎罗王,毕竟只是绿绿的一家之言,人家阎罗王才是行家里手。

  不意阎罗王听到云扬的提案,直接目瞪口呆:“这……太奢侈了!太奢侈了!”

  以万年人形何首乌制成身体躯干也就罢了,但是,这九地阴魂参,帝流浆凝丝,血藤,玉雪灵参,灵琥,冰玉灵芝这些东西……随便一样那也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物事好么?!

  即便是圣尊修者,一生之中也见不到几次这样的极品灵药,你丫的还要填一个清一色的万年份前缀,想要骇死人吗!?

  最最可气的还是最后的十万年花草精魄,花草化形得道不难,却极难凝成精魄,你一张嘴就是十万年的花草精魄,还问我行不行,我想说不行来着,可我过不了我心这一关哪!

  “你若是当真有这些物事,为那位夫人重塑身躯,一旦复活就是个顶峰高手,假以时日,圣人尊位可期。”

  阎罗王叹息:“但这话还要两边说,正因为其塑形宝物太过珍贵,在其复生之后,随着这些灵药全数融为一体,当事人就会变成一个移动的天材地宝,相信会有很多很多人打主意。”

  阎罗王笑了笑:“那才真是一滴血就能让人长生不老,一块肉就能让人立地飞升,吐口吐沫都是活命甘露,但凡修者,很难有不动心。”

  “没……没问题!我那怕死,也会保她万全!”独孤愁现在已经快要不会说话了。

  “那就给我吧,我赶紧动手,立刻马上动手,要是再耽搁一会,我怕我忍不住打这些灵物的主意,这他么的太诱人了,有没有!?”

  阎罗王选了个僻静之地,众人齐聚为之护法。

  阎罗王果然干脆,快手快脚的疾速布阵,随着轰的一声爆响,一片冥雾陡然笼罩,在场众人皆是当世顶峰之人,自然能够感到这片冥雾的与众不同,简直就是一处与世隔绝的独立空间,却又隐隐可见,尽窥阎罗王的诸般动作。

  但见阎罗王卓然伸出了手,从云扬手中将各样天材地宝都拿了过去,一一摆放好,基本就是刚过手就直接安置好,一瞬不留。

  计灵犀正在凝神观看,突然感觉有些不大对劲,微微一斜眼,只见云扬头顶上赫然生出了一片碧绿之色,一枚嫩嫩的叶芽儿冒出来,叶芽儿上居然还有个眼睛,在充满了兴致的看着阎罗王摆阵。

  头上绿了……

  “……”计灵犀戳戳上官灵秀,嘴巴一努。

  上官灵秀偷眼看去,不由脸上一红,掐了云扬一把,嗔道:“你什么意思,你就不会让它从肩膀上出来?怎地偏要从头上……”

  云扬伸手一摸,心念电转之间顿时一脸菜色,平生第一次将绿绿强行收了进去,并呵斥道:“以后要出来,无论哪个地方都行!就是不允许从头上出来!”

  “啊呀呀?”绿绿疑惑的叫了一声,以往没少从这位置出来啊,怎么就不行了?!

  完全不明白这是啥意思。

  不一样么?

  肯定不一样,以往每人见到,脑袋绿了也就绿了,现在被人看到了,还要被自己未婚妻看到了,当然不一样,很不一样,太不一样了!

  下一刻……

  众人正在全神贯注观看的时候……云扬的两腿之间突然间显现出一片绿油油的光泽……绿绿重新找了个地方出来了……

  ……

  上官灵秀与计灵犀两女见状不禁捂着肚子,闷声笑得肚子疼;看云扬似乎并不在意,不禁笑得更厉害了。

  阎罗王那边已经摆阵完毕。

  独孤愁如同捧着稀世珍宝一般,将存放妻子魂魄的紫极天晶瓶子递过来。

  “所有人退后。”

  阎罗王喝道:“尔等修为深湛,生息厚重,莫要让生机阳气冲撞了元魂。”

  在云扬等人听命退后数百丈注视下,只见前方突然间冥雾团团涌动而起,一道道黑色的闪电无声撕裂虚空。

  阎罗王口中念念有词……一番长篇大论之余归于:“……还不速速归去!”

  但见阵中无数的黑色闪电环绕,十朵彼岸花一起枯萎。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