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四百一十二章 震怒!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4-21 01:28:05
推荐阅读: 仙帝归来最强科技系统至尊狂妻,极品废材小姐鼎炼天地至尊仙朝超级武榜系统斗破苍穹圣堂都市之万界至尊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

  逃之夭夭的云扬愕然发现,整个妖族,乱了!

  甚至,连海中的妖族,也陷入忙乱穿梭之中,口口声声的帮着抓奸细。

  根据妖族的消息。

  “查奸细,曾用名:紫罗兰、白衣笑、狐九公、玉狐十三郎;经常做狐族装扮;此妖有变化之能,变化之后,圣君亦不可查。”

  这道命令通传天下。

  更有甚者,龙凤两族直接将拥有洞悉之能的强者,全都派出来了。

  一道命令直接传到了无名江之中。

  “黄金圣鱼一族听令,出水域,配合抓捕妖狐!”

  ……

  海中。

  “海龙族听令,海魂族听令,出海域,配合抓捕妖狐!”

  ……

  “凡是抓捕妖狐者,不论种族,赏圣元币八千万,赐侯爵,拜将军职,赐皇城府邸一套;可参加公主选婿!”

  这道悬赏出来,所有妖族登时又再度沸腾了!

  妖狐拥有千变万化之能!

  这也就是说,自己所遇到的任何一个妖族,都有可能是妖狐化身!

  难度无疑大到了极点,说是海底捞针也是不为过!

  但,这份难度却又绝不会影响妖族上下的热情。

  这可是数十万年以来,妖族所出现的唯一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为了这个机会,所有妖族都是不禁为之疯狂。

  所有妖都想象自己是那个幸运之妖,可以抓到目标能够一步登天!

  于是乎,即便是自己最亲近的妖,最好的朋友兄弟,也开始怀疑。

  怀疑之后就是试探,付诸行动的试探!

  “昨晚上咱们喝了多少酒来着?”

  “昨晚上咱们喝的什么酒来着?”

  “前天晚上一起玩,在一起的都有谁啊?”

  别看这么简单的问题。

  短短两天,死在这种简单的问题之下的妖,已经不下数千之众!

  答不对,立即大打出手!

  驴唇不对马嘴的,立即生死相搏。

  哪怕是稍微有些模糊的,拿下!

  个中又以身在各地的狐族最为倒霉,毕竟目标人物虽然号称有千变万化之能,但他所化的大多数人物都是狐族,无论是紫罗兰,玉狐十三郎,还有那什么狐族皇太子,更有甚者,天冠城主曾言其身上有狐皇令牌,在在指向此妖的跟脚很大机会就是狐族!

  有鉴于此,无数狐族被逮捕擒住,而狐族既然能够列名妖族十二皇之列,自然不乏强者,强者自有其尊严,但只要你不甘心束手就缚,呵呵……直接灭杀之,就算事后确认非是目标又如何,你敢反抗,就已经隐隐佐证是那目标妖狐的同党,杀之亦无措!

  断断数日间,散布在整个妖界的狐族,被屠戮了不下数万之众!

  而妖族高层,为了能够更切实有效的针对云扬,调动了具备灵魂之力的强者,分成了八个方向,倾巢出动,如金色怪鱼者,非止一例!

  同时,妖族最为深居简出,最神秘的占卜师,也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妖皇宫聚集;根据各方汇集而来的资料,群策群力,联手占卜。

  但无论是灵能大妖,还是占卜师,查来查去,占来卜去,愣是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利用的东西!

  作为一头妖狐……你待过的地方,总该留下几根狐毛吧?

  在你待过的地方,总该留下一些气味吧?

  这些合该存在的蛛丝马迹……就是统统的木有!!!

  雕皇,鹤皇,鹏皇,鹰皇先后来到妖皇宫,鹰皇鹏皇雕皇一个个脸色阴沉,浑身弥漫着已经爆发但是强行抑制的味道。

  雕皇,鹏皇,鹰皇,每一个都是位列十二皇的妖族巅峰强者,而他们这一次所丢的脸面,简直是……毕生之耻,纵然倾尽月魂江水也难洗刷!

  这几位皇者里面,相对感觉有些舒服的反而是鹤皇。

  “哎呀……丢死人了!”鹤皇一脸阴沉:“亏我将那么重要的地方交给天冠来看守,我那么信任他,他居然给我整出来这么大的纰漏,灭他满门,诛他九族都是便宜他,就该当将之神魂俱灭,万劫不复!”

  鹰皇鹏皇雕皇一言不发,却是同时转头,阴森森的看着鹤皇。

  你丫的这话什么意思,我们跟天冠王的情况差不多好不好,他该神魂俱灭,万劫不复,我们呢?!是不是也该一样的办理呢?!

  鹤皇恍如不见三皇冷眼,一味的负手叹息,连连摇头:“鹤族这一次可是丢死妖了,丢妖丢到家了!哎……不过,本皇委实是未见过这头妖狐……若是见到,定然不会让他得逞,天冠那厮就是眼皮子太浅,这才中了此獠的谋算!”

  鹰皇雕皇鹏皇三皇的呼吸一下子粗重了起来。

  鹤皇是没有见到;但是,他们三个却是看到了的!鹤皇有天冠王顶缸可以置身事外,但他们三个却是红口白牙的应承了妖狐,大刺刺地将妖狐送进了囚禁之地的,事后还是礼让送客……

  而鹤皇这般说法分明是在刺激自己等三皇,简直就是明目张胆,毫不掩饰,太损了!

  鹤皇兀自不肯住口,连连摇头:“幸亏朕实力浅薄,并未能位列十二皇……要不然,真的是要没脸见妖了……哎呀,耻辱啊,耻辱!”

  砰地一声。

  鹤皇被鹰皇一翅膀直接扑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鹰皇淡淡的说道:“朕这段时间心火旺盛,想要用鹤顶红来降一降;雕皇,鹏皇,你们二位,可有任何需要么?”

  鹏皇狞笑道:“鹤皇都说咱们丢了这么大的妖,脸面都丢没了么,本皇现在就一个心思,想要对鹤翅按在自己身上,去鹤族当鹤皇,不就不用背负这份耻辱了么?”

  雕皇目光森冷:“不瞒两位,本皇年老体衰,对于嫔妃渐感力不从心,正需要一些滋补品进步,难得眼前有这等鲜活好物,正可一用,抛去咱们三人所需之外,其余部分也不会浪费,

  吾族有一名厨,擅长烹饪腊肉,些许残尸都归我挂出去风干了再制美味,彼时再与两位分享!”

  鹰皇、鹏皇连连点头:“好好好,正合吾意,正合吾意!”

  鹤皇被鹰皇一翅膀摁在妖皇宫大殿中,再也动弹不得,又听闻三位妖皇言词之间对自己的上下其手,哪哪都被牵连到了,不禁羞怒大叫:“鹰皇!你们几个丢了脸,没了面子,却要拿我出气,本皇也不是好惹的!”

  鹰皇一个耳光子直接将某皇的鹤顶红拍得歪了半边,淡淡道:“本皇乐意!谁让你弱!”

  谁让你弱!

  这四个字,对于鹤皇来说直接就是一万点暴击,毫无辩驳余地!

  “本皇纵然实力孱弱,却也没有丢这么大的妖,没有引狼入室,没有开门揖盗!”鹤皇的悲愤咆哮响彻妖皇宫。

  三皇心头怒火更甚,不由分说,齐齐下手招呼,上下其手,一时间妖皇宫山摇地动!

  及至妖皇进来的时候,鹤皇已经是奄奄一息……

  身上的物件虽然未缺,却是现了原形,一头洁白的大鹤,耷拉着翅膀趴在地上,就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狼狈万状,不忍卒睹。

  妖皇嘴角抽搐了一下,淡淡道:“你们三亲口应允,执手相让,将那妖狐放进去自己守护的囚禁之地,现在还能这么的兴奋?三位圣君高品来群殴一个圣君二品,这是打算籍此来庆贺,来宣泄兴奋的心情么?”

  暴击!

  如果刚才鹤皇承受的是一万点暴击,那三皇现在承受的至少是一百万点暴击!

  鹤皇再怎么的口贱,他仍旧是跟三皇同级的存在,可是那狐妖……对于三皇却不过是反掌倾覆,随意灭杀之妖,却反而被其玩弄于鼓掌之间,随意撩拨,尤能全身而退!

  三皇气喘咻咻,目瞪如铃。

  原本都已经够腌臜了,还被一次次的揭开伤口,翻来覆去提了一遍又一遍。

  面对妖皇,也就是打不过,若是能打得过,就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实力太弱,这四个字立时由妖皇完璧奉还给了三皇!

  妖皇一巴掌拍在鹤皇的背上,一股沛然力量瞬时涌入,刹那间帮鹤皇恢复伤势,重复人形,然后悠然迈步,坐上宝座;淡淡道:“目前你们提供的东西,全无意义,对于找出妖狐没有帮助。”

  “没有妖有任何发现,怎么可能!?”四皇齐齐惊了。

  为策万全,他们可是将云扬住过的地方,整个房间都搬了过来;甚至是云扬所有曾经摆摊的地方,整片地皮都铲了来。

  这些地点,只要有一丝丝气味留存,有一根毛发留存,凭皇族顶级占卜师们的能力,绝对能够根据这个施展灵魂追踪,迅速找出妖狐下落。

  但,就是这样子竟然也没有任何效果?

  “没有任何气味留下!”

  “没有任何功法的韵味留下!”

  “也没有任何毛发留下!”

  “更没有任何血液灵魂力量留下!”

  妖皇魁梧的身体坐在宝座上,声音沉重:“对方应该是对此早有提防,现在的情况就是,放眼整个妖界,似乎就从来没有这样一头狐妖出现过一般!”

  四皇同时呆滞。

  怎么会有此事?

  这怎么可能?!

  即便是自己四个人,在不经意的时候,也会留下些微的痕迹。

  这妖狐,居然能做到从头到尾不留下任何痕迹!

  这是何故?

  这又是何等的小心谨慎,还有……处心积虑!

  妖皇低沉的道:“你们三位真的可以确定,这头妖狐就只得圣尊二品修为么?”

  除了鹤皇之外,三皇同时点头,斩钉截铁:“这件事情,绝无任何虚假!”

  妖皇不语,眉头紧锁,在沉思。

  本来以三位皇者的修为眼力见识而论,他们说云扬只得圣尊二品修为,那云扬就一定只得这个程度的修为,绝无花假,更无误判的可能,这本是玄黄界的位阶天则,无人能逆!

  鹏皇深吸一口气,道:“此次变故,却是我等见利忘本,一叶蔽目,但说到修为阶位,我们几个怎么也不至于看不出的真实水准,何况还是我们三得出的一致认知,这一点绝不会有错。”

  妖皇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悠悠道:“你们眼力如此犀利!”

  三皇同时色变。

  虽只三字,但个中意味又有谁听不出来!?

  鹰皇脸色一沉,道:“陛下,无谓出言讥讽吧!”

  妖皇沉默了一下,淡然道:“出言讥讽?嫌本皇说话不好听?不,朕现在一点也不想出言讥讽,不想讥讽任何妖,朕只更想……出手杀戮!”

  他的目光森然,声音虽然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淡然,但那份沉重的气势,却如同无数座大山即将崩塌一般。

  “相比较陆地妖兽,飞行妖属之中的强大种族并不多……能长途跋涉并且能够安然返回的就更少。”

  “你们不是不知道,当年为了掳掠人类,先辈们死了多少!付出了多少代价!那可是足足牺牲了一百二十七位妖族顶峰战力,那其中甚至还包括有十五位圣君强者……这才在无数岁月的积累下,掳掠到咱们手头的那些个人类!”

  妖皇声音如同火山酝酿:“为了噬魂树,更是上千圣尊同时出手催生……才堪堪达到运作阵法的要求。”

  “而地下囚牢,一共十二个地下囚牢的构建,可是将整个妖族三十万年的所有资源全部砸了进去才得以完成!这还没算献祭的那九百九十九万条妖众性命!”

  “为了此阵完成,整个妖族,整个万妖原,都因之一贫如洗,艰难度日!”

  “即便于此,我们还是尽所有的努力,全无懈怠的维系着地下囚牢的日常供给,避免出现任何的纰漏!”

  “你们这些消耗可以供给多少妖众,又有多少妖众因为欠缺资源而因此丧生吗?!”

  “你们明明知道的,你们是知道得最清楚的那些妖啊!”

  “而我们唯一的希望就只有……用这十二大阵的长年累月积累,为我妖族破开一条通道,杀入玄黄,从此摆脱万妖原,这个贫瘠不堪的地域!”

  妖皇声音沉重:“这是我们所有妖众共同的希望!”

  “这些年来,对待这些人族的俘虏……哪怕是对自己的亲儿子,都没有这样的上心照顾过……简直就是天天当爷爷一般侍奉,唯恐他们不高兴了,自杀了,放弃了,不肯修行练功了,病了……”

  …………

  <二合一。没怎么想好如何进展,先写妖族这边过度过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