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四十一章 这个面子你给不给?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5-20 17:17:02
推荐阅读: 都市之少年仙尊仙帝归来都市之万界至尊最强科技系统鼎炼天地至尊狂妻,极品废材小姐都市最强修真学生至尊仙朝圣堂斗破苍穹
  一片寂静之中,只听见猫皇豪迈的大笑:“想不到刚刚出来,就要对上这样大的阵仗,不错不错,当真不错!!”

  他仰天大笑:“我九命猫一生身经百战,在我本身还没有失去自由和生命之前,在我身边的兄弟,从来都没有死过,且看今天会否有例外!”

  这句话,便如是一声雷霆惊世,天地惶然!

  直震得己方阵营中二十多位圣君强者耳朵里尽是轰鸣不绝,忍不住突然间热血上冲。

  是的,九命猫皇一直都是妖族的神话。

  妖族亘古以降的偌久斗战历史之中,就只有这么一位皇者,全凭强硬对战到最后的!

  无论哪一战,那一役,从未逃避过!

  在他的兄弟们还未安全的时候,他便不会停止战斗!

  从战力还形弱小的最初,一直到成为九命猫一族的皇者,他用自己一生战役,贯彻始终了这句话。

  九命猫皇的为人个性有许多许多的缺点,他很懒,还很馋;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对于口腹之欲胜过一切,他可以为了一口吃的,放弃唾手可得的天材地宝,优质资源。

  但就是这么一位奇葩……却也是妖族公认的,近百万年来最可靠的兄弟妖选!

  云扬听着身边圣君们的低声谈论,一时间心中热血沸腾莫名,振臂高呼:“愿随猫皇决一死战!”

  声音震荡虚空。

  二十多位圣君强者同时高呼一声:“愿随猫皇决一死战!”

  “决一死战!”

  这一瞬,猫皇这边的战意突然高涨,直有披靡天地,无视生死之势!

  所有跟在后面的九命猫族人同样感觉热血上涌:“吾皇威武!”

  “今日能与吾皇并肩一战,荣宠至极,此生再也无憾!”

  凤皇眼神复杂至极,已非言语笔墨可以描述,却突然一声令下:“战!”

  正在候命的九十九位圣君因令而动,齐齐轰然落下,威势亦是震天动地,惊世骇俗。

  九命猫皇大步踏出,狂笑一声:“九十九位圣君联袂而出,端的是好大的阵容,但以尔等已然折损了三成修为的战力,来与我对战?我可保证一点,就算我九命猫今日注定埋骨于此,但你们之中将有许多许多,都要被我一并带走,尔等信是不信?!”

  “来战!”

  话音未落,猫皇已是纵身而起,在空中忽的一下子拉出来一排的影子!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天际身影非是逸散,而是渐渐凝实,须臾之间,天空共得八道猫皇身影凌然妖前,与原本的猫皇并肩站立,每一个都在仰天大笑;意态嚣狂,尽显豪雄本色!

  触目所及,每一个九命猫皇的身上,都散发着强烈至极的战意,与那种毫不遮掩的皇者威严,尽是威武雄壮,并无二致!

  凤皇脸色一变,目绽奇光:“猫兄,恭喜恭喜;恭喜你终于将九命猫一族的最强天赋神通修成了!”

  猫皇淡淡道;“这还要多谢龙御天,若不是他,我那来潜修偌久岁月的机会,更要感谢凤兄,让我这手伎俩,早早现世!”

  凤皇长吸了一口气,凝重道:“猫兄,你我兄弟几万年,若有选择,我是万万不想与你动手的。但是现在,你已经修成了九命遁天……我若是不出手,凭他们是断断拦不住你!”

  猫皇无所谓的淡漠:“我知道凤兄你今天来是有为而来,大家立场鲜明,无谓多说!来吧,让我看看阔别偌久的涅槃紫霄又如何了!”

  凤皇深吸一口气,一步踏了出来,浑身上下突然间被熊熊烈火萦绕,俨如一尊火神。

  “这是凤皇?”

  “凤族之皇?”

  “可是他的模样为何与年先生长的一样?”

  云扬心中思考着。

  但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微不足道,至少不是眼前重点!

  现在最迫在眉睫的是……如何离开这里、

  面对这等重重包围,更被那座莫名阵势封堵,这其中险恶之处,甚至犹在当年天玄山的那一役之上……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有望脱身呢?

  指望猫皇战胜凤凰么?

  这点云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可将赌注压在一个刚刚才认识的妖身上,可不是云扬的习惯!

  云扬心中在不断的思索计较,心思百转之下,怎么都感觉己方希望渺茫;若是自己的打算并不能够顺利的话……

  他的手已经悄悄的探入了神识空间,轻轻地抓住了那一支久违的紫玉箫之上。

  若是实在事不可为,也就只好动用这件护身法宝了……只看自己冒险布置的这一局,能否有自己希望的变数出现吧。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断喝道:“住手!”

  那是……狐皇的声音?!

  天地封禁乍现异相,某处空间如同镜子一般的破碎了。

  狐皇一步踏出,面容尽是忧虑,沉声道:“凤兄,本皇为猫兄求个情。”

  凤皇淡淡道:“狐兄,你现在更应该操心的,乃是那三个狐妖……还是说,你能告诉本皇,那是怎么一回事!”

  凤皇舌厉如刀,直指关窍,眼神亦如剑,注目于狐皇身上。

  虽然不过惊鸿一瞥,凤皇除了确定那三只妖狐之中有一者是云扬所化之外,还可以肯定另外两只妖狐乃是真真真真的狐族所属,而且还是已臻圣君级数的超级高手。

  虽然看不出气息,但凤皇坚信自己绝不会猜错。

  而今,绝不该在左近的狐皇,大刺刺的现身来到,更加说明他有问题,偏还要为猫皇说情,真真是……

  狐皇眼睛一立,森然道:“凤兄,你什么意思?”

  凤皇怒道:“我什么意思,你自己不清楚么?!”

  狐皇顿时翻脸:“凤兄,你说这话可要掂量掂量!现场有三个狐妖是不错,但这三口狐妖可是在你们启动封天大阵之后,才定型的三个狐妖吧!你欺我不知这封天大阵,变成什么样子就要维持什么样子么?!”

  “这点个中玄虚,不光你清楚,我更清楚!至于说为什么会是狐妖的样子,这一点,本皇不关心,不重要。总不成凤兄你说一句:他们三个是狐妖,那他们就都是狐妖了?我是否可以觉得他们都是凤族子民,为促成当前这一局,而刻意化相呢!?”

  狐皇一语既出,怒容满面更甚:“你这般言之凿凿的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是要陷我入罪吗?凤兄,你这么的搬弄是非,波谲云诡,太下作了吧!?”

  被狐皇强词夺理,反唇相讥的凤皇勃然大怒:“我怎么就搬弄是非了?哪里波谲云诡,如何下作了!?”

  狐皇怆然而笑:“凤兄多智胜妖,妖族举世皆知,心下考量盘算,以我的浅薄见识,何能看得出来?不过当日凤兄真挚承诺我皇儿有救,让我抱了偌大希望,所以才放过了执法队的几个家伙……然后万里迢迢地跟着凤兄来到妖皇城,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得止,我皇儿在经过凤兄诊治之后,连最后一点希望都没有,我这个为人父者,还要对妖皇陛下感恩戴德……”

  狐皇神情悲愤:“……时至今时今日,我身处妖皇城,什么都不能做,甚至连想一想都是不敢的……哈哈哈……这里可是凤兄和妖皇陛下的地盘,我区区一个外族皇者,能掀得起几分风浪?不敢怒,不敢言,一切尽归心底……凤兄,好算计,好手段,不愧是妖族第一妖,我九尾白自愧不如,永不敢再与吾兄智道争锋!”

  凤皇气得说不出话来,怒喝:“你……你这是说的什么疯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狐皇悲凉万状地叹息道:“其实到了这等时候,兄弟我早已经万念俱灰……这一口闷气,不想咽,也只能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我的皇后决绝而去……我的狐族后继无人,唯余满目悲凉……这是朕在妖皇城的最后几天,或者还是今生今世在这个地方的最后几天……明日一早,本皇就要离开了,永久的离开了。”

  “本来在离开这片伤心地之前,得见猫兄重见天日,我九尾白心怀为之一喜,以为是天可见怜,让我有老兄弟归来的几分慰藉。是故在这个老兄弟刚刚脱困,就又陷入重围的当口,贸然出头开口,求一个情……请凤兄看在几万年老兄弟的情分上,高抬贵手,放猫兄一马,仅此而已,却不料……”

  狐皇满眼满心满身尽是心灰意冷的盯着凤皇:“凤兄,我记得是你言之凿凿的说道,那个祸乱妖族的妖狐,乃是人类化相……虽然这件事情,我九尾白难辞其咎,但是……在这等时候,你这般的诬陷于我,还硬要说这里面三头妖狐又是我指使的,不是搬弄是非么,不下作么……”

  狐皇悲愤至极的死盯着凤皇:“凤兄,你这么的煞费苦心,百般筹谋,是非要置我于死地么?”

  狐皇的这一番话,说得入情入理,情真意切,那种绝望,那种悲凉,那种怆然,那种无力与无奈……简直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很多圣君之前并不知道狐太子之事的相关底细,此刻听狐皇这么一说,看向凤皇的眼神已经有些莫名了。

  难不成这竟是真的?

  听狐皇这话的意思……人家儿子重伤了,你想要让人家放过下手的仇人,就承诺救人家儿子作为条件。然后人家放了,你带着人家万里迢迢来到妖皇城,结果到了到了救不成了……

  大抵就是这样的过程,我这样理解没错吧?

  而您凤皇大人居然还不罢休,感觉对不住人家,想要再找补一二,就来了一招更狠的。

  九命猫跑出来了,你不念旧情,设下阵局,大张旗鼓的针对也就罢了,但是人家狐皇顾念兄弟之情,出面求个情,你就一个大屎盆子直接扣了过去:说奸细是狐皇派来的!

  这都哪跟哪啊,真挨得上么?

  这……我们都听不下去了,也看不下去了!

  如果狐皇不出来呢?那你要栽赃给谁?

  尤其尤其……之前捣乱的罪魁祸首乃是一个人类,这个结论可是您凤皇亲口做的定论,我们都听得真真的,而且已经听你说了不止一次啊。

  然后狐皇出来求情,你就直接定成了是狐皇的锅了?

  这……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这……真的是摆弄是非,煞费苦心,心思但凡有点点单纯的,真未必能够想明白,我看说是下作都是轻的啊!

  嗯,这貌似还牵扯到妖族第一智者的争锋,狐皇败了,所以才牵连到其子的陨落?

  狐皇真是想不开啊,人家凤皇乃是妖族举族公认的第一智者,你跟人家玩心眼,活该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被赶尽杀绝,全是你自找的啊!

  凤皇,以前是不能招惹,现在是更加不能招惹,招惹了他,就等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吧!

  狐皇之殷鉴不远矣!

  狐族,只怕也要步猫族的后尘,妖族除名了!

  嗯,你说当年往事,就只是妖皇要针对猫族么,会不会也有凤皇的掺和呢?!

  哇,那不就是连灭两族的幕后黑手?!

  感觉着四周一圈圈一道道的怀疑目光,凤皇险些气炸了肺!

  狐皇的这一番颠倒黑白,可是将自己坑苦了,三观尽毁,节操尽碎,连名声都毁了个一干二净,比千夫所指,众妖侧目还要更过!

  “九尾白!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明知道我在做什么,可是你又在做什么?!”凤皇脸色铁青。

  狐皇冷漠的说道:“你在做什么我一目了然,我现在就只想要问你一句话,今天,你放不放猫兄众妖离去?”

  他一字字道:“几万年的两个老兄弟,向你要一个面子,这个面子,你给不给?”

  凤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无数岁月以降,就没这么失态过!

  我们讨论的是这个问题么?

  是这个问题吗?!

  在场众妖尽皆有点懵逼,凤皇大人今天这是怎么了,被狐皇点破了心思,下不来台了?!我们全都看明白,狐皇大人就是帮自己兄弟求个情,不就是这么点事么?!

  这事吧,虽然不好说也不好听,但真是兄弟情分,比某妖跟某妖真是强出太多太多,要是换成我们是凤皇大人,早就……呵呵,未必会答应,但怎么也会直接说明,不会兜三转四,甚至乱扣罪名,这点脸面,还是有的,还是要的!

  “猫兄可以走,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要留下猫兄的意思!”凤皇咬牙切齿:“但那三头狐妖,必须要留下!”

  狐皇勃然大怒:“强妖所难,逼妖太甚,你敢不敢再过一点?!你明知道猫兄不可能扔下救命恩妖,你这么说,与直接下令抓了猫兄有什么区别?你这么强索狐妖,不就是想要继续找本皇的把柄么,更将猫兄激在这里么?你以为以猫兄的个性,可能就范么?”

  …………

  <明天要去开个会,哎;外地的活动全推了,但是本省的不敢推啊……>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