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欲斩草除根【第三爆!】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6-25 02:04:29
推荐阅读: 异界无敌系统都市之少年仙尊天下第九神级升级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仙帝归来鼎炼天地凡人修仙传混沌纪元大道争锋
  “东方圣子这句话说到了我心里,就面前这些位的能为,区区化形手段何足挂齿……”贾世雄叹口气,道“就算我们自己有心出手相助,也要多有忌惮,万一错手将真的云尊大人误伤了,岂不要成为千古罪人啊。”

  风破天转头向着云扬说道“不知先到的这位云尊大人可有何高见么?”

  云扬讥诮的笑了笑,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众人一起问道“什么办法?”

  云扬笑吟吟的说道“就如那位文渊圣子的说法,江湖规矩,强者为尊,在这里的十四位云尊混战一场,最后活下来的那个人,便是真的云尊大人了。哪怕最后活下来的是假的,但是只要他活下来了,那他无论是不是真的,都不重要了不是么?!难道各位认为这个办法不好?”

  云扬这句话说得讽刺味道十足,几乎就是毫不掩饰了。

  然而随即就有不少人一起鼓掌连连“这方法不错,强者为尊,赢的自然是真!”

  “这件事情这样处理虽然略显过激,但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东方星辰抚掌道“江湖规矩,本就强者为王,胜者称尊。”

  西门寰宇皱眉道“不妥不妥。”

  “如何不妥?”

  “若是一场混战,别有用心者集中力量击杀真正的云尊大人……或者万一混战之中,真正的云尊大人本能胜出的,却被别人联手击杀又要怎么办?这种方法实在是有欠公允啊!”

  “哦?寰宇圣子这么说来也自有道理,不知该如何才能做到公允呢?”

  “单打独斗就好,可以最大限度避免群起围攻一人。”

  “大家可以自由选择交战对手。而今局势混乱,我等虽然不明所以,但我们却可以在这里维持秩序,确保不会有什么阴谋针对……”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将事情向着一个单打独斗的方向推了过去。

  众口一词,这个说,那个捧;再有个解释……

  七张八嘴一说,到后来赫然已经是将此事搞成板上钉钉,势在必行了。

  “对,就是单打独斗!云尊大人一个人横扫妖族,实力自然是最强的!单打独斗下来,云尊大人定然可以最终胜出。”

  “对,就让云尊大人将这些冒充者狠狠的教训一顿,我等负责在这里为云尊大人呐喊助威。”

  ……

  如是你一言我一语之间,将这件事推向了无可逆转的定论。

  云扬笑吟吟的听着,他知道这些人一定还有下文,因为就当前这态势,还不足以将此局定成死局。

  他们既然搞出来现在这个局面,那么就肯定还有后招,令到自己成为众矢之,若是真正的单打独斗,那十三人势必会有许多人自相内斗,折损战力,岂是他们乐见?!

  “这个办法诚然不错。”

  十三个黑衣蒙面人之中,却又一人笑吟吟的说道“既然你们这些人有胆子冒充本座,自然就要承受本座的怒火!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群殴什么,本座全都接下了!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我云尊在妖族都能纵横南北,无往不利,诸多妖王都被我玩弄于股掌之中,一来一去灭杀千百万妖族,难道还怕了你们几个跳梁小丑?!”

  另一个黑衣蒙面人亦自哈哈大笑“看来谁也不肯承认自己是假的,冒牌货?既然如此,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接着又一个黑衣蒙面人阴森森的说道“本座也赞成这个办法,有胆量冒充本座,自然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若是有怕了的,就现在退出吧,免得彼时因为一念妄行而丢了性命,一世修行尽复流水啊。”

  再一人淡淡道“人生在世,想要平平安安活到老大岁数,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事;多少风刀霜剑生老病死江湖磨难……但若是自己找死,却是太容易了,引刀成一快,便是一切东流。诸位,冒充我可非是容易事,劝你们赶紧退出吧。尚可保百年之身。”

  “本座心中愤怒,已经无法遏制,你们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冒充本座,亵渎玄黄英雄尊号,等一会战斗起来,本座可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

  这些“云尊”一个个站在这里,每一个身高差不多,胖瘦基本一样,你一言我一语,都是用云尊的身份口气说话;一时间场面混乱至极。

  “既然如此,此事便这么定了。”东方星辰一锤定音“各位,尚有不同意见的此时还可退出,之后可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了。”

  他这么说,这些所谓的“云尊大人”怎么可能退出?

  谁若是此刻退出,岂不是就说明了自己乃是冒充的?

  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决斗地点就在这大厅之中吧。”东方星辰淡淡道“最后提醒大家一句话,这里的侍者与侍女,有很多都是普通人,玄黄修者规矩大家都知道。不能控制好出手力度的,伤及了普通人的,那可是要被天罚直接打杀的。”

  云扬转头,定定地看了一眼这位东极天宫圣子。

  这……这就是东方浩然的儿子?!

  心中好一阵的叹息。

  东方浩然殚精竭虑为了人类,但你可知道,你的儿子真是策划这一切的最大推手?

  我若是杀了你的儿子……你会有个什么感觉呢?

  若是你的儿子策划着杀了我,你这位东极天宫之主,又会是个如何做法呢?

  但凡是有点心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东方星辰等几位圣子在引导着这一场闹剧,将方向导向越来越不利云扬不利的方向。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听得几乎气破了肚皮。

  眼白白地看着这么多人针对云扬,两女只想着下去将这些人全部打死!

  但一来是真的打不过,二来么,又怕是影响了云扬的既定计划。

  她们向来就很知道云扬的谋定而后动,却仍是气得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我们辛辛苦苦找了他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却还要看着他被你们这么欺负!

  气死我了!

  “咱们的进步还是太慢,实力还是不足!”计灵犀咬着牙,眼中喷着寒光。

  上官灵秀哼了一声,道“风水轮回转,天道饶过谁,等咱们的实力提升上来了,能够应付场面了,第一时间就去到三大天宫那边逛逛!不砸得他们片瓦不留,绝不算完!还玄黄圣地,人族福祉之依归,我呸,就这么些个垃圾传人,乃师能是什么好货色!!”

  “一言为定,不管云扬怎么说,怎么做,这三大天宫,咱们姐妹是去定了!”

  计灵犀只感觉自己的胸都要气炸了,咬牙切齿道“无论今日之局结果如何,但三大天宫那边总有教徒不严之罪!这一点,必须要给咱们一个说法。”

  “回去我就闭关!”上官灵秀眼神凌厉,从十二位圣子脸上一个个看过去,恼然道“师父一直说我出来得太早了,没有足够的实力走到哪都难免碰壁,不过我挂念你们俩,非要出来……”

  “若是等我突破圣君阶位再归来,哪里有今天这份憋闷……三大天宫,你们等着我找上门去吧!”

  上官灵秀向来沉静内敛,很少这么的大发脾气,甚至是很少发脾气。如这一次这般直接怒形于色的情况,云扬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心头不禁泛起几分暖意,渐渐冻彻的心底有所缓和。

  他远远的看着计灵犀与上官灵秀,传音过去。

  “不必担心,我本意就是要在这里大杀一场,顺便找一找三大天宫的毒瘤;看看能不能清除几个,眼前种种,不过是我顺水推舟促成,只要最终结果顺心,过程中有些许义愤,在所难免。”

  两女脸色稍霁,却仍旧是怒意冲天,恨不可遏。

  云扬传音完毕,蓦然想起来东方浩然与自己临分别的时候说的话。

  “该杀则杀!千万莫要留情!不管是什么身份!”

  一念及此,却又忍不住心中叹息不已。

  东方浩然,你在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否已经在心中做好了会有今日之局的准备?是否你已经决定了,或者说……你已经知道了什么?

  否则的话,为何要加上那一句“不管是什么身份!?”

  难道说你当真已经做好准备,要牺牲自己的儿子么?

  云扬心思百转,蓦然想起这句话的瞬间,不禁感觉到心中的怒意与不甘委屈竟如同潮水一般的极速退去。

  东方浩然当时的这一句话,自己综合之后的经历,初初还以为是说得东极天宫之人心怀不轨。

  但现在看来,这个判断有误,该当别有所指才是。

  如今自己孤身面对万敌,情况凶险莫甚;孤立无援已经是境况堪虞。但是……自己现在所承受的种种,还不如东方浩然自身所承受的万一吧?

  他需要面对的是自己的儿子的利欲熏心!

  他需要面对的,或者还有自己的爱子死亡的消息!

  更有甚者,东方星辰若是当真死在自己手里,死在这一局之中,东方浩然连报仇都做不到!

  他连报仇的立场都没有!

  云扬抬起头,凝神注目于正北面首席端坐,风神如玉白衣如雪顾盼神飞的东方星辰,那剑眉星目,那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从容气度,满满把握的样子……

  “呼……”

  云扬长出了一口气。

  小子,你可千万不要在正面对上我啊!

  否则……你云叔叔可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云扬蓦然将自己的身份拔到了跟东方浩然齐平的位置上,或者唯有如此,才有理由留给东方星辰最后一点生机!

  因果之说,本就有前人种因后人承果之论,于云扬而言,有东方浩然这份前因存在,云扬自问,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当真不管不顾的灭杀其子,这……大抵就是一份后果吧!

  这一瞬间,云扬对于因果之道的领悟,又有了更深的明悟,

  当然,这小子若是非要找死,我也只有大义灭亲了……

  “各位,各位……咳咳,恕在下才疏学浅,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诸位,总不能称呼大家为‘各位云尊大人’吧,啊哈哈,你们说是不是……”

  东方星辰的开场白居然是说正题之前先开了一个玩笑,顿时引起一阵大笑。

  计灵犀狂撇嘴“有这么好笑么?”

  她这句话的声音很大,在场所有人每个人都听到了,笑声顿时一窒。

  就刚才她跟上官灵秀所展现的威能而论,傲视全场,威压众人,并无一人有胆量触其霉头。

  “所谓此世顶峰修者,仍不过趋炎附势之徒。所谓卑鄙无耻下流下作者,非只世俗才有。”上官灵秀大声说道“今日才知,玄黄界高层武者之间,尽皆此辈!”

  计灵犀故作好奇问道“难道这些人修炼了一辈子,修炼到了此世修者顶峰,最大的成就便是能不顾脸皮,只为别人拍马屁?”

  上官灵秀哼了一声,道“灵犀妹子,你这就有所不知了。越是高层武者,往往活得年头也就越多,反而越见的怕死!而这年纪大了的另一个好处就是,远比常人丰富的人生阅历。什么人应该拍马屁,什么人不应该拍马屁,又要在什么时候拍马屁,这帮老而不死的家伙,心里可是比谁都清楚。”

  她嘲讽的笑了笑,道“要不为什么这些人怎么能够活得长呢?不外就是因为龟缩得多了啊。妹子你可知道,在咱们天玄大陆,有一句流传于民间的俗话,叫做千年王八万年龟,你可知个中真意?”

  计灵犀好奇问道“请姐姐指教。”

  上官灵秀淡淡笑了笑,道“那是因为乌龟和王八一辈子都在污泥里面,不怎么出来的,所以才能长寿嘛!要不然,那句龟缩怎么就是成语呢?龟缩啊,龟缩指的是什么,你从字面上理解理解,还不明白吗?要是乌龟王八都能挺身而出的话,又从哪里来的这么多关于乌龟王八的传说啊,一早死光啦,也就没有所谓‘龟缩’的成语了!”

  计灵犀雀跃的道“姐姐说的太有道理了,难怪难怪,真真是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对了,姐姐你说,这满大厅的所谓圣君圣尊,此世顶峰修者,全都是乌龟王八啊!?”

  她故意用天真的口气清脆地说出这句话,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指着和尚骂秃驴,而是很明白的直说在座的诸位,都是乌龟王八!

  可在座这么多的高手强者,却愣是没有人敢发火。

  刚才这两个女子直接用护身罡气震死两位圣君高手的场面,还在眼前萦绕,谁敢贸然造次?

  或者真如上官灵秀所言,高阶修者最大的依仗,非是他们的自身修为,而是他们的……识时务,懂得审时度势,该龟缩的时候都会龟缩,便如他们会选择针对云扬这个玄黄英雄的立场,也如现在,被如此辱骂也恍如不闻,全无动作!

  大抵众人还在奇怪纳闷这两位深不可测的女高手,到底啥时候发飙?

  更可怕的却还在于,她们……到底会不会发飙呢?

  他们不说话,但不代表别人也不说话。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两女的威能与威慑程度——

  一位站在场中黑衣蒙面的‘云尊’忽而冷笑一声,愣然道“哪里来的两个女娃娃,居然敢在天下英雄面前,如此出言无忌,家里大人怎地放心任你们行道江湖!”

  计灵犀语气中尽是嘲讽反问道“你不认识我么?”

  那人一愣“本座为何要认识你?”

  计灵犀哈哈一笑“我可是云尊的未婚妻,你居然说你不认识我,那你是谁?”

  那位冒充者闻言顿时楞了一下,他来得晚,根本不知道之前的种种变故,一皱眉又道“本座的未婚妻,我自然认得,只不过你戴着面罩,言谈举止尽皆不似,;便是声音语调都不对,你可把面罩摘了,让我一观!”

  计灵犀眯着眼睛道“我自己戴上的面罩自己摘下来岂不是自落面皮,你若真是云尊,真有本事,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来摘一下如何?”

  这人感觉一下,勉强这个小丫头,不过圣尊三品修为,不足为道,怎敢这般的挑衅自己?

  一挥手,喝道“那就由本座来帮你摘掉,本座要用现实来告诉你,不是什么人都能冒充我未婚妻的!”

  话音未落,一股劲风幽幽而去。

  这股劲风,夹杂着一股阴狠的暗力,除了将面罩摘下来,还有顺手一巴掌将计灵犀拍晕过去的打算,万一若是用力大了打死了……那也就打死了。

  无所谓。

  事后我抽身一走,哪怕是有强大后台又能怎样?今天我冒充的是云尊,谁知道我的真身是谁!

  可是他这一出手,却讶然发觉四周的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他正自奇怪,众人的脸色变什么,难道竟生义愤了?!

  随即就听到凭空乍响一道霹雳,随着咔嚓一声,一道白光陡然出现,以间不容发之际,早已劈在了自己的头上!

  这道白光,或者说这道霹雳来势固然奇疾,但声势却并非很大,至少在场的绝大多数强者,都有自信可以发出威势强于此白光十倍百倍的招法,可就是这道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白光,令到那冒充者的三品圣君身躯浑身上下尽皆冒起了青烟,一股浓郁的烤肉香味遍及全场,身子摇晃了两下,推金山倒玉柱也似地摔在地上,显见是不活了。

  紧跟着,一颗脑袋咕噜噜的脱离了肉身,滚了出去,而那白光威能却还在其身上持续缠绕。

  肉身陨灭之瞬,那三品圣君的灵魂力量瞬息成型,急疾往外逃去,意欲逃出生天,可是那股白光,蓦然化作一张白色光网,轻描淡写地将那灵魂体罩住。

  “救我……”

  那三品圣君灵魂体就只来得及呼出生命中的最后两字,便即化作了一道青烟,在白光笼罩之下,彻底消失不见。

  演变变故如斯,其他的十二位冒充者顿时整齐地退后一步,眼中满满的尽是惊惧之色,再看向计灵犀时,惊骇莫名。

  这……这女人是谁?

  居然只凭着护体罡气,就将一位圣君生生震死了?

  还要是形神俱灭,万劫不复的死法,连灵魂体都无逃生余地?!

  这,这也恐怖了吧?!

  看着死去的这人,安心玉的脸上抽搐了一下,阴着脸说道“看来此人不过是个冒充者,死有余辜,来人,将此人的骸骨给我收拾出去,挫骨扬灰,以儆效尤!”

  东方星辰眯着眼睛,突然哈哈一笑,说道“这位冒充者可真是太可笑了,这位计灵犀计姑娘与上官灵秀上官姑娘,乃是云尊大人的未婚妻,他居然连云尊大人的未婚妻都不认识,居然就敢前来冒充云尊大人!这下子可倒好,省下我们一番甄别功夫了。”

  剩下的十二人顿时明白眼前这位自称云尊未婚妻的女子,居然是真的未婚妻!

  而东方星辰这句话,个中真意便是提醒,莫要再在此事纠缠,决计讨不了好。

  云扬微微抬头,看着这位东方圣子,眼神中遏制不住的闪过一丝杀机。

  东方浩然,我真想对你儿子手下留情。

  但是,他若非要找死,而且一步步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也无可奈何。

  计灵犀淡淡道“其实要分辨谁是云尊,办法多得是,尽皆简单易行,我真搞不明白你们为何搞得这么麻烦,如此大费周章。”

  “敢问姑娘是什么好办法?”众人一起问道。

  现在可再没有人敢忽视或者无视计灵犀的话语了,先后两位圣君强者陨灭其手,那是何等威慑力啊!

  计灵犀周身忽而灵光闪动,竟是征显第九尊府的天运旗气象骤现,旋即才道“云扬是玄黄云尊不假,但他还是九尊府府尊,身为九尊府的创派始祖,难道还不能催动九尊府的天运旗,便如我催动第九尊府的天运旗一般,能够催动的是真,不能催动则假,哪里还有什么不清楚明白的?”

  这句话甫出,东方星辰的俊脸上登时神色一变。

  这诚然是好办法,真伪立见,可现在的问题,可非是鼎证谁是云扬本尊啊,当真用了这个办法,才是事与愿违!

  可是谁也没有立场或者措词指摘这个方法不当,不给出一个好的措词,不怕计灵犀暴起杀人吗?!

  场中众多蒙面人之一眼珠一转,随即苦笑道“这说法对也不全对,我在妖族那边承受了妖族秘法陷害,妖族当日可是集合了数百位妖王的力量,对我施展了封天大阵,自身灵力已然不能与天地沟通,也是因此令到化形的相貌都被一道封印……”

  他长叹了一口气,道“无法沟通天地灵氛的直接结果,便是……沟通不了天地。所谓引动天运旗气象之法,并不适用于当前。若是谁当真能够移动催发出了九尊府的天运旗,那个人反而是有意而为,必然是假的无疑,且隐有重大图谋,居心叵测。”

  “不错不错,与天地无法沟通,如何能催发天运旗?”

  另一蒙面人也是长叹一声,道“灵犀,天运旗,并不能证明啊。”

  他知道了计灵犀的名字,然后居然堂而皇之的叫起了‘灵犀’来。

  听闻这一声灵犀,云扬眼中才刚刚平息几分杀机再度大盛!

  计灵犀的眼中也是杀机凛然,淡淡道“你有胆量再叫一声我的名字试试?”

  那人一缩脖子,道“我不叫便是。”

  计灵犀空自气的咬牙,却又无计可施。

  她的修为不及,凭一己之力无奈对方,更会自曝己丑,一旦被发现她的真实实力仅止于防守反震,后患莫甚,更何况,相信在场众人,绝不会再有人敢攻击自己,自找死神。

  上官灵秀心念一动,有心想说云扬入道修行不到三十年,只要一查骨龄便可判别真假,她却不信此世尚有其他人能够以不足百年的修炼时间,就能臻至圣君之境!

  不意云扬却先一步站起身来,沉声道“多说何益,在场的诸位云尊都已经准备生死相搏了,多费唇舌不过是瞎耽误功夫?所谓辨别云尊的最迅速法门,不过一言,谁敢立下天道誓言,说自己不是冒充的?”

  下面的十二个人却是同时纵声长笑“哈哈哈哈……我云扬顶天立地,想要消灭冒充者,手底下见真章就是,何须采用这种迂回手段!”

  云扬嘲讽的笑道“谅你们也没有这个胆量自寻死路,我也没打算真个逼迫你们立誓!毕竟那样不过是让你们自杀而已……既然尔等早已打定主意要战,划下道儿来吧!”

  “如何战?”

  “谁与谁放对?”

  云扬嘿嘿一笑,道“我猜,你们肯定都会选我作为对手!”

  当先一个冒充者踏前一步,森然道“我不管别人,至少在我眼中,你的脸皮最厚,你这个冒充者冒充云尊尊位登堂入室,堂而皇之的坐下了!这已经是无耻之尤,罪莫大焉,本座岂能轻放,下来吧,与本座较量较量,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耐,胆敢冒充本尊!”

  云扬淡淡的笑道“指名挑战?可以,不过,在交战之前,我有一个条件须得言明在先。”

  “什么条件?”

  “决战真伪,孰是孰非,胜负过后,赢家尽享,但在场诸多云尊就只得一人为真,亦是最后赢家为真,那就请诸位立下天道誓言,若是落败的,须得交代出自己的真正身份,以及……家人所在!”

  云扬森然道“东方圣子已经明言,云尊不会落败,最终留下只会是云尊,那至少还得有十二个假货,烦请大家发个誓,落败的,交代出自己真实身份与家人所在!”

  云扬这句话,说的森寒无比,尽是死意。

  摆明了就是一句话,落败者身死道消,却还不算完,还要被斩草除根,祸灭九族!

  你们今天既然有胆量做出了这等勾当,那就要做好被灭门的准备!

  众人正要说话,云扬已经是截口说道“诸位不都口口声声自称云尊本尊,不会连这点承担胆量都没有吧,天道誓言公允无私,勿枉勿纵,而你们的最终目的不外就是杀我,现在你们的这个目的,我明白了,这个机会,我也会给你们了。”

  “你们若是不立誓,我则不会给你们对战的机会。”

  云扬讥诮的说道“头顶是青天!一言便可引天道。你们若是不肯发誓,我就直接发天道誓言,证明我自己便是云扬!天不杀我,你们当然就全是假的!”

  “我给你们机会,我顺你们心意,只因为我也想要杀了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这也是你们必须付出的代价。”

  “我已经决定,不会放你们安然离去,要让你们悉数身死道消!所以我给你们最后一战的机会!”

  “你们自己选择吧!”

  这段话,等同是将所有一切,全都赤裸裸的撕开了。

  不需要再演戏。

  上官灵秀想到的方法,云扬如何想不到,更还有更加简单便捷的天道立誓证明法,但云扬此际心头杀机空前,必要杀面前的众云尊泄愤,非如此不足以平息心头怒火!

  不就是想要战斗么?不就是想要杀我么?我给你们机会,看你们敢不敢要这个机会!

  不,现在已经不是你们要不要的问题,竭尽所能的杀死我吧,要不,就是你们死!

  “你们输了,灭门!”

  “我输了,那是我的命!”

  “你们没有退路了,现在退缩的话,你们将遭到整个会场的玄黄强者围攻,相信我,他们一定会对你们出手的!”

  “若是落败违诺,断子绝孙。若是落败全诺,我仍会灭你全家,但给你们留下一条血脉!”

  适时,十二个黑衣人再没有了之前的从容不迫,一个个目光凝结。

  云扬的逼迫,令到他们全都没有了退路。

  现在已经不是干还是不干的问题了?

  干是必须要干的,唯有赢了,才有可能有后续!

  输了的话,就是全家的命,都交到了别人手里。

  东方星辰哈哈大笑,道“这话说得真是带劲!十二个冒充者,必然不敢发誓的。哪怕他们人多,本圣子觉得,也是无济于事,哈哈哈哈……看来事实,就在眼前了。”

  听闻东方星辰此言,十二人眼中的神色齐齐一闪。

  东方星辰的这一句话提醒了他们,对啊,咱们虽然彼此都未必认识,但冒充者始终有十二个至多,纵使你云扬能够击杀一个两个,难道真能将我们所有全数击杀么?

  车轮战轮也抡死你了!

  居然妄想用这种方式,来堵我们的退路,消磨我们的斗志。殊不知你这样做根本就是将你自己逼入了绝路!若是你直接立下天道誓言,我们才是进退两难,生死不知呢。

  但是你这样行走极端,却是自己找死!

  计灵犀急急的向着云扬传音“你到底要干什么?明明有这样的好办法怎么不用?怎么非要跟那些人大战?这……你真的那么有把握吗?”

  云扬传音“放心,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当前不过末节,不足为道。”

  ……

  云扬嘴上安慰计灵犀,实则心中也在骂娘。

  云扬久经大敌,凡事都定而后动,从不行险而求侥幸,刚才那个办法,本来是他筹谋的破局之招,在云扬的既定思路之中,只要这个办法一出,等同将这十二个人逼入死胡同,而在场的东方星辰等人,亦要有心无力无可奈何,甚至还要反过来帮助云扬围剿这十二人!

  而这样一来,十二人绝对不可能甘心就死,至少不可能所有人都甘心就死,随随便便就能咬出来几个幕后主使者,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又道贼咬一口入骨三分,被说到的幕后之人,无论是真是假,暂时都无法有什么作为了,此局也就不破而破了!

  云扬现在所欠缺的,仍旧是时间,只要再有一定的时间,一定的机缘,将自身修为提升到更高层次,也就再无所谓阴谋诡计阳谋良计。

  可是就在刚才,云扬意外地接到了东方浩然的传音“答应跟他们交手,将他们还有幕后之人全都逼出来!老夫要一个个的灭门绝种!”

  云扬满心无奈。

  你特么的要灭人家满门,你灭就是,干嘛非要让我打前站!

  按照我的办法也能达到相似的目的好么?!

  可是按照你的办法,冒险不说,就只说你儿子那可是板上钉钉的主导者,你如何灭他满门?

  先杀他,然后自尽么?!

  “天宫之耻……不能在我们自己手中暴露出来……”东方浩然的声音充满了叹息,充满了一种痛苦的无奈。

  “这也是西门翻覆,与北宫琉璃的心病。”

  东方浩然苦笑“这是我们共同的心病。明明知道自己的继承人出了问题,却总是狠不下心肠去清除,只能仰仗外力。”

  “而我们能做的,便是在一切事情过去之后,出来收拾烂摊子。”

  “而你的出现,加速了这个过程。你带给了他们太大的危机感。”

  “也加速了我们的决心。”

  云扬道“我怎地不知,能做到天宫之主的人,却连这么点决断都没有?”

  东方浩然笑的苦涩“你没有当过父亲,也没有当师傅时间太长……你若是将一个或者几个孩子,从小带到大……百般呵护教导……你就会明白这份心酸滋味。”

  “平常人,充其量十几年二十多年的父子情,尚且愿意为了孩子舍弃一切,但若是培育一个孩子几千年呢?那又该是何等深厚的感情你根本不了解,他们早已经成了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纵使明知道身上有疮危及生命,但相随无数岁月的己身之肉,又有谁能自己动手割掉?”

  东方浩然嘿嘿冷笑。

  “所以你们默许了这一局的出现?仍有如此蹩脚的一局出现?”云扬问道。

  东方浩然沉默了一下,道“是。”

  云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想要死多少人?”

  东方浩然的声音传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我只希望,该死的都不要再活着了!这样蹩脚的闹剧不想再有第二遭了!”

  ……

  在东方星辰的提醒下,十二位冒充者连同云扬在内,全都发下了天道誓言!

  我若落败,便即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家人所在!

  天道鉴之!

  ……

  适时,另外十一人不约而同地地往后退到了一个大包厢里。

  下面,只剩下云扬与第十二位冒充者。

  “虽然你冒充我,但我仍旧对你的勇气表示钦佩。”那人淡淡的说道。

  云扬“虽然你冒充我冒充得有模有样,气派俨然,但我仍旧看不起你!因为已臻此世顶峰强者之林的你,沦为一颗棋子,连自家人的生死安危都要靠他人垂怜。”

  云扬笑得异常张狂“跟你不同,本座乃是下棋的人,对于棋子弹指可灭,无论是棋盘外,还是棋盘里!”

  他不等对方回话,锵的一声拔刀在手,喝道“来吧!”

  那人一声长啸,亦是反手拔刀,刀光闪动之间,亦是一口奇形名锋上手,不得不说,对方模仿云扬准备得相当充足,连手中刀的形状大小,与云扬手中的天意之刃一模一样,至少看起来是如此的!

  云扬目光愈发冷淡,刀尖下垂。

  就在这一刻,无穷无尽的玄气,从丹田中如同是大海涨潮一般汹涌而起!

  自从云扬的生生不息神功突破了第七重,自身修为在这段时间里基本就是以一日千里的方式突飞猛进!

  纵使身上封天封印仍存,无能与天地灵气沟通,但神识空间中的无穷无尽灵气,尽皆弥补不足,时刻冲刷着云扬的经脉。那些,可都是最最精纯的先天灵气,说弥补不足云云,实在荒谬,该当说是最最奢侈最最灵异的修行状态;时至今日,云扬经脉之中的灵气,已经彻底化为金液一般的状态!

  此际,他仍旧清晰感受到无量灵气灌顶而下,潮涌而起;圣君一品,早已经是昨日黄花,连圣君二品巅峰的瓶颈,也早已经迈过!

  仅止于单纯的灵力堆积,就已经令云扬超越了圣君三品之境。

  半年苦修闭关,云扬的修为,天翻地覆的变化!

  云扬素来有同阶无敌,这个没被公认却是事实的美誉,今日之局,将再度佐证,这个说法的真实不虚!

  他手握着天意之刃,将自身无边无际的沛然玄气,急疾注入刀身,天意之刃陡然间闪烁起流光异彩,在刀身上盘旋往复。

  对面那人眼见战局开启,心中尽是把握满满。

  云扬再现以来,唯一显露于人前的一战,便是一举击溃了水家三兄弟。

  而水家三兄弟,不过圣君一品,纵使传言中,他们三兄弟联手,配合默契,可以比拟三品圣君,但也不过是传闻的夸大而已,真实战力绝难如此。

  至少当前与云扬对阵的这位笃信,自己也可以轻描淡写的挫败水家三兄弟,而云扬那时候,却还需要诡计与提前布局。

  而云扬身在东极天宫的最初时候,一身修为不过是圣尊四品。到现在为止,满打满算也才不过是过去了半年时间而已。

  半年时间,最多最多,也就是够突破一次瓶颈,进步到圣君一品而已。

  顶破天,最大限度的设想,一品巅峰总到头了吧?!

  在这个基础上,本着稳妥,尽量高估他一些,再给他多算一品。却也不过是圣尊二品!

  身为三品圣君的他,至少在他心中,是拥有必胜的把握。

  否则又怎么甘心成为云扬的第一个对手,个中未必没有抢功,尽速了结此役的念头

  他长身而立,两眼淡漠的看着云扬,如同注目于一具尸体;右手握在刀柄上,缓缓抽动;刀光流转,发出嗡嗡的声响。

  刀在手,没有刀鞘。

  随即,他缓缓提刀,那口刀却像是从鞘中被拔出一般,发出龙吟一般的声音,震撼长空,威势慑人。

  下一刻。

  刀光乍然长空轩动,便如同一道明亮的闪电虚空浮现,夺人眼目,扣人心弦!

  闪亮的刀光令到了让所有人的眼睛都感觉到了刺痛。

  恢弘刀光向着云扬,当头劈落。

  这一招并没有什么巧妙可言,唯一足堪称道的一点,不过便是速度快到了极点,一位三品圣君将全身玄气尽数集中在一刀之上,所能引爆出来的极限速度,委实是骇人听闻的。

  他要用这一刀,将云扬直接狙杀,彻彻底底结束这一场闹剧!

  对面,云扬的刀闪烁着柔和的光,不紧不慢却又在对方之刀临头之前迎了上来,就在云扬眼睛前面,额头上方,两把刀,狠狠的,不存花假地对撞在一起!

  随即耀眼的白光,更形绚烂起来!

  那一瞬,就好像是大厅里突然多了一颗太阳!

  映射得所有人都看不清楚!

  但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闷哼,以及当啷一声……

  当啷一声,应该是刀落地的声音吧,而那声闷哼,是……

  …………ap……

  累得我颈椎疼,腰椎腾,胸椎疼,尾椎疼……所以求票,求订阅!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