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三十一章 兄弟保重!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5-08 23:42:21
推荐阅读: 仙帝归来最强科技系统至尊狂妻,极品废材小姐鼎炼天地至尊仙朝超级武榜系统斗破苍穹圣堂都市之万界至尊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就在妖皇停止的瞬间。

  那一刻,那一瞬,原本被强行收束的九尾玉魂元失去镇压,陡然震荡,蓦然逸散,非但令到这番救治的意义全然失效,甚至令到九尾玉的神魂创伤,更上一层楼,几乎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那是……妖皇主动地切断了龙魂精元的输出供给!

  那一刻,那一瞬,狐皇只感觉自己脑海之中尽是混沌,全然的懵逼了!

  一个晴天霹雳,全无防备的打在了头顶!

  但是,他什么都不能说。

  他固然不知道妖皇为什么要那么做;但那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儿子在妖皇凤皇这边,没有救治的余地了,而自己若是控制不住脾气,或者,这里就是自己父子的葬身之地!

  又或者,自己将步九命猫那家伙的后尘,被永世封禁在妖魂狱中!

  莫说龙凤联手,就算其中任何之一,自己都绝对不是对手!

  就算凤皇与自己交好,但说到交情二字,此世不会有任何妖能够比得上他和妖皇的交情深厚!

  那是质量的差异,没有比较的意义!

  那一瞬间,他明了态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唯一的皇儿,灵魂体充满了永世无法愈合的裂缝!

  然后,忍住心中的伤痛,情深意切的感谢凤皇;感谢妖皇。

  唯有如此,才有望活着离开妖皇宫,唯有如此,才有机会再觅他法,重酝爱儿生机!

  “只可惜……千万年的苦修,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控制住情绪的些微泄露!”

  狐皇一脸的苦笑,心情回然莫测。

  自己临走时说的话,或许妖皇并不会注意到其中的异常,但却绝难瞒过凤皇!

  在这个时候,狐皇心神悠远,突然间莫名的想起了一句话。

  “白衣赤瞳,七星金骨;青丘九尾,妖族共主!”

  那是儿子出生的时候,异香飘荡,清氛萦世,尤其是孩子的一身白毛,眼睛却是赤红色,还有脚踩七颗红痣以及天生金骨,就算是再不懂的,也明白这个孩子长大后肯定了不得!

  自己大喜之下,大摆宴席;无数妖族顶级强者,济济一堂;当时便有大妖恭贺:“今有太子降临,我等躬逢其盛,不如大家合力来估算一下太子前途,探问一下天机,如何?”

  当时酒酣耳热,轰然响应。

  于是乎,与自己关系亲近的合计二十四位圣君强者联袂合力,汇聚臻圣之能,一问天机!

  最终得到的记过,便是显示的那几句话。

  可卜辞的最后一句入目,自己不是欣喜,而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急疾汇聚十位妖族长老耗尽全身妖气搅乱天机;勉力将那最后一句篡改成为“狐族之主。”

  然而妖心莫测,当日的这句卜辞终究还是传了出去。

  即便不论卜辞,就以儿子出生之后,天资聪颖异常,不过十岁一身修为便已经登堂入室,未及百年岁月,就已经是圣王修为;这还是自己为了孩子打下坚实基础,避免隐患,也很少给他服用辅助丹药的结果。

  须知任何丹药和天材地宝增功的同时,必然伴随隐患;妖族始终不是人族,妖身天赋超强的同时,令到妖身难以尽纳药力;在修炼初期过度的借助外力,以后的路只会越走越窄。

  然而狐太子九尾玉就只是凭着他自己个人的刻苦修炼;一路走来几如无视瓶颈,平步青云一般的登天而上;可说是妖族亘古以降的第一天才!

  儿子成年后,更是展现出不俗的手段,修为高深智慧过人犹在其次,其为人宽宏大度,温良敦厚;所有与他有过接触的妖族,都是情不自禁的生出一种认同感。

  毫无疑问,这是天生的王者气度!

  所有狐族对此无不兴高采烈,因为太子现在的表现,彰显了狐族之后必然会迎来一位英明神武的天赐君主!

  而且这位君主不仅英明神武善良宽厚,从他的谈吐志向来看,也绝对是雄才大略,气吞寰宇。

  除了权谋之术帝王手段还欠缺,人生阅历还不足之外,其他的都是无可挑剔。

  狐皇犹自记得,数十年前,自己的儿子凭借自己的一步步不懈努力,修炼到了圣皇三品,那一日的他,一脸兴奋的来找自己报喜……

  自己如何能够忘记,皇儿那一刻的那份骄傲!

  我是皇太子,但我只是享受了皇族的便利,却没有运用过对于所有妖族而言都垂涎的天材地宝,我的体内,乃是完全的玲珑金骨,不含半点杂质!

  至高之路,畅通无阻,大道可期!

  狐皇对于这个结果也是兴奋至极,他可是比任何妖很清楚,儿子的未来成就,一定比自己还要强,强得多!

  就算是圣人,那个至高无上,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阶位,也只不过是儿子的一个过程而已!

  所有的路,都已经铺平!

  剩下的,就只是灵力的积累,时间的积累,仅此而已。

  然而一朝变故,却是天降横祸,横遭厄运!

  自己与爱儿,天妖永隔?!

  狐皇眉头皱着,一点久远之前回忆乍现眼前,那次……妖皇跟自己说起自己儿子,曾经好似开玩笑的说道:“九尾白,你可要好好的培养我大侄子,这可是将来妖族共主!将来,我这个位置,还要给他留着哈哈哈……”

  或许当时妖皇不过是在开玩笑,但自己当时可是吓出来一身冷汗,险险就要夺路而逃了。

  “我,我怎么会忘记这件大事,应该就是这件事,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龙御天从来都不是一个细心的,虽然其修为高强,天赋绝世,举世无匹;但是很多事情都经常是脑袋一热就下决定了。之前有智囊团为他出谋划策,但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妖皇,随着权势的越来越重,他几乎已经将智囊团遣散了。”

  “这件事情,他一开始答应了下来,就会尽力而为,绝不会半途而废。”

  “但现在的现实,他中途变卦了。”

  “这应该不是有妖给出主意。”

  “而是他自己的决定,某一个瞬间的决定。”

  “是了是了,那龙凤精元若是将皇儿救回来,皇儿非但魂元重凝,复生有望,更会因此因祸得福;试想,身上同时具备龙凤九尾狐还有青丘狐所有优点的他。前途只会更加的坦荡,更加的无可限量……”

  “而当年那句话……妖皇应该是答应之后,突然想起了当年的那句话吧!”

  “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他现在出力拯救的,甚至是栽培的,或者就是彼时取代他的后来者!”

  “所以他后悔了。”

  “他不想有那一日的到来,不想彼时后悔,所以……他选择了让我们失望,不,是绝望!”

  狐皇缓缓踱步,清癯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所以……他是故意的!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还要在我面前?是了,他不是凤皇,他不知道我有九窍玲珑心,他认为我看不出来个中玄虚,而凤皇出于考量,也不会拆穿他的把戏!”

  “甚至,他还能卖好给我,还能收获我的真心……因为毕竟他出了大力。”

  “只要皇儿一死,我对他的皇位,根本就无法构成任何的威胁!”

  狐皇面无表情的抬头,看着窗外黑沉沉的天空,长长的,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这么说来,大哥已经不再是我的大哥,他现在,是妖皇,就只是妖皇而已!”

  “但是……当日天机之测,是我亲手而成,吾儿若该当是妖族共主,那吾儿就不会陨落于此!”

  “此事,定必别有转机!”

  狐皇的脸上露出来一丝冷笑,冷得足以冻彻妖心。

  下一刻,他的圣君级精神力,猛地爆发;毫无保留的极限爆发,以至于方圆一万七千里内的地域,全都笼罩在他的强横精神力之下。

  “云扬一定就在这片区域范围之内!”

  “现在能救我皇儿的,可以寄希望的,就只有这个人类了!”

  “他拥有许多超出吾辈认知的特殊能力,他的无穷变化,或者就是传闻中的诸天化相,他既然可以拥有鹰鹏雕等族的绝种灵材,那也可能有造化凝魂之宝……还有,前次那一会,他手上有数目不菲的紫极天晶,未必不能缔造奇迹……他在这段时间里已经缔造了太多太多的奇迹,若此世还有能够佑吾皇儿不死之人,非云扬莫属!”

  “没有妖知道,九窍玲珑心配合我的极限神识,才是此世最强的洞悉至法……唯有我才可以找到云扬的痕迹,现在,我要将他找出来。”

  “我的儿子,不能死!”

  “我要让云扬救我儿子!”

  “你是妖皇,不再是我大哥;我不怪你的选择。但是我的儿子,不能死!”

  “我要救我的儿子,就如同你当日,为了儿子不惜与老猫反目,彼此一样,都是为了儿子!”

  “大哥……这或者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了!”

  ……

  那一瞬间,狐皇沛然莫御浩瀚无比的庞然精神力震撼了整个妖皇城。

  妖皇宫之中,妖皇都为之悚然动容:“九尾白的精神力居然如此恐怖!难道他之前隐藏了修为?”

  “但此举该当是在搜查那个人类的行踪所在吧?是了,归根溯源,就是因为那个人类,他的儿子才会死去!九尾白的这一腔愤怒,当然要发泄出来。”

  “而那个人类,正是最恰当,唯一的发泄选择!”

  ……

  而这个时候,凤皇已经出了皇宫,来到了狐皇门前。

  虽然明知道狐皇现在应该不想见任何人,但是,他还是来了。因为……凤皇很清楚,若是任由九尾白这个心结结下去,而没有做出任何纾解的话,将来,定然会成为妖族的危机!

  九尾白的破坏力,可要比当年的九命猫要强大得太多太多!

  “狐皇可在?”

  “回禀陛下,我家陛下正在催动极限精神力,搜索天地,彻查那人类的下落。”

  “本皇有要事找他,速速去报。”

  “这……”

  凤皇与狐皇乃是妖界诸皇之中少数以玩心眼著称的皇者,彼此意气相投,交情可谓是除了龙皇之外最深厚的两妖,若是往日,护卫绝不会有半点犹豫,甚至会直接将凤皇引入狐皇所在之地。

  然而今时非同往日,龙凤双皇联手救治狐太子失手,令狐太子再也回天乏术,狐族上下非止狐皇狐后肝胆俱裂,余者也尽都悲怨满心,恨青龙辣手无情者有之,恨云扬这个始作俑者有之,却也不乏怨怼双皇救治不力的,而今狐皇悲愤满心,施展极限威能,欲查那目标人类下落,实在不便打扰,是故面对凤皇的请见,生出了犹疑!

  便在这时,一个柔美的声音传来:“竟是凤皇陛下大驾光临,还不快请进来?”

  正是狐后的声音。

  凤皇一声苦笑:“弟妹安好。”

  狐后笑吟吟的迎了出来,一脸的惊喜之色:“安好安好,这是那阵香风将我儿子的二伯父送来了……啧啧,怪不得今天从早到晚就听到喜鹊族在拼命叫唤,原来是我夫君四万多年的铁杆兄弟来了,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快快快,快快请进。”

  声音真诚,表情亲切。

  凤皇脸色陡然一僵,涩声道:“弟妹……你……”

  “哎呀,二哥何必如此客气!这么多年下来,咱们几家向来同气连枝,多少事情都是并肩度过,回想那段峥嵘岁月,总是想起来你们兄弟之间惊天动地的真挚友谊,就让人情不自禁的心里暖烘烘的,说不出的亲切,来咱们家还不就是到家了么?通报什么?”

  狐后笑颜如花,语调更是极尽温柔之能是。

  凤皇咳嗽一声,郑重行礼:“弟妹,侄儿的事……为兄羞愧无地!”

  狐后脸色一板:“哎哟,二哥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就冲您和我家夫君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您区区一个侄儿,算的了什么?值当个什么?不要说是死一个侄儿,为了二哥您的脸面,九尾白把我们全家都杀得干干净净,我们在九泉之下也要为你们感天动地的兄弟之情动容,深切祝福!”

  “到家了就别在外面站着,快快请进,我这就给您泡茶去……等会弟妹亲自下厨,给二哥您做上几个小菜,让你们兄弟好好的喝上一顿,俗话说得好,男人郁闷了,就得喝酒。您弟妹我不懂事,但是,九尾白懂事儿啊……别介意别介意,你可千万大妖不记小妖过。”

  凤皇一张脸僵硬起来,咳嗽一声:“狐兄还在爆发精神力……这个时候打搅他委实是不大好,要不我还是改日……”

  “二哥你这说的什么话,您这都来了,还抓什么奸细!”狐后断然道:“他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得放下!兄弟之情重要啊!”

  突然放声叫道:“九尾白!你四万多年同生共死肝胆相照生死相托风雨共度的好兄弟来了!你还不赶紧热情的出来迎接!当心二哥生了气,叫你大哥来教训你这个不听话的窝囊废啊……”

  凤皇一张脸成了柿子,僵硬的干笑:“那啥,我此来没有啥大事……弟妹您忙,我这就回去了……这个……”

  话音未落,转身便走,委实是待不下去了。

  狐后在他身后连声道:“二哥二哥,您怎么能走呢,您可千万别走啊……那你这一走九尾白要生了我的气可怎么好,妾身才没有了儿子,要是再被丈夫生气了,我在这狐族可就真的混不下去啦……”

  凤皇充耳不闻,反而走的更快了,身子闪了闪,早已经消失得不见踪迹了。

  只听见狐后在后面大发脾气:“你们这帮不长眼的!你们主子的好兄弟来了,居然还拦着?找死不成?混账东西!你们以为你们长了几个脑袋?我告诉你们,九尾白为了兄弟,连儿子都能枉顾,还能在乎你们几个?你们算个屁啊?再有下次,我定必亲手扒了你们的皮给你们皇帝陛下的生死兄弟们做狐皮大衣!”

  “……”

  已经身在数百里之外的凤皇停在半空中,无言的闭上了眼睛,径自收回了全部的精神力、神识。

  后面,狐后的话兀自震荡虚空,声闻千里。

  狐后的每一句,每一字,都如同是在凤皇心口重重的扎刀,一刀又一刀,一刀接一刀。

  而狐皇的精神力还在虚空震荡,在万里大地细致的搜索!

  他的精神力所过之处,尽皆是无情碾压过去,但有阻挡,二话不说直接镇压!不知道多少妖族,在这一刻,不明不白的丧命在了狐皇狂暴的精神力之下!

  这个过程,还在好似永远没有结束的一般的持续进行着……

  ……

  凤皇有些留恋的回头,看着爆发精神力的方向,目光深邃至极。看着这妖族的天空,在那疯狂的精神力之下,一片片的破碎,重组……

  良久良久之后,身子消失在虚空。

  只留下一声叹息。

  “兄弟,保重!”

  ………………

  <写到这里就是理顺了,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拿不定主意。就是白熊等……理顺情节就将这段疯狂爆发过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