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一十六章 凤皇说和手段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4-24 22:44:41
推荐阅读: 仙帝归来最强科技系统至尊狂妻,极品废材小姐鼎炼天地至尊仙朝超级武榜系统斗破苍穹圣堂都市之万界至尊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狐皇的眼神,极尽疯狂暴虐之能事,还有一个冰冷至极的近乎于六亲不认的味道。

  凤皇瞬间生出一份明悟,他明了现在的狐皇虽然还在和自己说话,但这只是他身为皇者长久以来的气度本能沿袭而已。

  实际上,现在的狐皇,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

  他需要宣泄,而宣泄的途径就是……报复!

  报复的第一对象自然就是这次事件的直接当事人,青龙长老!

  青龙的长长龙筋一点一滴,逐寸逐分地被抽出来,而狐皇始终没有加大抽出龙筋的力度,狐皇的意思很是清楚明白,青龙必须付出代价!

  最惨重的代价!

  仅止于一掌灭杀,神魂俱灭,都太轻了!

  生不如死,才是狐皇现在对青龙的报复,而且还只是报复的开始!

  然而这非是凤皇关注的要点,青龙的死局乃是注定了,这是必然的,但是,狐皇的宣泄或者报复的目标,会仅止于青龙吗?!

  若是不仅于此……

  那将是凤皇最不乐见的局面!

  凤皇一闪身,到了狐后身边,轻轻一掌拍过去,一股精纯至极的妖气,刹那间将狐后已经快要崩溃的经脉梳理正常:“弟妹,玉儿的魂魄,你保护起来多少?”

  这是当前的最大关键,又或者是当前唯一一个能够挽回一些的筹码。

  “玉儿是中了灭魂手……”狐后嘴角一口血溢出来,闭上美眸,眼泪簌簌而下:“事出太过突然,青龙出手太快太绝,变生肘腋之下,纵使我拼尽全力,也只是保留了一丝丝……残魂!”

  青龙长老等人在皇宫上空发问;有鉴于对方的身份,己方的立场,狐皇不在,狐后与太子当然要出来看看,这本就是理所当然,无可厚非的事情。

  此地乃是狐皇宫,狐族的最高权力机构所在地,堪称整个狐族最安全的地方,而狐后与太子本身实力也是不俗,这个世上本已罕有什么东西能够威胁到这样的组合!

  可是青龙一行人身负妖皇皇令,一路安然无阻顺风顺水的进入了狐族皇宫重地,狐后与太子更是自动自觉的现身想见,身旁甚至都没有几名高阶护卫,对方既然是妖皇委派前来的特使,怎么会对己方不利呢?!

  可是就在出来的这一瞬间,一记灭魂手悍然落下;随即又有龙凤囚笼就此笼罩封禁……

  那一瞬间,狐后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身陷死关,反倒是狐太子反应机敏,舍身护母,否则先死的只怕该是狐后,然后……一切就成定局了!

  相比自己的爱儿魂灭,狐后倒宁愿死的是自己,深受打击的她,才会在刚才不管不顾的撕破面皮,硬撼皇家执法队!

  “把孩子交给我!”凤皇深吸一口气,大声道:“狐兄,别的先不说,我先想办法把孩子命保下来;这是咱们兄弟情义。至于之后你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绝不会多说一句!”

  狐皇霍然转头注目于凤皇,原本冰冷的目光闪过一抹稍瞬即逝的惊疑!

  现在的狐皇,正如凤皇所想,神智已经趋于极端,此世再难有什么事物言词能够动摇,但凤皇却瞄准了那唯一的例外,若是狐太子仍有还魂之机,那一切便有转圜余地!

  事实上,这也真是狐皇现在趋于极端疯狂边缘的主因,他没有办法挽回亲儿的性命了,连他都办不到的事情,那么纵观此世,大抵也就差不多可以说是无可挽回了!

  但凤皇却出石破天惊之语,生生地撼动了狐皇仅存一分的理智!

  是的,狐皇的十成理智,现在就只存那一分了!

  凤皇并无怠慢,径自深吸一口气,突然张开双手,但见从他的身上蓦然冒出来一圈一圈又一圈的黑色火焰。

  那一团团的黑色火焰,几乎在瞬息之间就遮蔽了方圆千里,然后,缓缓往回收拢!

  “这是……搜魂天火!”

  狐皇眼中光芒再闪,理智迅速回归,狐后的两只手亦紧紧的攥在一起,期待至极的看着正全力运功施法的凤皇。

  “能成么?”狐后仰头,无助的看着自己丈夫。

  “这是搜魂天火……哪怕是目标的灵魂全部溢散了,但是只要封住目标灵魂散离时所在的这片区域,就能最大限度找回来……但是,皇儿的情况非止是单纯的灵魂散离,之后可能还需要凤皇的涅槃之火,就算是成了,凤皇……恐怕要维持付出掉落一个阶位的代价。”

  掉落一个阶位!

  狐后的眼中有震撼。

  她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狐皇的神情慢慢地平静下来,只是眼中神色,愈发的变幻莫测。

  他心里很明白凤皇这么做的意思。

  就算对方嘴上说,救活了儿子之后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绝不阻拦。但是……若是任由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凤皇又何必这样做?

  这件事情,个中原委其实很是单纯!

  青龙长老与自己的往昔恩怨,狐皇如何不知,早早心内有数。

  这次变故,九成可能都是青龙长老公报私仇,想要借这个机会,将狐族一举抹掉!

  他上来就下了毒手,就是知道凭他自己,绝无可能向自己报复成功,却希望能够借助这次机会,令事态演变到难以转圜的地步,进而逼迫己方与狐族全族为敌为仇;而皇家执法队的诸位圣君面对狐族全族,败亡是一定的,但只要有一两个回去;那么,狐族造反就是板上钉钉!

  他作为皇家执法队的首脑,侥幸逃生反而个中最大的!

  只要他的布局能成,以狐皇痛失爱子,正处于极端爆裂,理智荡然的微妙关头,碰上脾气暴躁的妖皇,这么两下一凑,一场灭族之战断断难以避免。

  若是一切顺利的话,他最终甚至可能坐享渔翁之利!

  对于这个算盘,狐皇和凤皇都看得清清楚楚。

  但,就算是看清楚了,有如此仇恨在这里,狐皇此际也已经是不能收手了。

  凤皇来到这里,根本就没有提什么原因后果,甚至执法队到来的原因也都不说,首先做的就是先要救活狐族太子,不惜代价的施以援手,释出最大限度的善意!

  这正是他高明之处。

  此世但凡有半点拖延,恐怕妖族的莫大浩劫,将是不可避免了。

  至此,执法队的另外七位圣君也都是暗暗地松下了一口气。

  能够修炼至圣君的修者就没有是傻瓜的!

  青龙长老一上来的举动很反常,龙凤囚笼施展之余的第一时间顺手压下去一掌这件事,大家都看到了;只是没有想到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

  但后来战斗的时候,青龙长老招招杀手,鼓尽自身极限,这几个圣君都不傻,如何看不出来?

  临行之前,妖皇可从来没有说到格杀勿论这类词,是故大家都留了一手;没有真正豁命战斗,此际对手再怎么说也都是妖族同袍。

  否则的话,狐族今天的伤亡必然将海了去了,绝不可能至于那么点……

  到后来知道狐族太子居然死在最初的袭击之中,那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分明就是青龙长老的个人行为,令到局面彻底失控!

  但七位圣君心中却是满满的不解,没听说过青龙长老与狐皇有什么深仇大恨啊。怎地青龙长老的做法却是一来就将狐族往死里坑,完全不顾大局!

  在现在这等数十万年大计被破坏的时候,居然还要利用这样的机会来陷害狐皇?

  这也太……太有些不惜一切了吧?

  而且看这情况,他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没有在乎!摆明了,只要这一次计算能成功,哪怕青龙长老将自己的性命搭在里面,也是在所不惜!

  这是什么仇什么恨?

  之前……从未听说过啊……

  更有甚者,按照青龙长老的铺排,他自己犹有生机,己方的其他七位能够侥幸生还可就没几个了,就算狐皇不至,只凭狐后率领的狐族高手,就足以重创己方,毕竟对方刚才杀势已成,己方难得回天了!

  最幸运的结局,就是能逃出一两个身负重伤的圣君。

  就在众目睽睽,群起期盼的注视之下,搜魂天火自远而近,狐皇狐后与凤皇的脸色越来越见沉重,越来越是紧张谨慎。

  良久良久、

  一团灰蒙蒙的物质被搜魂天火包围,落回到了凤皇的手中。

  凤皇将收集到的太子残魂悉数融进灰雾,再三仔细观察,然后轻轻吐出一口气,道:“灭魂手果然霸道!神魂力量完全被打散……幸亏我来得早。”

  狐皇吸一口气:“凤兄,如何?”

  凤皇道:“有点麻烦,但希望还有。”

  “能有几成把握。”狐皇追问道。

  这一次,凤皇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在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慎重的回答道:“把握,有……四成!”

  “四成?”狐后眼睛一亮,凤皇所言的成数大大超出狐后的预期,接近半数的成功率,岂不令这位为母者欣喜若狂。

  原本可是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狐皇却注意到了凤皇的犹豫谨慎,道:“凤兄,个中可有甚为难处?”

  “也没有什么为难处,只不过需要妖皇与我同时合力,我来运转涅槃之火,再由妖皇施展龙魂秘术;再辅以我俩的生命之泉,重塑玉儿肉身,再用极品妖魂玉髓做血,用地精灵脉之精华做骨……”

  狐皇的脸色登时转为暗淡,狐后也是黯然神伤,之前欢欣之相荡然。

  涅槃之火,龙魂秘术;这两项还只是需要龙皇与凤皇全力施为,有损修为;生命之泉更非罕见;然而极品妖魂玉髓与地精灵脉之精华却是极为的罕见物事,即便是狐皇私库也无此宝物。

  “本来若是能得玄黄界不世奇物紫极天晶的话……便能将成数提升至八成。”

  狐皇诧然道:“紫极天晶?此物怎地能有如此神效,大增成功几率,就算其是不世奇物,异常难得,有价无市,但却也非是断然不可得之物,我私库中便有十数块……”

  凤皇叹息一声:“十几块哪里够,欲救玉儿,至少需要两百多块的紫极天晶,每一块骨头,都对应着至少一块紫极天晶才行……你这边还有十几块,我那边可是连一块紫极天晶也没有,估计龙皇那边也不会有很多……”

  “无论如何,凤兄一定要帮这个忙,我自会设法尽可能多的取得紫极天晶。”狐皇郑重说道。

  “那是自然。”凤皇苦笑一声:“宁可拼了这一身修为不要,朕也不能让狐兄断了传承,定要救回玉儿的性命。”

  狐皇松了一口气,随即森然道:“不过今日此事……”

  凤皇含笑:“狐兄自行处置便是,我今日就只是一个旁观者。不过另有件事情,需要狐兄注意。青龙或许罪莫大焉,但其他的几位兄弟,于其中原委却是不明白的。尤其是他们在之前战斗之中,应该是没有下过杀手,否则狐族的损失,绝不止于当前这般。”

  狐皇冷冷道:“这一节我理会的,青龙之过,我只会找青龙了断;但他们七个,我仍旧会向妖皇陛下理论。”

  凤皇松了口气,笑道:“那就好。”

  听到狐皇口中说“妖皇陛下”这四个字,凤皇登时放下了心。

  执法队的那几位妖族圣君也松了一口气,急忙站在一边。

  而此刻,此役之始作俑者,罪魁祸首的青龙长老已经完全不成模样了。

  原本庞大的身躯,已然缩小到了只得数丈大小,就像是一条小青蛇一般,无力地盘在狐皇手上;奄奄一息,却犹自时不时的哑声嘶鸣,显然剧烈痛楚仍自充盈其身。

  而狐皇的肩膀上,多了一条色泽清亮的龙筋,沾着发光的金色血液,垂落在那里。

  狐皇,在这段时间里,终于将青龙长老的龙筋给抽了出来。

  七位执法圣君的脸上尽是苍白,尤其其中的三位龙族执法,颇有几分感同身受的恐惧。

  而凤皇却如同没有看到一般,仍旧谈笑风生。

  出了这等事,就算狐皇会放过这位青龙长老,但是凤皇也是绝对不会放过它!

  在这等生死存亡之际,居然还能因为一己之私,意图挑动两族大战;差一点点就将十二皇之一的狐皇逼得真正造反……

  只是这一条罪过,青龙长老在凤皇这边,便是死罪难逃,罪在不赦,绝无宽恕的可能!

  …………

  《到了这里,有两条线可以走……想一想。》>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