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三十二章 光明正大埋暗线!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5-09 23:28:35
推荐阅读: 仙帝归来最强科技系统至尊狂妻,极品废材小姐鼎炼天地至尊仙朝超级武榜系统斗破苍穹圣堂都市之万界至尊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

  猫吞吞化身的狐族圣尊一派凛然气派,意态昂然的步入某小城的一家酒馆之中。

  这是早就敲定好的联络点,闹中取静,反而不引人注意。

  然而猫吞吞这边才刚刚进门,心神剧烈震动,已然想要火速往后退,但她却明白得很,已经来不及。

  纵使酒馆中只得一名对立之人,但已经足够彻底掣肘,桎梏,镇压自己。

  自己不会有任何机会,甚至连自曝,只求一个自尽的机会,都希望渺茫微乎其微!

  酒馆中人乃是一个看起来丰神如玉,满面悠然的中年人,此际正一派蔼然地举着酒杯,向自己遥遥致意。

  狐皇!

  猫吞吞心中的震惊,差点令到她当场僵硬。

  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逃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甚至自曝……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动作,就已经失去了机会,在对面人的面前,自己的生死已经不由自己掌握了!

  然而猫吞吞始终是猫族有数强者,强行镇定了一下心神,迈步走了进去,声音透着难言的复杂,道:“竟是狐皇陛下当面,真是好久不见了。”

  狐皇满身蔼然丝毫未改,淡淡一笑:“当真是好久不见了,猫妃请坐。”

  此际外表仍旧是一名昂藏大汉的猫吞吞强笑一下,随即款款前行,坐了下来的瞬间,身子一晃,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淡淡的道:“妾身见过陛下,祝陛下万福金安。”

  她自知死关临门,绝无幸理,索性将一切顾虑尽数放开,反而重归从容,嫣然道:“本宫犹记当年,狐皇陛下与我家陛下无数次把酒长谈,对坐畅饮,尽道故友情谊,生死轻抛,今日故人再见,真是恍若隔世。”

  狐皇从容不迫的面容上掠过一丝复杂神色,道:“猫妃所言不错,的确是恍如隔世。”

  猫吞吞嘿然道:“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狐皇依旧,吾猫族却已妖事全非,朝不保夕,吾皇更是身陷囹圄,也不知残命还存否……嗯,狐皇虽然依旧,但妾身怎么听说您的儿子,不在了呢?”

  猫吞吞这句话说的,端的是恶毒至极,直揭狐皇伤疤,骨子里的真意却是希望狐皇能够动怒,直接出手杀了自己最好,再不然,只要狐皇心态稍有不稳,不复万全状态,自己就有强行挣脱,发动自曝同归的余地!

  狐皇脸上不出意外的掠过一丝痛苦表情,却迅速平复了下来,仿佛丝毫不以为忤的注目于猫吞吞,道:“吾固依旧,猫妃岂非也是依旧,口舌之犀利,亦是不减当年。”

  猫吞吞淡淡道:“当初妖皇为了儿子之死,一怒屠戮我猫族亿万生灵,端的是皇者一怒,猫族浩劫,霸气万端到了举世侧目……却不意狐皇陛下此际,似是完全没有妖皇一般的霸气。”

  狐皇再度皱了皱眉,随即淡淡道:“妖言尽道,猫族获罪,妖界举步皆敌,而在本皇看来,妖族的许多皇者之中,不乏有你的老朋友存在啊!”

  妖界智者以凤皇为首,此乃是妖族公认,向来无人置喙,然而在凤皇之下的,便是狐皇,此际与猫吞吞交谈不过片刻,似乎便已经被他就感觉到了许多异常。

  猫吞吞心中一凛。

  狐太子身受致死创伤,于狐族几乎无妖不知,但狐族上下还知道狐太子倾危之刻,得凤皇以凤族秘术收聚散离的神魂,更承诺会与妖皇联手救治。

  是故九成九知道狐太子之事者,都以为狐太子虽然危殆,但有双皇联手,总能转危为安,唯有皇者一级之妖,才知道双皇救治狐太子失利,更令狐太子恢复彻底无望!

  而猫吞吞直言狐太子不在了,显然是从某位皇者那边得到了相关情报!

  猫吞吞丝毫不在意狐皇看破了自己的暗牌,笑得愈发温柔,只是眼神却是讽刺到了极点,淡淡道:“狐皇陛下,奉劝您一句,莫以己心度妖心,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看重义气,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血性妖族。并非每一个都是那种口口声声兄弟,关键时刻却一言不发的卑鄙小妖。”

  狐皇淡漠道:“真的么?若是猫族尚有此强助为援,为何你家陛下现在还被困于妖魂狱之中?”

  猫吞吞伶牙俐齿依旧:“那不过是因为……这个世上,口头朋友太多,真正兄弟太少。若是多上一个半个,吾皇何至于能到现如今这步天地!”

  狐皇叹了口气,良久不语,再过半晌才道:“虎皇果然义气。”

  猫吞吞道:“狐皇睿智依旧。”

  这句话,看似承认了。

  但骨子里的意思却是:随便你怎么猜,你说谁我都承认,你能拿我的这份口供,问罪任何一位皇者吗?!

  狐皇苦笑起来,片刻后沉声道:“猫妃,本皇今日前来,非是抱有恶意,而是有一事相求。”

  猫吞吞啊呀一声,诧然道:“难道你不是专程来抓我的?”

  狐皇淡淡道:“猫妃往昔虽然战绩赫赫,但还不够资格令到本皇专程前来!”

  猫吞吞面色登时一变,心念电转之间却知狐皇所言由衷,自己虽然是圣君强者,往昔更有不俗战绩,但论及真实战力,于狐皇不过只手倾覆,若说狐皇是专程为自己而来,委实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狐皇又道:“本皇此行有为而来,自有诚意,此刻,方圆五十里,只有我自己而已。”

  猫吞吞静下心来,神识探测,神色又是一变,自己刚才惶恐愤怒满心,居然没有发现这一点。

  “敢问狐皇到底有什么事?”

  “朕想找到云扬,有事情,需要他帮我一个忙。”狐皇认真道。

  他这句话,充满了郑重的味道。

  他自己知道,吞天猫娘生性多疑,而且性情刚烈,说死就死绝非说笑,自己若是不能将自己的来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是绝对不会帮忙的。

  甚至,彼此交谈的奸细,当场自爆给自己看,那也是毫不稀奇的。

  “云扬?”猫吞吞诧异说道:“那是谁?”

  狐皇淡淡道:“猫妃,我若是没有几分把握,怎么会来此等你?难道你以为,这些年你藏得很是隐秘吗?至少在凤皇与本皇的眼中,你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你何妨回想,这偌久岁月以降,你所遭遇的许多麻烦,真的全都是凭你猫族区区余众能够解决应对的么……还是你以为,这么多年下来,你们剩下的同族始终顺风顺水,就算偶有困境,倾覆之刻也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巧合吗?”

  猫吞吞眼神犀利起来:“你什么意思?”

  狐皇语气始终平淡如水,平铺直叙道:“当年猫族变故方兴未艾;妖皇妖后恨火冲天,怒不可遏;我们安抚不下;及至九命被妖皇亲手擒拿,本欲当场处死;却被我们超过十位兄弟,苦苦哀求保下,转而镇压于妖魂狱,永世不得再出。”

  “这么多年以来,九命在妖魂狱,固然不见天日,却也并没有受到什么苦楚,甚至修为还在日渐精进,更甚往昔。”

  狐皇叹了口气:“本皇将这段公案道破,非是想在你面前邀功,但是……咱们这些年,也不是什么都没做。我们不能全然左右妖皇的意志,更不能出手救九命出妖魂狱,但是咱们想要做点别的什么,在这妖族之内,还是很容易的。”

  猫吞吞目光猛然亮了起来:“陛下无恙?”

  狐皇点点头:“自然无恙……我知现在空口白话,不足以取信于你,但你可回想当年,你们猫族在九绝渊遇袭,莫名化险为夷;在万丈峰,在极冰域,在清凌海……包括你自己,在金光龙域重伤,最终却得全身而退,岂是无因……”

  “原来是您援手?!”猫吞吞的目光完全变了。

  之前是仇视加上愤恨,但现在,却是亲切中带着一丝感激。

  狐皇所说的这些事情,对于仅存的猫族来说,都是攸关重要人物生死的大事件;而且这些事还真的全都是在一种莫名其妙的状况下化险为夷的……

  这种事若只一次两次,一宗两宗,还可推诿说是偶然巧合,但那么多次,又岂会全是偶然巧合,既然不是偶然巧合,那就必然是有妖有心而为之!

  须知,狐皇所言的那些掌故,当事妖用的都是化身面貌,非是本来面目。

  这样子狐皇尤能了若指掌,实在太足以证明他说的,言下无虚,半点不假。

  因为,就凭他说出来的这些往事,便足以将一众残存猫族一网打尽,而且还是能做到太多太多次了。

  “我不可敢独吞这份贪天之功。”

  狐皇道:“当年事情发生,凤皇就找我等商量,让我和鹏皇来暗中护佑;由虎皇与豹皇来与你们正面接触……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九命猫一族在妖族彻底消失。”

  “不过你说的不全是兄弟,也是事实。当年参加这件事情的,就只有我们五个!其他的,都没敢让他们知道,毕竟妖多口杂,心思莫测。”

  狐皇叹了口气:“猫妃,你可还记得对你九命猫一族的那场最后伏击,也是凤皇暗中出手,才让你们其中的大多数有隐匿的余地,逃出生天……”

  猫吞吞一时间心潮起伏,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在抱怨,猫皇当年那么多所谓的兄弟,变故之余,居然没有一个出头说句公道话;想不到就是那些兄弟,一直在护卫着猫族的安全,尽力延续着猫族命脉存续!

  “看来猫妃不那么怨怼本皇了吗?我倒是希望猫妃不要就此对本皇生出感恩之心,因为……咱们虽然将这么多年的兄弟情谊记在心里,怎地也会保下九命一条命,还有他之族群之存继,

  但若是想要咱们这些帮你救出九命,或者说直接造妖皇的反……却是不可能的。”

  狐皇眼见猫吞吞敌意尽去,却是直言不讳,直指关窍要害。

  “这一节我自然是明白的!”

  猫吞吞深深呼吸,苦涩一笑:“各位皇者能够做到这等地步,已经是仁至义尽,我们岂敢再奢求其他。”

  狐皇点点头道:“若是猫妃当真念及这点情分,本皇希望猫妃能够帮我一个忙,这个忙……

  就当是本皇不顾面皮,索讨人情吧!”

  他苦笑一声:“相信猫妃知道……我儿子现在情况堪虞,已近神魂俱灭,眼看回天乏术,唯有云扬才有起死回生之法。”

  猫吞吞眨了眨眼睛,诧然道:“狐皇口中所言的云扬,是否就是那个搅动了无边风云的狐族后生,此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短短时日间几已动摇妖界根基,不愧为狐族隽才……只是狐皇这一问,问得蹊跷了,吾族朝不保夕,何敢招惹这样的祸世灾殃!”

  狐皇面色一沉,森然道:“猫妃,本皇此行抱有莫大的诚意,甚至不惜透露往昔种种,就是要尽最大心力救回爱儿一命,实在无心听猫妃诡辩!”

  猫吞吞心下一跳,沉吟了一下,道:“我需要知道狐皇陛下凭什么以为,我能够联系那云扬?”

  狐皇慢吞吞的说道:“相信以你的情报网,该当知道本皇日前曾发动最极限最大规模的精神力探查,那就是为了云扬而动,真的不得不佩服云扬,他的独门秘术当真了得,即便本皇已经是竭尽所能,全力以赴,却仍是难得搜寻到他的下落,但是……本皇的搜寻却非是全无所获,本皇发现,自从皇城汇聚大批圣君高手,撒网搜寻云扬之后,云扬非但不思设法隐匿,反而一而再,再而三,三番五次的故意显露踪迹,制造混乱,而其制造混乱的轨迹,除了尽力回避圣君高手,还隐隐围绕某个方位而作,而那个方位……无巧不巧的存在有仅余不多的猫族余众,你让本皇如何不做联想?!”

  “以现如今的妖族混乱状态计,你们断断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云扬作为一个人类,在妖界这边,唯一能够利用,可以有一定程度信任的势力,也只有你们,所以,你们是唯一可能联络到云扬的妖族,本皇当然要做此次尝试,不知本皇的这个说法,猫妃认可否?!”

  猫吞吞低着头,沉吟半晌,道:“关于此事,我需要考虑。”

  狐皇知道,猫吞吞这么说,就已经与松口无异了,但事关重大,以合作者斟酌双方利益而言,她必须要再与云扬商量一下,才能有所定论。

  狐皇眼见事态再生转圜,不禁松下了一口气,道:“多谢。”

  猫吞吞眼珠一转道:“猫吞吞在此大胆一问狐皇陛下,若是此事能成,我们九命一族能得到什么好处?”

  狐皇脸上抽搐了一下:“……”

  ……

  云扬接到猫吞吞的消息,已经是一天后,关于狐皇救助之事,他沉吟了足足半个时辰的时间,这才作出了决定。

  狐皇邀约,险之又险,单以谨慎计,云扬其实是不想与之再有这种面对面的交际的!

  然而当前事态再度失衡,己方本已式微,狐皇又确定了云扬与猫族有所关联,只需要针对猫族,云扬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筹谋与辛劳尽数付诸流水,危机只会更甚!

  而狐皇爱儿狐太子现在状况堪虞却也是事实,云扬有相当把握狐皇此次邀约是有相当大诚意的!

  最后,还有一点原因却是因为,狐太子遭遇今日之惨祸,有太多因素根源于云扬,彼时狐皇赠予云扬令牌时,附带的乃是善意,而今却得如斯恶果,就算彼此份属对立,种族各异,云扬心底总还是有那么一两分不舒服,若是能够借这次机会,化解这段因缘,于云扬本心而言,也是一桩好事。

  不知道是不是一念通明,大抵云扬做出这个决定之后,骤觉心境更形澄澈,自身修为隐隐有更进一步之势!

  ……

  仍旧是这个小酒馆。

  云扬化身一头不过圣王层次的虎妖;而对面的狐皇,也尽敛了自身气息。而且,还只派了分身前来,将真身留在狐王府,蔽妖耳目。

  只是面对一道分身,云扬自忖还是有把握逃得出去滴。

  “不得不说,你小子的胆子真的很大。”狐皇看着对面的云扬,面色阴沉如水。

  若非云扬搞事,自己的爱儿绝不会遭此横祸,而搞事的其中一项要件,偏偏还是自己送出的狐皇令牌,这个中因由渊源,实在难得分明。

  而今云扬愣是来了,照面自己这个合该吃其肉寝其皮的大仇人,这胆量,真是叹为观止!

  “狐皇陛下过奖。”云扬苦笑:“云扬委实是对不住狐皇当日的善意,更报之恶果,在此致以诚挚歉意。”

  狐皇叹了一口气,道:“你有不得不为的理由,我却没有指摘你做法的立场,大家种族本就殊异,寻常意义上的是非仇恨不适合咱们当前这种状况。当日初会,本皇就已认定你乃是人族不世出的奇才,送你本皇令牌固然有五分善意,其余五分却也不乏意欲监督,甚至反手擒拿之意,只是甫一离去就彻底断去了狐皇令牌的效用,更令我为之侧目。”

  云扬道:“陛下心胸如海,云扬万二分的佩服。”

  “恭维话无谓多说,本皇再次阐明立场,吾现在只想要救回我儿子的性命,放眼此世,或者只有你才有这份能力。”

  云扬诧然道:“陛下未免太看得起云扬了,就云扬所知,太子殿下伤势本就沉重,经历龙凤双皇联手施救失利之后,状况愈发的急转直下,狐皇陛下何以人为,云扬有这般偷天换日,起死回生之能?”

  狐皇横了云扬一眼:“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云扬身负多种神异秘术,每每能人所不能,无论是强力收取噬魂树命元,秘制各族珍惜灵材灵根,还有化身无数的神通,在在说明你来历非凡,手段更是非凡……现在本皇太子命悬一线,你已经是最后的救命稻草,是故本皇不找上你,却又找上谁?至于说你愿不愿意伸出援手,最终彼此是恩是仇,听凭君意!”

  狐皇言词恳切,尽显真情实意,然而话至最后,亦给出双方利害关系之关窍,若是狐太子最终得救,那狐皇便视云扬为恩人,反之,则是害死自己儿子的主凶,哼哼哼……

  云扬何等机敏,瞬间明了局势,径自开口道:“敢问太子殿下现在如何了?症状具体是个什么情形呢?”

  “接近神魂俱灭。”狐皇道:“凤皇之前以凤族秘术搜魂聚魄之法,强聚吾儿散离的魂元,然而之前施救失利,效能就只剩半个月的时间了,我想要最后努力一次。”

  说罢,又自解释了一遍狐太子九尾玉的情况。

  云扬面露沉吟思索之相,实则却是询问绿绿:“这种必死之伤,还可能有转机吗?如果没有赶紧直说,我做闪人的准备?”

  “啊呀呀……”绿绿做出一副傲娇的样子。

  那意思是:闪什么闪?这点小意思至于么?瞅你那点没见过世面的出息,太给本大人丢脸了!

  云扬虽然被吐槽一番,却是放下心来。

  绿绿说是小意思,那就是小意思,不值当什么!

  “狐太子这状况实在是有点太严重了,不知狐皇大人想要让我怎么出力帮忙?还请陛下明言,若是能办,云扬绝不推辞就是。”云扬试探的问道。

  云扬可不敢在这个节骨眼直接大包大揽,直言你儿子的性命包在我身上了,小事一件!

  必须要确认狐皇所求为何,同时能够何等的交易筹码,然后才能说到下一步,

  “我记得,你手头有为数不少的紫极天晶吧,你予一百枚,我用之来布置回天之阵。”

  狐皇脸上显出疲惫之色:“我知道向你索要这么多的紫极天晶有些强人所难,但这已经是必要的数目了,这回天之阵,以我和我族所有圣君联袂合力为原点,燃烧我一半的生命力,一半的灵魂力,一半的修为,来完成逆天还魂归元的过程。唯有这样,才能让我皇儿有一成希望,重新活过来,有望在有生之年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云扬吃了一惊:“啊?!”

  云扬这一惊充满了意外和惊诧,若是依照狐皇的做法,此法就算成功,狐皇在牺牲半数修为之后,境界起码也要跌落到圣君之下;狐族此后岂非要失去了支撑大局的擎天柱!

  狐皇是否能够有生之年看到狐太子重新来过,犹在未定之天,但有生之年无法重复原本修为却是一定的!

  还有就是,狐皇现在这说法,貌似跟你邀约我,还有你之前恭维我的那些话不搭边好么,你不是打算拜托我设法救你儿子吗?

  我裤子准备脱了,你就跟我说这些,就只打算要根裤腰带,要点紫极天晶就完事吗?!

  面对云扬的惊诧意外,狐皇满脸苦笑:“本皇之所求就是如此,此后你无须再顾忌吾之威胁了,就算本皇搏到了那一成机会,将皇儿救回了,本身实力也要锐灭六成以上,以你的进境而论,恐怕不出几年,我此世今生永远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云扬动容道:“狐皇陛下这拳拳爱子之心……云扬心中,着实是为之感怀。”

  狐皇除了苦笑,别的表情真做不出来了。

  我这样做,却还不知道能否挽回我的皇后呢,皇后现在看到我,如同看到生死仇人一般!

  “事已至此,这已经本皇最后的办法了。”

  狐皇现在是彻彻底底的开诚布公,能说的不能说,全都说了,连狐后的反应说了一遍,又自苦笑:“若是你身上没有这么多的紫极天晶,我也不强人所难,将你送回去血魂山口那边,相信何不语他们手头怎么也该有点。”

  “若是你身上便有足够数目的紫极天晶,我可以引爆分身为代价,破碎虚空,直接将你安然送回血魂口,如何?”

  这是狐皇的条件,对云扬的有利程度,诱惑力度,全都堪称到了极点!

  他知道,云扬现在最想要的就是回去,越早回去越好,越安全!

  而对于狐皇来说,甚至狐皇凤皇等皇者,现在心底未必不期盼着这个祸害赶紧永久消失,可别在妖族这边折腾了。

  虽然能够抓住了最好,可以一劳永逸,免除后患,但若是始终抓不住……妖族的纷乱,岂不是一天都不会平息!

  让这个爱折腾且滑不留手的家伙赶紧滚蛋,未必不是一个好主意;

  凤皇对于云扬的忌惮,虽然真实不虚,但非关近期,最起码的,三五千年之内,还构不成直接威胁,至于未来……

  谁说的准呢!

  云扬虽然是不世出的奇才,合该铲除为上,但我们妖族对付这等变态级的天才却又没什么好办法,预期将之滞留在妖族,莫不如将放回去,听说人族那边最擅内斗,说不定某奇才就被人类那边某些嫉贤妒能的顺手给干掉了呢……

  这谁说的准?

  云扬沉吟半晌,道:“我知道狐皇陛下的意思了,但这样子……狐皇陛下您以后的日子,只怕就要狠难过了,还有狐族未来,更加的难有期待了。”

  狐皇怅怅叹息。

  这一点,他何尝不知道?

  但是现在火烧眉毛,却也顾不得许多了,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说起来,狐太子现如今的际遇,有很大程度是因我而起,我若是不能尽点心力,这心里还真过意不去,我另有个办法,可以令到太子转危为安,而且在神智重复清明之后,回复至受伤之前的万全状态甚至更进一步……还有狐后的问题,其实也不是大问题,狐皇陛下那种付出偌大代价,全无弥补修复的代价实在太过沉重,真没那个必要……”

  云扬慢慢悠悠的说道,然而话中含义却是突如其来,石破天惊。

  狐皇目光陡然一凝:“你说什么?你有这等办法手段?”

  狐皇话语间虽然满是疑问,但心底反而没有质疑云扬的意思,狐皇之前的要求于云扬而言,可说更为简单易行,以云扬的头脑,若非当真有把握,绝不会如此画蛇添足,南辕北辙!

  但,龙凤双皇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云扬竟然可以做到?!

  云扬道:“搞定狐后的法子最为简单易办……陛下原本打算怎么办,仍旧怎么筹办,把声势弄得越大越好,狐后殿下自然会会看到陛下您为了儿子付出了的偌大代价,及至救回了孩子,今后对您当然会加倍的恩爱……”

  “而陛下实际上什么都不需要付出,唯一需要的只有装一装样子……”

  狐皇瞪着眼睛,看着云扬:“敢问我儿要如何恢复?我儿恢复才是今日邀约的根本!”

  “我也是运用紫极天晶布阵,却不是布置回天之阵,而是紫极天晶之灵蕴构建一处类似福地洞天的吉地,再以大道之气灌顶狐太子,辅以生命之气,维持生机,最后用轮回之气,重塑魂元,便是大功告成!”

  云扬缓缓道来:“如此做法,不存在任何失败的几率,及至太子醒来之刻,便是恢复正常之时!而且还有三成几率,让狐太子经此变故,成为妖族亘古未有的盖世天才!将来纵使是问鼎妖皇之位,一统妖界,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狐皇闻言悚然动容,一双锐眼犀利万分的看着云扬,瞬间就明白了云扬的意思。

  这是要埋下一个妖族永远无法安宁的暗线?

  但纵然知道云扬的真实想法,却也根本无法拒绝。

  因为这对于狐族,有百利而无一害。

  更何况现在,狐皇对妖皇的态度,已经有了天翻地覆一般的转变。

  只是想了一想,就淡淡道:“如此自然是最好,不过……这大道之气,生命之气,轮回之气……你拿得出来?舍得拿出来?”

  云扬矜持的笑了笑,道:“狐皇陛下怎地忘了自己对我的诸般猜测了么?不怕告诉狐皇陛下,家师乃是当今玄黄界唯一一位修为臻至圣人之上,星空强者级数的能者!我能够在二十多岁就达到现在的境界,岂是无因?”

  这是实锤!

  而且是整个天上地下,都没有任何人或者妖能够否认的现实!

  云扬的修为,年纪,一直都是众生难以索解,难以划等号的现实。

  哪怕是现任妖皇,公认妖族第一天才,但臻至圣尊级数的时候,也花费了数千年时光;还有狐太子九尾玉,狐皇亲自看着儿子的一路成长,推许为狐族古往今来第一天才,但勤修千年,修为却也不过尔尔

  狐皇站起来,踱了两步,道:“你主动提出来这个,想必别有目的,绝不止安然回返血魂山那么简单吧?”

  云扬笑的眯着眼睛:“我自然是有条件的。”

  …………

  <今天几页?>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