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八十七章 我帮你爹清理门户!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7-05 06:53:44
推荐阅读: 异界无敌系统都市之少年仙尊天下第九神级升级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仙帝归来鼎炼天地凡人修仙传混沌纪元大道争锋
  云扬缓缓的一步步走来。

  他的紫色衣衫,此际便如同是从无边血海中走出来一般,在众人眼中,闪烁着尸山血海的光彩,同时还萦绕着铺天盖地的杀气。

  每一步,踩在地面上,清晰的响声,就像是死神的战鼓,在众人心头重重响起。

  在距离高墙数十丈的位置,云扬终于停下了前进的脚步,抬头看去,缓缓点头,道“人挺全啊。”

  上面足足有三四十人,都在愤怒的看着自己。

  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仍旧是那几位圣子。

  东方星辰,于震霄,安心玉;西门寰宇,贾世雄,风破天;倒是北荒魔宫……

  云扬摸了摸鼻子,多少有点意外的发现,这上面赫然已经没有北荒魔宫的圣子了,北荒魔宫的四位圣子,除了被自己斩杀的两个,剩下的那两个,全都不在此间。……

  云扬现在有一个很清晰的认知,那就是;凡是现在在这里的,都是想要杀我的,那么,人杀我杀,顺情合理!

  “云扬!”东方星辰有些气急败坏大喝一声“你居然敢!”

  东方星辰一向以东极天宫下一任宫主自居,他也为这层身份而自鸣得意,他从来不相信有人敢对东极天宫现任宫主的儿子下杀手,无论是一众圣子还是其他人,这本是他曾经认定的底线,可是现在……他不敢再这么想下去了。

  北宫无双与他的身份相当,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那么,敢杀北宫无双的云扬会不敢杀他?另一个三大天宫的圣子,现任天宫宫主的儿子吗?!

  云扬疲倦地抬起眼睛,淡淡道“闭嘴!杀都杀了,你还鬼叫什么?”

  东方星辰只感觉一股前所未见的凶戾之气扑面而来。忍不住口鼻为之一滞,竟不能言。

  云扬看着东方星辰,眼中流露出一丝惋惜,淡淡道“东方星辰,你可知道,众多圣子之中,我最不想杀的便是你!”

  东方星辰脸色苍白,强笑一声“云尊大人厚爱了,星辰也一直以云尊大人为榜样。”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我不想杀你,就只因为你是东方浩然的儿子,东方宫主对我颇为照顾,若非必要,我不想让他难过,纵然是修为再高之人,心境再豁达通透之人,承受丧子之痛,仍旧是难以负荷的沉痛代价。”

  “所以从那天晚上开始,明明你的命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了,我却一直没有动手,又或者说,你,还有你们,真以为我在顾念你们圣子的身份,不敢痛下杀手?!”

  “所谓圣子的什么,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屁都不如!”

  “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一直贼心不死。”云扬摇头叹息“世上有一句俗话,叫做……不撞南墙不回头,换做别人,都已经出动了十几位圣君来杀我,尚且杀不了;甚至出动了四品圣君,仍旧无功而返,怎地也就识机罢手了。”

  东方星辰的脸色越来越是惨白。

  嘴唇哆嗦着,看着云扬,眼中全是恐惧。

  他能听得出,云扬随着说话,杀气越来越重!

  “但你不一样,你很顽强,你锲而不舍,屡败屡战。接连撞南墙仍旧不肯死心,现在连半圣都被你请动了……我真的很纳闷,你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杀掉我,到底是为什么?就只因为,我威胁到了你的地位吗?”

  “由始至终,你根本就没有想过,你想杀的人,是个什么人,又为这片大陆做了什么!”

  “你唯一想到的,就只有你自己,你自己的利益,还有你自己的地位。”

  “什么英雄,什么豪杰,在你眼中,一钱不值。”

  云扬的声音越来越是激昂,道“时至今日,我突然明白了,我不该放过你的,我一而再的放过你,非但对不住我自己,还对不住你爹。因为你若是活下去,你爹将来只会更难受,承受更多的羞耻,长痛不如短痛,他下不了决心,也下不了杀手……”

  云扬静静的说道“那么,我来帮他!”

  不仅是东方星辰,西门寰宇等圣子,也尽都是满脸苍白。

  云扬这番话,可不仅是对东方星辰说的,同时也是对他们几个人说的,东方星辰总还有一层东极天宫少宫主,东方浩然儿子的身份,他们连这层渊源都没有。

  安心玉眼中闪出狠辣之色,道“一起上,杀了他!”

  西门寰宇同时大叫“单打独斗,或者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但大家一起上,不信干不过他一个人,此时犹不拼命,更在何时?!”

  一声令下,至尊楼中合共四十多位当世顶峰高手齐齐亮出兵器,高呼酣斗,四面八方天上地下的向着云扬冲来。

  云扬大喝一声,来得好!

  紫光蓦然闪动,云扬没有再动用那紫玉箫,而是将之别在了腰带上,手持天意之刃,便如虎入羊群,毫不退让地冲了过去。

  四面八方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同时落下的瞬间,天意之刃陡然变大,竟然化作了不下十几丈的长刀,有如晴空霹雳,掠境而过,瞬间便是九十八刀接踵而至!

  当当当当……

  只不过一瞬间的接触,圣子一番的无数兵器,无有例外,尽都咔咔咔的断碎了一地。

  云扬出道至今,从来没有任何兵刃能够与天意之刃争锋,今日亦是不见例外,而无数兵刃残破碎裂的同时,更有无数鲜血冲天而起。

  不过交手一瞬,圣子一方已经是伤亡惨重,云扬此际修为凌驾,更有不世神锋相辅,再配合生生不息神功,超妙的刀法,何者能当,尽是挡者披靡!

  一刹那之后,接连数个悲壮的声音不断响起“圣子,快走!”

  在场众人尽都是当世顶峰修者,他们迅速判断出了一件事,他们群起围攻之,竟也奈何不了云扬,顶多也就是稍稍延缓其脚步,己方为首者的诸位圣子,此时不走,还待何时?!

  可是走!?

  几位圣子的脸上闪过莫名的神色,这一番若是仍旧杀不了云扬,那么今生今世,再也没有机会,而且还彻底的得罪了他,即便能够暂时逃得今日,明天又要如何?

  从高高在上的圣子,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吗?!

  面对这样一位随时随地都能迈入玄黄界最顶端圣人修为的云尊,谁能安枕?

  西门寰宇大喝“一起上!”

  东方星辰拔剑,喝道“干掉他!”

  众位圣子此时尽皆同心,尽都联袂冲出。

  圣子们的修为,自然也都是不低的。

  东方星辰的修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已经去到了二品圣君巅峰级数;这一身先士卒的冲上去,顿时令到己方士气大震。

  四十六位圣君,围着云扬转着圈大战,拳劲掌风爪力脚功无不尽力施为,全力以赴!

  面对由当世顶峰战力所构成的人海攻势,云扬丝毫不惧,天意刀法徐徐展开,一招一式,都宛如劈开天地的惊鸿闪电,战局一时间陷入了胶着状态。

  四十多人想要灭杀云扬,希望固然渺茫,但是综合战力在哪里摆着呢,云扬想要在短时间内击溃这么多人的联手,却也是万万做不到,更别说对方尽都生出了拼命之心,反而似乎将云扬逼落到了下风!

  这时,墙头上一道阴影悄然出现。双眸闪烁,虎视眈眈。

  那死灰一般的双眼,密切关注着这场声势浩大的厮杀,整个人好似影子一般的依附在墙头位置,下一刻,更是直接从墙头消失,化作了一片虚无。

  ……

  云扬脚下寸步不退,见招拆招,刀光霍霍,尽护己身,尽封敌招。

  纵使周遭无数高手围攻,各尽全力,恨不得一招毙杀云扬,但云扬的心中,却始终是如同冰雪一般的冷静。四下里攻过来的兵器拳掌,尽都如同是投影一般,尽都预先在他脑海中演练一遍,对于每一招每一式的后续变化,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的心,现在就像一口平静的井水,清晰地映射敌人的攻击。

  甚至对方每一个人来袭瞬间的心境,每一个人的心绪变化,都能在这一口清水井中反衬出来。那是一种天地万物,尽在掌控之中的微妙感觉。

  “这就是圣君的巅峰心境……万物在心不染俗尘吗!”

  云扬心中升起一股明悟。

  适时,一道人影闪电般前扑,悍然来袭,云扬长刀过处,早已经将对方兵器削断,却又同时生出一种这人此际将不退反进,以亡命之姿抢入自己怀中攻击,以命相搏,云扬本想反刀斩杀,但心念一动之瞬,却又生出了某种不妥的感应……

  似乎……似乎有一个极大的威胁,一直隐藏在暗中,一直没有出手,却好似狮子搏兔一般的虎视眈眈……

  于是刀势便出人意表地慢了一拍。

  高手过招,一瞬之差便是生死逆转,那道人影趁着这稍慢的一拍,成功冲进了云扬的刀网内中,被护身刀网斩伤得血肉飞溅的同时,极尽所能,恍如疯狂的一掌,悍然击实在云扬前胸位置;云扬怒喝一声,奋起一刀将那人斩成两片;但身子却忍不住摇晃了一下,退了一步。

  参与围攻的四十多位高手眼见己方得益,齐齐振奋空前的往前狂涌而来。

  云扬虽然实力高绝,但人力有时穷,刚才那一瞬已经在在证明了这一点,灭杀云扬之良机,就在刻下!

  云扬在承受一掌重击的同时,更觉压力倍增,战况竟生急转直下之势。

  被逼落下风的云扬两招四式同时飞出,意图力挽狂澜,然而整个人在沛然攻势之下,不由自主的再退三步,对方眼见云扬已落颓势,再次狂压而上;连被斩断的无数断刀断剑残兵碎刃,也尽都被利用了起来,在云扬面前形成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杀网,俨如万兵来袭,刀刀斩尽,刃刃诛绝,剑剑穿心。

  “杀了他!杀了他!”

  东方星辰怒喝一声“燃血战法!”

  轰的一声,一位圣君二品全无犹疑地合身扑上,以血肉之躯强行硬怼云扬天意刀锋,身子被神锋洞穿的同时,却自轰然引爆自身极端。

  竟是圣君强者的自曝之招!

  云扬一声闷哼,再退,这次却是连身形都开始有些踉跄了。

  然而再三出现的那道翠绿的藤蔓再度凭空而现,在空中一绕一卷,早已场中所有的灵魂,尽数收走。

  面对这一幕,东方星辰等人自然惊骇莫名,却又无暇思量更多,此际云扬不死,就是他们死,是否死得魂飞魄散,神魂俱灭已经不是重点,仅止于稍稍一愣,旋即攻势再起,较之之前更甚一分!

  而云扬则是险些开始骂娘!

  绿绿!

  这个小吃货,居然在这个时候出来捡便宜,你能不能看看场合,分辨一下态势啊……

  “绿绿!”

  云扬在意念中怒吼道“你你你……你等一会不行?”

  你道我真是落到了下风,无暇处置那些残魂么,本少爷正全心全意的设陷阱,引诱那个隐匿一旁,迄今为止还没有打算出手的家伙出来呢……你可倒好,直接挥出藤蔓来收拾战利品,打草惊邪了怎么办……

  “啊呀呀……”绿绿知道犯了错,顿时叶片藤蔓都全缩成一团,捂住了脸,嫩嫩的叫“”“啊……呀呀……”

  云扬憋闷的叹口气。

  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宠物,自己行事素来就是天高九尺,燕过拔毛,实在没有立场指摘绿绿的说,至少不那么理直气壮!

  ……

  那道原本潜伏在桥头的诡异影子,此际已然渗透进入了战场之中,就随着几位圣君的高呼酣斗,在圣君的影子里面辗转腾挪,并没有任何人发现。

  他从这个影子,转移到另一个影子,再转移到另一个,大抵就是一步一步的向着云扬靠近。

  而他目前的身位,已经极为接近了云扬,现在只差一个错身,事实上,他已经准备要出手了。

  但就在这个微妙关头,突然一股源自灵魂本鞥的悸动感乍然而现,那诡异身影毛骨悚然,险险亡魂皆冒。

  …………

  今天居然杀不完……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