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七十二章 不是误会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6-19 02:21:34
推荐阅读: 武帝仙尊叶辰仙逆异界无敌系统仙帝归来鼎炼天地都市之少年仙尊神武至尊混沌纪元都市之万界至尊斗破苍穹
  “太悲催了,水家三兄弟。”

  “是啊,还没动手,就已经落入了陷阱,等到动手的时候更会发现,这陷阱居然会随着自己的攻击力度而出现增长的,自己的攻击力越强,陷阱坑死自己的可能性就越大……偏偏还停不了手,因为一停手,马上就死,对方的刀明显不是吃素的。”

  “老子一头冷汗!幸亏水家兄弟先上了,要是我的话,一准也是要被坑了。”

  “要是你上?真要你上的话,多半已经被灭了,水家三兄弟联袂合攻,攻守兼备,防御力度不下于圣君二品巅峰,正是因为这个特性,令到他们现在还能支撑,换了你,你真有自信能支撑偌久?”

  “此言有理,换其他人真未必行,不过你们说水家兄弟现在心里应该是个什么感受呢……我还是真的有些好奇哈哈……”

  “呸,你个幸灾乐祸的家伙,当初就该让你先上。”

  不得不说,水家兄弟现在的感受,确实非笔墨能够形容!、

  这么多年修炼,第一次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你们不是告诉我们这个云尊就是一个三品圣尊么?你们不是告诉我们他的修为满打满算到头了也就是止步于半步圣君么?

  我们三人兴冲冲的来了,一出手就遇到一个天坑!

  真的是一上手就遭遇了天坑啊!而且掉进去了!

  刚才甫一动手,三人同时联袂发招动剑,剑光那是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倾轧了过去;而对方回以排山倒海一般的刀光……

  然后,情形就诡异了,就失控了,就彻底的被动了!

  己方所发出去的数千道剑气,没有奏效的……没有奏效倒在其次,毕竟云扬威名赫赫,三兄弟也没指望一出手就能将之拿下,但自己等三人所发出的剑气,其中大部分没有命中目标,逸散出去,这可以理解,但其余的那部分呢,明明是可以接触到云扬的啊?!

  而就是接触到,攻击到云扬的那部分剑气,发生了异变,先是被削弱,被偏移……嗯,这也可以理解,臻至高深层次的修者,谁没点秘技可以化消劲道,偏转攻击呢,可是被削弱偏移之后的剑气,怎么就被云扬反过头来利用了起来呢?!

  就仅止于对方的刀气一卷,剑气就此归为对方所用,旋即便转头过来反扑自己,这他么的太诡异了吧?!

  要说在那个时候,也就是启战最开始的时候,三人见到这等诡异迹象,却也非是全然没有机会脱身的,只要拼着受点伤,立即收手后退离开,那么,云扬所能做到的,顶多顶多也就是借助天意之刃的威能重创其中一人而已。

  但问题是……心意相通的三人,都升起一个相同的念头,这等迹象绝不可能持久,顶多也就是云扬所施展的某种秘法,可以短暂生效而已,我等真实实力远在其上,只要稍稍支撑,足可以耗死对方!

  于是三人浑不思退,反而挥剑再攻,当然,也有分出三成威能裹护自身,毕竟云扬的反扑同时包含他自己以及三人部分剑气,杀伤力绝非易与。

  然后……就是对方刀光再上,就此拉开周而复始的地狱模式了!

  三兄弟都感觉在做噩梦,无休无止的噩梦。

  随着一刀精妙到了无法想象的神异之招,无有错漏的同时袭向我们三人,我等三人同时出手反击,剑气纵横,尽消云扬来招,可是对方攻势一波接着一波,恍如长江大海,绵延无尽,而且每一波的攻势,都要包含我等三人部分剑气,更有甚者,攻击威能一次比一次更强。

  三轮交锋过后,云扬的攻势之强,已经强到了足以灭杀三人任何其一的程度,三人眼见无幸,却又不甘心放弃,持续鼓动全力,负隅顽抗,云扬攻势虽强,但一时间却还不足以同时灭杀三人,令到三人尚有一点点回旋余地,继续苦苦支撑。

  而这,也就是水无波兄弟三人现在的惨淡局面,游斗,苦撑!

  真的就是……从战斗开始的三轮交锋之后,就开始游斗!

  甚至不到万不得已不敢再出剑抗衡了。

  因为再出剑,就等于是增加对方灭杀自己的筹码。

  但是不出剑,对方不断的操控着刀风剑气来袭,自己势必要应对,而一旦应对了,纵使能够应付过这一波,却又无法避免的给对方这刀风剑气再增了一道力量的事实。

  兄弟三人都要哭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般诡异的战斗,要命啊!

  而更要命的是,自己三人不敢出剑是一回事,可云扬那边却是毫无顾忌。

  刀风剑气汇流聚集的攻势越来越强横,到后来,场中已经构成成了一个藏青色的圈子;圈子中心,是云扬;周围,是不断地根本不敢有半点停歇的水家兄弟。

  只要一停,就会给云扬引爆这个刀风剑气的机会,面对这样恐怖的能量级数,当场粉身碎骨,已经是板上钉钉毋庸置疑的事情了。

  须知到现在,四人往复交锋的在这里面已经聚集了不下万道刀风剑气汇流威能……

  这份力量,足以灭杀在场的任何一人,绝无侥幸余地!

  “水家兄弟惨了。”矮胖子叹口气。

  “是啊,要么牺牲其中一个,让另外两个乘隙脱身;然后再掉过头来救援那个,保其有个转世重修的机会,要么就继续拖下去,拖到云尊支撑不住,被刀剑汇流威能反噬。”

  旁边一人凑过头:“还有一种更大的可能,就是三人一路撑下去,最后被云扬一举干掉三位圣君。”

  所有人面容凝重,想了想,均是觉得,最后这种可能,不止是存在,而且还是极有可能出现的结果。

  此时此刻,水家三兄弟之中的老大水无痕心中除了叫苦,就再也没有别的了。

  嗯,还有一种浓浓的后悔之意,充斥心胸。

  自己止步于圣君一品巅峰,裹足不前久矣,闭关三千年仍旧不能突破,一朝心血来潮,却是往昔因果终于到了了结之期,随即便有一点明悟于心,只待将之前欠下的一份人情偿还,便是因果了了,前行无阻之时。

  偿还因果的方式很简单,只要击杀一人便好!

  虽然水无痕明知道,让那般存在尤要动用无数岁月以前所留下的人情来杀的人,必然不同凡响,非同一般,但水家三兄弟还是一口答应下来,而后才是得知目标之人,也就是云扬,这新晋的玄黄云尊资料。

  可是一览之下,三人登时感到头大万分,一位名动玄黄的英雄人物,你让我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击杀他?

  修为如何倒还在其次,为了偿还因果,便是要我等以弱战强,行险犯难也是在所不惜……可现在的关键却是身份麻烦啊!

  然而兄弟三人计议了半天,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欠下的因果悠关大道,不管你是英雄还是圣人,私人恩怨,永远是江湖上绕不过去的永恒话题。

  一番布置之后,三人更无犹豫,即时出发;他们自觉自己等人寻衅云扬的理由,完全站得住脚;就算是编造的,但只要我最终让他成真不就行了!

  就算是你是盖世英雄,不世隽才,但你与我有血仇,难道我能因为你成了英雄就放弃灭门绝嗣的血海深仇吗?

  没这样的规矩!

  有这说法为凭,就算三大天宫之主事后兴师问罪,那也是站得住脚,说得通的!

  我尊重英雄,但英雄成为英雄之前,未必就全然的干净,事关我的家族血仇,难道就该我放弃么,没有这样的道理啊!?

  归根到底,大家还都是江湖人,这么浅显的道理到哪都是如是的!

  但来了之后,交上手之后才发现。

  特么的我们闭关三千年没出现,怎地一出来就掉进了一个超级天坑!

  兄弟三人现在满心满脑子都是苦涩!

  资料上提供给我们的目标修为实力不是这样的好么?!

  说好的半步圣君呢?

  说好的目标忌惮法则之力呢?

  说好的修为低微,不足为惧呢?!

  这分明是一个老谋深算,老奸巨猾到了极点的顶峰强者!

  更是一个足以将我们三人一起搞定的超级高手!

  在我们双方正式接触之前,就已经料敌机先的设置下了特异气场;一句话没说完,就来了一个席卷全场的刀气回旋将之激活;这等突兀的变奏,便是自诩已经战斗了一辈子的三兄弟,全然的懵懂不知,一步踏入陷阱,死亡陷阱!

  状况如斯,几乎可以说除了自己三人上前挑衅找理由的时候,自己等人是主动的外,其他的方面,完全的被动,完全被对方玩弄于鼓掌之间

  从一开始的唯恐云扬跑掉,到现在己方三人已经是脱身不能。情形已经恶劣的到了相当地步。

  围观众人好似旁观者清,渐渐知悉水无痕等三人应付为艰,落到了全然的下风,殊不知身在局中的水无痕等三人,更知道情况不妙——

  现在的战团中间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个蕴含着恐怖威能的旋涡!

  水无痕心里清楚,以自己兄弟三人任何一人之力,独力对上这个漩涡,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肉身湮灭,转世重修而已!

  甚至,云扬还在不断地一刀一刀劈过来,还在点滴加催这个漩涡,蒙面罩后,那清冷澄澈的眼神里面,尽是森寒。

  启战至今,由头到尾,由始至终,云扬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有那杀气却是越来越见浓郁。

  但是,占尽上风的云扬不说话可以,自己等三人再不说话,那可就真的要完了!

  此时此刻,兄弟三人连一刻停下都不敢,又再度急速的掠过一道气劲的水无痕大声道:“云尊大人;今日之事不过意气之争,既然大家已经交手过了,我们三人觉得,云尊大人并非是那种一意孤行丧尽天良屠戮民众之辈……这件事情或许另有什么误会……”

  这句话甫一出口,围观众人齐齐一阵目瞪口呆,张口结舌。

  你这张嘴,可真是绝了啊,先前感觉吃定了人家,可是红口白牙的各种屎盆子招呼上去;现在感觉自己要不行了,要倒霉了,居然就又变成误会了?

  这话你怎么琢磨说的呢?!

  然而以水无痕等三人的修为层次而言,此言一出,除了等同认栽之外,更是与哀告饶命无异了!

  大家在极尽不齿的同时,却又期待云扬会怎么回答这一句话。对于这位玄黄楷模,人族英雄的为人处世之道,大家可都是好奇得很。

  今日终于现身,却几乎第一时间就遭遇到了这么一场截杀,他会如何选择,会选择息事宁人,退一步海阔天空吗?!

  对面毕竟也是人族中坚力量啊。

  但见刀光缭绕中,云扬紫衣衣袂在刀剑中急速飘动,声音却是愈发平稳冷淡:“哪里有什么误会,你们的后裔,尽都是我杀的!你们的祖辈,也都是我杀的,你们来找我,就是找对了人了,这是不能同戴青天的血仇,岂有误会可言?!”

  水家兄弟几乎吐血,天地良心啊,我们哪来的后裔给你杀?祖辈要是真被你杀了,我们是从哪里来的?!

  “云尊大人……”水无波大声。

  “江湖人行江湖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正是天公地道,我早就有这个觉悟了。”云扬淡漠的声音传来:“事实上我灭绝了你们的血脉,更将你们的十八辈老祖宗都斩杀了之后,我就一直在寻找你们,除恶务尽,斩草还要除根啊!”

  云扬眼中露出一丝冷冽:“江湖恩怨,历来如此,谁也说我不得!不久是这个道理么?”

  水家三兄弟心底一阵阵的憋屈泛上来。

  云扬此际所说之言,本是他们的打算,他们的说辞;如今云扬全盘接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更是令他们无话可说,无言以对。

  围观的强者中,有人认识水家三兄弟,只听一声长叹道:“云尊大人,您是玄黄英雄,大人大量,水老大已经当面说是误会,那就是他们兄弟自打嘴巴,杀人不过头点地,何不宽恕一面?老夫担保他们三人此后再不会找您麻烦,还请云尊大人开恩。”

  云扬淡漠的声音:“你是谁?他们在冲我出手的时候,怎地不见为我说话?”

  …………

  <>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