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三百八十七章 欺人太甚了啊……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4-13 06:38:24
推荐阅读: 仙帝归来至尊仙朝鼎炼天地最强科技系统全能行善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九流闲人重生之妖孽人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超级武榜系统
  再想想对方一族皇太子的身份,平日里言出法随,令行禁止,灭杀几个平民,算得了什么?

  就算己方众人都是实力不俗的高手,但真实身份仍旧不过是贫民,殇之何伤?!

  “本殿下此次有为而来,秉持着低调行事的原则,自问未曾主动招惹过任何妖;一路上更是与妖为善,辗转数万十里,历经数百城,从未与任何势力,任何妖众发生有半分争端。”

  云扬淡淡:“白熊等帮我的忙,我将他们收为记名弟子,一路同行,纵使他们生性蠢笨,吾也未曾看不起他们……”

  鹤九天等妖看着正关切至极的看着这边的白熊白等七头熊,一个个都是心中叹息。

  对于这一点,没有妖怀疑。

  刚才白熊等为了这位紫罗兰,不惜性命,拼命地呼喊让他快走;而紫罗兰非但不走,反而以弱势之身,与自己等人豁命战斗。

  这一切,为得什么显而易见,一目了然?

  这几头熊什么修为,对于狐族皇太子,能有什么帮助?但是,他依然这么做了。

  作为狐族皇太子,他有必要这么看重这几头熊吗?

  无他,只因心地纯良,将心比心而已。

  徒弟们拼了性命帮他,换取到他的不离不弃,岂不就是将心比心!

  这与身份地位,反倒没有多大关系!

  白熊等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这位师父乃是狐族的皇太子,但犹能做到如此,就只得四字评价——难能可贵!

  同样的道理,这位狐族太子不惜为了刚刚认下没几天的弟子觉走极端,亦是一般的难能可贵!

  任谁也要说一句,这绝对是妖族极其少见的仁厚君主!

  但就是这样的一位皇太子,却被逼的对鹤族大开杀戒,毫不留情,甚至一定要杀到目标神魂俱灭,连杀妖夺丹这种最极端最禁忌的手段都用上了,这是为什么?

  这还用说么?

  天子一怒,血溅千里,皇族尊严,绝不可辱!

  这一刻,云扬甚至不需要再为自己辩解,鹤九天等鹤族圣尊就能自动为他脑补得整整齐齐,天衣无缝!

  云扬淡淡的声音:“本殿下一路前来,尽都是以自己的资源,换取修炼资源,换取圣元币,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波折,还以为我妖族长治久安,民心淳朴,即便偶有争执分歧,也不过是吾族尚武成风,强者为尊的习性,可是怎地到了天冠城,就出事了呢?!”

  “当日,本殿下所独有的紫晶蜂蜜,可是砸在天冠城城主府前一滩,你们一个个的都闻不到么?若不是天冠王抓了我七个徒弟,胁迫我交出紫晶蜂蜜,后续又岂会如此?如此依仗权势不择手段巧取豪夺之辈,便是你们鹤族的惯常作风么?”

  鹤九天满脸通红,羞惭无地,半晌无言。

  这些话若是从敌人嘴里说出来,还可以一推二五六,甚至强词夺理,反唇相讥。但此际乃是面对一个身份地位比自己高出去无数阶层的皇族太子……

  却是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反驳,因为任何辩驳都只有愈发的苍白无力更加的自曝其丑而已!

  “到后来,天冠王因后院女子之故,被迫与我交换条件,以我七个徒弟的安危换取了我的紫晶蜂蜜;更是发下了天道誓言,但却转眼就将我骗入地下囚牢,地下囚牢是何等重要之地,竟然为一个名不见经传之妖动用,天冠王还真看得起吾!”

  云扬嘿嘿冷笑:“我徒儿为我喊冤,反被追杀!我从地下逃出,更是遭到了整个城市的围剿狙杀!”

  “鹤九天,你告诉我,若你是我,你会怎么办?你能怎么办?”

  云扬目光如电,逼视众妖。

  鹤九天等七位圣尊一个个面红过耳,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甚至连鹤九天身上,那位肉身已经毁掉,只剩下元神的鹤族圣尊,此际也是一脸羞惭。

  将心比心,若是自己遭遇到这样的事情,只怕采取的手段比这位狐族皇太子还要更加激烈百倍,整个天冠城就别想落到好,迁怒懂不懂?!

  而皇室中人,往往是最会迁怒,最爱迁怒的那种妖!

  “就算是如此,本殿下也未如何,就只是杀了几个妖便即离城而去了……也没有想追究更多。你们刚才与我交手虽暂,但也该当能看得出来,以我的实力,便是在天冠城杀个天翻地覆,屠个血流成河,很难么?若是我真的想要在天冠城出手,现在天冠城数百万妖族,还能剩下几个?”

  云扬一声冷笑。

  鹤九天等人尽皆缓缓点头,对云扬之言认同至极。

  若是对方就在城中展开大报复的话,以对方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血流成河可能都只是小事,

  天冠城变成一片废墟都不过稍微费点事而已!

  臻至圣尊级数的妖族顶峰强者,在城中随随便便的一声长啸,至少可以震杀数万妖族!

  至于那些底层妖族,更加不用说,闻声命陨,绝非说笑,更无侥幸。

  “我都退到城外来了……我都已经打算息事宁人了,借助这棵妖树隐蔽踪迹,这意图还不明显么……马上就要与我的徒儿汇合离去了……偏偏你们不依不饶,一直追杀到了这里来!”

  云扬一声怒喝:“你们想干嘛?!又想要本太子如何做,束手待毙么?!”

  鹤九天长叹一声,一肚子的感同身受。

  是啊,对方若是存心报复,根本就不会与徒弟汇合;这七头熊的实力,除了拖累,还是拖累。

  加入战场也不过白白送命。

  既然汇合了,那肯定就是要走了。

  这一点,也是合情合理,情理中事!

  还有此地的妖树,以众妖所知,隐蔽踪迹固然是一等一的好手,但其他能力么,几乎没有,战力甚至比那七头熊犹有不及……

  对方息事宁人,了结此事的意图,全无置喙余地!

  但偏偏……自己等人就在对方已经决定不追究的情况下,大张旗鼓耀武扬威的杀来了……

  而且必杀,逼杀,绝杀的意图……昭然若揭,无可辩驳。

  欺人太甚!真真是欺人太甚了啊!

  …………

  <又八千,你们不给我票票,欺人太甚了啊啊……>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