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五百五十七章 看一眼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06 00:01:46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仙逆异界无敌系统仙帝归来鼎炼天地都市之少年仙尊神武至尊混沌纪元都市之万界至尊斗破苍穹
  “若只是单纯的看看宝儿,倒也未必很难。”云扬微笑道:“咱们只要以本心观想玉唐帝国的皇都天唐城,再辅以相应的宝物,该可以锁定天唐皇城的当前景象,一遂大哥和嫂子看看儿子的心愿。”

  “不错不错,这个办法好,这个办法好,若是能够再见宝儿一面,于愿足矣。”

  土尊与水尊转而看着其他几个兄弟,满脸尽是希冀。

  他们的修为虽然也是已臻极高层次,甚至不在云扬之下,但说到身家却肯定比不上金尊等家传富贵,至少如云扬所言的那般宝贝,他们是拿不出的。

  云扬微微一笑,似有意似无意地对金尊使了个眼色。

  原本还在纳闷云扬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金尊顿时心领神会,哈哈大笑道:“大哥,这些年我只是知道你们俩憋得苦了,只可惜咱们全都只有身不由己的份。你们俩无法再下天玄去看儿子,我们几个何尝不是如此……哎。”

  其他几人也都是一脸的憋闷。

  风尊道:“但若是咱们几个人再现玉唐,实在太过惊世骇俗……动辄就是天下大乱了。再说了,咱们这次重聚,还是多亏了至尊天阁的机缘,一旦云扬离开天阁,此次缘法便即告终,想要亲身出去,绝无可能的。”

  土尊道:“二弟言重了。这些年我们朝夕与共,肝胆相照,哥哥哪里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就是你嫂子想孩子,能看一眼自然最好,若是不能……那也就罢了。”

  金尊道:“大抵是因缘到了吧,不久前我父亲传了我一门神通秘术,正可用于此处,就是我修为尚浅,并不能运用太久时间,或者只够照看片刻,便要告无能为力,难以为继了。”

  水尊激动的说道:“只要能看上一眼,也就够了。”

  她眼中闪烁着泪花,显然是因为这意外之喜而激动得无法自制了。

  自己的儿子。

  最后一次离家的时候,他才不过粉嘟嘟的五六岁吧?

  这么小的孩子,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是怎么长那么大的?

  而今的一国之皇,大陆君主,君临天下,威压四海。

  顾九更无废话,开始运转神通,一道清蒙蒙的光线即时贯穿而出,

  众人目光聚焦,蔚为奇观,但见那清光穿破了虚空,不知到了何处去。

  如此过得片刻,但见一团光影蓦然浮现,徐徐转动,然后也不知怎地,转化成为一幅画面。

  众人上眼看去,尽都认得清清楚楚——

  那是玉唐皇宫。

  众人久违久见的玉唐国都天唐城皇城之内的景象。

  画面疾速拉伸,瞬间已经转变成为皇帝正在上早朝的情况。

  土尊与水尊同时挺直了背脊,一瞬不瞬地紧盯着画面,唯恐错漏一丝一毫,一分一秒。

  画面虽然毕纤可见,仿佛触手可及,却没有任何声音,略显美中不足。

  但是水尊已经是泪流满面,悸动万状。

  端坐在龙椅上的,那霸气四溢的年轻的皇帝陛下,左边眉毛之中,那清晰可见的三颗小黑痣,可不正是自己儿子独有的特征!

  但见那画面中,小皇帝眼神威严,举止霸气,一言一行,无不是气吞山河,君临天下的风范,言语间,不过眼神微微扫过,那份浓重的皇者威压,几乎能透过画面传过来一般。

  群臣俯首,战战兢兢。

  肃穆的大殿,只有一个主角,一个声音!

  那就是皇帝,乾纲独断,唯我独尊。

  水尊目不转睛的紧盯着画面,注目于彼端王者,用手掩着嘴,泪水扑簌簌的不断落下,那是欣喜的泪水,母亲欣慰且骄傲的泪水。

  终于忍不住,娇躯靠在土尊身上,轻轻抽噎起来。

  但纵然是抽噎着,眼神却仍旧贪恋地黏在画面中小皇帝的脸上。

  这一刻,小皇帝似乎是在发怒了,正在大声斥责什么,手中抓着一份奏折,指点着,喝问着,猛然将之拍在桌子上。

  随即,就看到一位大臣出班跪倒,磕头如捣蒜,哀告不已,然后就有金殿侍卫过来,将这位大臣拉着,拖了出去。

  金尊脸色发白,道:“小弟修为浅薄,实在撑不住了。”

  土尊与水尊两眼一言不发,仍自死死的盯着画面中小皇帝的脸,恋恋不舍的看着,轻轻叹息。

  “收了吧……”土尊说着。

  他才刚说出一个字,金尊的脸色已经变得灰白异常,画面亦随之消失。

  一旁的木尊谈一下似是早有准备,径自抓出一大把丹药扔进金尊嘴里,专心调息。

  土尊神色有些怔忡,水尊则是泪流满面。

  云醉月与月如兰在一侧连声安慰。

  “嫂子不用难过,孩子这么有出息,成就了一统天玄的千古一帝,皇者传说,只看那威严霸道,皇者之风,便是可喜可贺,告慰平生之事。我们羡慕都还来不及呢。嫂子怎么就哭起来了……”

  “就是就是。”

  “我没哭……我是高兴……”水尊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泣不成声,说是喜极而涕,但大家那个不知,慈母之心乃是为了再难见爱儿一面而悲伤。

  一时间,在座的所有人都很安静,至少表现得都很安静。

  画面上的小皇帝,让众人心中都很感慨。

  英明神武,霸气无双,掌控乾坤,游刃有余!

  这委实就是绝世霸主的气势,真实不虚!

  而这一幕,却又本来就是九尊的初衷所寄,只是,宝儿,一个自小就被安置在偏僻山村之中的孩子,又是如何锻炼到今时今日这一步的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而聚焦到云扬的身上。

  那时候大家都不在了,只有云扬。

  唯有他才有挂念那孩子,把孩子带出来,培养,夺嫡,面对无数的明枪暗箭,护住那孩子,然而,一步步走到今天,到底付出多少辛酸劳苦呢?

  其中付出的巨大,劳心劳力的程度,步步为营的算计……

  这是任谁都难以想象的事情。

  更别说云扬当时可没有现如今的强横实力修为,顶峰战力,当时他只有……异常险恶的氛围,兄弟们悉数战死,敌手诡异莫名,难以匹敌,他要报仇,要保家卫国,要上战场,要针对暗中的江湖势力,还要分心照顾自己大哥没有托孤自己却必须以托孤方式扶持的稚子……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么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完成!

  只是这么一想,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云扬怎么做到的?

  土尊与水尊对望一眼,两人同时站起身来,端起酒杯。水尊开口:“九弟!我和你大哥,就不说什么了。兄弟一场,九弟……”

  她已经说不下去,激动得满脸通红,拉了拉丈夫的手,举杯一饮而尽。

  云扬急忙站起来,半躬身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恭声道:“四姐可不要将功劳都扣在我身上,其他人也都出力不小,而宝儿能够走到现如今的地步,更多的因由还是在于他天生便是帝王之才,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有些东西,光凭培养却是培养不出来的。”

  土尊与水尊相视一笑,对这句话,并不反驳。

  他们心中如何不清楚。

  云扬的话固然有道理,但若不是云扬鼎力相助,就算是帝王之才又如何?

  这份大恩大德,纵使兄弟之间无须挂在嘴上,却一定要记在心里。

  其他几人也纷纷起身,顾九道:“小九,哥哥们也要敬你一杯。这一杯,是你该喝的!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享受这一杯敬酒!”

  金尊火尊风尊雷尊等……齐齐举杯一饮而尽,注目于云扬,看向云扬的目光中尽是赞赏还有欣慰。

  换做在座哪一个,任谁处在云扬的位置,也不敢夸言比他做得更好。

  兄弟们离开之后,云扬孤身一人打拼,能够到这等地步,已经是一份比完美还要完美的答卷!

  云扬苦笑一声,当初变故来得太疾太狠,他能够坚持下来,乃至一步步的走到今天,实在没有那么长远的规划,更多的不过是不想放弃,不想所有兄弟的许多努力付之流水,就止于走一步看一步,眼前种种,在众人眼中可谓尽善尽美,但一想到宝儿的现状早已脱离了自己原本预设的轨迹,云扬就是一阵阵的心悸。

  想了想,云扬斟酌道:“说到宝儿这个孩子,端的是天生的帝王之才,当日老皇帝陛下若非清楚得认知到这点,绝不会早早的将之带在身边,储位东宫,这是天赋,非属后人教导的天赋。他对于帝王之术,权谋之术,平衡之术,甚至暗黑之术,都有他自己的理解。”

  “如今,他成为了玉唐帝国的皇帝,小弟自然也是高兴的,不过,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是……宝儿这个孩子,权力欲大了些,掌控欲也过强了一点……”

  他真诚地看着土尊,道:“小弟实在不敢坦然居功,没有教好孩子,唯有羞愧。”

  土尊哈哈一笑,道:“小九,你道我不知道你担心什么吗;帝王心术,乃是皇室继承人的必修课,你大哥我当日岂非也是储位东宫?刚才虽然仅止于惊鸿一瞥,但朝堂上老面孔全然不见,尽都是陌生的新面孔,早已经说明太多……还有宝儿的那份霸气,霸道有余而王道略逊……更加佐证了我之感觉无误。”

  他收住笑声,轻轻吸了一口气,道:“小九,咱们兄弟一场,我也明白你的为人心性,更加知道你所期许的后辈人个性,但有一句俗话说得好,儿孙自有儿孙福。宝儿能走到现在掌控天下的地步,已经是他之运道,他之缘法,我们很满足了。”

  “不管他人怎么样,未来又是如何,你这个做叔叔的,之前铺垫的路,已经做得太多,太多了,接下来,纵然那孩子是闹得天人共愤也好,又或者倒行逆施残暴不仁也罢……都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

  “天玄大陆,天下归一,四海靖平,由千古一帝守成此世固然是最好,但真的就只是我们的理想期盼而已,现实与之有所差异,不过时也命也运也。”

  土尊爽朗笑道:“小九,做哥哥的,在此再对你道一声感谢!其他的,却是说不出口了。我和你嫂子今日能看这一眼,能看到这一幕景致,已经是心满意足,再无遗憾。孩子以后的路,我们看不到,也不干涉。”

  云扬松了口气:“大哥您能这么想是最好不过了。”

  水尊在一旁擦去了泪水,道:“这孩子……打小的时候,你大哥就说他天性有些凉薄,掌控欲极强……你话中的未尽之意,我们……明白的。”

  她擦了擦眼睛,道:“因为我二人不经常在孩子身边,所以孩子自小就任性,再加上没人管束,这种任性就更严重的;独占欲与掌控欲都是极强。犹记得那一次,我带回去几件玩具,说好了明天要给屯子里小孩子们分一分……宝儿先挑选了一个。但是半夜里他爬起来把其他的都砸坏了……”

  “我和你大哥将孩子打了一顿,却也再没有深究,从那之后,相聚的机会也少,但是,孩子的天性,却彰显无疑,说是三岁看老,古言诚不欺我。”

  “现在想想,我们当日将他隐匿在山村之中的举动,是对也是错,让他常年隐匿,是出自对他安全的考量,却忽略了,他从山村里走出来的时候,早已经形成习惯的自卑与敏感,就算他当了皇帝,也还是存在的。所以他不允许朝堂中有其他的声音,有他掌控不了的官员,更不允许朝堂中存在随时可以训斥他、阻挠他的人;这一点,在看到画面的时候,也尽都想到了。”

  “我只是希望,那些位老大人们没有被他害死。”水尊轻声道:“这件事,全然都是宝儿的不对。若是他当真将老大人们害死了……那咱们夫妻,一定会给老大人们一个说法。”

  云扬摇头道:“老大人们都没有死,现在被我安排到一个很是安全的地方安度晚年呢,这一层你们大可以放心吧。”

  说着将自己的布置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土尊与水尊听罢之后,齐齐的长舒了一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

  儿孙自有儿孙福。

  看到了宝儿,知道了云扬的安排,土尊与水尊这才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再度变得神采飞扬起来。

  “诸位兄长,你们这段时间都在哪里?”云扬开始问话了。

  “我们那,都在老大的天地里面逛荡;这段时间,哪也没去,当然了,偶尔也有去某方天地历练一二……”顾九咳嗽一声。

  “老大的天地?”

  云扬看着土尊。

  “不是土尊老大,我们说的是另一个老大。”顾九道:“等你……等你……咳咳咳,等你打破星空,明心见性,就能看到这个老大了。当真算起来,你还是这位老大的亲表弟呢……”

  ………………

  <这章总感觉味道有哪里不大对,但写成这样,我看了几遍改动的话改不了多少了,大家说说看。>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