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五百五十五章 兄弟聚!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06 00:01:39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仙逆异界无敌系统仙帝归来鼎炼天地都市之少年仙尊神武至尊混沌纪元都市之万界至尊斗破苍穹
  可是九尊府在飞速发展的时候,掌门府尊却又一次失踪了。

  而且还是跟玄黄界三大主宰同处一地,共同进行一件事的时候,失踪了!

  东方浩然等人回来之后给九尊府送了个消息,直言云扬在闯至尊天阁的时候失去了信息,暂时下落不明;但有了这一句话之后,原本就不着急的九尊府众人更加不着急了。

  那态度简直就是全然不怀疑这三大主宰眼见九尊殿后势看好,谋害了自己的掌门什么的,就这么一句话,我们就全信了,就此安心等着了。

  更让人诧异的是,不仅九尊殿众人没有着急,两位掌门夫人也是半点都没着急就有点让人费解了。

  九尊殿的老熟人圣心殿殿主战无非现在有事没事儿就来九尊殿做客联络感情,当然,更主要的目的是蹭修炼环境;有一次跟计灵犀开玩笑:“弟妹啊,云扬那家伙突然就没影了,以他今时今日的修为实力,这天底下貌似没有几个人能够奈何得了他了吧,这突然消失哪……我琢磨……是不是这小子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风流快活去了,我说弟妹你可要看紧一点,现在这天下,云府尊在女子们心中,那可是炙手可热啊。”

  计灵犀檀口轻开,雍容回答道:“战大哥无需顾虑,男人嘛,还不都这样,让他随便出去玩,等玩够了,自然也就回来了。”

  上官灵秀轻轻一笑,道;“等云扬回来,我定要问问他去什么地方鬼混去了,战大哥都这么说,那当然就是他有前科的。”

  战无非苦了脸,道:“其实我就说一个可能性而已,我可没有说云兄弟就真的出去玩了,我跟他其实不是很熟,真的不熟……”

  说完忙不迭的落荒而走。

  要说战无非跟云扬不熟么?

  那是真的不熟,俩人照面一共就那么三五次,所以战无非说的其实也是实话,但放眼整个玄黄界,谁不知道圣心殿战殿主跟九尊府府尊云尊交情莫逆,端的顷刻如故。

  反正要是因为这个被云扬收拾一顿的话,至少战无非觉得,自己一定要比云扬还要惨。云扬收拾不死自己才叫怪事。

  他更加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之后,计灵犀与上官灵秀凑一起开了个小会,确认之后的方针对策。

  “你说……这家伙会不会真的出去鬼混呢?”计灵犀皱着眉头。

  “按说应该不会,但是……这件事还真的很难说……”上官灵秀同样皱着眉头。

  “嗯……这家伙的的确确是被咱们憋得狠了,听说男子成年之后,尤其如那家伙一般的青年少艾,总是有点想头的……”

  计灵犀有些苦恼,道:“灵秀姐,你说你也是的……我这边是身不由己,憋着他实非我愿,你可是说,你是跟你师傅请托才搞成跟我一个样子……”

  上官灵秀面红耳赤,嗔道:“呸,你这妮子说什么呢,你愿意什么啊……还知不知点羞,我……我若是,抢在你前面,你会让么,你还不得整天盯着我么……”

  计灵犀叹口气,道:“盯着你干嘛,咱们早就是他的人了,羞什么羞?现在光顶着个掌门夫人的名头有什么用,万一真被人抢了先可就……我若不是身上有这东西,我早就……灵秀姐,你道他还小么,今年之后,他可就二十五六了,他练得可不是童子功,就算是童子功,以他现在的修为层次,也早就圆满了……再一直就这么,被别人捡了便宜怎么办……”

  上官灵秀低头,红着脸不说话,一会儿功夫,脸一直红到了脖子,连脖子下面也都通红了,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

  只听计灵犀又开始抱怨起来:“都怪那什么人,也不知道他在我身上下了什么禁制,怎地霸道如斯,这都臻至圣人级数,还是解除不得,连控制一二都做不到,这真是……气死我了。等我见到他,管他是谁,都要骂他一顿!”

  “管天管地,还管得到这里来了!这老不死的做法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计灵犀俏脸含嗔,又怒又羞又是气。

  上官灵秀面色有如红纸,突然道:“那啥……灵犀妹子,姐姐有件事忘了跟你说了,当日我请托师傅帮我设下禁制的时候,多有一层设置……”

  计灵犀闻言脸色一黑:“难不成是一定要晋级成星空大能才能解除么?这可怎么好啊……”

  上官灵秀一张俏脸仿佛要滴出血来:“不是了……其实是,我师公说,圣人级数的修为乃是玄黄界顶峰,所以只要云扬还有我都臻至圣人级数,我身上的禁制就不会再生作用了……”

  计灵犀闻言一愣,半晌才嘿然道:“那不是……岂不是说……”

  两女嘀嘀咕咕了许久,上官灵秀全程面红耳赤,计灵犀全程的眉飞色舞……

  “等他回来!”

  “便宜你了,哼!”

  ……

  云扬此际仍旧在至尊天阁之中,至尊天阁号称不复玄黄,但本身并未当真不存,第七层的天降金莲固然早就消失了,但他却还没有醒来,却是陷入了深层次的感悟之中。

  武道武道。

  由武入道?还是因武而道?

  都说武道修行乃是逆天而行,然而每次在关键时刻突破之时,却总会得到一些苍天的赋予!

  比如,有一些阶位突破,会引来苍天雷劫,多少惊才绝艳的英雄,就此在雷劫之下魂飞魄散,中道夭折。

  但是只要度过了雷劫,就能脱胎换骨,实力骤然来一次飞跃。

  武道修为若真的是逆天而行,那么就只会有死亡,或者渡过难关,而不会有度过难关和死劫之后的脱胎换骨,实力骤升。

  那是心法层次的突破,但不可否认这也是苍天的慷慨。

  从这次的感悟之中,云扬反倒是觉得……这不是逆天而行,而是……苍天大道在考验一个人的标准。你通过考验了,自然可以得到奖励;反之,那些没有通过同样要付出代价的。

  “所以,修炼不是逆天而行。”

  云扬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间感觉自己的思路前所未有的顺畅通达。

  “修炼,不过是用自己的努力,去打破别人眼中看似不可能打破的桎梏!”

  他思绪退了出来,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然发生了质的变化。

  但究竟到了那一步,却还是不清楚不确定难有定论。

  现在的至尊天阁之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且貌似已经不在第七层,而是处身在一个宽敞的大厅之中。

  嗯?

  大厅?

  这里?

  亦是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声音叫道:“小九!”

  云扬转头循声看去,触目所及,背后满目尽是灯火通明,这个大厅赫然是一个巨大的餐厅。

  身后,一张笑脸温暖明艳,绝色倾城。

  倾国丽色在前,眼前灿然,但眼前之人的真实身份却让云扬吃惊莫甚,一时间只感觉浑身颤抖,浑身的血液几乎都冲到了脸上,不可置信的颤抖道:“月姐???”

  眼前女子雍容淡雅,风姿绰约,难描难画,不是久违的云醉月,又是何人?!

  在她身边,尚有另一个女子嫣然笑道:“你就只看到你月姐,就没看到我吗?”

  说话的人同样是姿容超俗,如同深谷幽兰,淡雅大方。

  “你是……兰姐?”

  云扬只感觉眼前所见如同做梦一般。

  眼前两人,一个是明面上已经于火窟中丧生的云醉月,另一个则是蓦然失踪的月如兰。

  火尊红颜以及风尊未婚妻。

  “两位姐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虽然感觉如同做梦,但云扬现在唯有庆幸欢欣,他绝不会认为自己在做梦。

  换言之,这就是现实,亦是事实!

  两女,真而确、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绝无花假!

  云扬的心中虽然早已经有了预感两女不会死,但此际看到两人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是惊喜莫名,欣慰至极。

  “这里可不仅仅只有我们哦。”

  云醉月嫣然一笑,让开门口,道:“小弟,请进。”

  云扬闻弦音而知雅意,埋藏在心底的那份期盼陡然升起,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

  果然,在这房间里,站着整整齐齐的八个人!

  这八个人每个人都带着面具,却是云扬熟悉到了极点的面具。

  云扬欣喜莫名地冲过去,脚步丝毫未曾停顿,但心却一下子沉了下去。

  八个人?

  怎么会是八个人呢?

  难道这其中有诈?!

  在云扬的预想之中,即便是最好最乐观的情况下,也就只有火尊,风尊,木尊等人有较高的几率还活着,而老大土尊,水尊,雷尊等……可都是天玄大陆或者玄黄界的土著,他们背后并没有偷天换日的大能襄助,当日死局,何能幸免?!

  若有侥幸,又岂会坐视之后的玉唐危局,乃至日后种种?!

  这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兄弟们明明就在眼前,云扬却一下子愣住了,迟疑情怯的情绪渐次升高。

  虽然迟疑,却不敢妄动,唯恐惊动的这场美梦,

  纵然是身在幻境,不过幻梦一场,云扬仍旧希望这场美梦多存片刻,一言惊破,幻梦不在,从此不再拥有与八位兄长相聚的机会!

  眼见云扬的急进因情往,却步因情念,满身满心尽是小心翼翼的迟疑模样,八人见状,齐齐哈哈大笑起来。

  “怎么?威风凛凛的云尊大人,见到我们几个人都不会说话了吗?”

  说话的乃是风尊,计凌风。

  这家伙的口气中夹杂着云扬最为熟悉的皮里阳秋感觉,让人倍觉酸爽。

  活像是看到了一头偷偷拱了自家里面养了好多年白菜的大肥猪。

  “你……你们……”

  风尊继续酸溜溜的:“奥哟喂,看看咱们云尊大人,现在真正是长大了嘛!见到哥哥们居然都不知道说几句客套话了。”

  其他人哄堂大笑,九尊的为首之人土尊率先开口道:“小九,咱们兄弟今朝再会,吾等知道你心中无数疑问,莫急莫急,且先入座,坐好了,坐稳了,咱们边吃边谈,一件一件说。”

  云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位置,仍旧是最末位。

  虽然这次与会者还有云醉月与月如兰;但自己仍旧是排在末位,比之初初又再降了两个位次。

  他傻乎乎的坐下,看着土尊身边,一身黑袍的水尊,仔仔细细打量了两眼,嗯,戴着面罩,穿着这一身宽大的黑袍,还真看不出来是个女子。

  现在看不出来,当年自然更加看不出了。

  但这熟悉的感觉,却让他的心一下子安定下来!

  他一屁股坐了下来,倒似乎是多了一份底气,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份很久很久都没有过的安稳舒适感觉,摇头笑道:“你们一个个都好好的,亏我当初差点哭瞎了眼睛,还杀了那么多人为你们报仇,不想……”

  “哎!”

  云扬叹口气,端起面前一杯酒,一饮而尽。

  兄弟几人都看到了他瞬间变红的眼眶,也都看到这一刻有一滴泪,悄悄的滴在了酒杯里,见他借着喝酒的姿势掩盖,却是谁也都没有揭穿。

  只是彼此对视了一眼,一时间,气氛竟稍显沉重。

  云醉月左看看右看看,笑道:“你们不是说要和小九玩个好玩的游戏么?怎么一个个的全都不说话了,还玩么?”

  “玩!当然要玩!那么好玩的游戏,怎么能不玩呢,哈哈哈……”

  其他几人一起大笑。

  随即,对面的八个人齐刷刷地站起身来,随即水尊又坐下了,揭开面罩,露出一张温婉柔美的面庞,道:“我还是不参加了。”

  “对对,你太明显了。”其他七人一起大笑。

  随即七个带着面罩的人凑在一起,走马灯一般转了一圈,随即呼的一下子一字排开,

  云扬撘眼看去,但见七人尽都将面罩都摘下了,眼前的,却是七名看来陌生之极的青年人。

  一个个的注目于云扬,一言不发。

  水尊嘿然道:“小九,你来猜猜他们谁是谁?若是全猜对了,我们每人喝一杯,若是有一个猜错了,你自己罚八杯,不算为难吧?”

  对面七个人凑在一起,声音也不知道谁发出来的:“他要是猜错了,就只罚酒八杯,岂不是太便宜他了么?”

  其他人异口同声:“但凡猜错,一起揍他!”

  云扬哈哈大笑,道:“我要是连自己的哥哥都认错了……甘心认罚,揍死无怨。”

  说完,对着七个人道:“大哥,我曾在玉唐皇宫大内中看过你的画像,你就不用猜了,你跟嫂子两人一道主持公道,可好?”

  对面,一个青年一怔,诧然道:“可是我已经改变了……”

  一言出口,顿时知道上当,其他几人一起射来鄙夷的眼神。

  土尊情知自己漏了破绽,暗叹一声,悄然回复本来面目,颓然坐下,苦着脸倒了一杯酒,道:“依照前言,我自罚一杯吧。”

  随即,一饮而尽。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