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二十一章 何去何从?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4-28 22:04:15
推荐阅读: 异界无敌系统武帝仙尊叶辰修神邪尊都市之少年仙尊斗破苍穹仙帝归来鼎炼天地混沌纪元神级升级系统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两位皇者原本最担心的,莫过于妖皇盛怒之下,非要治狐皇的罪,那样,真有可能导致无法收拾。

  毕竟妖皇身为妖族最高皇者,言出法随,无理也是道理,是故狐皇一上来便先发制人,在道理上强势按住妖皇,先让这位暴脾气主宰自觉理亏,之后一切都好说了。

  现在看来,事情发展得还是很顺利,当然了,这其中凤皇也还是出了大力的,纵观整个妖族,除却凤皇之外,就算龙后也未必能够劝得住自己的这位妖皇夫君。

  “你饶不饶青龙没什么意义了……青龙杀了我的儿子;已经被我当场斩杀!”狐皇沉着脸,满脸哀恸道:“现在陛下要斟酌的是,狐族上下因此事而群情鼎沸……本皇……已经有些弹压不住了……”

  妖皇一瞪眼:“你说什么?青龙死了?”

  随即又一瞪眼:“狐族要乱?九尾白,枉你当了这么多年的狐皇,身为一族之首的你弹压不下你御下子民的情绪??你干什么吃的?”

  狐皇冷然道:“妖皇陛下玩笑了,吾狐族上下激愤的源头乃是为了我皇儿冤死而起,我有什么立场将之镇压?反过来说,我若是将这股情绪直接镇压,岂非是倒行逆施……我还如何领袖狐族?”

  狐皇哼了一声,道:“当年龙太子身死,陛下压住了么?”

  妖皇瞠目结舌。

  忍不住面皮一阵紫涨。骚狐狸居然揭我的短!

  狐皇两句话之间,已经将青龙之死轻描淡写的绕了过去,更立足在大义之上,反压妖皇。

  凤皇在一边插口,道:“陛下,水有源树有根,万事皆有因缘,那青龙一照面就对狐太子用了灭魂手……而且还是招呼都没打一个,猝不及防之间的突然下手……狐太子直接神魂俱灭……纵使狐后拼命挽救,也只保留下一缕残魂……若是狐族所属没个情绪,没个动静,那才是狐皇为皇的失败呢,他就这件事……确实难做啊!”

  妖皇勃然大怒,道:“青龙这个混账!如此紧要关头,却要公报私仇,真真是该死至极!”

  凤皇道:“哎,现在青龙的死活已是末节,陛下……狐皇就只有这一个继承人……总算我去得还算及时,保下那孩子的残余魂魄,但说到还魂续命,我自己力有未逮,须得陛下与我联手,才能有望起生回生。”

  狐皇深深拱手,道:“还请陛下怜悯我皇儿命苦。”

  妖皇看向凤皇,沉吟着,道:“凤皇,本皇知道你的意思了,这是该为之事……但是,就算你我不惜大耗元气,全力施为,最多也就只有不到四成的成数……这也倒罢了,可是你我若是齐齐掉落阶位,百年难复顶峰战力,后患许多……你确定要做么?!”

  凤皇慎重道:“我以为,可以做,该当做,必须做。”

  妖皇沉默了半晌,终于点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朕答应你就是,不过,狐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陛下请说。”

  妖皇叹了口气:“青龙是此事之罪魁祸首,死了也就死了,但常言也道,死了死了,青龙的家人和族人……你就抬了手吧。”

  狐皇沉默了一会,道:“既然是陛下开口,只要他们不主动来招惹我……我会斟酌一二。但是,若是他们主动来找我的麻烦……我仍会在第一时间出手反制。我儿子被杀,皇后被欺负,皇宫被毁……再有别人欺到头上,还要我忍,我宁可不当这个狐皇,也是不肯的!”

  妖皇深深叹口气:“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这件事告一段落。

  下一刻,凤皇立即发号施令。

  “传妖皇令,破坏地下囚牢的狐妖已经捉拿归案!此事,到此为止,告一段落。”

  随即转头向着狐皇:“狐兄,狐族出一个圣尊配合演下戏,没问题吧?”

  狐皇一脸复杂疑问:“没问题。”

  一边的妖皇则是满脸不理解,半晌才大怒道:“凤皇!你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将那狐妖捉拿归案了?朕怎么都不知道?你别恃着本皇爱重你,就这么肆意而为?!”

  凤皇叹了口气:“是还没有擒到那妖狐,但是……再按照你的命令执行下去,也许整个妖族都要自相残杀得杀清光了……”

  妖皇一下子愣住了。

  他虽然脑子不如凤皇好使,脾气还有些暴躁,脾气一旦上来之后很容易做出一些不管不顾的事情,但既然能够成为妖族王者怎么也不会是傻子,自有帝王心术在身;凤皇这么一说,他随即恍然,自己原本的命令该当是存在有巨大的漏洞,而且已经被有心妖给利用了!

  “立即发出!”

  凤皇干脆将妖皇的大印直接拿过来,盖章,径自扔了出去。

  随即又有第二道妖旨传下。

  “统计所有战损伤亡!”

  妖皇的脸色登时大变了,急忙阻止:“统计战损干什么……这用不着吧……”

  凤皇慢悠悠的说道:“统计战损是为了你自己。”

  妖皇:“……”

  “为了让你知道……你做了一件多么傻的事情,唯有最详实的信息才是最好的凭证!”凤皇淡淡的斜了妖皇一眼。

  妖皇登时一脸黑,朕就知道你这丫的就没什么好心眼!

  要不然朕为何要阻止你……

  但现在态势明显,阻止肯定阻止不了的了,因为妖旨已经盖上了大印传了下去。

  “接下来咋办?”妖皇一脸黑漆漆的。

  “咋办?你才是妖皇好么!”凤皇伸了伸懒腰,有些无力:“你丫的每次都搞出一个烂摊子让我来收拾,你自己说说,这么多年下来,已经几次了?我情愿你不爱重我,我还能落得个清闲!”

  妖皇张张嘴,半晌说不出一句话,良久之后才挣扎着说道:“当年是你说你不干的啊,乍还全怨我了呢……”

  凤皇刹那间气的肚子疼。

  我又不是妖皇一族,我怎么干?只是这一点,就足够引起整个妖族暴乱了——难道每一个妖族不论什么族群都可以成为妖皇么?

  若是这种理论认知传递出去……那么妖皇界真的就要完了!

  再说了……当年妖族大比武,谁让你拿第一高手的?

  那是我不想干的么,我是拼了命也没打过你,好么?!

  你天下第一,你当然要做妖皇!

  妖族至理,强者为尊,就是这么个道理!

  还有还有,你丫的每次说话不要那么暧昧,他么的什么叫爱重我,真他么的是个什么说法?!

  “算了!”凤皇闷闷的坐下来,咬牙切齿骂道:“老子上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整世妖都要给你擦屁股!”

  妖皇虽然智力只是中上水平,但是对于骂人的话,从来都是很敏感的,闻言突然脸色一变,怒道:“你是谁老子?!凤皇,我发现你这家伙现在飘了,还知道咱俩谁在上,谁在下面么……”

  说着就开始挽袖子。

  凤皇气得说不出话,脸色铁青,我他么的不就是顺口说了一嘴么?

  狐皇在一边,半打圆场半转移话题的问道:“妖皇陛下,敢问您手头有多少紫极天晶?”

  妖皇注意力顿时被转移,挠挠头,道:“那玩意稀罕得很,我这边大概有三十多块吧……怎么了?”

  狐皇一脸绝望:“三十多块,不够啊……”

  妖皇:“……???”

  本皇都说那玩意稀罕,本皇这能有三十多块,绝对已经是妖族最多了,可也没说给你啊,你这一嗓子不够是个什么说法?!

  凤皇已经将他从宝座上拉了下来,他根本没注意,顺势就从宝座走了下来,走到狐皇面前,一连串的问:“你要用紫极天晶作甚?这东西即便在人族那边也是稀罕之物,妖族这边更是不多……”

  那边,凤皇已经坐在宝座上发号施令:“各族皇者,集体前来开会。还有,专修灵魂力,精神力的族群个中高手,一个都不许少;务求在一个时辰之内,尽皆来到妖皇宫集合。”

  下面领命去了。

  对于凤皇就坐在妖皇宝座上发号施令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大抵是习以为常了。

  而妖皇那边更加没什么感觉,兀自皱着眉头,一脸的担忧:“……这,这紫极天晶……要到哪里搞一搞?要是别的东西,或者是咱们妖族能够踅摸到的东西……无论多少朕都能给你凑出来,但是这紫极天晶……纵观整个玄黄界也没多少啊……”

  那边,凤皇的命令一个接一个的传达下去,当然,全都是以妖皇的名义。

  而妖皇在这边拍着狐皇的肩膀,一脸的叹息:“朕懂,朕懂你的心情……哎……”

  此际不禁想起了当年被九命猫杀死自家儿子那会,妖皇眼中一片怀念:“放心,朕和凤皇都会全力以赴,就算战力锐减也在所不惜……”

  狐皇连连点头。

  眼神有些诡异的看着妖皇,再看看大马金刀坐在宝座上的凤皇,突然心中一阵服气。

  这货,压根就不担心被篡位啊……或者他心里根本就没有这一根弦吧?!

  该说心思单纯也是一种幸福吗?!

  仍在路途中的云扬敏感的发现到,妖族的动乱,似乎……一下子就平息了下来!

  这明显不对劲,所谓财帛动人心,如斯恶劣的状况,就算有大量的官方势力介入,也难得旦夕平复这等变故!

  云扬似有意似无意的打探了一下,瞬时明白,妖皇庭传出消息,妖狐已经被抓住了!

  这个消息一出,整个妖皇界抓捕妖狐的热情顿时一落千丈,所有动乱隐患的源头一灭,混乱立时为之平复。

  “怎么被抓了……”

  “没用的妖狐,竟然这么轻易就被抓了……”

  “啊啊啊……我一步登天的机会啊!……”

  “太可恶了!到底是谁抢了我的机缘?老子跟他不共戴天!”

  “怎么会这么快?怎么会这么快,不是说那妖狐多么多么的了得么?”

  “是啊是啊,不是说那妖狐有圣尊顶峰的实力,足可比肩圣君强者的战力,还有千变万化的神通的么,怎么这等不济……”

  “直接说战况吧,到底出动了多少高手?竟然是百万禁卫军全数出动了……那抓一个妖狐还不是手到擒来?这样的军力,再强的实力战力又如何,还不是无济大局!”

  “哎……”

  无数妖兽都是一脸失落,满腹的不甘心,一颗心尽都是不情不愿!

  可惜了这样的机会。

  而云扬却即时感觉到了更加不对劲的味道。

  先前的消息对自己太有利,顺风顺水的搞事情;自己就着妖皇所下的妖旨,顺水推舟,趁势而起,引动这场血灾无量的妖族浩劫,只要自己这个源头不被搞定,这场浩劫就没有终结之日;但现在突然就这么的来了一招釜底抽薪,令到一切戛然而止,实在太不正常了,简直就是与云扬认知中的妖皇行事风格,南辕北辙,恍如换了一个人,嗯,一个妖!

  而且还是一个很有智慧,洞悉大局的妖,智妖?!

  以往常听人言,多智如妖云云,云扬也已经被人赞誉多智如妖,然而此次妖族之行,这一路走来,云扬却觉自己根本就没有碰到任何一个堪称对手的妖族,甚至妖族妖皇也不外如是,甚至现任的妖族妖皇根本就是个傻缺,就冲他之前下的那道妖旨就可见一斑,被自己利用到尽!

  可是现在,妖皇宫那边的一纸妖令,令云扬生出一股子惊诧之意!

  惊诧之余,还有许多余思……他们这样一搞,我还怎么浑水摸鱼?

  但还是不对劲,若是妖皇本人有此智慧,第一道妖旨根本就不会出的了妖皇宫,那么现在的另一道妖旨,直接釜底抽薪,破了自己遍地开花星火燎原之计的妖又是谁呢?

  难道妖皇皇庭之中,竟有能够更改妖皇决定的大妖?

  不是说妖皇实力惊人,妖族称冠,可是个性冲动点火就着么?!

  不过现在有智者入局,一切就须得以谨慎为先了,云扬第一时间就停下了自己的“布道”之旅;迅速离开了自己才刚加入不久的一个队伍,然后又在极短的时间里,狂奔万余里,接着更是横向折道,然后再往回奔七千里。

  这一路上,不断的更改身份,不断的更改容貌,不断的更改种族背景……

  前前后后,云扬伺机斩杀了十五名妖族,然后变成该妖的样子,用过一段时间后再抛掉,再换,如此往复不息……

  这一天,云扬再化新貌,化身为一头虎妖,从容不迫的行走在大道之上,看起来与寻常妖族一般无二,全无异样。

  然而明面上妖狐的追杀令号称已经撤去,实则高端的针对性追踪手段根本从来都么有止息过半分,现在多了凤皇主持大局,更是犀利,事实上,妖族的追踪神念,从他之狼妖化身离开之后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开始持续追踪他。

  智多星狼,已经成为了新的通缉犯。

  一路追得云扬转换了八个身份,转换了八次灵魂波动,好似跗骨之蛆,始终无法摆脱得掉!

  而后,云扬一股脑的在极短时间里,先后转变了七次身份,灵魂波动,这才彻底摆脱了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这一波的妖族追踪手段很有些恐怖,成效显著啊!”

  “下一步该怎么办?”

  云扬沉吟着。

  现在的情况已经有些超出预期,很不好办了。

  …………

  <本想今天偷个懒,结果编个理由居然被识破了……没办法只好拼命……>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