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六十九章 拉开大幕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6-17 00:33:10
推荐阅读: 异界无敌系统都市之少年仙尊天下第九神级升级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仙帝归来鼎炼天地凡人修仙传混沌纪元大道争锋
  计灵犀撇撇嘴,道:“拉倒吧,他就算变成了一坨……咳咳那啥,在你眼里那也是可爱的,忽悠谁呢,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咋想的么。”

  上官灵秀呵呵笑了笑,反唇相讥:“这话说的,好像你不是我这么想的似的。.”

  计灵犀眼中闪过一丝思念,嘴上却是丝毫不肯认输,抱住胳膊哼哼一声,道:“喜欢又能有啥用,他现在还不是不能靠近我的身边,一挨得近了就得挨揍;但对你却没有这等限制,这次见了面……嘿嘿……”

  她俏丽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羞涩与俏皮,道:“……他可是好久就盼着洞房呢……”

  上官灵秀面罩之后的脸上一片通红,却是哼了一声,嘴硬的道:“你这丫头……怎地啥话都瞎说呢?不过……咱们本就是未婚夫妻,就算……都不算的什么……只可惜,我无论如何都是代替不了你的。”

  这次轮到计灵犀害羞,嗔道:“灵秀姐姐,你现在可真是……”

  上官灵秀热着一张俏脸,道:“我真是什么,真是说出来你的心里话么?”

  计灵犀越发的窘困,赶紧改变话题:“不说这个了……你说……这次他要是真的顶着一颗狐狸头回来,咱们可怎么办?”

  上官灵秀也是松了口气,道:“我没想那么多。他顶着狐狸头也好,顶着蛇头也罢,哪怕是变成一只小老鼠,只要能平安回来就好,什么能比得上他平安喜乐,能够回到咱们身边来更好?”

  计灵犀点点头,道:“姐姐还真是贤妻良母,小妹自愧不如,不过你说的对,他在妖族那边,肯定是吃了不少苦,暂时先放过他好了;等过段时间完全安稳了,咱们再拿着他的狐狸头说事儿,他的身体早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了。”

  上官灵秀咬着嘴唇,面罩后满脸通红,道:“对,他的身体早就是……的了,哼……他顶着这个狐狸头的话,我是说啥也不会和他……”

  计灵犀红着脸精神一振:“那谁啊,你不会和他干啥啊?”

  上官灵秀大羞,转身嗖的一声回房了:“你说干啥就干啥,自己心里清楚,要是不清楚,就自己呆着想清楚吧。”

  计灵犀笑了笑,随即看着远方,又是好一阵的轻轻叹息。

  他在什么地方?

  他可知道,这一次的归程,是何等的凶险么?

  ……

  占地数十万亩,人口超过千万巨数的今宵城,这段时间里,可是不断地有强者气息升腾,此起彼伏。

  而随着东极天宫的圣子前来不久;圣心殿前来迎接云扬的人马,也已经到位。此行为首之人,正是云扬闻名久矣,却缘悭一面的大长老雷千里。

  而亦是在这一天的晚上,几乎是不分先后又有两拨人马悄然进入。

  亦因此,经年处在大陆边缘,属于穷乡僻壤的今宵城,骤陷波谲云诡,风云变幻的特异氛围之中。

  次日,一道命令经由城主府发出。

  “奉东极天宫、西天圣宫、北荒魔宫三大神宫的命令,即日起;凡是今宵城中人,不论是武者还是普通人,尽皆不许戴面罩;违反者,死罪!株连三族!”

  随着这一道命令发出,天空中的风云震荡愈发的激烈起来。

  一个声音怒喝道:“这是何意?大家现在都知道,我们的英雄现在面目有些不雅,正用这种手段遮掩自身,你们三大神宫发出这道命令,岂不是太过混账?这是要过河拆桥,亵渎英雄吗?”

  另一个声音严肃道:“英雄岂容亵渎,不允许其他佩戴面罩,正是表明了我们对英雄的崇敬!免得有人鱼目混珠,反而会玷污了英雄的名声。”

  “英雄就是英雄,不管以何等面目出现,都是我们的英雄!”

  “尔等以貌取人,才是对英雄的亵渎?”

  这一场争论,各执一词,持续了好久好久。

  计灵犀一袭白衣,面罩黑纱,站在楼顶,明媚的目光,逐渐变得如同高空的寒月一般森冷。

  一股隐隐的杀机,在其身侧萦绕,点滴滋生。

  房中。

  上官灵秀拿着一块洁白的绢布,轻轻的擦拭着手中的长剑。

  长剑寒光闪烁,反映出上官灵秀眼中的杀意。

  ……

  远方,大约在三千里之外,另一个面罩黑纱的紫衣人,正在向这边疾驰而来。

  云扬终于结束了闭关。

  甫一出关,立于山顶高空望气,但见前方尽是血云密布,杀机森然。

  云扬轻轻叹息。

  由始至终,他从来就没想过对这些人类挥动屠刀,一个两个也就罢了,但若是折损太多,难免会对人类的整体实力造成相当的影响。

  但现在的情况是,这些人却是非要杀自己而后快,自己不反击,就要先一步死于非命,那事情可就无奈!

  云扬挥手间,他身后的地上凭空而起一座高山,这座高山高有数千丈;绵延数十里,但山体实则却并没有任何一点一滴的沙石泥土,更不见任何植物草木。

  全然的各类奇异金属残渣!

  虽然是不被绿绿或云云看在眼内的残渣,但这些残渣的质地可是非但,至少比起一般的金铁要坚硬出许多倍,乍然出现在这里之瞬,竟自散发出七彩斑斓的霞光,直冲霄汉!

  亦以此为始,今宵城外多了一座无法摧毁的山体,亘古恒存,永驻玄黄。

  而此际的霞光前方,乃是云扬潇洒前行的身影;太阳从背后照过来,大山的影子长长的在前方拖着,云扬就在这一片阴影之中,疾步前行。

  时间不长,云扬已然走出了这一片的阴影地界。

  及至走出阴影范畴的最后一步之刻,云扬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停住脚步;喃喃的说道:“无关荣耀与仇恨,只因生死,仅此而已。”

  说完这句话,他再度大踏步迈前一步,登时,整个人置身在阳光之下。

  然后,他便再也没有回头,直直的向着今宵城的方向飞驰而去。

  云扬此际的移动速度并不快,但,自从开始迈动脚步,就再也没有停下。

  及至云扬的身影生息再现尘寰,重新被此世所知悉的这一刻。

  今宵城中的许多眼睛都是为之一亮。

  目标重新走入视野,那边意味着针对动作该当继续展开了。

  不少人二话不说即时消失在自己原本所处的位置上。

  不知这一瞬是否预兆了,许多人将会从原本所处的位置上离去,本位不复!

  某个跨院中。

  一袭胜雪白衣的东方星辰正自端坐在房间正中间,他所处的这间房舍一打眼就能看出与众不同,触目所及尽是清一色的雪白,非但四周墙壁尽皆雪白,连桌椅板凳都是雪白色。

  整个房间中,大抵只有东方星辰身上的毛发,眼珠,是黑色的。

  其他的,连他面前的香炉,香炉里面的香灰,插在里面的线香,甚至连燃烧的烟气,全都是白色的!

  明明是一间最普通不过的房舍,一进门却恍如置身在一片纯然的素白世界一般。

  蓦然,敲门声咋起。

  东方星辰淡然抬头,并不出声回应。

  外面说话:“少主,云扬现身了,目前在今宵城城南三千里处。”

  东方星辰仍旧并不搭话。

  “这会已经有不少人赶过去……分别是……”外面还在汇报,一字一句点滴无遗的汇报着。

  所谓东方星辰的心腹,他们很知道自己家少主的脾气,若是没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事,那么会在你汇报过程中一句话都不说都是寻常事,那感觉,就跟对着一面墙自言自语了一番也没什么两样。

  “其他各位传承者,也都已经有了动作。虽然具体动向现在还不明朗,但都派出了人手乃是一定的。”

  “现在也就是咱们这边,还没有动作,后续如何请少主示下。”

  至此,外面的人汇报完毕,小心翼翼的等候着东方星辰的回应。

  良久良久。

  东方星辰的声音传来:“那九尊府方面的人手,还有第九尊府的势力,可有任何动作么?”

  “没有。这两家之间仍旧没有彼此接触;而就现在到手的消息,这两家也没有任何具体动作,似是在静观其变。”

  东方星辰冷淡的说道:“既如此,那就出动两位圣君,去迎接玄黄云尊归来!云尊乃是天下英雄,大陆楷模。无论如何,都不能受到半点伤害!”

  “告诉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确保云掌门的人身安全!”

  “是。”

  门外的人立即应令离去。

  室内,东方星辰淡淡扫过正自袅袅而起的线香烟雾,清冷的眸子中尽是澄澈通透。他轻轻伸手的一瞬间,空间骤然凝固,一节徐徐升腾的烟雾,就此冻结在空中,构建成一桩此世任何能工巧匠都难得完成的特殊物事。

  但见东方星辰延伸手臂,随着咔的一声轻响,却自将那一片带着升腾烟雾的凝结空气轻轻巧巧地取了下来;就像是……从一大片冰块上,掰下来了一小块。

  随着那凝结空气一去,其后的空间黑洞凛然眼前。

  而这一片空间,就那么抓在了东方星辰手里,被他放到自己眼前,仔细的观视着。

  半晌才听他喃喃自语道:“没有基础就突然升腾长空之云,可能长久否?”

  “啪”

  两根纤长的手指乍然错动之间,那一片从空间里摘出来的凝结空气,再度重归到了原本的位置上,严丝合缝,丝丝入扣,不见半点瑕疵。

  然后,线香继续燃烧,烟雾按照原本的既定轨迹,继续升腾,似乎中间被截取了一块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

  如斯神奇莫名的一幕,由始至终,就只得东方星辰一人造就,一人得见,一人终了,却又随着他的一句话,重复旧观,仍旧如是。

  ……

  云扬重现还走出不过百里,就听到有人厉声叫道:“前面可是玄黄云尊,云扬大人么?”

  云扬面罩后的眼睛抬起,注目于前方虚空,虚空便如一幅画一般乍然破碎,三条人影,从虚空中现身出来,呼的一下子降落下来,落在云扬身前的数十丈之地。

  “三位一品巅峰圣君。”

  云扬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说了一句。

  三人落下地,同时行礼:“玄黄界水无痕,水无波,水无冰,参见云尊大人;感谢云尊大人为玄黄一脉做出的贡献,我等三人对大人感激莫甚,请受我们一拜。”

  云扬并未有任何动作,只是淡淡注目于三人。

  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三人身上的森然杀意,又怎么会贸贸然跟他们客套;见他们当真深施一礼这才开口道:“免礼。”

  彼端的三位圣君闻言却是齐齐噎了一下子。

  他们来之前有思量过云扬的个中应对,无论是顺势客套搭话,不理不睬直接走人,甚至暴起出手都有应对之道,但这一句“免礼”是什么鬼?

  这小子的架子怎地这么大?

  就算你是新晋的玄黄英雄,配得上这份殊荣,但还有没有点礼义廉耻,老少尊卑了?!

  随即又听云扬貌似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们三位都姓水,可是出自同一家族,都是行无字辈?”

  三人愈发不爽,扳着脸冷哼了一声:“那又如何?”

  却闻云扬突如其来的一句追问道:“敢问水无音这个名字三位可有知悉么?是否与三位出自同源?”

  云扬素来都知道天玄大陆与玄黄界关系莫甚,无论是自己六哥出身的雷家,酒神凤弦歌、年先生相关的妖族凤皇,还有诸神之骨隐秘,而今乍然听到三个水姓,更以无字排行的此世顶级修者,下意识的将之与自己在天玄大陆的旧部水无音联系起来,这才出口一问。

  “没听过!”

  三人异口同声,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

  “嗯。”云扬面罩之后的眸子愈发清冷澄澈,道:“不知三位前辈今日前来是有任何见教么?”

  水无痕哼了一声,大声道:“吾等今日前来,有两件事要想云尊大人讨教。”

  说话间,破空声音陆续传来,又有七八位强者抵达此处。

  “第一件事,自然为了一见云尊大人尊颜,作为人族一份子,我等理应为了云尊大人做出的巨大贡献,而尊敬,而行礼。”

  “至于第二件事,却是一件个人私事。”水无波接下去道:“我兄弟三人当年因缘际会踏入修途,攀上修途顶峰,不愿辜负这份能力,是故远离家乡,孤悬血魂山;时至今日,算来已有七千余年岁月。”

  “我等兄弟固然久不履尘世,然我水氏一脉却还有血脉流转,绵延传承数千年,却也成就一大世家;然而我等却听说,云掌门在三四年之前,曾经为了扩充门派领地,将我家族连根拔起,可怜我水家上万族人,能活下来的,仅有三人。”

  …………

  <吃了几天的药还是头疼,想输液,但所有人都劝我不要输……>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