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七十三章 刀下轮回,北宫少主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6-20 00:12:06
推荐阅读: 异界无敌系统都市之少年仙尊天下第九神级升级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仙帝归来鼎炼天地凡人修仙传混沌纪元大道争锋
  云扬言下之意,你刚才不为我说话,现在却为他们说话?你算什么?

  那人声音顿时一滞:“这……”

  云扬淡然的声音:“说话的这位……敢问你的血脉后裔是否也有丧命在我的手里,死了几人,可有死绝吗??”

  那人一张脸顿时紫胀:“没有!没有!本人的后嗣与云尊大人绝无瓜葛,更无恩怨!”

  “那就是……你的十八辈祖宗死在我的手里了?”云扬继续问道,声音讥诮:“若是全然的没仇没怨,那就请你闭嘴,否则我将视你在挑衅我,想要对我意图不轨!”

  那人就此闭嘴,一言不发了。

  他虽然与水家兄弟认识,但充其量也不过就是点头之交,又因现在立场相类,有兔死狐悲之感;是故在这种情势之下,尽己所能的帮忙说上一句话,但若是因此惹祸上身,与云尊死磕,却是不能。

  水无痕脸上露出悲愤之色:“云尊大人一意死克,我是否可以就此认定,阁下这一路,举凡是前来截杀之人,你全都不会放过,一定会赶尽杀绝,绝无留手?”

  云扬淡漠的声音:“不错,就是如此。而且还不只是这一路,我从一开始行道江湖到现在,对我性命感兴趣,动过手的人我就从来没有留手过。”

  “还有就是……”云扬眼中闪过一道讥诮的冷意:“……凡是如你们这般被我灭绝了血脉、屠杀了祖宗的,我更加要斩草除根,决不能让你们再有漏网之鱼!”

  话音才落之瞬,刀光剑气汇流极威,已经完全成型,沛然莫御,无可抗衡。

  四周所有的观战者,眼见浩威将临,最近的也已经去到了千丈之外的高空之上,并无一人,敢撄其锋。

  水无痕一声长啸:“老二老三,你们走!离开这个漩涡,我来抵挡!”

  水无波与水无冰都是狂叫一声:“大哥,你走!”

  兄弟三人都清楚知道眼下这等情况,死关临头,绝无可能三人尽皆全身而退,最多最多也就只能走脱俩人;而留下的那一个,除了殒身之外,再也没有第二条路。

  而失去了人身这个度世宝筏之后,纵使灵魂不灭,再想要重新修炼上来,却又需要一段漫长的岁月了,而且前行之路必然难行多多,更有极大地可能中途夭折,修途不复。

  这是一个极大的风险。

  但现在,却已经不能不冒。

  而今情势已至眉睫,最好的结果也要死上一人,也就是三兄弟之中牺牲一个,其他二人便有可能逃出生天。

  而老大如此说法,更将自身极限威能鼓动,一搏之势已然无可逆转,在在证明老大是要牺牲自己,换取两人生机。

  数万年的兄弟之情,水无波两人如何能舍?!

  “现在不是推让的时候,再不抉择就三个一个都走不了了!”水无痕焦急之极,大声道:“这云尊心狠手辣,残毒之心昭然,快啊!”

  他很清楚,云扬的杀意始终森然,有增无减,同样有增无减的还有被对方操控的刀气剑意,现在就已经达到了足以灭杀圣君强者的级数,再耽搁片刻,只怕自己舍命赴死都意义不大了。

  而对方之所以没有催动,大抵是云扬想要一举倾覆自己兄弟三人,不能坐以待毙,唯有舍命一搏,尽力保全两位兄弟的生机!

  兄弟三人一边飞掠支持,一边快速说话交流;在这一刻,他们已经不再顾忌被人听到,被云扬听到,只因生死关头,倾危转瞬。

  “等我寂灭……尝试把我残魂接走。”水无痕一声长啸,身上乍然绽放出闪亮至极的光华,陡然间映射九天,寰宇生辉。

  “大哥!”

  另两人痛苦的大叫一声。

  “走!”

  水无痕的整副身躯已经完全置身在了沛然剑光中,悍然冲向云扬所控制的刀光剑气区域,义无反顾,一往无回。

  水无波与水无冰两人登时满脸悲戚,却犹自尽力劈出一剑,旋即抽身疾退;竭尽所能地脱离那漩涡的范畴!

  这可是大哥拼了命才制造出来的脱身机会,决不能放过,若是错过了,那大哥可就是真的要死不瞑目了。

  与此同时,蕴含了水无痕毕生修为的终极一剑,狠狠地砸在了那漩涡气旋之上。

  云扬一声冷哼,被他收聚操控的刀光剑气登时分散了许多,更重要的,原本那种天地一体乾坤一息的玄妙韵味,瞬时不存。

  水无痕连人带剑所形成的最后攻势,以一往无回的疯狂之势,强行冲入刀光剑气之内。

  轰然一声爆响,无数的刀光剑气,为其引爆,天惊地动,玄黄倾覆!

  而身在巨爆核心的水无痕犹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修炼打磨无数岁月的身体,在一点点的被割裂,被消磨,被毁灭!

  果然是挡不住么……果然要死了么,但我两个弟弟总安全了吧?

  他在被那巨大得几乎相当于圣人级别威能的漩涡气旋包围的那一刻,竭力的睁眼看去,希冀能够看到自己用生命换来的机会,不曾有失。

  可是,他看到了另外的两个漩涡,同样蕴含有无数刀光剑气的旋涡气旋……宛如龙卷噬天,临头而下,将水无波与水无冰的身体一一罩住,丝毫不差!

  “怎么会如此?!”

  这是水无痕最后一个意识;他就只来得及看到了,在被刀光剑气漩涡笼罩之前,两个兄弟悲愤莫名、震骇到了极点的目光!

  下一刻,已是寂灭。

  此际外围的观战者已经有几十人之中。却自一片寂静的观视着场中动静。

  就在水无痕冲出去之后,冲进那刀芒的那一刻,那璀璨的刀芒,浩瀚剑光,陡然一分为三,各自为政,玄之又玄地将水家三兄弟分别包裹;然后云扬抽身而出,接连三刀追魂!

  是的,就是名副其实的三刀追魂——

  连续三招刀下轮回!

  水无痕等三位圣君,同时被斩成灵魂体,及至灵魂体刚刚出现的一瞬,一道夹杂着轮回之力的刀光,衔尾追踪而至,再也元灵不复,生迹不存……

  再过片刻,空中重归满目清净,还有……安静,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了。

  就只剩下戴着面罩的云扬,在空中卓然伫立。

  好半晌,四周仍旧寂静无声。

  外围观战的许多当世顶峰强者,犹自不敢相信水无痕等三人当真已经寂灭,元灵不存,仍自再三确认,他们唯一找到的,仅止于天空中隐隐约约漂浮着的一点大战痕迹,再无其他。

  这在在表明,那三位圣君,当真全部消失了,而且还是形神俱灭,万劫不复!

  此际再看立身于半空中的那个蒙面人,所有人的心中同时升起一种感觉:圣君至强,完美的杀局!

  云扬眼睛从这些人脸上一一扫过,眼神中尽是一种温和清冷的感觉;一派气定神闲的开口说道:“水家三兄弟,说我与他们有灭绝血脉之仇,屠戮族人之恨;以江湖方式解决之,胜者为王!”

  “这其中不管多少弯弯绕绕,恩恩怨怨,一战了结;而今水家兄弟三人皆死。此事,就此揭过,因果不存。”

  云扬淡淡道:“不知道在场的,还有没有与我有仇的?有怨的?请现身出来,当场了断!”

  云扬顿了一顿又笑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刀斩杀的人,就有可能是某位绝世强者的后裔;这只关乎运气好坏,却无不关大局,更无关宏旨。”

  “我在此最后问一问,若是还有与我有仇的,有怨的,有梁子的,大可以站出来。咱们仍旧以江湖方式解决。”

  “但若是没有人出来,云某人就不奉陪了,要上路了。”

  云扬此言一出,众人如梦初醒,旋即便有人有了动作。

  随着呼的一声轻响,数人落了下来,为首一人身穿白袍,当先开口道:“老朽东极天宫程鹏宇,参见云尊大人。”

  “西天圣宫秦王孙,参见云尊大人。”

  “……”

  众人纷纷见礼:“吾等奉三大天宫之主令谕,奉迎云尊大人进入今宵城。”

  两个人踏前一步,道:“我们东极天宫少宫主东方星辰听说有人冒名截杀大人,勃然大怒,现在已经亲身赶来今宵城,并对属下下了死命令,无论任何代价,也要确保大人的人身安全。”

  “云尊大人请。”

  “我们……”

  随着众人纷纷开口说话,场面一时间竟现凌乱,虽不至于七嘴八舌,总是嘈杂。

  云扬微微皱起眉头,斜眼看了一圈,却没有说话回应,但一种无言的威势油然散发,凌然全场。

  在这股无言的气势之下,所有人纷纷闭嘴,齐齐生出一种微妙感觉,大抵就是在这位存在面前,如此乱糟糟的不成体统,实在是有失身份,自贬身价。

  他们刚才目睹这一战,对于云扬拥有顶级圣君实力已经再无怀疑。

  他们更加确信,刚才这一战,云扬分明就是故意让自己等人见证全貌,若非如此,以他的能力,早就将战场挪移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绝无这般动静。

  “啪!啪!啪!”

  接连数声的清脆拍掌声音连绵而起,众人循声看去,来人犹自一下子一下子的拍着手,一摇三晃的从容走来,笑意盈然的说道:“云尊大人果然是名不虚传,盛名之下并无虚士,今日一见,在下由衷佩服!好功夫,好刀法,好心术,好算计,还有好决断,更是令人佩服!”

  云扬抬头看过去;只见一位白衣青年缓步走来,白衣金冠,身长玉立,面目英俊,举止潇洒。笑吟吟的向自己走来:“太佩服了,太服气了,云尊大人,在此之前,我从未见到有人会如此战斗!简直是让我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在这一点上,请受我一拜。”

  说着居然当真一躬到地,行了个大礼。

  云扬皱起眉头,诧然道:“阁下是?”

  众人之中,已经有人惊讶的叫起来:“少主?您怎么来了?”

  被称为少主的那位翻了翻白眼,道:“我若是不来,又如何能看得到如此精彩的一战!”

  他兀自在赞叹着,似乎仍在回味刚才那短短的一战,仿佛在他看来,刚才那一战才是重点,可以回味无穷,其他却不足论,不在眼内。

  少主?

  云扬的目光登时聚焦在眼前这个青年的身上,刚才说话的之人乃是自称北荒魔宫的人,那么,眼前这个青年就是北荒魔宫的少主了?

  别的不说,这种装的味道,倒是有几分造诣。

  “云尊大人的实力,见面更甚闻名,已经登峰造极,超凡入圣,然而心机智慧,更加让无双佩服,还有那份当断而断的决断,无双唯有惊艳的份了!”这青年潇洒的躬身行礼:“北荒魔宫北宫无双,参见云尊大人。”

  先前众人还都是乱糟糟的站在一起,可自打这北宫无双出现之后,三方阵营瞬时便是泾渭分明,壁垒森严。

  “北宫少主。”云扬点点头,开口打个招呼。

  与此君的第一次谋面,云扬固然没有感觉到什么善意,但也没感觉到什么敌意,反倒是那种“惊艳”的感觉,在这位北宫少主的眼睛里展现的淋漓尽致。

  “刚才一战,足可以入玄黄武者教案,如果有这种教案的话。”

  北宫无双仍旧满脸赞誉的连连摇头叹息:“真正让我最为惊叹的是……只有知道了此战结果之后逆推,才能推出来这个局;当真事前推断,绝无可能推演出当前态势,更遑论破局。云尊大人的这一手,端的厉害。”

  云扬又看了一眼北宫无双,这家伙的眼力倒是有点毒,直指关窍所在。

  的而且确,刚才这一战的最关键处,就是云扬根本没有动用自己的底牌;也没有暴露自己的太多实力,而那三位圣君强者,却齐刷刷地被坑死了。

  这种说法,这种状况,看起来听起来很是匪夷所思,但逆推回去的,却又显得太正常,情理中事。

  早在云扬疾驰走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布下了感应刀气暗置长空之中。及至水家兄弟出声滋事挑衅的时候,那份意念操控随即就将暗置刀气布置成了循环状态。

  再到后来一刀出手将这份循环拉彻底激活,这才能够将之后的彼此的刀风剑气收归己用,甚至操控自如。

  再然后,这就是天意之刃刀法第三招第二式,刀下轮回的具体操控演绎了!

  或者说,云扬此次乃是将此招单独摘出来,成功构建成一个轮回。

  一个成功葬送了三位圣君强者的死亡轮回!

  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杀局!

  …………

  <好了,休息休息准备爆发了>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