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五百五十六章 前有因后有果!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06 00:01:44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仙逆异界无敌系统仙帝归来鼎炼天地都市之少年仙尊神武至尊混沌纪元都市之万界至尊斗破苍穹
  虽然一句话就将老大给诈了出来,云扬并没有感觉多少轻松。

  更何况,他很清楚的知道土尊是故意的,故意的中计,露出了破绽。

  无论身为曾经的玉唐大皇子,还是九尊之首,若是连这么一点点城府,这么一点点韬略都没有,岂能得众人信服。

  不过相比较而言,身为九尊老大,还是做仲裁更为适当。

  剩下的这几个家伙,可就有些难以分辨了。

  从面相身量上辨别,纯属扯淡,这会的六个人,目测就是六胞胎一般,全都是抱着胸,斜着眼看着自己。

  无论身高,胖瘦,甚至表情都是一个样……

  就算面容不一样,但这个没用,九尊之间虽然情谊深厚,但还真就没彼此照过面。

  这怎么认呢?

  云扬挠挠头,脸上沉思,心下懵逼。

  有心想要认输,借口是现成的,虽然咱们是兄弟,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您们几位的真实面目,让我如何甄别——嗯,这句话虽然好说,但实在有些不好听啊!

  就算认输,也要认出一个两个来再说。

  既然认输不该,辨别却也难能,云扬瞬间心思百转,第一个想到的却是计凌风,嗯,总有计灵犀这层关系,还有刚才那个尖酸刻薄的声音,或者可以从此着手……

  他叹了口气,道:“其实这游戏玩起来也没啥难度,大哥不是一下子就被我试探了出来,乏味得紧,乏味得紧,我现在可是一脑袋的包,实在没心情玩这劳什子啊。”

  六人冷笑着看着他,并不说话,一说话可就不上当,皆为九尊中人,谁不知道谁啊,这点小聪明就想引我们上当,哪有那么容易!

  刚才你一句话让老大出局了,那是老大谦让,不想让你输得太难看,以为我们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么?

  在一边的云醉月凑趣的问了句:“我看你修为大进,英姿勃发,怎么就一脑袋包了?”

  云扬叹气,道:“月姐,你是不知道,别的也就罢了,我八哥风尊自己走了,留下一个妹妹,现在他妹妹天天缠着我,我都快疯了。脾气不好也就罢了,长得还丑……初初我是看在八哥的面子上才收留的她,不想一时的心软,给自己惹下了天大的麻烦……”

  坐在云醉月身旁的月如兰面染寒霜,冷声道:“云扬,你在胡说什么……”

  随即,一个有如气炸了肺的声音响起:“你小子再说一遍!!!”

  一个青年一个箭步猛地冲了过来,直欲猛虎噬人也似。

  云扬好整以暇的道:“不这么说怎么能够认出来我的八哥,风尊您呢!”

  风尊前冲的身形一下子顿住了,脸上阵红阵白,龇牙咧嘴,犹自有些气咻咻的,斜着眼道:“你小子真的只是为了找出我?”

  云扬赔笑:“当然当然,要知道灵犀可是我的好宝贝,要不是逼得我实在没招了,我哪里舍得这么说。”

  本是拍马屁的话,但是计凌风听了脸色更黑了。

  一屁股坐下来,哼了一声,嘴里嘀咕道:“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被牛粪污了脚,晦气晦气。”

  随即也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月如兰这时已然恢复了恬静,对着莞尔笑道:“好好好,云大公子的智慧果然有独到之处,等他日见了灵犀妹子,可得跟她好好的唠唠,讲一讲云大公子的如妖多智,舌灿莲花!”

  一边的计凌风见老婆大人为自己出头,却是心花怒放,那一点闷气登时消弭无踪。

  云扬却是一下子傻了眼,哪里还不知道月如兰这是在帮自家男人出头,还有小小地报复自己信口雌黄,论到与计灵犀亲厚,无论云扬还是计凌风都得瞠乎其后,若是自己的八嫂随便吐糟自己几句,自己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啊……

  云扬赶紧伏低做小,赔笑连连道:“八嫂,您可是明眼人,当初我是怎么对待您,怎么对待灵犀的,您可全都看在眼内,我是被我这般无良哥哥们逼得实在没办法了,您大人大量,嘴下留情啊……”

  月如兰俏脸一绷,随即破颜一笑:“傻小子,饶了你了!”

  讪讪的云扬又将目光转向余下的五尊,观视片刻后,沉声道:“玄黄界雷家已然覆灭,举族尽皆,并无余孽,当初我杀过去,直接被灭了,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雷家的老祖宗,竟是一个等闲人根本就招惹不起的,更加意想不到的大人物……”

  说完这句话,对面五人虽然脸色不变,但是云扬已经准确的指出去:“你是我六哥!雷尊。”

  雷尊大笑一声:“好兄弟,好手段。”

  雷家的事情,始终是雷尊放不下的心结。

  而云扬当日与雷家雷动天假意攀交,对雷家知之甚多,雷尊始终出身雷家,面相眉宇之间总有几分雷家人的影子,再加上云扬言语间提及雷家终了,纵然面色不动,眼神中仍旧略有变化,找出来还真不难的说。

  但是接下来的四个人,却是不好辨别的了。

  本来以话语刺激,云扬自信可以分辨出血尊是谁,但那个办法,云扬是绝不想用的,毕竟独孤老爹的陨灭,乃是云扬此生至痛,但凡思及便要心中发疼,怎么可能用来利用。

  “剩下的几位哥哥,我认不出来了,胡乱指认,却是失却这场游戏的原味了。”

  云扬很光棍的认输了,径自倒了四杯酒,一口一杯,干脆地喝了下去,随即哈哈哈大笑:“真好!真好!”

  兄弟几人相视一笑,没有再说话,齐齐坐了下来,却是每人都陪了一杯酒。

  金尊,木尊,血尊,火尊齐齐落座陪酒之余,由金尊开口嗔道:“你小子怎地认不出我,我明明都有暗示你……那么明显的剑气你都没看到么?”

  其他几人哈哈大笑。

  玩笑开过,众人又开始喝酒了,那么一杯半杯的怎么能够,兄弟再见,今朝重聚当然要一醉方休,醉亦不归!

  这大抵是云扬感觉自己一生之中,喝得最痛快的一顿酒了。

  “这些年,你们都在哪里?”

  “为何当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些问题,云扬全都想问,但话到嘴边却始终问不出来,说不出口。

  当真问出来了,不好的。

  我以为你们都死了,结果到最后你们都没死,就我自己像个傻瓜一样,为了你们狂战天下,为了你们出生入死,为了你们受尽委屈,为了你们……

  结果,你们都是好好地,还都成为了大能者,反而是我碌碌……

  这些话,云扬不想说。

  但是他不说,却不代表别人也不会说。

  酒过三巡。

  热烈的谈话氛围开始弱了下去,慢慢的,大家都不怎么开口说话了。

  再过片刻,金尊沉吟道:“小九,有件事,我需要跟你说个明白。”

  云扬抬头,道:“二哥请说。”

  金尊道:“当年之事,具体的相关始末我们并不知情。天玄崖之变,我们当时是真的死了,这一点,半点不假。只是到了后来,某个时间点吧,我们突然恢复了神智,亦是在那个时间点才发现……又或者说是知道吧,我们其实并没有死,嗯这么说也不恰当,更准确的一点说法是……我们在天玄大陆的那个身份已经死了,不过与我们而言,那只是一份尘世的历练,却又不是……完整的我们。”

  这句话,乍听起来很绕,似乎是在死与不死之说上兜缠,重点似明不明。

  但是云扬却听懂了,一下子就听懂了。

  “当时,我们在确认了自己还活着之后,转而查看其他人的状况,虽然大家都不在左近,但已经觉醒真实跟脚的我们,倒是很快就再聚了,虽然不是所有人一共聚首。再聚的人包括你八哥,风尊计凌风,我金尊顾九,木尊谈一下;还有你五哥,火尊;对了,你还不知道你五哥的名字吧,他本名姓芮,叫芮火火。最后的则是你七哥血尊,谢谢,我没口误,你七哥就叫谢谢,姓谢,名谢的谢谢。”

  纵然是当前这么沉重的氛围中,云扬闻言忍不住咳嗽一声,这……

  芮火火?谢谢?

  端的是好名字,发人深省,动心动魄啊!

  “我们之所以没有真正陨落,还能重聚,主因就是来历不俗,再说白一点就是背后有人,全都是超修二代罢了……而当日天玄崖之变故,却是因为一位星空大能的一番布置,只不过中间起了一些个变故,令到既定轨迹失衡……”

  “这所谓的失衡,大抵就是几位星空强者相互算计的结果,几位大能所预设的轨迹,相护制衡,因果纷乱,导致时空出现了混沌,自行推演变化,而变异的最终结果,每个人的预设都难如预期嗯,应该说是谁都没有成功。”

  “其中又以大哥和嫂子,还有你六哥雷尊,最是倒霉,以他们的原有人生轨迹,该当是大哥建立九尊,嫂子辅佐之,最终靖平天下,君临天玄,成就不朽的帝后传说,而老六则是在天玄大陆蛰伏百年,以及一连串的机缘之余,重返玄黄界,亲手覆灭雷家,闯出赫赫威名,更是战魂殿的下一任殿主,却因为那几位大能的介入,强改天命,打乱了他们的既定人生轨迹。”

  金尊顾九苦笑一声:“我们知道个中真相之时,已经回返九重天外的自我本体之内;于是联袂提出抗议,要将你们接上来。不想你竟成天数之下的仅有变数,影响深远,更身关重大干系,绝不能动,反倒是复活大哥嫂子还有老六,倒是不算什么。”

  “但是,在顺利复活大哥嫂子老六之后,我们无一例外全部都被禁足了,那帮大人给我的理由是,我们一旦出现,就会极大程度的影响你,而你若是被影响了,就会影响到了整个布局,你已经是既定布局的最后指望,决不能有任何偏差。”

  “一直到今时今日,你走到今天这步,我们才终于获得允许,可以出来与你聚一聚,但也只限于在这至尊天阁之中,不得出去。”

  “那……我刚刚结拜的那位大哥……”云扬沉吟了一下。

  “他……他其实才是最初的布局者。反而我们的父辈,其实是搅局者,反正谁也算不得好人,无论布局搅局扰局,无所谓了。”

  顾九笑了笑,直接开门见山:“现在看来,我们父辈们的搅局还是成功了的。毕竟你可是成功保留了下来……按照原本的既定轨迹,应该是你刚帮助的那个小孩子……作为那一方天地气运的攫取者的。”

  “虽然多少有些遗憾瑕疵,但终究还算是成功。”

  云扬咧咧嘴。

  还想怎么成功啊?明明都已经把人家的主角都给换了,好不好!

  一个个的还想怎么样?!居然还遗憾,还瑕疵!

  云扬突然感觉自己的那这位新结拜大哥很是憋屈:千辛万苦布局,被人搅了;定好的人选,被人换了,万般无奈之下,又不能改变,居然只能找小辈来结拜,自贬身价的弥补缺憾,简直就是呜呼哀哉,苦不堪言……

  “哎不对……”云扬道:“那么……月姐和兰姐,又是怎么回事?当初谁把她们带走的?还有给我的那些个资源……”

  “出手的乃是我们的一位叔叔,董四叔,他一直在暗中护持,留下那些东西,那些痕迹,就是给你一点线索,一点念想,否则怕你留下永久的遗憾,那可是修行大忌。”金尊道。

  “原来如此,有那位董叔叔出手,我就算想察觉,那也是万万察觉不了的。”

  提起这件事,火尊与风尊两人的脸上遍布不堪回首的唏嘘。

  云醉月与月如兰却也不约而同地哼了一声。

  “咋了?”云扬好奇的问道。

  现在,他的心结,他的心事,他的所有的所有的负担……都已经完全没有了问题,是以……居然罕见的顽皮起来。

  只要你们说了,我便相信。

  “我们之所以在下面饱受折磨,是因为要考验我们,够不够资格能不能进他们家的门……”云醉月哼了一声,看着火尊芮火火。

  火尊低声下气道:“这话也不是我说的啊,我哪有那意思啊……到后来若不是我寻死觅活的……”

  “敢情你还有功啊?”云醉月瞪眼问道。

  “没有没有,全都是老婆大人你的辛劳……”火尊赔笑:“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说要看看……我也没办法啊,要不咱们等会再去闹一顿?”

  云醉月顿时缩起了脖子:“我不去,分明就是你自己不够坚定,和公公婆婆有啥关系!”

  火尊龇牙咧嘴:“对,全是我的错。”

  那边,计凌风也是另一边连连求饶:“我错了我错了……”

  众人笑作一团。

  随着谈话的持续云扬才知道,这些家伙原来身上都有婚约的;只不过等火尊与风尊的事情出来,原有的婚约才取消了,而且还是一下子全部取消了,彻彻底底的交给他们自己,为自己的人生做主。

  谈了好多,酒也喝了好多,时间自然也过去了不少。

  水尊才鼓起勇气,道:“小九,你……可见过宝儿?”

  云扬心下陡然一紧,脸上却是声色不动,哈哈一笑,道:“宝儿……宝儿现在可厉害了。”

  水尊满脸光彩,道:“怎地?”

  云扬道:“宝儿现在已经是玉唐帝国的皇帝陛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临天下,唯我独尊,你们说厉害不厉害?!”

  土尊与水尊都是满脸惊讶的看着云扬。

  两人怎地都没有想到,竟然会问出来这么一个结果。

  “这本来就是我大哥的皇位,我当然要让我侄儿坐上去了。”云扬笑道:“小家伙很聪明,也着实是一块帝王的料子,玉唐帝位不二的继承之人,这一点,非止我一人认定,还有老皇帝陛下,正是他老人家的首肯,宝儿才能顺利继位。”

  水尊满脸放光,举杯与云扬碰杯喝酒:“小九,多谢你了。”

  端着酒杯,云扬有意无意的问道:“你们而今大抵也无甚琐事缠身,只怕比我还自由自在吧,等啥时候有闲暇,亲身去看看就是,宝儿现在干得很不错,现在大陆早已经统一了呢,尽归玉唐。”

  土尊苦笑一声,道:“我们哪里还能再出现在玉唐天下了。再出现,我们算什么?其实我们也就只是今天来到这里与你相见,还保留了这个样子,实际上,我们已经去了另外的世界……”

  水尊也是有些怅然,道:“知道宝儿无恙,我也就放心了,生死轮回,虽言因果不昧,但一番生死终究斩断许多。”

  她沉默地坐着,突然怔怔的掉下眼泪来。

  一个母亲,怎么能不想念儿子?纵使言之凿凿,心下何忍?

  云扬心中一松,却又是一紧。

  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不对,但是……他是真的不想让土尊与水尊看到现在的宝儿,知道现在这位玉唐国主的所作所为。。

  若是知道了这孩子做的一切,两人岂不要失望到极点?

  而且许多事都已经发生,再也无法挽回。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