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三十四章 险些弄假成真!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5-12 07:47:12
推荐阅读: 异界无敌系统武帝仙尊叶辰修神邪尊都市之少年仙尊斗破苍穹仙帝归来鼎炼天地混沌纪元神级升级系统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云扬沉重说道。

  “大道之气,用于太子身上,功效仅止于融合魂魄,几可说是明珠暗投,因为若用于其他圣君强者身上,却可令其大道直通。而且举凡大道之气出现,动静向来不小,绝难隐瞒封锁。”

  “而大道之气的牵引,向来都是无比缓慢,不可能一下子就消失。这是一个相对来说极为漫长的过程。”

  “在这个密室之中参与此事的圣君,每一个都会看到见到,触手可及!万一其中有居心叵测者在此刻出手夺走大道之气,那么,除了这个奸细之外,其他的圣君都会承受相当程度的反噬……而这个时候,狐后应该还在护送生命之气缓慢吸收,是不能分心旁骛……”

  狐后脸色一白。

  这个,还真是谁也不敢做保证的!

  若是大道之气出现了,即便是再是忠心的属下,在那一刻起了异心都属于正常。

  这……这才是最不可控的状况!

  “这一宗,只能由我亲自出手,以最快的速度将之融入皇儿的魂魄之中。”狐皇脸色沉重,幽幽叹息:“云扬说的不错,这一节,任谁也是信不过的。”

  狐后看着狐皇的眼神顿时柔和了许多。

  世界上最不可能害一个孩子的,便是这个孩子的亲生父母!

  对于狐皇,她还是可以信得过的。

  “但这样一来,对于狐皇陛下来说,却是太过于凶险了。因为整个过程,狐皇陛下需要全程参与并且监控,时刻防备万全。就只维持紫极天晶、极品灵玉灵蕴不外泄一事,就要牵扯到狐皇九成以上的精力,再加融入大道之气的工作,何止是百上加斤,太困难了吧?!”

  云扬皱着眉头。

  “这个无妨,我惯于分心二用,顶多催动片刻燃元秘法,定必可以支撑完整个救治过程。”狐皇拍着胸脯大包大揽,同时暗戳戳给了云扬一个赞许的眼神。

  这小子,还真是上道。

  想得这办法,比我自己想的还要周全,还要天衣无缝。

  “我非是怀疑狐皇陛下的能为,但狐皇的这般做法令到已有的风险,再加了三成以上,一旦出了差池,狐皇陛下便最少付出神魂重创的代价……甚至,因此而陨灭……”

  云扬犹豫着:“而且,就算是分心两用也还是不够用的,狐皇陛下除了要确保那两种灵晶能量外泄的工作以及护持大道之气融入太子魂魄之中,还有另一项工作,也非狐皇陛下莫属。”

  狐后脸色已经发白了。

  她亦是修行大行家,如何不清楚,在护佑大道之气进入孩子魂魄的同时还要保持全力以赴封闭整个空间,不是灵晶能量外泄,这对于狐皇来说,已经是两重极大的压力。

  已经有了陨灭的危险。

  现在……居然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还有……什么事情要做?”狐后声音都颤抖了。

  云扬叹了口气,道:“这一步乃是真正的最后一步……太子神魂破碎,这按照常理来说,太子其实已经陨落了,魂元合该进入轮回擦对,但是我们以偷天之法强行挽留,意欲起死回生……却本身是违背了天道运转;想要令整个救治过程彻底成功,便要在这个最后时刻,利用一道轮回之气,建立一个拥有轮回效果的通道,让魂魄从那通道之中过一遍……”

  “轮回之气……”狐后娇躯摇摇欲坠。

  这轮回之气或者不如大道之气珍贵,却绝不比后者好寻觅多少,都是千万年以降难得一见的物事,

  “狐后放心,轮回之气我也有,当然,也只有一道而已。”云扬道:“或者二位有所不知,构建这轮回通道,首要面对的便是胎中之迷,也就是当事人的父母魂力,唯有偕同父母魂力,才能真正的偷天换日。关于这一节,应该不用我再多做解释了吧?”

  狐后连连点头。

  这一点,她自然明白。

  生灵轮回降世,必然经历父精母血之孕育,亦是胎中之迷的成因;而云扬说的这个法门,大抵就是将孩子又生了一次……

  若是云扬在答应给予大道之气前提出轮回之气,狐后固然会感激莫甚,却未必会如此失态,有更为珍贵的大道之气在前,轮回之气的珍惜度不免相形见绌。

  但在狐后看来,轮回之气比起大道之气,更加的重要。因为,这才是儿子生存的基础!

  当然,生命之气,大道之气还有轮回之气的三重奏冲击之下,令到狐后对云扬的感激度已经攀升到了顶点。

  这一点,任谁都看得出来,只待狐太子成功获救,狐后就要成为云扬的死忠粉,高山仰止,此世不移!

  眼见狐后美眸满盈激动的泪水,云扬叹息一声:“然而如此一来,狐皇陛下的工作量就更重了,百上加斤之余再加千斤,那父母魂力转生之法,虽不艰辛,却最忌受打扰……”

  狐皇心底愈发欢欣,嗯,你说的越难越好,危险越大越好。脸上却是丝毫不显:“没事没事,就算是分心三用也难不倒本皇,为了吾儿性命,些许风险又算得了什么?”

  云扬面色骤现古怪:“分心三用?只怕不止啊!这个时候,大抵是狐后殿下已经护送完生命之气的时候,故而尚有一点点的缓冲回旋余地;相信狐后殿下是没有问题的,但狐皇陛下您那边可不止是分心三用,同时兼顾负责大道之气与从始至终一直持续封锁空间,还有……”云扬咳嗽一声,不再往下说。

  狐后嘴唇颤抖起来,道:“不是分心三用……他……他一共要负责四项工作?除了要始终维系全力封锁空间,避免灵蕴散溢,还要分神杜绝一切意外的发生、之后的护持大道之气,以及最后的神魂转生,全部要他出大力气,这是分心四顾?!”

  说着看了眼狐皇,眼神转为顾虑与担忧。

  云扬点点头,道:“狐后所言一点不错,这也是我真正的担心之处,这一次救治计划的关键,尽在狐皇陛下一身。然尚有一点弊端,我需得言明在先。那便是……就算此次动作一切顺利,任何意外也没有发生,狐皇陛下仍需要付出一定程度的损耗。”

  狐后面色一白,脱口问道:“损耗,什么程度的损耗,请云掌门明言!”

  云扬顿了一顿,斟酌道:“也不是什么太了不起的损耗,大抵也就是虚弱个三五十年,便能恢复正常了。”

  狐后的脸色更白了。

  虚弱个三五十年?

  这个以狐皇的层次而论,确实不算是太严重的的损耗,

  可是听话听音,聪明人惯性的想多一层,这个虚弱三五十年的前提可是一切顺利,没有任何意外发生,若是不正常呢?

  狐后很想问这个问题,但她在这一刻却没问出口!

  救儿子是她的至愿,就算是拿她自己的性命去交换,她也毫不犹豫,可现在要付出的代价,事关丈夫的安危,若是有个万一,为了救儿子,最终赔上丈夫呢?!

  同时失去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男人,这是她决计无法承受的结果!

  即便以一换一,她也……无从选择!

  狐皇在一边,脸色如常的问道:“若是不顺利呢?”

  云扬道:“若是不顺利的话……轻则神魂受损,灵魂受损,不管修为还是神魂力量神识力量……都最少会损失一半,终有生之年也难得修复得补回来;若是再严重一点,比如狐皇大人在护持过程中,虚耗过度,无以为继,无论是为大道之气或者轮回之气反噬,都会当场魂飞魄散,神魂俱灭,绝无侥幸……”

  狐皇脸色仍旧平静,不言不语,仿佛当事人不是他一般。

  狐后却是身子颤抖,眼睛越睁越大,俏脸已然惨白如纸。

  云扬恍如不见,道:“所以,此次救治须得要提前做好准备。若是一切顺利,自然是上上大吉;但若是出现波折,届时就要有所选择了。所谓选择……也就是出现不顺利的状况下,神魂波动的时刻,若是在那个时候仍旧坚持运作救治事宜,太子固然有望恢复,但期间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全都由狐皇额外供给。”

  “反之,若是运作戛然而止,狐皇陛下只需付出百年养息的时间,而太子则从此神魂湮灭,永世不复。”

  说到底就是一句话:万一情况恶劣,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说完,狐皇夫妇静默不语半晌。

  云扬叹了口气,道:“若是狐皇早来找我,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有大道之气与轮回之气,可以轻易修复狐太子的神魂裂痕,再有生命之气滋养其肉身,不说顷刻完好,至多也就只需要休养个三五天,然而狐太子现在的情况是,已经遍布裂痕的魂元,还有龙凤双魂力量盘踞侵占,

  还有之前的神魂乍裂重聚,再次聚拢之后,又再一次碎裂……导致其中的凶险难度,大了不止百倍……”

  “若是没有经过上一番折腾,一切都好说……”

  云扬叹了口气,道:“再说句到家的话,狐太子到现在还能有我这份机缘,真是莫大的福缘了……若非是我师父为了我出来历练,不生之外,给的护身之物多了些……若非,我受人之托决意忠人之事,而狐皇是我完成那事的关键……否则……”

  云扬唠唠叨叨的说了老大一通,却不知狐后对于他后面的话,几乎就没有听进去。

  狐后现在脑子里面就只有轰轰作响。

  选择。

  艰难的选择!

  要儿子还是要丈夫!

  云扬之所以唠唠叨叨说了这么久,狐后心中很是清楚明白,到时候,恐怕这种选择一定会出现的!

  到时候,就需要她来做出这个残酷的选择了!

  你想要儿子平安活着,就付出自己的丈夫;而且最少最少也是要重伤濒危的那种。反过来说,你若是不想让丈夫付出那种代价,那就不要救了,看着儿子去死好了。

  这是什么见鬼的选择!

  狐后几乎想要仰天怒吼。

  让我一个弱女子来做出这样残酷的选择,是不是逼死我么?

  又或者是要玩死我?!

  天哪!

  狐皇却是一派神情淡定,淡淡的一挥手,道:“这还用做什么选择?!不必有任何顾虑。朕已经高高在上的享受了几万年妖生;近年来却是迭遭大变,屡遭背叛;心下早已薄凉,若是过不了此劫,也是命数该然。”

  “本皇在这个世界上再活下去,也不过是现如今的这个高度;而我皇儿却还有无限未来。不用再说了,就算是真出现的最坏情况,第一首先选择是皇儿,只可以是皇儿。这一节,就此定论,无须再议!”

  他面色淡定的轻声道:“那种最恶劣的极端情况,未必不一定会出现。朕自信有能力可以应付一切危机,所有难关,顶多也就是牺牲一点命元,受一点点轻伤罢了,稍微休养几天,也就没事了。所谓意外,不过既定之时没有做到万全时的借口,云掌门慨然给出了大道之气,生命之气,还有轮回之气,早已彰显天数在我们这边,只要小心应对,全力以赴,意外又有什么理由能够出现呢?!”

  他长身而起,道:“云小兄弟这段时间大是辛苦,现在来到了我这边,可以好好地休息休息;本皇来安排布置这件事情的相关。一天之后,我们开始。”

  说着,喝一声:“我知你乃是谨慎之人,索性就留在这间密室之中安歇吧,纵使妖皇亲临,不过我这关,也是入不得这间密室的!”

  伸手去搀扶狐后,意欲相携离去,不意狐后浑身颤抖,整副娇躯便如软瘫在了狐皇胳膊上一般,被狐皇一搀,竟然扑簌簌的掉下泪来。

  但听狐后语气异常软弱的说道:“云掌门,你可还有什么……能够两全其美的办法么?”

  云扬摇了摇头,沉声道:“狐皇狐后伉俪情深,云扬有感于心,奈何人力有时穷,吾布置三阵便已经是竭尽所能,再无余力,狐后欲求更多,委实是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

  狐后脸色愈发惨淡,以她的身份阅历眼力才分见识,如何不知云扬所言非虚,自己皇儿于濒死之际,得到五宗亘古以降都难以聚齐的不世至宝,已经是超天福缘,自己却还要求更多,委实是非分了!

  狐皇皱眉,道:“此议已决,无谓强求更多,便是如此!”

  说罢,搀扶着狐后走了出去。

  然而才刚走出几步,蓦然听见狐后放声大哭,叫道:“不治了,我不治了!”

  狐皇怒喝声音传来:“胡闹!你闭嘴!皇儿得此不世机缘,复生在即,你却又在胡说八道什么!”

  随即身子一闪,强行带着狐后消失。

  那声音极尽刚烈,严厉之能是,但云扬却尤能听到内中犹有一分柔情,一分感动莫名!

  在狐族护卫们听来,陛下已经很多年没有在皇后面前这样强势了……

  “狐皇陛下,我帮你的,也就只能帮到这里了,再帮你作假,我心里就真的要过意不去了。”云扬心中暗暗道:“剩下的……可就交给你自己去演了啊。”

  哎,常言道,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莫要相信男人的嘴,云扬与狐皇强强联手,愣是将一颗慈母之心给忽悠偏了,这嘴炮之威,端的可惊可怖,恐怖至极!

  当天晚间。

  狐皇与狐后一直争执到了很晚很晚,几乎吵了一个晚上。

  到了最后,貌似夫妇两个不吵了;狐后开始嘤嘤嘤的哭泣起来。

  狐皇似乎是心态失衡,大声呵斥道:“你哭什么哭?之前儿子没希望,你哭你闹也就罢了……现在有希望,你又哭又闹却是所谓那般!”

  “你这般哭泣,是笃定我一定会死吗!?”

  “不要哭了好不好,你就不怕晦气到我么?”

  “我都说了,除非是出现极大的意外,否则我哪里是那么容易会死的!”

  “为了儿子还不值得搏一搏么?我这一世妖都在与天争命,多少必死的险恶局面都闯了过来,难道你还不放心我?!眼前这点小波折就想收了我,笑话!”

  “你怎地不想多一层,当年玉儿的卜辞是如何写的?今朝必死不死,更得到生命之气大道之气轮回之气,三宗稀世异气护身,通往圣人的前路直接铺平了,再不会有任何瓶颈可言!这是何等难得的机缘?甚至是整个世界从古到今从未有强者触碰过的星空强者阶位,也未必有多遥不可及!为了这份机缘,哪怕就算我真的死了,那岂不也是值得的?”

  “你不说为了儿子的未来可期而欢喜,反而哭泣不休,这叫什么事?”

  “若是我儿子能成为星空第一强者,不要说让我冒个险,便是让我现在就死,那也是含笑九泉,与有荣焉!”

  狐皇慷慨激烈。

  狐后仍自嘤嘤的哭泣:“可是我不想让你死……九尾白……你好狠的心,你只知道儿子儿子,前途前途……你可曾为我想过?你死了,你要我怎么办?”

  狐皇焦躁的道:“你能不能讲点道理,之前没办法,你一个劲跟我寻死觅活的,恨不得亲手杀了我……现在有了办法,却又来哭哭啼啼!难道你不想救儿子了?”

  狐后放声大哭:“儿子我想救……可是我更加不愿意让你死啊……”

  猛地扑入狐皇怀中,伤心欲绝:“你这次…需要冒太大的凶险了……阿白,要不……要不咱们再生一个吧……”

  狐皇啼笑皆非:“你你你……你也是一族皇后,怎地说话行事这般的颠三倒四!”

  狐后又哭又闹:“我就是颠三倒四,我就是不讲理!反正我就是不让你死!”

  狐皇紧紧的抱住妻子,轻声叹息,却是声音坚决:“媚儿,玉儿是咱们唯一的血脉,无论如何,我都不要玉儿死的,之前如是,现在如是,我希望未来也如是,倒也非是因为他的命盘卜辞,就只是因为他是咱们的儿子,你明白吗?”

  声音徐缓,却是斩钉截铁。

  说完,就推开狐后,转身道:“赶紧休息吧,明日一早就即时开始动作,此事不能有任何拖延,越拖延反而越危险!”

  狐后在后面紧紧的抱住了他,悲声道:“白哥哥……若是……若是有……今夜便是最后一夜,难道你这一夜,也不陪我?”

  狐皇身子颤抖了一下,温柔道:“我去安排明日之事,安排妥当,立即回来陪你。”

  终于出了门。

  甫一出门的狐皇沉重脸色顿时消失不见,转为喜形于色,甚至偷偷地做了个鬼脸。浑身舒爽。

  我九尾白这辈子,怎么也该算是圆满了……嘿嘿嘿。

  正一脸担忧的守在外面大厅里等待狐皇狐后的两位狐族圣君强者猛然看到狐皇的鬼脸,集体懵逼了好半晌,张着嘴,却许久都说不出一个字。脸上神色古怪到了极点。

  狐皇咳嗽一声,脸色重归平静,声音变得异常沉重,道:“你们过来,我们商量一下明日的事情,将所有圣君都召集一下,本皇,有重大指示交代!”

  身后房间里,传来狐后痛哭的声音,哀哀欲绝。

  两位圣君心中蓦然升起一种古怪至极的感觉,张着嘴,愣愣呵呵的点头,傻子一般的迎来狐皇两道严厉的警告目光!

  “是,是!”

  两位圣君连连点头如鸡啄米,齐齐升起一股子骇然的情绪。

  我……看到了吾皇那么失态的举动,会不会被灭口啊?!

  大厅。

  狐后藏身在屏风之后;仔细聆听着狐皇的安排。

  诚然如狐皇所言,此次救治工作的基石稳固无比,只要救治过程不出意外,成功可期,而所谓的意外,不过就是准备不足或者粗心大意所形成的纰漏,那只要足够小心谨慎,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回避意外!

  “……明日,全面封锁府邸!……尔等二十四位圣君,集体参与此次行动……你等在外围负责护法……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这将是我狐族未来希望福祉之所寄!”

  “……若一切顺利,自然无事,但若是真有个万一……以后我若是不在,尔等要好好辅佐太子,我九尾一族,决不允许出现内乱!”

  “……若我有任何意外,九位长老即时晋位顾命大臣,组建顾命阁,一应大小事务,与皇后商量决断。皇后的意志,便是我的意志!尔等切记!”

  “若我无事,今日此言,便就是一个笑话了吧!各位无须在意,哈哈。”

  狐皇爽朗的笑声传来,狐后闻之倍觉心如刀割,难以自抑!

  我这些年,实在是太任性了!我太对不起白哥哥……白哥哥对我这么好……我还总是跟他耍脾气……

  上天保佑,若是这次能够平安度过,我以后一定要对白哥哥百依百顺,一定要做一个让所有妖族都羡慕白哥哥的好妻子……

  一边想着,一边暗暗垂泪,一时间只感觉柔肠百结,天愁地惨。

  上天将一个如此优秀,如此关爱我的丈夫给了我,我却没有珍惜……

  祈祷苍天,一定再给我一个机会……

  狐后虔诚祈祷。

  但不知怎地,眼前总是浮现明日之后,丈夫不幸去了,而自己在以后的岁月里,孤孤单单,孤苦伶仃……

  不禁悲从心来,心绪难安。

  在场的诸多狐族圣君每一个的脸色都是极尽沉重,神情悲戚莫名,心中如同压了一座沉甸甸的大山,情知陛下这一次为了太子,真的是不顾一切,豁出去了!

  唯有刚才那两位看到狐皇鬼脸的圣君神情古怪,却又不敢表露,只是低下头,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咳嗽……

  看来我真的是看到不该看到的事情,祈祷苍天,一定要再给我们一个机会,不要杀我灭口啊!

  两位圣君齐齐在心底虔诚祈祷。

  但不知怎地,眼前总是浮现出明日之后,自己不出意外的去了,那魂飞魄散,神魂俱灭,万劫不复的惨淡终局……

  ……

  第二天早晨。

  养足精神的云扬在密室静候着。

  良久良久才看到狐皇夫妇缓缓而来,狐皇精神焕发,狐后两眼红肿。

  在狐后看不到的地方,云扬给了狐皇一个眼色:“陛下厉害!”

  狐皇回了个眼色;“嘿嘿嘿嘿……”

  云扬眼色:“那你要怎么感谢我?”

  狐皇翻个白眼。

  “陛下想必昨夜春风得意?”云扬揶揄眼神。

  狐皇:“……混账小子!”

  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差不多了,开始吧。”狐皇一脸平静。

  狐后陡然尖叫一声:“且慢。”

  狐皇厉声道:“皇后!”

  不过顷刻之间,狐后已经是满脸尽泪,满眼倔强的瞪着他。

  狐皇厉声依旧:“皇后,你可知也是这个计划不容或缺的一环!你现在这般的心神不定,是想影响的皇儿救治么?又或者是你想要害我?还是要令到所有人一切陪葬?!都到了眼前这地步了,难道你还要任性胡来么?!朕给你最后的一刻钟时间,稳定心情!”

  “一刻钟之后,朕不管你心情是否平复,即刻开始动作!”

  “布阵!”

  狐皇一声厉喝,却是示意云扬开始行动。

  云扬早有准备,衣袂轻翻之间,原本安置在地上的紫极天晶突然尽数飘飞而起,化作一道道流光,瞬时间充斥于整个密室空间之中。

  狐后仍旧抽噎不止着,却是强行控制自己的情绪,一点一滴地吞咽自己气息,眼泪簌簌而下,但气息却是渐次平稳下来。

  看着身前狐皇伟岸的身影,眼中露出痴迷之色。

  白哥哥……你要是去了,等咱们皇儿真正主掌狐族大权的时候,我便随你而去!

  想着,眼神逐渐坚定起来。

  ……

  一刻钟之后,救治工作开始行动。

  首先是第一步,以紫极天晶构建封魂法阵,云扬蓄势已久,瞬间成阵,狐皇亦随之动作,以天地囚笼的法门封闭了以密室为单位的整个空间。

  第一步,成功。

  紧接着第二步,以极品灵玉布置的封天之阵,以极品灵玉的灵玉遮蔽天机,云扬同样早已成竹在胸,顺利完成,狐皇亦依样画葫芦,以同样的法门持续维系封天之阵的运作!

  第二步,成功。

  再接下来的第三步,几位圣君强者同时融进己身强悍妖力,令到紫极天晶以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融化成为精纯能量……

  瞬时之间,连带天地囚笼之力在内三重封闭下的空间,登时变成了此世至为充沛的灵蕴极地!

  第三步,完成!

  云扬沉喝一声:“狐后!”

  话音未落,右手已是陡然伸出,狐后一咬牙,将他手腕上的一层玄异隔膜揭破,将内藏的那一道生命之气,完美的引渡过来,随即一手拍在了儿子静静的身体上。运功缓缓导入。

  第四步,完美。

  然后便是空前隆重的第五步了,连同狐皇在内,合共十六位圣君同时联袂发力,那盛放着魂魄的瓶子噗的一声碎掉,淡淡的灵魂力量点滴溢出。

  由十六位圣君构建而成的平稳力量,缓缓牵引着灵魂力量升空。

  而就在这一刻,在场的所有圣君无一例外尽都出现心境动摇之相——

  一道精纯至极的大道之气,蓦然横空而出,径自出现在狐皇面前。

  狐后原本正在全力引导生命之气,使之彻底融入狐太子的肉身,此际却硬生生地分出一分精神,咬着嘴唇,死死注目于那一道大道之气,这是此役最关键的时候!

  但凡有一位圣君心怀贪念,便是意外发生,隐患出现!

  然而随着大道之气的甫一出现,狐皇一声冷喝出口:“镇定!”

  随即一手抓出,这一举手却是直接引动了自身半数以上的威能,强势引导着那紫气莹然的大道之气,向着狐太子的魂魄飘了过去。

  可是牵引速度异常缓慢,整整一个呼吸的功夫,这大道之气才不过在半空中前进了一尺的光景!

  严格意义上来说,牵引气息,尤其是牵引特异气息,导入指定目标,花个几十上百息的时间乃是正常情况,狐皇牵引大道之气,只花一息的光景就能引动一尺的距离,绝对的罕世修为,将之引导入狐太子那边,充其量也就只需要十息左右的时间!

  但是……在场之众,任何一者也都是已臻圣君级数的此世巅峰强者,岂会不知道大道之气的用处,还有此刻,几乎是只要出手就能有所得的特殊氛围!

  莫说十息时间,就算只得一息半息的间隙,也足够这群圣君强者出手抢夺了!

  狐后目睹只感觉一颗心几乎要从口中跳了出来。

  她似乎看到了,此间之内的所有圣君强者的眼中,全都发出了垂涎的光彩……

  甚至其中的几位圣君,悄悄地咽了一口口水,目光发直呆滞。

  这一幕只存于臆想之中,却是让狐后最为惊惧的画面,一朝成真,令到狐后差点儿都要昏厥过去,这会一旦出现问题,不仅是儿子不会醒来,连丈夫也会随之而去!

  这是狐后绝不愿见,更加不能负荷的结局!

  狐皇那边已经是全力施为,豁尽所能,极限输出自身威能,力求尽速完成大道之气的牵引工作,但见其浑身上下的冒出来腾腾白雾,几乎将他整副身躯尽都遮蔽住,唯有通红的面容,几乎要瞪出了眼眶的双目,尽显狰狞,而其嘴角点滴溢出的一缕缕鲜血,更是触目惊心,动人心魄。

  狐后心念电转,愈发感觉到,在场的族中圣君高手,已经有好几个的眼神开始闪烁!

  这征兆,可是太不妙了!

  可大道之气怎么移动的这么慢呢……

  狐后心中的焦急无可名状,心境更是接近崩溃。

  纵使她明知自己不能乱,自己乱了,就等于提前宣告救治工作破局,可是眼前随时都可能有贪心之辈出手抢夺,自己却无能为力,无从阻止,这一份煎熬,实在不是用言语笔墨可以描述的……

  及至再看到丈夫嘴角溢出的殷红色鲜血,狐后的一颗芳心在这一刻碎成了千百片,心灰若死。

  完了,这迹象表明丈夫渐渐力有不逮,至少已经无能分心旁骛,势必会令到觊觎者更加心动!

  她仿佛已经感觉到了贪婪的气息在蔓延……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乍然响动:“大道之气,乃是超脱了天道之外的特异气息,最是中正平和,吾辈修者,踏修行之路,亦是首重心性中正平和,贪婪之心起,便永遭大道摒弃;一时得利固然有益当前,但为了这一时之利毁了自己大道前途,却是智者不取。”

  这个清朗声音的源头,不是云扬又是何人。

  只听他缓缓说道:“这点浅显道理,诸位圣君都是悟道一辈子的修行行家,不会不明白,不懂得,不清楚。每个修行者都拥有专属于自己的大道,妖如是,人如是,世间生灵莫不如是,尽在冥冥之中,等各位亲手去取。”

  “若是自己无道,那么……纵然能得万千大道之气于一身,也难逃身死道消,格局一失,谈何大道前行……”

  一句句一字字,如同暮鼓晨钟。

  然而狐皇嘴角流出的鲜血却是更多,狐后感激的眼神,尽皆聚焦投注在云扬的身上。

  她却不知一众圣君心中暗骂:这个谁不知道?还用你来提醒?

  尤其是被事先安排需要散发出不善气息的几位圣君,更是几欲吐血,宣泄心中郁闷。

  这家伙真是见缝插针,这几句话,本来是我想说的……却被这家伙抢先了……

  现在好了,狐后的感激全成他的了,这也就罢了,关键之后狐后说不得会记恨我,我还能有好么?!

  云扬的几句话之后,现场气息逐渐平稳下来;狐后下意识的松下了一口气,将全副精神力尽都转回狐太子这边,全神贯注的将生命之气送入了儿子身体。

  好容易将生命之气转送完毕,却只感觉浑身几欲虚脱,脑袋里嗡嗡作响,却是自己把自己吓坏了。

  而就在此刻,再听云扬出声喝道:“轮回!”

  话音未落,一道轮回之气凛然现世,弹指刹那之间,就在众妖圣面前,延伸变幻万千异相。阴曹地府,轮回往生,一条路,一条河,一座城,一高台,十八地狱,无不具备……

  最上方,一架彩虹也似的虚幻之桥,灵然眼前。

  亦是在这个微妙时刻,大道之气已然全然融入了狐太子魂魄之中,这份时机之把握掌控,端的妙到毫巅,丝丝入扣。

  随即,半空中出现了一庙不过指甲盖大小的小小白狐,闭着眼睛,缓缓飘来。

  那赫然便是狐太子的本命魂元,只是魂元完整无缺,并无没有半点裂痕缺憾,甚至还在流溢散发着大道之光!

  显而易见,原本的神魂重创,都已经尽数消弭,无损痊愈了!

  狐皇一声轻喝,仍旧持续封锁此间虚空,同时自身灵魂之力离体而出,搀扶住了儿子魂魄的左胳膊,裹挟着那小小的白狐,向着那彩虹桥彼端走去。

  “狐后!”

  云扬心下陡然一惊,急疾出声提醒。

  因为在这一刻,本来绝不会出差错做,更不应该出差错的狐后居然恍惚了一瞬;她在极度的紧张担忧之下刚刚松懈下来心神,在乍然看到了儿子完好魂魄之刻,没有能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而这轮回转身,非关威能强弱,必须得由父母魂力联袂促成,就只得狐皇一己之力并不能将小白狐彻底脱离轮回,遥见彩虹桥之上,狐后未能及时到来,那小小白狐竟成摇摇欲坠之相。

  亦随之狐皇闷哼一声,嘴角再度溢出血液,这次却是隐泛金光的特异血液,两眼照看自己妻子,焦急得一颗心都要爆炸了,但却无法出声招呼。

  完了完了,这下子弄假成真,将自己老婆吓坏了……

  云扬见狐后仿佛傻了一般,而此际最不该出现的危机乍临,再叫狐后动作竟已经来不及了,他当机立断,即时应变,将自己的灵魂之力离体超脱,模仿狐后的力量,闪电般地去到了狐太子魂魄右边,搀扶着那小小的白狐,再走彩虹桥。

  就只差一丝丝,那小小白狐便要在彩虹桥上灰飞烟灭,前功尽弃。

  在踏稳桥头的一瞬,那小小白狐原本一直紧闭的眼睛,赫然张开。

  看了看云扬,又看了看狐皇,眼神中尽是孺慕之色。

  而直到此刻,狐后才猛然惊醒!

  灵魂力离体而出,飞一般赶到了儿子魂魄右边,接替了云扬搀扶着那小小白狐魂魄。

  但那小白狐居然很不情愿的停下来不走了。

  任由狐皇与狐后拉扯,就是站在桥上不动。

  云扬本欲回归,见此不进不退难得了结,只好再上前,与狐后一起,拉着小白狐往前走。小白狐这才缓缓移动……

  这一幕超出众妖认知的特异景象,足足持续了数个呼吸。

  及至小白狐终于走过彩虹桥,随着呼的一声轻响,陡然消失不见,却是重入本体之内。

  那原本僵硬的狐族太子肉身,胸口位置突然有了微微起伏。

  下一刻,狐皇狐后云扬三者同时魂魄归位!

  刚刚睁开眼睛,狐皇那边就是哇哇哇连吐三口金色血液,睁着眼睛看着狐后,手指头颤抖着指过去,却好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随即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狐皇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原本是通盘算计,自信万无一失的一场大戏,却在最后关头,最不可能出现意外的时候,出现了意外!

  居然是将自己皇后吓坏了,吓傻了,导致最后关头出了岔子,而他的这一次受伤,可是货真价实,绝无花假的!

  如他这样的此世巅峰强者,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恢复力,更兼九尾狐本就拥有无限复原之能,即便是吐个几斤血都是等闲事,但他刚才所吐出的却是源自命元的心血,虽然当前状况不如是之前所说的那样严重,但却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恢复的。

  这一番做作,到最后的作法自毙,却是报应不爽,却又与人无尤!

  狐后看着丈夫吐血,手足无措了一瞬,旋即一声惊叫,脸上全是后悔,不断自责:“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

  眼泪断线珠子一般的落下来。

  云扬乃是三者中受创最轻的,应变更是神速,一把抓住狐皇的手腕,输入自身真元,随即一反手,一片紫色力量就打了进去,长长松了一口气:“万幸!”

  狐后紧张道:“怎么样?”

  云扬松口气:“狐后殿下放心,狐皇陛下只是命元稍损,并无大碍,只要休养个一段时间就能痊愈。”

  狐后登时喜极而泣。

  便在此时,地上微微呼吸的狐太子九尾玉一直紧闭的眼睛,突然间睁开了。

  纯净而无暇的眼神,便如真正的初生婴儿一般,喃喃叫道:“母后……”

  狐后娇躯一震,突然间热泪滂沱,一把抱住了儿子,痛哭失声。

  有自责,有狂喜,有愧疚……

  而在母亲怀里的九尾玉名字转头,纯净的目光看着云扬,尽显犹豫之色,似乎不知道该叫点什么才好。

  在最关键的时刻,是云扬拉他一把,助其走上了彩虹桥,在九尾玉心里,乃是等同自己母亲一般的存在;但是自己已经有了母后,更兼云扬还是个公的……

  这不免让这位狐族太子的心里无所适从起来。

  但眼中的那份亲切,却是根深蒂固,发自内心。

  云扬报之以微笑,心头却是一阵阵的无语。

  这他么的算是咋回事呢?

  这便宜儿子,老子可不稀罕啊!

  事实上就连他也没有想到,整个计划中,最不该出现意外的地方,愣是出现了意外,狐后居然能够因为紧张掉了片刻链子,令到局面险险失控。

  最终让自己掺上了一手;导致自己在辈分上貌似占了一个天大便宜!?

  但是这个大便宜……真心不是我想沾的!

  我怎么也不想要一个狐狸儿子啊……

  便在此刻,狐皇悠悠醒转,在场的其余圣君这会也被眼前种种搞懵逼了,完全不知道如何处理这错综复杂的关系,纷纷以莫名的目光看看狐皇,看看狐后,看看太子,然后……又看看云扬。

  狐皇醒来,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狐后。

  虽然是作法自毙,但这意外,实在是太他么的意外了,若非云扬当机立断的横插一手,自己就要作法自毙的真自毙了!

  狐后愧疚自责却又哀求的看着狐皇……

  狐皇叹了一口气,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天可怜见,我们一家子终于平安无事了。”

  众位圣君同声贺喜。

  狐皇到底是此世巅峰强者,稍稍运转内元,状况便即好转了许多,转头看着云扬,云扬也是面容纠结的看着狐皇;看得出来,这作为始作俑者的两个家伙,眼中都是满满的无语。

  演戏这回事,需要天赋,需要才情,需要时机,需要配合,但更需要运道,意外这玩意,真心就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啊!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报应不爽啊!

  良久良久,狐皇轻声道:“云兄弟,天高地厚之恩,九尾白无以为报。我欲要与云兄弟歃血为盟,结为生死兄弟;还请云兄弟万万不要推却!”

  云扬张口结舌:“我?……”

  众位圣君闻言之余也是目瞪口呆。

  甚至连狐后也是满眼震惊的抬起了头。

  狐皇苦笑:“现在只能如此了。”

  云扬纠结道:“实在是不用这般……”

  狐皇翻了翻眼皮,哼了一声,道:“最后时刻,是你与我将玉儿扶上了彩虹桥,等于是重新将他诞生了出来……你不做我亲兄弟,难道还想要本皇将你收入后宫之中吗!?”

  说着,狠狠地看了狐后一眼。

  狐后羞惭无地的低下头去。

  云扬额头上冷汗涔涔而出。

  收入后宫之中?

  你特么想得倒美!

  我自己的后宫还没来得及建立呢……

  云扬二话不说,即时站起身来,深深一拜:“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狐皇嘴角抽搐:“二弟请起……”

  太子九尾玉此刻知道自己怎么称呼了,充满了亲切孺慕的叫道:“二叔!”

  云扬呲牙咧嘴:“哎哟我那个……哎……”

  被起码比自己大个几千岁的生物叫叔叔,而且对方还叫的发自内心的亲切,尽是孺慕之思,那感觉,云扬实在是无法形容。

  尤其是对方还是将自己当做他母亲的……这件事儿,云扬感觉,真真是……

  …………

  <不分章了,看看多少页。>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