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姬 第六十七章险象

小说:大帝姬 作者:希行 更新时间:2017-10-19 03:40:24
推荐阅读: 抗日悍将我要做皇帝三国之武魂传说隋末阴雄史上最牛驸马爷至尊特工抗战年代唯一战胜国启梦王朝逆清
  击杀不会因为她的咒骂而停下。

  停顿只是一瞬间,这位左膀右臂已经再次飘近,动作轻轻松松,手中的剑也简简单单如同初学者一般向前一送薛青只感觉耳边风声炸响,四周的沙土都被剑风压的陷下去,这简单的一剑她接不住,并且也不能接毫不犹豫抬手一扬脚蹬着地面向后快速的退去

  左膀右臂的剑没有任何变化,人也没有停步,似乎任何暗器对他来说都不存在,一剑只要取人命

  薛青连起身的机会都没有,脚蹬地如同老鼠一般乱窜沙土飞扬在漆黑的夜色里如蒸汽腾腾。

  左膀右臂没有觉得地上乱钻的人可笑,认认真真不急不恼的寻找着机会薛青的腿在地上屈起,铁条也撑到地面,要一跃而起再这样下去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是现在左膀右臂的剑送了出去

  薛青闷哼一声,就好像是陡然被放上铁板的肉整个人都卷了起来左膀右臂的剑刺中了她的小腿,但卷缩的薛青却越过了左膀右臂的头顶,同时铁条向下扎去

  左膀右臂身形一晃,肩头微痛。

  借着这一扎薛青人已经越过左膀右臂向前冲去小腿的伤对她似乎毫无影响,眨眼间就冲入了夜色里。

  左膀右臂看了眼自己的肩头那铁条并没有刺穿他,只是擦破了衣服然后擦破了一块皮没有流血的伤口隐隐的疼毒药什么的左膀右臂并不在意,受伤什么的也不会激怒他,一个杀手又岂会因为受伤而羞怒。

  从照面到适才,这才是他们真正交手的第一招,第一招,打平了。

  左膀右臂看向夜色里那个逃窜的身影,也许这个人真的能消耗自己杀了她会不会影响杀笃?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悍勇不是必有的性情,权衡利弊才是。

  “我收回我先前的话这位胳膊大人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暗夜里传来小姑娘扔来的一句话。

  先前的话,小姑娘先前还发狠话说因为你叫我小姑娘,所以我必须杀了你小姑娘不对,左膀右臂眼睛睁开,那女孩子穿的是男装为什么叫小姑娘就必须杀了你?因为是男子的傲气吗?不,她并不是男子,只是穿着男装而已左膀右臂的辨识能力怎么会错,就算瞎了一双眼也不会将男人错认为女人。

  这个小姑娘十三四岁左右小姑娘,你发现了我是小姑娘,所以必须杀了你杀了你是因为你发现了她!是!小姑娘!她!是!

  呛的一声,身后剑光袭来,奔跑中的薛青头也不回背挥铁条有剑如蛇从左侧伸向前方又诡异的弯曲向后,就好像等着薛青自己撞上去然后割喉。

  薛青整个人也像蛇一般在奔跑中陡然转了方向,铁条横起在肩头呛的一声一边与剑尖相撞,而另一边则刺向左膀右臂的咽喉

  袭来的剑又如蛇一般退去,薛青也没有在意自己的铁条有没有击中对方,继续向前狂奔

  第二招,打平了。

  左膀右臂抬手将长剑扔了出去

  笃笃笃的密集声在暗夜里不断的爆开,旷野上似乎烟花绽放,并没有硝烟也没有惊叹声,那只是一只剑薛青看着四面袭来的剑,剑与左膀右臂分离,抛出去一击人跟上又一送一击一只剑竟然在这人手中化作千万剑如不可避的风雨瞬时笼罩,阻断了薛青的奔逃。

  薛青手中的铁条飞快的转动着,不断拨开袭来的剑一剑化为万剑,一根铁条也变成了铁盾甲。

  剑雨总有停歇时,就在左膀右臂伸手握住长剑向前一送的那一刻,薛青大喝一声,将所有的力气都凝聚在铁条上,双手握紧跃起又简单又粗暴的向左膀右臂斩去,她的铁条刺可为剑,挑可为枪,斩可为刀

  剑光刀光闪烁照亮左膀右臂的脸,这是一张很杀手的脸,人群中看到了不会多看一眼,看过之后记不住长相那种近在咫尺的铁条,没有机会再收回的剑,都没有让他的神情有丝毫的变化,他只是抬起另一只手,那只手一直垂在身侧,普普通通的一个拳头,简简单单的一个直拳砸向铁条。

  薛青只觉得身子一翻,整个人竟然被掀起,拳头甚至还没有接触到铁条左膀右臂依仗的不只是剑,还有拳半空中的薛青猛地被砸落在地上,手里的铁条还保持着劈下的姿态,但眼前已经没有可以斩断的人,只有拳头拳头如山重重的砸在薛青的肩头。

  地面震动沙土腾起,薛青半个人陷入地面,下一刻又被拳头带起,就像一个破布娃娃扬起,拳头依旧在她的身上,再次一击,砰的一声刷拉作响,破布娃娃被打飞在地上划出一道沟,沙土飞扬,覆盖在倒地一动不动的薛青身上。

  第三招,左膀右臂一击中。

  脚步停下,看着沙土中一点一点支撑起身子的身影,身子半边已经不动了,僵硬又可怜。

  能跟四褐先生差不多的人果然厉害,简直没有还手之力不知道四褐先生真动起手来是什么样子?看惯了那老家伙嘻嘻哈哈泼皮油腻样,还真想象不出来真是的,期待这个做什么?难道还嫌弃自己的敌人不够多吗?还想跟四褐先生你死我活还有,现在想那个老家伙做什么,真是无情无义啊,你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哭死你算了。

  薛青笑起来。

  “不要庆幸。”左膀右臂声音平稳的说道,并没有因为这个被打的半死的人还能笑而有什么触动,“我只是没有让你死。”

  薛青咳咳两声,声音沙哑:“你再不快点杀我,你就杀不了笃大人了,你们今晚就白忙了。”

  左膀右臂道:“杀他之前有个问题更重要,你是谁?”

  薛青笑了,道:“回答你的问题前,我也有个问题,一般我都习惯结束后问问题,但怕这次来不及”抬起头看着面前浓墨的身影,“你的名字就是叫左膀右臂,四个字吗?”

  那种你死我活前问一声姓名,来日报仇或者到阴间告状什么的吗?真是小孩子啊,真正的杀人打架谁会问这么无聊的问题,左膀右臂笑了,道:“是的,左膀右臂就是我,我就是左膀右臂,天下只有我一个,别无二家。”

  薛青道:“那就好,我还真怕你叫左膀,再来一个叫右臂,那就真的完了。”她坐起来,“三招已过,我要杀人了。”

  手拍在地上人起身,再挥手成拳,携带着刚刚落下的沙土直直的砸向左膀右臂。

  拳头与拳头撞在一起,没有火光,只有骨骼嘎吱如爆豆,平地起旋风。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