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第三百七十九章 我是狐族皇太子!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4-11 00:11:25
推荐阅读: 仙帝归来至尊仙朝鼎炼天地最强科技系统全能行善系统都市之万界至尊九流闲人重生之妖孽人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超级武榜系统
  众妖听闻这突如其来,不明所以的一嗓子,齐齐一愣,但见云扬的刀锋所向不远处,居然是身负重伤,连移动一下也困难的天冠王。

  此刻的天冠王状况异常不妙,浑身上下遍体鳞伤,鲜血好似小河一般的流泻出来,身下早已经积了一大滩;他努力的想要催运圣尊修为自我恢复,然而他刚才可以结结实实的挨了天意之刃十几刀,运功疗复虽然也有效果,但进度却是缓慢得令人发指!

  按照他现在的恢复速度,如当前这般的伤势,起码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

  而云扬的这一个简单动作,却令那十一位圣尊陡然止步。

  当前形势明显,他们每个妖都看得出来。

  这位狐族高手前方不远处,便是重伤垂危的天冠王,而只要他们一冲上来,天冠王便是死路一条。对方必然会一举斩杀天冠王,然后再与他们交战!

  运气好的话,甚至都不用负伤!

  以众妖对云扬刚才那一招所展现出来的战力,绰绰有余,大有富裕!

  彼方为首的三品圣尊脸色凝重空前,冷然道:“姓紫的,你居然是故意没有杀掉天冠王?你想要留着他,要挟我们?你以为,凭你的这点小小伎俩就能要挟得了我们?嗯?”

  “小小伎俩?说的不错,我就是要留着这么一个残疾在这里,让你们投鼠忌器啊!”云扬面色清冷,刀尖缓缓垂下,一溜鲜血,顺着刀尖刷的一声滴落下来。

  刀身纤长雪亮优雅,散发着华贵雍容的光彩,夺妖眼目,动妖心魄!

  “我自然是不确定他的安危能不能要挟得了你们;但是我总要试一试。”

  云扬露齿一笑:“现在强弱悬殊,任何一点筹码也是要用到尽的!你们在乎也好,不在乎也罢,于我而言其实是无所谓。反正……在我眼中,不过一刀的事!”

  那位三品圣尊目光凝重:“紫罗兰,已臻圣尊级数的狐族修者……不知狐族何时出了你这么一号人物?为何之前都没有听说过?你……是九尾一族?”

  云扬哂笑:“天大地大,你没听过的事情多了去了。比如,狐族还有我这样的,还有多少个?我们是如何成长的?平常都是用什么身份在外面行动?关键时刻,会如何行动,怎样动作……”

  他不屑一顾的笑道:“这都是一个族群的最秘密之事,你在鹤族是什么地位?你怎么可能接触到这些?你算老几?”

  云扬的这番话,纯属胡说八道,纵然说得再如何的一本正经,仍旧是满口胡言,信口开河。

  而他的目的,却是在于筹谋打掉眼前这位鹤族高手的气势,因为对方是在场仅有位阶高于自己之妖,云扬可不想受限于那种位阶威压的压制,徒生变数!

  天冠王的地位肯定是不低的,而这位鹤族高手能够被他请来,那么他的地位,纵然可能比天冠王更高,却一定高不了太多。

  于鹤族而言,在鹤王之上尚有鹤皇,却不是说你实力到了某种地步,你的官职就能得到相应的地步。这一点,与人类社会一样共通。

  所以云扬猜测,这位鹤族圣尊虽然实力高强,更胜鹤王,但地位却未必有多高。

  而这样的人,只要从地位上,层次上展开正面打压;很大几率能激起他心中的弱势心理;只要那种‘我还没达到那个地位,我层次不到’的心理升起来,自身气势难免会有所消融,至少无法达到心境圆满之时的巅峰状态。

  毕竟,他所面对的,乃是一个知道自己族群核心机密的人!

  但他自己却没有资格知道自己鹤族的核心机密!

  这种心理很微妙,却绝不罕见。

  至少云扬确信,这个鹤族圣尊有,而且还是绝对有,百分之一万的有!

  因为他的修为,已经臻至圣尊三品级数!

  这样的实力,在妖族和人族的绝大多数圣君基本不管事的情况下,几乎就是个中翘楚!

  而这样的妖,对于身处位置无可不免的更加渴求!

  云扬向来智计百出,心思缜密,他对于比自己弱的对手,向来是能用拳头绝不用脑筋!

  因为没必要。

  对于一个自己一根手指头就能解决的敌人,再玩阴谋诡计大费周折有意思吗?

  然而对于境界高于自己的对手,云扬却是惯于另一方针:能动脑子玩死的,绝对不动手,已经劳心了,何必再劳力?!

  所以,云尊大人是双标之人。而且还是双标得理直气壮的那种人!

  此次也不例外,一如往常。

  这番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下来,被云扬所关注的那位圣尊三品高手气势,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滑落了一半。

  而他看向云扬的眼神,也变得异常凶狠起来。

  这家伙,居然是狐族一脉所栽培的秘密高手?

  虽然没有实质证据,但推己及人,自家鹤族就有秘密高手;而且还是专属皇家所用,只不过这秘密高手乃皇家的底牌所在,正如云扬所说,他还没有资格知道这些事情!

  这本就是他最忌讳的话题,再加上眼前的狐妖那高高在上的口气,如同在云端之中看着凡人一般的俯视目光;那种有如实质的优越感,让他愈发的憋屈!

  简直是混账啊!

  “这么说,你乃是狐族之中的重要人物,重点培养对象?”

  “我可没这么说。”云扬仍旧一脸的淡然:“我有说什么吗?!”

  可是他越是这么说,对方越是心有疑虑,不敢妄动。

  “口说无凭,你拿什么证明你的身份?”对方咬咬牙:“眼见才为实,空口说说大话谁不会。你若真的是,那就证明自己身份,狐鹤两族向来交好,你难道要破坏两族交情?”

  “还真不是谁都会说让人相信的大话,起码阁下还不够资格!”云扬轻飘飘的一句话将对方气得七窍生烟,却仍是不敢妄动。

  “不要说你是狐族的秘密高手,哪怕你是狐族的皇太子,来到我鹤族的地盘的肆无忌惮的杀戮,妄行无端,也要付出大家!”这位鹤族三品圣尊厉声说道:“你如此的横行无忌,丧心病狂,我鹤九天怎地也容不得你放肆!”

  这鹤九天口中尽是斥责“紫罗兰”之语,但话中真意,已经承认了其狐族高层身份!

  毕竟每个族群之中,这样的高手,都绝不会太多。

  云扬不屑的笑了笑:“按你的意思,我到你们鹤族这边来,只能束手就擒,任人宰割,全然听凭你们发落才是?”

  他淡淡的笑了:“你们这班家伙云集此地,怎么也不会不知道,我是如何与天冠王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吧?我之初衷是以紫晶蜂皇蜜为代价,为自己换取一些有用的物事而已,虽然其间用了些手段,但……怎么也是他更占便宜吧,紫晶蜂皇蜜岂是易得之物?!”

  “当初可是他将吾陷入尴尬之地,我略施报复,怎不在情理之中,而今反倒说是我为今朝变故之罪魁祸首,你怎回想到底是谁促成了这段生死之仇!?”

  云扬嘲讽的笑了笑:“难不成你们鹤族上下历来行事尽皆如是么?只准自己大占便宜?一旦发现自己行差踏错,就要杀人灭口?还有当前这一役,我不杀你们,还要等着让你们杀不成?”

  鹤九天的瞳孔下意识的缩了一下。

  此事之始末,他的确是知道的。

  狐族紫罗兰来到天冠城他不知道,但是有一头老狐狸手上有紫晶蜂蜜这回事,他却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因为他养在外面,最宠爱的那个鹤族美人儿,当日可是有前往买到了几瓶呢!

  及至后来天冠王的城主夫人大驾亲临,意欲将老狐狸那边的紫晶蜂蜜全数包圆了,也不知道是没谈拢还是怎么滴,大抵就是对方不愿意,消失不见了,再之后则是城主一方抓了人家的徒弟,意图威胁,老狐狸则是不断地砸蜂蜜,反威胁……

  这一切的始末,在天冠城早已不是秘密,堪称脍炙人口,口口相传。

  鹤九天自然全部都知道,而且他还知道鹤王与老狐狸最终是达成了交易的。

  只有究竟如何达成的交易,双方交易内容具体为何,却是不知道的。

  以至于到了现在这般生死搏杀之际,被云扬一连串的发问,问了个发蒙!

  不过有一点事还是很清楚的:这位狐族高手说的天冠王先不地道这件事,恐怕十有八九是真的,甚至,这件事天冠王可能是办得很不地道,这才引动了对方的极端报复。

  “无论如何,你的一番大肆屠杀,导致我们鹤族上百位高阶战力丧命在你的手下总是事实。你,罪不可赦!”

  鹤九天深吸一口气:“束手就擒吧,紫罗兰!若你所言属实,我们也绝不会杀你,转交……两族交涉这件事情。”

  “还是那句话,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话?!”

  云扬淡然道:“你以为你们战力占优,就能居高临下了,我呸!你若是敢杀我伤我,我父皇……哦不,我皇自然会给予回报,了却这段因果!”

  故作失言的云扬眼神一阵闪烁。

  鹤九天与几位鹤族高手顿时一阵头痛欲裂。大家都是圣尊了,那一个耳朵会不好使?

  对方失言了!

  我父皇……

  特么的,这位居然真是狐族的皇子?!

  真的假的?

  …………

  <告一段落。不再想了,明天开始爆发,提前承诺敦促自己。连续一礼拜,一天最少八千字吧。缺多少,双倍补。一星期之后,看坚持情况再决定。>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