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东极天宫!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5-31 00:35:34
推荐阅读: 都市之少年仙尊仙帝归来都市之万界至尊最强科技系统鼎炼天地至尊狂妻,极品废材小姐都市最强修真学生至尊仙朝圣堂斗破苍穹
  这一日,天下震惊!

  九尊府,也真正的名震天下。

  无数人在好奇,在震撼。

  这位九尊府掌门的功绩,居然惊动了三大天宫,竟是三大天宫联名引动了圣道天音

  虽然不知道更具体的经过始末,但绝对是了不得的成就才会如此!

  作为天下巅峰的三大天宫,岂是能被人蒙蔽的浅薄所在?

  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都对这位云掌门感觉到了肃然起敬,还有……高深莫测!

  九尊府的天运旗即时变化,嗖的一声轻响,方圆数万里的灵气,应声向着九尊府这边聚集过来!

  所有九尊府弟子,在这一刻,不管是在门派的,还是在外行走的……身上都现出腾的一声轻响,天运旗的虚影陡然展现体外;无穷无尽的浩瀚灵气,便从天运旗之中,还有身处的环境周边……以汹涌澎湃浩荡绵长之势的涌入身体,化作精纯修为!

  这一日,九尊府万名弟子,包括一众高层,每个人的修为全都猛地往前跨了一步!

  一些阶位低的弟子,干脆直接突破了三四个阶位!

  而圣者之上的所有人,也都是突破了至少一个阶位!

  史无尘,洛大江,铁擎苍等三人,原本刚刚突破的圣尊一品不久,这下子直接提升到了圣尊二品中期。而平小意等人,仍是齐头并进,无一例外全部晋升至圣尊一品。

  这等变故,让就在一边看着的凤鸣门所有人眼睛都红了!

  不是,应该是所有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人,眼睛都红了!

  其中又以董齐天心中最不是滋味。

  码的,老子为了九尊府做牛做马这么些日子了,居然还不算是正牌九尊府中人,这等好事生生地错过去了……简直是想要哭出声。

  凤鸣门那边招收的原本属于九尊府的弟子,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感化,本来有些已经心思活动了;但是这件事一出,顿时炸了窝。

  几乎所有弟子群起暴动,就差集体造反了。

  不要说他们,连凤鸣门很多高层,眼睛都是绿的,看着九尊府这个名字,心里都有些嘀咕:我要是九尊府弟子就好了……

  连甘天颜都好几晚上没睡着。

  太羡慕了!

  太嫉妒了!

  太眼馋了!

  天下无数门派都是哀怨得要死要活。

  特么的,我们咋没有这样一位给力的掌门人……简直要同声一哭。

  所有掌门人也是恨不得同声一哭:特么的,这能是人能完成的任务?你们想要我去创造这样的功绩,还不如直接说让我去死!

  没这么欺负人的!

  但无论心思如何,总之就是天下沸腾!

  无数的人,前仆后继的向着九尊府赶过来。

  无数的年轻人,飞蛾扑火一般而来,无数的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不远万里长途跋涉而来……

  一个共同的目的:想要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九尊府的弟子!

  九尊府,一时间成了玄黄界的修行宗门圣地!

  一朝情势陡变,九尊府由草创不久的新生派门一举跃居为整个玄黄界为之瞩目,炙手可热的修行圣地。

  上品宗门!

  掌门人是大陆英雄,玄黄偶像!

  所以对外策略自然也需要因时而异,因地制宜!

  此时留守九尊府的兰石月三尊再三商议之后,暂定每月开山门一天,招收弟子。

  而招收弟子的标准可与之前大大的不同了!

  以往九尊府招收弟子,几乎就是是人就要,无视对象身份来历跟脚年纪资质,只要对派门有归属感以及努力度就好,毕竟在九尊府特异的大环境之下,就算是块朽木,仍旧可以让你变成无暇美玉!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而今……首要还是看弟子本身的资质如何,至少也得有上佳资质才可划入斟酌考量的范畴,虽然九尊府拥有缓缓改善弟子资质的底蕴;但这点仍是九尊府的最高隐秘,任何时候也不可向外人道,而今招收弟子的深度广度暴增,收录弟子的资质要求当然要列入第一考量,毕竟弟子本身资质就相当出众的话,那么之后的修炼进度也会更快。

  其次,忠诚度!

  严格意义上来说,九尊府高层对于招收的弟子,更看重此点,你自身禀赋不足能力不强,九尊府自有计较,可补不足,可是你忠诚度不够,却是莫之奈何。

  总不成九尊府培养你一番,他朝功成名就,尽享其利,却将九尊府抛之脑后,又或者是对派门的忠诚与自身既得利益之间出现矛盾,你只顾自身利益,枉顾派门的栽培之恩……

  忠诚度归属感之说,亘古以降,便是宗门对待门下弟子的一大关注点,派门的一时崛起,或者是因为某个弟子某个门人的一时际遇,一朝风云突变,鱼龙惊变,但轮到派门的长治久安,持续发展,必须要有莫大的凝聚力才能达成,而宗门的凝聚力从何而来,不外就是门人的忠诚度与归属感!

  是故九尊府在对欲拜入九尊府门墙的弟子,专门布置了考量心性的一关!

  良心不好,心性不佳之辈,就算天赋资质再高,也要直接淘汰,永不收录!

  这会的所有九尊府上下弟子,人人皆是扬眉吐气,斜眼看人。

  九尊府,这个草创不久的新生门派,原本在东极天宫圣心殿这片地界中基本不怎么引人注意;一夕变故之余,变得在整个天下都炙手可热,万众瞩目!

  上品宗门,乃是站立在了玄黄界宗门顶峰的存在,素来难以成就,而九尊府这个一共才创立没几天的派门,一步登天,一跃成为这个级数宗门之一,怎不令人侧目!

  不过对于有心人而言,这些虽然是重点,却非是最重点的地方,众所周知,九尊府可不光是刚刚攀上上品宗门之列,连派门本身也草创不久,那么……他们派门的弟子肯定不多吧?

  若是把我的孩子送过去,拜入其宗门,何止是一步登天?!

  简直想一想都觉得是祖坟上冒青烟了的天大好事。

  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念,无数有心人带着儿女往赴九尊府,甚至有些隶属于西天圣宫那边的土豪们,感觉自己儿子资质好的不得了,千万里跋涉而来……

  可是甫一来到这九尊府一看,却是一眼入魂,惊心动魄……我靠,这是个新晋门派?

  这……这规模也太大了吧!

  这至少也得有数万弟子的规模吧……

  这是一个刚成立了不久,满打满算两三年的小虾米门派?

  开玩笑呢吧……

  而派门固有弟子如此多,其宗门品阶又如此之高,那么想要成为九尊府弟子,岂非就是一件难上加难,或者难过登天的大难事了么……

  来到这边一打听,果然……各种条件,端的是严苛无比。

  底下尽是一片哀叹,几至哀鸿遍野……

  而云秀心,孙明秀等第一批进入内门的六七十人,现在也有了收徒的资格。称之为二代祖师爷了……

  但是对于收徒弟,除了孙明秀玉成航等老成持重的在考虑少量招收之外,云秀心胡小凡等主峰一脉都是断然拒绝。

  开玩笑,我自己还是个孩子……我自己还顾不好呢,收徒?

  过几年再说吧……

  ……

  九尊府现在已经走上了正轨,小胖子钱多多的作用,从原本的很重要,变成了现在的特别重要,除了云扬之外,九尊府另一个不可或缺的极其重要的角色。

  这位大总管虽然修炼的时候要死要活,全无动力;但让他处理门派的事情却是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七八天不合眼直若等闲,十天半个月连轴转家常便饭,处理着那些在别人眼中琐碎到头大、枯燥到令人发疯的门派事物,反而兴致勃勃,比吃了春和谐药还要亢奋来劲,给力至极!

  他更从弟子之中选拔出来适合各个岗位的专门人才;逐一安放下去,而事实亦证明,他的慧眼无差,每个人都在其岗位发挥出极大作用,培训后备力量,更是效果显著。

  各种门规制度,小胖子通过不断钻研实践,不断加以完善,九尊府第一次出现了身穿黑衣的执法队。一百执法队员每一天换班在门派中巡视,行事规行矩步铁面无私。

  而这执法队的建立,令到所有弟子噤若寒蝉,触目心惊,等闲不敢造次。

  天残十秀每一个人都是自视甚高之辈,但对于小胖子这个战力被他们拉了八条街的家伙却是打心眼里佩服,佩服得无以复加!

  甚至还不止他们佩服,萍踪月与甘天颜等几位凤鸣门高层,在亲眼见证到小胖子的诸般运作,令到九尊府从一开始的一个仅具雏形的一盘散沙,在极短的时间里,转化成一个欣欣向荣的超大门派的过程……也是一个个佩服不已,羡慕万分。

  天赋资质过人的弟子固然难求,但对于坐拥天运旗的宗门这点却非是难事,反而是如小胖子钱多多这样的管理门派的大管家类型人才,却是极之难得!

  因为这种人,你不给他一个舞台,根本发现不了他的才能,但若是没有显示才能之前,你又凭什么判断认定,他又才能?!

  这本就是个因果矛盾悖论,然而九尊府就是这样子的运气超好,在未邀请天残十秀加入之前,就一早发现了这个人才,而且直接就安放在了大管家的位置上,并且给予了极大之权限,这才促成了小胖子发光发热发扬光大!

  这简直就是运气使然,天作之幸!

  随着修行时日渐长,云秀心,白夜行,胡小凡,路长漫等初代真传弟子,进步丝毫不见减缓,反而越来越快,修为比起同期弟子,已经超出来一大截。

  孙明秀玉成航等虽然也可列入绝世天才层次,但是比起云秀心白夜行这等妖孽级数,终究是差了一截;即便比起胡小凡这等自身带着气运的家伙,犹有不如。

  云扬当初就对胡小凡颇为重视,天才弟子难得,够努力的天才弟子更是罕见,然而够努力的天才弟子还拥有常人难有的机遇运道,就更加难寻难觅难求难得了!

  说到胡小凡这家伙,何止是际遇不断;根本就是随便出去逛逛就能找到机缘;拉个屎都能遇到天材地宝的那种……总之他碰到的许多事情,简直是让人无语的……羡慕嫉妒还有恨,尤其是恨!

  而随着初代弟子之中个人成就的差异,孙明秀等人虽然没有放下修炼,依然刻苦求进;但现在也开始接触一些门派的管理事务了。

  甚至孙明秀,玉成航等,还有其他几个人,当前九尊府的事务,已经都是他们在管理了。而且,一件件一桩桩,都是井井有条。

  至于云秀心,顶着一个大师姐的名头,修为也是同辈第一;但是对于这些事情,根本漠不关心。

  “你们看着处理别来烦我……再来找我打你们哦!”

  云秀心现在关心的,就只有一件事:这可恶的胡小凡,修为进境太快了!居然快要追上本大师姐了!

  这怎么行!

  必须要戒备努力,将这个混蛋直接摁下去!要不然,本大师姐威严何在?

  对于弟子们接触门中事务这一点,史无尘等人并没有刻意的引导,只是摆出来各种职位,让弟子们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自由选择!

  如果你自己想要选择继续修炼一条路走到黑,也没有人会说你。

  完全自由自主。

  但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你也可以去接触自己喜欢,感兴趣的工作;依本心而向的选择,才能发挥出了最大的效率。

  江湖在沸腾,九尊府在蒸蒸日上;所有人都在高兴,都在振奋,都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前行不辍。

  每一个新鲜出炉的榜单,都是一条通天之路,前路不一,自行其是!

  男儿出名需趁早,跨马江湖自横刀;生死之间长愤怒,名传天榜走一遭!

  九尊府在狂喜,在庆祝,江湖在沸腾,榜单在搅起风雨的时候;云扬……这位大陆英雄,玄黄楷模,却是在忧郁。

  此时此刻,云掌门不能不忧郁——

  凤皇近乎偷袭的那一掌,端的犀利万分;若非他当时应变神速,应对更是精确;躲过了偷袭之招八成以上的威能,仅仅承受了不到两成的余波冲击,只怕就要即刻魂飞魄散,当场玩完!

  但是,一位此世绝颠强者的全力一击,就算只得的两成冲击余波之力,仍旧不是现在的云扬所能承受得起的,五脏六腑几乎全被打碎,伤势之重,前所未有!

  等到再度睁开眼睛,恢复神智的时候,自己已然置身在一座云雾飘渺的宫殿里面。

  最最让云扬无语的事情还在于:他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一颗毛茸茸的狐狸脑袋也自同步睁开眼睛,满满的虚弱感扑面而来……

  云扬心念电转之余,惊觉自己面前的乃是一面巨大的镜子,而那狐狸脑袋还有那副虚弱感,正是自己当前最真实的写照!

  至少在这一瞬间,云扬感觉自己生无可恋。

  麻蛋的!

  他现在最迫切想要做的莫过于一拳将这个镜子打碎!

  这简直是扎心啊!

  我昏迷中行来,迎接我的难道不应该是周到的服侍,难道不应该是温煦的安慰?难道不应该是强者的关照?难道不应该是……为什么要摆上了一面镜子?

  就算单看这位置也不是放镜子的位置好么!

  这他么的还是特意为我置办的?!

  这该是有多么促狭的人才能干出来的勾当啊!

  “哦哦……”

  云扬闭上眼睛,下意识的呻和谐吟一声,这才发现全身上下任何地方都不疼。

  哪哪都呈现出完好状态,与没有受伤的时候一般无二。

  这个状况显然与云扬心中的预判不符,之前被凤皇一掌余波波及,伤势沉重至极,若是现在只得一息尚存,苟延残喘,哪哪都不对劲才是正理,现在这感觉,好得不合情理!

  不过自身状态恢复至完全状态总是好事,云扬骨碌一下坐起来,看着窗外缥缈而过的云雾,感觉着室内浓郁到了极点,几乎比九尊府的灵气氛围还要再浓郁十倍以上的灵氛……不由挠挠头:“这是哪啊?有人吗?”

  一个声音应声传来:“嗯,那小狐狸醒了哩……咱们去看看。”

  嚓,你才是小狐狸!

  你全家都是小狐狸!

  云扬心中怒骂一声,脸上却露出来诚挚的感激之色:“不知是哪位前辈救了我?容云扬拜谢救命大恩。”

  原本紧闭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

  两个中年人满脸尽是蔼然地走了进来,呵呵笑道:“看看咱们的英雄,呀,还是小狐狸哈哈。”

  这声音,正是之前那促狭声音的主人。

  走过来的那两个中年人,全都是一身素白的衣袍,身材颀长,面如冠玉,两眼之中满满的尽是星河星海。一举手一投足,都透露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味道。

  而这样的感觉,云扬近来可是很不陌生,因为他跟狐皇猫皇近距离接触得多了,知道这是巅峰强者所特有的风采!

  “多谢两位前辈,不知两位前辈是……”云扬表现的很是恭敬。

  “这小鬼在心里骂我们呢,当人一面,背人一面,不当人子,不当人子!”其中一个中年人皱皱眉说道。

  另一个点点头,很是有些严肃道:“嗯,我也有听见!”

  “……”

  云扬心下一阵阵的无语。

  简直放屁。

  本掌门也不是没跟你们所谓巅峰强者有过近距离接触,还不知道你们的能力深浅高低,别说是你们了,就算是圣人,也绝不可能观测我的心思,要是真有特异探查,绿绿能发觉不了,能不给我警示!这两个老东西分明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想要咋呼本少爷,门都没有!

  “前辈玩笑了,晚辈岂有这等龌龊心思。”云扬真诚地说道。

  “老夫懒得与你计较。”两个老家伙做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其中一个说道:“不过你在心里骂我们,这事儿给你记着;以后勿要忘记了,你可欠我们一个不罪之恩。”

  我擦……

  云扬目瞪口呆:还有这样碰瓷的!

  简直是服了!

  难道这才是圣君本色?

  云扬突然对圣君这俩字产生了莫大的怀疑:是不是只有这样不要脸的才能成就圣君?若是这样的话……那我恐怕已经走错了路,前路迷茫啊!

  “这里是东极天宫。”

  左面那个头稍稍高一些的中年人微笑着看着云扬:“本座便是东极天宫之主,东方浩然。”

  对方这一表明身份,云扬顿时吓了一大跳!

  面前之人竟然就是东极天宫之主当面?!

  另一个中年人背负双手,嘿然道:“吓着了吧?这里便是传说中的东极天宫,不过惊喜有余未尽,陆续有来,听好了,本座乃是西天圣宫之主,西门翻覆!”

  云扬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圆了。

  妈妈咪,我竟然一次性的同时见到了两位天宫的主人!

  东极天宫之主,东方浩然;西天圣宫之主,西门翻覆!

  “那不对啊……”云扬想起来一件事,纳闷道:“西天圣宫之主,不是姓连么?”

  西门翻覆的一张脸顿时紫了,怒道:“谁跟你说的!简直混账!”

  “哈哈哈……”

  东方浩然爆笑出口,刹那间形象全无:“不错不错,西天圣宫之主说是姓连,也没什么错啊……哈哈哈,他老婆正是姓连啊,哇哈哈哈哈……”

  堂堂东极天宫之主,竟然笑得捂住了肚子,形象早已当然。

  西门翻覆紫着一张脸,哼哧哼哧的喘气,眼睛做死鱼状看着东方浩然,肚子一鼓一鼓的,咬着牙一字字问道:“你觉得……很好笑?”

  “不好笑不好笑……”东方浩然捧着肚子:“哈哈哈不好笑不好笑一点也不好笑哈哈哈哈哈哈……”

  西门翻覆愈发的气结,手指头恶狠狠点着云扬,接连点了三下,然后衣袖一拂,一句话也没说,径自出门扬长而去。

  “走了好走了好,走了本座可以多笑笑,多笑笑,哎哟喂可是笑死我了,这几千年了第一次这么心情畅快!”东方浩然眼泪都笑出来了。

  看着云扬的一脸懵逼,东方浩然本来已经渐渐止住了笑顿时又是噗的一声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这……”云扬心里泛起有一种隐隐的猜测,却又觉不大可能。

  “猜到了么,这家伙怕老婆,哈哈哈……云扬你小子愣是要得!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哈哈……”

  东方浩然欢乐极了,笑得愈发欢畅了,尤其是看到云扬那一脸的后悔,他就更欢欣数分。

  外面有人禀报:“宫主,西门宫主他不知为何,怒冲冲的出门而去,看那样子是回转西天去了……”

  那西门宫主居然就这么的直接走了!?

  云扬不禁目瞪口呆,愣在当场。

  气量至于这么狭小的么?

  你可是传说中的玄黄界人族三大首脑之人啊,就这么的没点肚量涵养?!

  看着这会因为笑得太过,已经笑成一团的东方浩然,云扬只感觉满心唯有无语二字。

  玄黄界三大宫主都是这么的奇葩的货色,一个怕老婆犹在其次,另一个促狭成兴,言行举动简直令人发指,剩下的一个是能正常一点,还是更奇葩一些呢?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要是另一个也是如此,我我真是……

  云扬心中更是泛起了一阵阵的后悔。

  他可是没有忘记自己的弟子程佳佳在出门历练的时候,曾经与一位西天圣宫的姑娘结拜为姐妹,而那姑娘自称姓连……

  此刻突然想起,也是顺嘴就问了那么一句,哪想到一下子就戳到了敏感点上……一句话,将人怼走了……

  我说我这是纯粹无意的有人信么?

  很快云扬就更加后悔了。

  东方浩然酣畅淋漓的大笑过之后,终于开始与他闲聊了,在对他去妖族的一连串行动表示了高度赞赏后,直接流露出一种欲与之平辈论交的姿态,让云扬心中总算是有些舒服了……

  咱是谁,咱是狐皇猫皇两大当世绝颠大能的兄弟,跟我平辈论交不算多降份分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云扬问了一句话:“东方宫主,这个……您看我这脸……就是我这化相,能不能……帮手给恢复了?”

  云扬一脸的悲催:“顶着这么个狐狸头实在是太过不雅观了,也不利于行道江湖啊。”

  “噗……哈哈哈哈哈……”这一问,东方浩然居然又再一次的爆笑起来。

  云扬:“……”

  也许这一次的笑点更足,这位宫主大人足足笑了半个时辰,笑到上气不接下气的程度,这才连连摇头:“不行不行,我没那能耐。”

  云扬:……

  “现在东极天宫之中,有能耐为你解除这一禁制的,固然只得我一人;但是我近来天人交感,暂时不能动用圣人之力……”

  东方浩然摇头不已,脸上又自泛起古怪至极的笑容。

  云扬隐隐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

  “我不能动手,却不能放任你这个大陆英雄有状况不理不睬,弃之不理啊,所以我专门传书,请西门翻覆前来……由他出手为你解除这层禁制……噗哈哈哈哈哈……”东方浩然说到这里,突然再也忍不住了,拍着自己大腿狂笑:“可是你刚才将他气回家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云扬刹那间目瞪口呆!

  瞠目结舌!

  呆若木鸡!

  一脸绝望的看着这位东极天宫之主,嘴巴张了张,然后又张了张,再张了张,心丧若死的闭上了嘴。

  我的点就这么背?

  一个能却不能;一个能却被我自己给气走了……而我自己都不知道咋回事儿……

  是不是我所有的好运气,全部都在妖族那边用完了?

  物极必反,否极泰来?!

  “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东方浩然安慰道。

  “前辈的意思是?”云扬目光一亮。

  “以我的进度,再有个一两百年,当前状况怎么也过去了,到时候就可以出手帮你了。”东方浩然道:“我辈有成真修,闭关百年不过等闲,你耐心等待就是。”

  闭关百年不过等闲?可是我不能耐心等待,更没那闲工夫?!

  云扬心里咆哮一声。

  “其实说到你身上的妖族封天禁法,我更倾向于你自己修炼,以自身力量来解除这层禁制!若是你能够以一己之力破除禁锢,相信那时候的你,一身修为必然臻至此世一人的境界!要我说,就这办吧,你想想,在无敌之前,做狐狸!无敌之后,再做人!只要这么一想,就觉得带感至极啊!”

  东方浩然循循善诱道。

  “呵呵呵呵……”

  云扬万念俱灰的转过头,不想再看对方一眼。

  哪怕对方是东极天宫之主,但这一刻,云扬也不想给面子了,甚至有饱以老拳的冲动。

  带感?

  我觉得往你这个老不修幸灾乐祸的老脸上来上一拳更带感!

  要是能揍得你老婆都认不出你来,您岂不是更加的带感!

  但也就止于想想,这等事,至少现阶段的云扬是做不到,更加做不出来的,但是以后……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既然前辈身有旁骛,难得援手施救,那晚辈就想要告辞了……”云扬一脸万念俱灰的坐在床上,垂头丧气的说道。

  “哎,这么急干什么?”东方浩然严肃的说道:“何必着急离开,我等下还要给你介绍好多人,让他们认识一下你才好,这可没有让你丢脸的意思,你想想,以你的修为,还有你现在顶着的这颗狐狸脑袋,在外面行道之时被这些人误杀了可就不好了吧……”

  云扬闻言吓了一跳,我草,敢情你还想让我展览一下,而且是无限的大庭广众?

  就算你说的道理说得通,但我怎么感觉,你就是想要借着我的事,再大笑一把呢?!

  “我不去!”

  “呵呵,这可由不得你了。”东方浩然笑得很邪恶很是耐人寻味。

  ……

  在经过了十几天混吃等死的日子之后——实际上这些天里云扬也没有闲着;此地灵气如此浓郁充盈,云扬自然要抓紧每一点滴的时间练功增进。

  让他感到惊喜或者说意外的是……自己不知道啥时候已经突破了圣尊三品,而且修为还直接飙升到了圣尊三品高阶。

  而在东极天宫修炼的这小段日子,更是将修为一举推升到了圣尊三品巅峰!

  自己之前昏迷了的那段时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否则自己不会一醒来修为就突破了一个大境界,这其中必然另有原因!

  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段时间里,每天都有几个好似老者走马灯一般轮换着来与云扬说说话什么的。

  “我昏迷了多久?”云扬看着外面居然已经开始飘雪花了,不由愣了一下。

  我记得……我下来的时候,天时不过是深秋季节,怎地这般的时光如梭么?

  竟然……竟然都下大雪了?

  “你那不是昏迷,凤皇的那一下虽然令到伤重,但始终不过余力波及,算不了什么大不了的;是咱们宫主将放入了淬魂池,足足放了俩月你……”

  说话的老者乃是一位圣尊强者,修为还在云扬之上,但说到淬魂池三个字的时候却是满脸的羡慕。

  “淬魂池?”云扬愣了愣。

  “淬魂池乃是玄黄界造化异地,拥有淬炼灵魂神效,而有缘法入其内者……圣人前路再无瓶颈可言……”这位圣尊强者一脸唏嘘:“淬魂池,钟天地灵蕴积累,须得三千年才能凝聚一次足够使用的威能……而最近的这一次,全都给了你……”

  “啊?”云扬真真切切的吓了一跳。

  三千年凝聚一次淬魂池?

  全都给了自己?

  恐怕还不止……

  云扬看着空间内也陷入了沉眠状态中的绿绿,观其枝叶不仅更加浓郁苍翠,而且又大了整整一圈,那硕巨的荷叶叶片,隐隐透露出的金色光晕,藤蔓也是肉眼可见的粗壮了许多……

  甚至,下面还生出了一节小小的莲藕!

  虽然很小,但,却是真正有了。

  显然,这家伙在这次机缘下获得的好处更多啊!

  那淬魂池……以后还能不能用,真正不好说了!

  云扬一念及此,忍不住有些愧疚了。

  但想起东极天宫宫主东方浩然那张幸灾乐祸的脸,顿时这种愧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转换成了一种快意。

  该!

  恶人自有恶人磨,笑话我,就要让你付出代价!

  呵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云扬君子乎,小人乎,见仁见智……

  ……

  而此刻,这位东极天宫之主正自皱着眉头,站在一个几乎完全干涸的池子边上,长吁短叹,摸着下巴,眼中满满的全是不解。

  “这怎么回事儿?”东方浩然纳闷极了:“那小子到底是个什么体质?他不过一个圣尊二品……怎地就能将淬魂池整个吸干了?这特么的可不是一般的干涸……”

  “嚓,这……淬魂池此次只怕是伤了根本……没有万年时光,重蓄灵蕴精华,根本就无法使用第二次了……”

  “这可邪了!就算圣人巅峰泡一次池子也不至于这样吧……”

  “云扬竟是如此逆天的怪胎么,妖孽啊……”

  东方浩然纠结至极。

  偏偏这事儿自己做主,自把而为的,人家当时是昏迷着,被自己丢了进来。

  无论怎么说也没道理说让人家赔啊!

  但这事儿太憋屈了,太奇怪了吧!

  …………

  <今天是小泉的生日,祝福东北大汉,生日快乐。

  看到好多人嫌慢;我也是苦笑。不是我自吹,写了十年以上的老东西们,还能如此更新的,估计也就我自己了吧……

  我会尽力,大家不要着急。但是身体是真不如前些年了……熬夜都能将自己熬晕了……哈哈。养养身体,调整一下,只要大家还没有厌烦我,我很愿意陪兄弟们多走几年。不能突然间就挂了呀哈哈>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