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七十七章 真假云尊,阴谋迷局【第二爆】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6-24 01:13:06
推荐阅读: 异界无敌系统都市之少年仙尊天下第九神级升级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仙帝归来鼎炼天地凡人修仙传混沌纪元大道争锋
  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似乎被震得傻了。

  一个个愣愣的看着那一片空地。

  地上尚余下一摊血肉,空中反而什么都没有了。

  两位圣君,便如是在空气之中蒸发了一般,连一点点灵魂的波动,都没有了。

  眼中看出去。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两女婀娜多姿的身影脚步不停,仍旧大踏步往前走,一步一步,步步生莲,摇曳生姿,说不出的从容潇洒,说不出的绝色风情。

  所过之处,香风缭绕,而地上的鲜血随着她们脚步前进的方向,都瞬间提前蒸发,变得干净清洁。

  这个变化甫生,整个大厅的所有人尽显错愕惊骇之中,无不目瞪口呆,张口结舌!

  无数圣君强者,目光触及地上的那一滩血迹之瞬,尽皆忍不住心头颤抖起来,细思极恐,骇然无尽。

  计灵犀即将踏上第九尊府的包厢,却突然回头,眼睛看向幻文渊,淡淡道:“幻文渊,你这位北荒魔宫圣子,却是名不副实,空口白话,尽归口舌,刚才你为何不亲自动手?若是你亲自出手,岂非名正言顺,知行合一?!”

  身边,上官灵秀同样看着幻文渊,眼中杀机凛然。

  幻文渊脸色苍白,两眼发直。

  他如何不明白这句话的个中真意,而刚才若是他自己亲自出手,那现在被形神俱灭的,就是他本人!

  真成了幻影了……

  圣子地位尊崇,修为亦高,但说到真实修为比其身边之人却未必能高多少,就刚才那股威势,那种反震,幻文渊自问是无论如何也抗衡不了的!

  哪怕自己再苦修一百年,也绝对无法抗衡!

  这两个女子,居然如此恐怖!

  他咬住了牙没有说话,深深地大喘气,心中却是在一阵阵的发狠。

  难道你们两个女人厉害,就能保得住云扬了么?

  云扬一死,你们两个只是女人而已,两个还没过门的俏寡妇……这么一想,突然心中火热:若是云扬死了;又不是死在自己的手里,那我大可以为云扬报仇啊……说不定……嗯?

  ……

  刚才腾身而起去收拾两女面罩却又被别人抢了先而不甘心的落下去的六七位高手,都是满脸惨白,浑身都控制不住的发起抖来!

  幸亏……我收住了。

  否则现在……我就……

  云扬身形不动,心底却自腹诽:嚓,你们一个个真以为我啥都不做是怯懦,这俩丫头片子的面纱我都取不下来,原本还以为修为精进了,可以尝试一亲香泽了,却还是跟以往一样……不对,以前还能碰碰灵秀,现在看来连灵秀都碰不得了,我他么的这叫啥命啊!

  上官灵秀淡淡的说道:“我们这次前来,从来没有想过要招惹是非,唯一心思不过迎接夫君回归而已,甚至连这边的恩恩怨怨都懒得理会。万没想到,天下英雄在此聚会,却非要揭了两个小女子的面纱……真真是有些意外了。”

  “我们姐妹就在这里候着,不知道还有谁想要让我们将面纱拿掉的,不妨再来一试。”

  计灵犀睥睨一笑,道:“还是那句话,白口空话无济于事,是男人的,就付诸行动站出来,让我姐妹看个男儿本色!”

  两女虽然面罩白纱,但那婀娜身姿已经是动人心魄,就这么在包厢门口一站,风华无限。

  可是无数高手,却愣是没有人敢再说一句话,更加没有人站出来。

  此际所有人的心脏都在颤抖。

  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看到这两个女人出手啊。

  那两位二品圣君,怎么就身化飞灰,一命呜呼了呢……

  难道是超乎想象的护体罡气,甫一接触直接震死了两位圣君?

  这……

  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满堂寂静良久良久,所有人仍旧在用震惊的目光注视着计灵犀与上官灵秀……

  众人失态至此的原因很是单纯,因为大家都得出了一个相同结论——威能、实力至斯,难道这两个女人竟然是圣人级数强者?

  可是如斯强者,怎么就看中云扬了呢?

  还要甘心二女共侍一夫,凭什么啊?!

  嗯,传闻中,云尊云扬没有被封印成狐狸头模样之前,人样子相当的出众,乃是最顶级的小白脸,或者就是因此才被这俩位女性强者青睐的吧?

  甚至于,云扬这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履险如夷,多半也是借了这两位的势,依仗这二位的大力吧?!

  众人在亲眼见证到两女的惊人实力之后,不约而同的开始浮想联翩……

  许多人看着云扬的眼神顿时就有些变化了!

  小白脸!

  你特么的吃软饭吃到了这等境界,也实在是古往今来独一份儿啊。

  殊不知计灵犀与上官灵秀表面上睥睨天下不可一世,心中实则却是暗叹无奈。

  两女的真实修为,固然较之当初与云扬分别那会精进良多,都已臻至圣尊三品级数;这份进步不可谓不大,绝逼的难能可贵,但这个阶位,在今天这等情况下,却根本就没有插得上手的资格。

  她们所倚仗的,仍旧只是自身被加持的强力保护反震威能。

  有这份威能加持守护,别说圣君强者,就算圣人强者来犯,也是白给,云扬想要一亲香泽,不止是要继续努力,多半还要努力很久很久!

  但是……说到二女主动出手,克敌制胜,在场的随便一位圣君也好,全然站在那里不动,仍由让她们出尽底牌,她们也是打不动的。

  只不过,现在轰动的效果已经造成,这护体神功反震效果,实在太过骇人,太过深入人心,已经不需要再做什么,早已将此间所有强者全数镇住,并无例外。

  修行者修行越高,对于自身判定反而越低,诸如晋升圣位,已经是寻常修者眼中的绝强能者,然而圣位之上还有圣王圣皇圣尊圣君,圣君之上还有半步圣人,圣人,而在此之上,犹有更强存在。

  而超越此世认知的更高存在,甚至足以比肩一剑分两界的某君主的星空强者之中,有几个人可谓是护短成性,嗯,也就是极端的护犊子;比如计灵犀的那位父亲,在这护短方面起码可以跻身前五之列。而上官灵秀的师公,也就是梅姑姑的丈夫,排名还要更靠前,位列三甲之一。

  这两个人的徒弟子女出来历练,若是男孩子或者还能多少的放一放手任由历练,但是尤其是两个女孩子出来……这俩货不曾直接跟着,就已经有违本心,这那的不大放心了……

  基于这份心理,给予护身法宝之类,那是理所当然,应当应分,唯恐给的不够多给的不够强啊……

  再过片刻,东极天宫东方星辰的眸子中莫名地闪过几缕异彩,沉声吩咐道:“收拾一下;今天乃是吾辈恭迎云尊无恙归来的大喜日子,莫要让血腥气冲淡了气氛。”

  话音未落,早已有一群金宵楼的侍者迅速前来,清理收拾。

  那在今天之前还在今宵城说一不二的城主大人,所遗遗骸就那么扫垃圾一般的被收拾了下去,却再没有一个人为其说话。

  这便是江湖。

  你选错了立场,站错了队,而你投靠的人却又不出来为你做主,那么你死也就是了,死得毫无价值仍为该然。

  拳头大就是道理大,我的拳头足够大,无理亦理,尽皆如是!

  而此刻的金宵楼楼门口处,有一个少年正自紧紧地攥着拳头,两眼通红的看着今宵城主的尸体,他的眸子中尽是怨毒之色,紧紧咬着牙的唇边,鲜血点滴滴落。

  然那少年人纵使浑身颤抖,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只是眼睛死死地注目于正北方向的那几个位置之中的一个人,死死地看了半天,才终于转身离去。

  报仇!

  父亲与那位圣子商议,自己可是亲眼所见的;而父亲之所以站出来,也正是因为那圣子的威逼。可是到了关键时刻,这位圣子不但没有如当初所言,出手救援,反而在那边装好人,对于自己父亲被击杀之事,置若罔闻,恍如不见!

  说到仇,他反而不恨云扬。

  云扬固然是灭杀自己父亲的主凶,但他之所以会这么做,乃是事出有因;自己的父亲挑衅在先,事在燃眉,云扬若是留手,只会被人小觑,更留隐患,徒显妇人之仁,易位处之,若是将自己放在云扬的位置,自己做得只怕比他还要更绝。

  但他却不能不痛恨那个撺掇了自己父亲,空口许下无数承诺,最终却又什么都没有做的人。

  “此生此世,必报此仇!”

  这少年带着随从,领走了自己父亲的尸体,悄然不见。

  ……

  云扬大马金刀,稳如大山的坐下了,金宵楼的酒菜也如流水一般的传了上来,刚才辣手灭杀城主立威,再合两女展现恐怖实力,早已经将许多小心思尽数打压了下去,此刻金宵楼打听,只得满是酒香四溢,菜香味扑鼻,刚才的不愉快,冲突,还有许多的血腥味,似乎尽数消弭,无影无踪了。

  宴席甫开片刻,一身胜雪白衣,一派温文尔雅的东方星辰款款起身,满脸尽是蔼然笑意道:“云尊大人千万莫要见怪,千万人有千万般心思,刚才的些许不愉快,仅止于少数人的意见,而今一点点小冲突已经过去,还请允许我代表在座天下英雄,敬云尊大人一杯。”

  虽然犹有冷哼声掺杂其中,但终究还是在场众人尽皆举起了酒杯:“敬云尊大人一杯!”

  砰!

  话音未落,突然上方窗子陡然炸裂,一道好似魔神一般的黑衣蒙面人穿入进来,冷笑一声道:“不是号称是敬我的酒么,然而我还未到,你们又喝得什么名目?不知道你们是敬的谁?”

  “放肆!”

  “什么人!”

  登时好几人群起怒喝。

  变生肘腋之间,在场众人齐齐注目看去,却见来人身上气息强大之极,从天而降,将临会场之余,便即显露出王者降临一般的堂皇之气,威势莫甚。

  “你是谁?”东方星辰怒喝一声:“何方狂徒,竟敢来此盛会捣乱,可知这是什么地界,这般的狂妄无行,是要与整个玄黄界为敌吗?”

  那黑衣蒙面人哈哈大笑:“狂徒?本尊在妖界搅动莫测风云,掀起无边腥风血雨,为玄黄人族可说是披肝沥胆,尽心尽力,而今不过一问究竟,怎地就狂妄无行了?三大天宫的主事者何在,本尊要问上一句,之前传首天下,言道要封我为玄黄云尊,还算不算数?真是可笑啊可笑!”

  来人此言一出,举座再度陷入震惊连连的特异氛围之中。

  “本尊今日来到今宵城,不过借道血魂山,再会妖界,本该穿城而过,却又听说此地为云尊大人设宴;好奇之余犹有意动。”

  黑衣人嘿嘿冷笑道:“原本还以为是本尊行踪不秘,为有心人探知,在此设宴相会,意动的是玄黄人族还有人记得本尊一点辛劳,有此心意,不意此刻来到,才知尔等相请者竟是另有其人……然而,你们宴请的,到底是何人?真的是玄黄云尊吗?!”

  他大笑一声,说道:“他是玄黄云尊,那我是谁?!”

  云尊!

  此人居然号称是玄黄云尊!

  若是来人是玄黄云尊,那么大厅首席端坐之人又是何人!

  整个大厅都震惊了。

  史无尘忍不住怒骂一声:“无耻之徒!凭你也配冒充我老大!”

  那人随手一挥,喝道:“蝼蚁之辈胆敢冒充我九尊府之人,该死!”

  一道白光,闪电袭杀而至,杀机森然。

  史无尘一声怒喝,拔剑在手,悍然迎击。

  轰的一声巨响,史无尘只感觉一股沛然巨力涌动,即便是自己接连突破,修为大幅度精进,仍是力有不及,与此同时,史无尘更感到一股阴毒力量从长剑上急疾传导,顺着自己手指,手腕,手臂,一路延伸,终点直指心房要害!。

  来人骤下杀手,显然是想要一举击杀史无尘,立威当场。

  更有甚者,他的来意已经不至于是要否认云扬的云尊身份,连带九尊府上下尽皆否认,赶尽杀绝之意,尽显无遗!

  史无尘亦是久经大敌之辈,力有不及是一回事,却还不至于只余束手待毙,急疾深吸一口气,便待鼓爆自身气蕴豁命一拼,随即便感觉一只手已经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随即那股阴毒的力量便被一股暖洋洋的力量回击了出去,消弭于无形。

  不止于此,原本被对方沛然力道逼得立足不稳的后退势头也一下子止住了。

  正是云扬出手。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大怒,便待站起来发作。

  来人现在可是在冒充云扬,那就是在冒充我的男人,对于二女来说直接就是奇耻大辱。

  云扬的声音传入两人耳朵:“稍安勿躁,此事必然有背后之人指使,急于出手了断于事无补,反而打草惊邪,你们先不要动;我要引一引看看,到底有多少人与我作对。”

  两女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坐了下来。

  只听上面东方星辰震惊的声音说道:“你是谁?云尊?”突然一声大笑:“可笑可笑,云尊大人分明已经坐在这里!”

  说着向着云扬一指。

  那黑衣人就在无数圣君圣尊的注视之下,仍旧挥洒自如,仰天长笑:“可笑可笑,果然是可笑至极!鱼目混珠,居然能被天下人承认,尤其是还是被高层承认,也算是有本事,只不过这件事,各位不觉得太讽刺了么?”

  他霍然转身,眼睛利刃一般注目于云扬,阴恻恻道;“小子,好胆量,就这么大刺刺冒充本尊,冒充玄黄英雄,是不是很爽?”

  云扬还未答话,突然又有一声长笑传来,嗖的一声,又是一个黑衣人从右面窗户破窗而入,大笑道:“他是不是很爽,我不知道;但我倒想问问阁下,你伪装我装的口气这么像,又是不是很爽呢?”

  只见那黑衣人从天而落,黑衣蒙面,卓然站立在大厅中间,顾盼之间,眼神如电光锐利,纵横捭阖,冷冷笑道:“号称天下英雄迎接云尊的盛宴,居然迎接了一个冒牌货,可笑亦复可悲!而在迎接冒牌货的同时,居然又有另一个冒牌货前来砸场子,本座只感觉啼笑皆非!”

  “你是谁?”

  “本座便是玄黄云尊!”

  来人身材挺拔,头上也戴有一副大大的面罩,看不清头面到底如何。但这几个字,却是如同金铁交鸣,让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这时,大厅中陷入空前大哗之中。

  来了另一个云尊不算,现在居然又来了第三个玄黄云尊?!

  这是个什么说法?!

  云尊聚会,打包赠送吗?!

  先前来的那个人与之后来的那个人,身材差不多,高度也差不多,单看外形体态,几乎就跟双胞胎一般,相对而立,看着对方,然后一起转头看着已经坐下的云扬,嘿然之声连连,尽是戏谑之意。

  “本还以为是小人作祟,却没想到竟有这么多人冒充我!”先来那人冷笑:“玄黄云尊这个身份,这么好么?”

  “若是不好,不够吸引,你怎么会冒充人前?”后来那人冷笑:“宵小之辈,还不揭下面罩,非要本尊亲自出手么!”

  先来那人冷哼一声,伸手指着云扬喝道:“小辈!还不快快滚下来,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冒充本座!”

  云扬眼神中越来越见冷冽,心下杀机更是满溢,难以抑制。

  面前这两个人的修为级数,都是圣君层次,而且,还都是三品圣君!

  随随便便一站,那份渊渟岳峙的气息,侃侃而谈的威势,早已经将其修为水准表露无遗。

  而从先头一人出手针对史无尘那一击之中,更在在佐证了这一点!

  但来人修为越是高强,云扬心底反而越是愤怒。

  这些人,只能是来自三大天宫,三大天宫的圣君高手,当世顶峰强者!

  如今,却尽都出现在这里,极尽能是的陷害自己!

  而周围来赴宴的众人,绝大多数也都是来自于三大天宫!

  这其中,最起码也得有半数以上,打着要置自己于死地的目的!

  回想自己出生入死进妖族拨动风云,几乎每时每刻,每一步都在刀山火海生死之间挣扎,好不容易回来了,自诩于人族总有一分功绩,可是面对的,却是来自于自己同胞的各种手段,各种阴谋算计,几乎是所有人都想要杀了自己而后快!

  这一刻,云扬的心境突然间变得冷硬异常,前所未有的心冷如铁。

  妖族的内讧,乃至内战,主因是妖皇处事不公,桀骜不驯,至少在云扬看来,事出有因,情有可原。但人类的内讧,却全都是为了争权夺利!绝对不可原谅!

  “妖族尚且知道恩怨分明,而眼前这些承受了自己莫大恩泽的人类,身处人族修者顶峰的一众高手,却表现如此卑劣的一面。”云扬心中火焰冲天,越来越难以抑制。

  但面对这两个人的指摘,云扬却是淡淡一笑:“何必急于一时,我想后面还有大票云尊将临;我真的很有兴趣看看,今天到底会出现几位云尊!”

  一声震天长啸从远而近,随即轰隆一声,大厅正上方蓦然被打破了一个窟窿,烟尘纷飞中,一道颀长身影飘然而落:“说得不错不错,本尊也要看看,今天究竟有多少人要冒充我!”

  又来了一位云尊!

  至此,连同云扬在内,已经有了四位云尊,齐聚一堂。

  在场绝大部分人的表现都是目瞪口呆,愣然当场。

  许多人忍不住注目于仍旧坐着的云扬,眼中闪过怀疑之色。

  这位最早到来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云尊呢?

  云秀心小脸气得通红,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大声喝骂道:“你们这一个个的,分明也都是大有身份之人,修为还都这么高,怎地偏要不顾面皮的来冒充我师父,陷害我师傅,你们……你们……你们怎么能这么无耻呢!”

  最后到来的蒙面人叹息一声,道:“秀心,此事复杂至极,等为师彻底解决了此事,你们自然会清楚明白,而整个天下,也会知悉真相,明了个中因果。”

  他居然堂而皇之的冒充到底了。

  云秀心呸了一声,怒道:“呸,你是谁的为师,马不知脸长的东西!凭你也配当本姑娘的师傅!”

  场中三人同时笑了起来,异口同声:“说得好,果然不愧是为师的好徒弟!”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结结巴巴的响了起来:“你们,你们……到底谁才是云尊?”

  众人转头循声看去,云扬更是眉头一皱,霍然转头。

  只见说话的那人赫然是圣心殿的大长老雷千里。

  只听雷大长老满脸疑惑的问道:“怎么会……怎么会一下子出现了四个?谁是真的?”

  他一脸的迷惘,似乎是真的懵逼了。

  而此时,位于北面正位之上东方星辰也露出满脸的疑惑,喃喃道:“此事当真古怪。”

  北宫无双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直接不想说话了。

  西门寰宇淡淡道:“谁是云尊?这还不容易分辨,只需要打上一场,活下来的那位肯定就是云尊大人!若是云尊不强,不够强,怎么能将整个妖族闹得天翻地覆?”

  一个声音大笑道:“西门圣子这句话说得太对了;既然冒充我,岂能不付出一点点代价!”

  随着这声音响动,又一个黑衣蒙面人跳了进来。

  五个了!

  连云扬在内,已经出现了五个自称云尊的人。

  长啸的声音自远而近,又一个森然的声音响动:“嚓,到底谁胆敢冒充本尊?”

  人影一闪,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竟然又有一个黑衣蒙面人出现在场中,来人目光如电,扫视全场之余,怒喝一声:“本座才是云尊!你们从哪里找来了这么多冒牌货?不怕天下人耻笑么?三大天宫之人的眼睛都瞎了么?”

  六个了!

  众人感到事情越来越微妙,脑袋却也越来越晕了。

  一声冷笑,一个人道:“你也知道还有天下人耻笑这回事?那你为何还要冒充本座?三大天宫之人的眼睛瞎了,尔等也要如此,非如此何足以警惕尔等?”

  又是一个黑衣蒙面人出现了。

  七个!

  然后,一个沉稳的声音说道:“各位,云尊之名纵然尊崇,说到底仍旧只不过是一个身份而已,诸位如此热衷,我实在是想不通啊!难道我这个名字,就这么炙手可热么?”

  又是一个人一步步从正门走了过来。

  从来人的语气来看,这又是一个自称云尊之人!

  那……那就是八个云尊了!

  大厅中,无数的圣君,无数的圣尊强者,几乎所有人都是满脸的目瞪口呆,张口结舌!

  我的老天爷啊!

  怎地陆陆续续,接连不断的出现了八个云尊呢?!

  这简直是……简直是颠覆了我的世界观,毁掉了我的想象力啊!

  但这份颠覆还没有完,随着人影再度闪动,场中赫然又多了两个黑衣蒙面人的身影。

  两人同时大笑:“哈哈哈,真是乐坏我了,没想到我的身份这么抢手!”

  那……那就是十个了!

  整整十位云尊,却不知云集此地,尊名谁属?!

  有人轻轻的叹了口气,幽幽道:“哎,我本无意现身于此,争名逐利从非我愿,然而你们一个两个冒充倒也罢了,现在这么多人冒充我,万一你们之中谁做了什么恶事,岂非要有我来承担?”

  “这位冒充者说的是,声名于我固然如浮云,但现在看来,这件事情不处理还真不行了,声名浮云,因果却非浮云。”

  随着这两句话落下,赫然是又再多了两个人进入了场中。

  这一次,连几位圣子脸上也都精彩了起来。

  我勒个擦。

  十二个云尊!

  “哇哈哈……这么多人冒充我,这个热闹我怎么能不凑凑!”又是一个云尊入场了。

  “人世间果然是无奇不有!居然这么多冒充我的人,难道你们以为,就只是带上个面罩就能冒充我云尊?简直是笑话,天大的笑话!!”

  又来了一个!

  十四个云尊!

  众人都已经眼珠子快要掉出来了。

  只感觉眼前一阵阵眩晕。

  这到底是要闹哪出?

  “玄黄云尊,只得一人,纵使勉强偌多云尊,却最多只得一人是真的,余者皆伪……但,究竟哪一个是真?”雷千里满脸迷惘更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一脸的不可思议,还有一脸的后怕:“好险,我奉了殿主之命,前来接应云尊,若是接个假的回去,岂不是贻羞万年?好险好险。”

  雷千里这句话,不啻是说之前接进来,已经坐下的云扬乃是假货!

  这个意思,所有人都听了出来。

  连圣心殿的人也认为这个云扬是假的……要知道云扬进入妖族,可是圣心殿殿主请托的啊。这还有什么话可说?

  东方星辰紧紧的皱着眉头,道:“这件事情,还真是扑朔迷离,耐人寻味。雷大长老稍安勿躁,我们总会将这件事情搞一个水落石出的,绝不至于让你迎接一个假货回去啊,哈哈。”

  幻文渊看了一眼仍旧端坐的云扬,阴笑一声道:“雷长老所言不错,这十四个云尊,至少有十三个是假的。”

  兰亭平静的端起酒杯:“话虽如此,但我仍旧只相信,现在已经就坐的云尊,其余人等,不足以论!”

  安心玉哈哈大笑:“还不足以论,就今天十四个人抢一个身份,还每一个都是此世顶峰能者,这便是亘古未有之奇啊。我真的很有兴趣看下去,最终是谁证明自己是真。”

  西天圣宫圣子贾世雄阴恻恻道:“如何分辨?真假如何作数?”

  风破天皱起眉头:“现在这场面就是一场闹剧,这不是在宴请云尊,而是在耍着我等玩吧!?”

  一干人等,每个人的表情都很精彩,毕竟他们没有面罩罩脸,此际七情上面,人尽皆见。

  而更多的人,则是一脸等着看戏的表情。

  唯有九尊府,第九尊府的上下人等,却几乎要气破肚皮了!

  云扬仍旧一派平静从容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地唯有冷笑连连。

  但凡有点头脑之人,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阴谋!

  一个针对玄黄云尊的阴谋!

  所谓云集此地,尊名谁属,更加只是一场闹剧!

  究竟谁是云尊,根本就不用分辨,在场之人有一个算一个,每个人的心底都是清清楚楚。

  但,除了九尊府和第九尊府的人之外,其他人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且还要表现得糊涂万分,发酵此局,推动此局,令此局全面开花!

  原因无他,只因为在这金宵楼之中的,八成以上的人,都希望自己死掉。

  这一点,板上钉钉。

  甚至,余下的那些人,对于自己的陨落,也是乐见其成,愿意搭一把手的!

  但就是这点,让云扬的心头充斥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心寒么?

  并不是。

  至少不全是!

  那是一种失望,比心寒更让云扬难受的一种感觉。

  失望!

  彻头彻尾的失望!

  这就是人类的高手,顶峰强者的所作所为!。

  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权力,地位……哪怕他们针对目标是英雄,是为整个人类做出巨大贡献的英雄,也可以照样舍弃,一棍子打翻!

  云扬从来都知道,这种人很多,太多太多了!

  只不过在天玄大陆的时候,早已习惯英雄待遇的云扬,从来都没有切身体验过这种感觉而已!

  而今,真正感受到了这种滋味,却让云扬极端的不爽!

  他们为了个人的目的要杀自己,要自己死,这没什么大不了!

  可以理解,甚至云扬可以接受。

  但让云扬想不通的去是……现在是所有人都在针对自己!

  难道普天之下,三大天宫,加上一些散修的圣君高手,居然就没有一个人是不想让自己死的么?

  今宵城的这一宴,分明就是一个阴谋汇聚,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孤军奋战的死地!

  若是自己的生生不息神功没有突破第七重,恐怕就算自己有通天本事,也要死在这里!

  现在看来,连应该跟自己同一阵线的圣心殿雷千里雷大长老,也是居心叵测,诸般做作,汲汲营营的促成此局!

  云扬眯着眼睛,将周遭所有人无论远近的观察一番,发现替自己担忧的,虽然不是全然的没有,但不过极少数,相比较想要自己死和乐见自己死的庞然力量,渺不足道,真要放对,这些人根本就不敢出手相助。

  换言之,自己当前所能依靠的,就只得自己这一边的力量而已。

  不过相比较于自己来说,九尊府史无尘等人,乃至与第九尊府计灵犀等人倒也未必有什么危险。

  只要自己陨灭,那九尊府与第九尊府是否存在根本不足论,相信三大天宫主持这次变故之人,为博取一个好名声,还会多加礼遇恩待两府众人。

  所以,现在所有的矛头仅止于自己而已!

  下面,十三个黑衣蒙面人一个个的尽皆渊渟岳峙,稳如大山,气度俨然;这些人每一个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除了最开始的一小段自报家门外,倒也再没有乱哄哄的徒逞口舌之利;止于尽都沉默的站立,目光来回扫视。

  只不过,这些人的目光停留在云扬身上的时候,却是最多的。

  很显然,他们这些人绝不会自相残杀的。这十三个人,实际上就只有一个目标!

  云扬!

  “哈哈哈哈……”

  东方星辰忽发一声大笑,一派飒然的说道:“各位,今天这件事情,还真是奇怪至极。一下子出现了十四位云尊大人,现在连本圣子也有些迷惘了,此次盛会,到底是为谁接风,又该向谁行礼?”

  西门寰宇淡淡的说道:“迷惘的何止是你一个。但我坚信,英雄不会被埋没,壮士也不应该被冤屈,真正的云尊,一定会出现,而这十四个人之中,最终留下,战而胜之的,只会是真正的云尊大人。”

  刘明胜道:“战而胜之?云尊大人以一己之力,尽败其余的伪冒者吗?!”

  圣心殿大长老雷千里愁眉苦脸说道:“敢问各位圣子,今天这事儿到底要怎么办?老朽现在早已经满头雾水,不知所措,请各位圣子千万拿个章程出来才好。”

  烈狂风愤怒地说道:“你们一个个的在说什么?什么就一头雾水,怎么就不知所措了,谁是云尊,怎么就不清楚?云尊大人谁属,谁人最有发言权?九尊府承认者是谁?还有第九尊府的两位掌门也给出了鼎证,这还不够么?你们一个个的装什么糊涂?恶心!”

  于震霄淡淡道:“狂风,休要信口胡言;现在可不是你为咱们东极天宫闯祸的时候!”

  烈狂风眼睛眯了起来,道:“说我胡言,分明是你们一个个昧着良心装糊涂,让英雄流血再再流泪,就是你们这些干出来的龌龊勾当!”

  于震霄道:“就是要避免英雄流血再流泪,我们才要将谁是云尊搞个清楚明白……却不是你认可谁是谁就是!这需要证据,一人之言,何足为凭?!”

  烈狂风勃然大怒,道:“难道后来这些家伙不是一人之言,这事却又哪里不清楚了?”

  北荒魔宫圣子南天云嘿嘿一声冷笑:“烈狂风,到底谁是云尊,你说了不算!,须得所有人都认可,才可作数!”

  西天圣宫圣子风破天说道:“若然如此,却又该如何证明,可得所有人认可呢?”

  幻文渊怪笑一声:“江湖规矩,强者为尊,这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相信最终的得胜者,不会再有任何人质疑!”

  北宫无双淡淡道:“难道,强者就是能够说自己是谁就是谁么?随便找一个圣君强者,打死你幻文渊然后说自己便是幻文渊,难道他就真的是幻文渊吗?”

  幻文渊面色一变,怒声道:“无双,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北宫无双冷笑着:“我只是觉得可笑,仅此而已。”

  东方星辰插口道:“这件事情演变至今,着实难办。云集此地的十四位云尊,每一位都非是泛泛之辈,却又谁都不愿意除下面罩;而隔着一层面罩,我们实在是无从分辨,难有定论啊!”

  他摊摊手,苦笑一声道:“其实退一万步说,就算是除了面罩,我们未必能够分辨得清楚。”

  这句话说的,连脱了面罩证明都不行了。

  …………

  <今天是小芮的生日啊,祝福风小芮,生日快乐,越来越漂亮,早日找个好婆家哇哈哈……>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