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八十九章 且将此刀先快意!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7-07 00:19:06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仙逆异界无敌系统仙帝归来鼎炼天地都市之少年仙尊神武至尊混沌纪元都市之万界至尊斗破苍穹
  宁风雪轻声道:“但这件事,有因有果……怎么也怪不到云尊啊……宫主,不能迁怒啊……”

  “不能怪啊……”北宫琉璃喃喃地说着,他的两只眼睛已经失去了焦距,空洞的看着前方,然后就不言不说……整个人化作了一尊雕像。

  若是能怪云尊,能找云尊报仇,北宫琉璃反而不会如此难受。

  但是……偏偏不能怪。因为,是自己的儿子自己找死!而整件事,却又是在三大宫主的策划之下进行……

  如何去找人家报仇?

  宁风雪就在一边看着,清晰地看到……这位高大魁梧向来都如同渊渟岳峙的北荒魔宫宫主就这么呆呆的坐着……一动不动……

  然而一头乌黑的头发……却在一点一点的变成了片片斑白。

  宁风雪扭过头去,站了起来,悄然出了山洞,在距离洞口远远的位置,安静地坐了下来。

  他此际竟然全然没有勇气,既不敢,更不忍,在那位刚刚失去了亲生儿子的父亲面前坐着。

  无法面对心中的罪恶感。

  因为……当真是自己拖延了时间啊……

  宁风雪仰天长叹,悠悠的吐了一口气,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这样顶天立地的英雄,为什么,就教不好自己的儿子徒弟呢?

  “不是说……老子英雄儿好汉么……”宁风雪看着苍天:“为何会这样?”

  ……

  …………

  刀光冲天而起,席卷天地的同时,还有沛然血光冲天而起,弥漫周遭!

  这是云扬自从冲上玄黄界之后,修为达成以来的第一次全力爆发,更是自身杀气最盛之刻、最为愤怒的一次出手。

  自从刀光闪亮,冲天而起的血光,就再也没有停过!

  一刀一个,一刀两个……

  “你们要杀我,我理解,为了至尊天阁,为了目标利益,你们感觉有了威胁,我理解,你们为之奋斗了很多年担心被我取代,我理解!”

  云扬一边挥刀,一边怒吼:“你们自以为的种种理由,因而营造出来的种种阴谋,从而诞生出来的莫须有罪名,都可以有,但起码还有块遮羞布吧!”

  “有一块遮羞布,我还认为是在规则之中,纵然如何不情愿,我还勉强自己给你们面子,给你们三大天宫宫主的面子,我陪你们玩!”

  “三大天宫卫护此世久矣,我愿意多给他们的后人一次机会,我希望你们会收手!”

  “这于我而言,没关系,无所谓!不过是一点委屈!”

  “但时至今日,在我亮明身份的当下,你们却还要对我下手,锲而不舍,不死不休!”

  “你们之前假作不知,诈作规则之内,自圆其说,我也忍了。但今天,却是明目张胆对我,对我这个公认的大陆英雄下手!便是死有余辜,绝不宽待!”

  “我从来都不是恼怒你们对我出手,人生在世,不遭人妒是庸才,我从来不怕更不在意对手有多少,敌人有多强!但你们却怎么不该对大陆英雄下手,枉顾他对这片大陆的贡献与付出!”

  “若只是因为对我下手而愤怒,在前几天你们就早已经全部死绝!而今,我确认到了一件事,你们会对英雄下手,仅止于你们的私心,你们个人利益,再非其他,那么,我又何必手下留情,遗留你们在此世为祸!”

  “我可以想见,在我之后,只要又有其他人挡了你们的前路,妨碍了你们的利益,你们仍旧想出种种借口,无数理由,不择手段的针对之,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什么立场,为人类做了什么,对你们而言,都不重要,都只是你们的绊脚石,一定要除之而后快!”

  “难道整个人类的安危,还比不上你们一个座位?!上路吧!”

  云扬愤怒的一声声质问,一刀刀劈出!

  一颗颗脑袋,就在他愤怒的质问声,刀光闪动中飞上半空,漫天鲜血喷洒大地。

  连同几位圣子在内的四十多名围攻者,此际已经死亡大半,幸存者也不过就是在苦苦支撑。一个个的满头大汗,满脸绝望。

  如果他们知道云扬的真实实力至此,他们绝对不敢招惹,圣君强者已经此世顶峰,就算不依附于三大天宫,到哪里也是一方之主,他们贪图的不过是自己依附圣子晋位之后的数万年风光,然而相比较于死亡威胁,那点风光却又算不得什么了!

  “大陆公认的英雄,为玄黄贡献良多的有功之臣,你们说杀便杀?你们算什么东西?!”

  云扬愤怒的咆哮:“就凭你们是圣子?狗屁!老子今天就是要屠尽了你们这些圣子!”

  刀光一闪,咔咔咔……

  虚空爆裂!

  一连九道刀光,在空中接连闪亮而起,又是九位圣君的脑袋,齐刷刷的掉落了下来!

  血光迸溅,赤色盈天!

  贾世雄一声惨叫,整副身躯被一刀两分,从腰腹处左右分开,尚来不及催动圣力疗伤,早已侵入其体内的绵密刀气早已在两边身体之中接连爆发!

  啪啪啪几声并不太大的响动,却已经令到贾世雄的肉身归于虚无,一团灵魂力才刚刚浮现,便被绿影吞噬。

  随着大量圣君陨落,第三位圣子牺牲者也终于出现了!

  “你们要的是利益权位,我给不了!”

  云扬声震云霄:“我能够给的,给我自己一个公道,给天下人一个公道!”

  “给所有血战妖族的人族英雄,一个公道的氛围!自今日起,谁再敢做这等勾当,斩立决!诛九族!上天入地,皆斩之!”

  轰!

  安心玉发出一声惨叫,脑袋被整个轰爆,随即身子也在连绵刀光中化作齑粉,灵魂力同样被绿意泯灭,生迹不存!

  第四位圣子!

  “哈哈哈哈……”云扬哈哈大笑,接连得手的他气势不减反增,挥刀如电:“阴谋,算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又能有几分作用?西门寰宇,给老子来死!”

  刀光刹那间汇成了一道长河,浩荡而去,目标直指在场的另一位宫主嫡子,西门寰宇!

  西门寰宇脸色惨白,眼光惊惧,连连后退,所谓仪态早已当然。

  他身边跟随的五名护卫厉喝一声,以搏命之势的强硬迎上!

  “圣子,快走!”

  “这是最后的机会!”

  而东极天宫的一位圣君则是趁着云扬出刀逼杀西门寰宇之际,施展身剑合一之招,以最纯粹最直接方式,强杀云扬,却在出剑的同时大吼一声:“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

  东方星辰,于震霄,风破天三人联袂发出最后一击,不待结果如何,径自扭头就跑。

  而在这三人身后,还有护卫十数人,却自不要命的一般冲向云扬,以图拦截一时,为三人争取逃生生机。

  他们三个觅得一线生机,急疾逃窜,然而首当其冲的西门寰宇却仍旧被云扬锁定在了刀光之中,哪里有逃生余地,就只落得惨叫连连:“救我……”

  “放心,不但你活不成,他们也逃不掉!”

  面对眼前群敌的豁命反扑,云扬手中刀陡然消失不见,取得代之的却是紫意莹莹,紫玉箫赫然上手!

  一箫在手,云扬大吼一声,将箫做剑,却是久违的屠尽天下又何妨,再现尘寰!

  轰隆一声,紫光倾天,整片天空,尽都被无量紫色剑气所充斥,仿佛千万道雷霆霹雳一同爆裂开来,又如天上银河倾落红尘,降临人间!

  至杀剑招再现尘寰之瞬,惨叫声连连响起。

  云扬发出这一招之后,全然不顾剑招去势,径自两手一分,早已经将面前空间撕裂,一步踏出去,正迎上风破天惊骇欲绝的面容。

  “刷!”

  一刀后,风破天从头顶到裤裆,异常平均的分成两半,刀气旋即爆发,将之两边身体进一步炸裂开来,然后……仍旧是一道绿光闪过、吞噬,而云扬却没有停步,早已再次撕裂空间,一刀如霹雳,将于震霄与东方星辰震得口喷鲜血,踉跄后退数十丈。

  而后方……

  以紫玉箫发出屠尽天下之招,席卷西门寰宇以及其他圣君强者,那西门寰宇虽然被数人阻隔在后,可是他所见到的,却是在自己面前所有人尽皆被紫意吞没,诡异地化作齑粉,然后那紫玉箫在他惊骇欲绝的目光中,丝毫不出意外的敲在头顶……

  呯的一声轻响,西门寰宇连一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已经化作虚无。

  其实又何止是一个西门寰宇,而是周围所有参与围攻的高手,在这至杀剑招之下,在紫玉箫无边浩威之下,尽数化作飞灰,生迹不存!

  但凡被紫玉箫击杀,连灵魂力现世的机会都不会有,直接形神俱灭!

  气得神识空间里的绿绿直跳脚,却又不敢怼紫玉箫,正如那魂妖畏惧绿绿,如鼠避猫,绿绿对那紫玉箫也是畏惧万分的!

  最后的幸存者,于震霄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连连后退,面如人色,东方星辰那一身惯常欺霜胜雪的白衣此际早已经脏得看不出本色了,头发更是散乱,满目尽是惊骇恐惧,连声大叫:“云扬,云扬,你不能杀我!”

  “你受了我父亲天高地厚大恩,你杀我,就是忘恩负义么?”

  “你杀我,如何面对吾父?”

  “你饶我一命!我此生此世,永感大德!”

  云扬此刻杀机已经疯狂沸腾,“饶了你?此间六七十人我都杀了,八位参与阴谋算计我的圣子,我已经杀了六个!却偏偏要饶了你,针对我出手最狠,最不遗余力的东方少宫主?凭什么?难道你的身份比西门寰宇与北宫无双更尊贵?!”

  云扬冷冷道:“除却你是东方浩然儿子这层身份之外,你还有什么,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东方浩然有你这样的儿子,只有贻羞万年,再没脸见人的份!今日,我便为他除了你这个祸患!”

  云扬飞身而起刀光再度闪亮,便如太阳一般耀眼生辉,杀机也随之更甚。

  而便在这一刻。

  东方星辰身后的虚空猛然被撕裂……

  于震霄猛然横身出剑:“你走……不要让师尊绝后……”

  刀光悍然落下之瞬,东门星辰大叫一声,突然间飞起一脚,将正一心护卫他的于震霄踢了起来,双掌交错,拍在于震霄后背。

  于震霄不明所以的大叫一声,整个人却好似一面盾牌一样的飞了起来,正整迎向云扬的刀锋!

  他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绝望与愤恨,嘶声叫道:“东方星辰……”

  但云扬的决绝一刀已经落了下来,一往无回,无命无活。

  半空中,自那撕裂空间中乍现的两人才来得及大吼出声:“住手!”

  这两个人一起叫住手,却只有一个人完整喊了出来。

  喊出声的乃是西天圣宫西门翻覆。

  而另一个,中途戛然而止的却是东方浩然,他急急忙忙的赶过来,接二连三,几乎是超越自身极限的接连撕裂虚空,在撕开最后一条缝隙,终于赶到事发地点的一瞬,才待忙不迭地往外钻,一声住手只喊出了一个字,赫然入目的却是自己的儿子为了逃命,一脚踢在自己徒弟身上,双掌将于震霄直接送到云扬刀下……

  而他自己,却借着那一点反震之力,转身逃跑,头也不回,瞬间已经出去千丈开外!

  而自己的徒弟反而是正因为保护他,才毫无防备被踢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东方浩然只感觉头顶上好似被人猛锤了一下,眼前竟现金星乱冒,后一个字,死活都没有喊出口!

  说时迟那时快,云扬决杀一刀将于震霄的肉身碎为齑粉,袍袖一挥,又将灵魂力收入神识空间,然后,正待举刀追击最后的东方星辰,却正看到西门翻覆与东方浩然。

  两大宫主此际的脸色,都是难以言喻的复杂,眼神更是遍布阴霾的注视着他!

  得此一缓再缓,东方星辰已经狼狈地逃出数千丈,却始终连头也不敢回一回,自然完全不知道这边又发生了什么变故,。

  东方浩然脸上紫气猛然间爆炸一般的升腾起来,怒喝一声:“畜生!!给我回来!”

  …………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