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清 第一七六章幡然变计

小说:乱清 作者:青玉狮子 更新时间:2017-08-12 17:39:06
推荐阅读: 痞子县令崛起记抗日之龙神特攻抗战年代八极震乾坤时空锻造者妃医天下铁骨崇祯盛世逆天铁骑寒门栋梁
  恭王还非常年轻,三十四岁,正是最年富力强的时候,可尘埃落定之后,他就算不马上退出军机处,也会从此被架空,等同闲废,关卓凡思之,亦不由爽然若失。●⌒,

  事实上,在政见上,恭王和他,大方向是一致的,可是,正因为一致,二者才必去其一——一个位子只能坐一个人,权力金字塔顶端的空间,实在是太狭窄了。

  不过,“恭系”根深蒂固,人才济济,关卓凡要保证,一,恭王本人,下台之后不会成为他的掣肘。当然,以恭王的性格,以及考诸历史事实,出现这个情况的概率并不高;二,除了个别人,就“恭系”整体而言,他要收为己用。至少,要确保这些人,不会走上消极对抗的道路。

  关卓凡有足够的把握做到这一点。

  最有力的一招,就是迎娶敦柔公主了。

  慈禧为了笼络和“看住”关卓凡的“嫁女儿”,无意中成为他怀柔“恭系”人马的利器——台面上,他和恭王,不是“恭去而关代”的关系,而是“关、恭联姻”、“关、恭合流”的关系。如果一定要说关卓凡取代了恭王,那么,关卓凡只是取代了恭王的“恭系领袖”的位置,领袖之下,“恭系”还是那个“恭系”。

  对于文祥等恭系骨干来说,这算是个不得已求其次的局面,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的。

  不过,“恭系”里边,不见得所有的人都能够接受这个局面。而关卓凡也不打算将所有“恭系”的人都拢到自己的怀里。

  比如宝鋆。

  关卓凡不是睚眦必报的人。何况宝鋆还在安德海一案中帮过他的大忙。但双方心结已深。相互间真正的信任已经不可能建立起来,去宝是必然的事情。但是,在怀柔“恭系”的大背景下,只要能够确保宝鋆无力对自己造成新的实质性的威胁,关卓凡不好也不必对宝鋆赶尽杀绝。

  再说,考虑到在内务府的问题上,需要有人对圣母皇太后唱白脸——这个人既要有足够的立场和分量,又不能摆明了是“关系”的人。那么。对待宝鋆的基本方针就定下来了:黜出军机处,留任内务府大臣。

  现在,需要一个能够光明正大地将宝鋆黜出军机处的理由。

  关卓凡掏出怀表,打开表盖,堪堪午正。

  应该吃午饭了。

  还有,那个“理由”,也应该快到了吧。

  *

  未正二刻的时候,那个“理由”终于到了。

  是两份电报,一份发自安徽省城安庆,落款安徽巡抚英翰;一份也是发自安庆。不过是先发到北京的军调处,由军调处转到天津来的——这份电报。是派到安庆“公干”的军调处某情报小组拍发的。

  安徽属于两江总督辖区,安庆距上海并不算远,此时已经架通了电报。

  关卓凡拆开电报,细细看过了,脸上浮出笑意:不错,算算时间,一天都没有耽搁,相关人等,算是知趣得很了。

  军调处情报小组到安庆,是去寻找安徽军费报销案的两个嫌疑人:安徽粮道李宗绶,凤阳知府宋尊邦。

  当初,刑部问讯安徽军费报销案,这两个关键嫌疑人,传来传去,一直传不到案。

  安徽巡抚衙门奏报:李宗绶得了重病,不良于行,粮道现已由他人署理。“恳请刑部遣派得力干员,赴安庆查问端详”,“并该员情形,遣送入京,路途劳顿,究否得宜?”

  另,凤阳府知府宋尊邦,不久前请假回籍扫墓,现在尚未归皖,省里已派人赴江西赣州催促,云云。

  宋尊邦是江西赣州人。

  安徽军费案主审刚毅,一面派人去安庆“查问端详”;一面行文安徽、江西,严辞饬令两省,“迅速解送宋尊邦到案”。

  “查问端详”的结果,是“李宗绶病重卧床,皖省所报大致确实”。至于宋尊邦,江西说,“查该员已归皖”;安徽则说,“查该员尚未归皖”——哎哟,人找不到啦。

  军调处情报小组到了安庆,先找到了李宗绶。情报小组很快做出判断:此人确实染恙,但根本没到“卧床不起,不良于行”的地步。刑部“得力干员”的回报,要么是收了人家的好处,故意说谎;要么是巡抚衙门给李宗绶伪造了非常扎实的医生证明,加上李某人卖力配合演出,骗过了刑部的人。

  至于宋尊邦,陈亦诚和马丁内兹一早判定,江西说的应该是真的,此人现在就在安徽,甚至就在安庆。原因很简单:只有安徽才有足够的动机把他遮藏起来。除了安徽,宋尊邦呆在其他任何一个省份,都是不安全的——一旦暴露,就会被解送至京。

  事实证明陈老板、马老板目光如炬,情报小组没花太大力气,就在安庆怀宁的一个小庄子里找到了宋尊邦。

  人既然找到了,那么问题就来了:拿这二位咋办呢?

  李宗绶、宋尊邦都尚未解职,情报小组不可能把他们偷偷绑走。最简单的法子当然是知会刑部,可是,李宗绶病重,刑部是背过书的;宋尊邦呢,安徽说是“查该员尚未归皖”,就是说,如果走公事,等于同时打刑部和安徽巡抚衙门的脸,这个,可够疼的呀。

  情报小组向北京请示,北京还未回电,“揭帖案”便爆了出来。

  揭帖案发的第二天,军调处北京站将爵帅的指示转给了情报小组:登门拜访英抚台,将安庆之行的调查成果直接捅给他,全然不必藏着掖着,嗯,就请抚台大人看着办吧。

  爵帅另有指示:给安徽巡抚衙门三天时间,三天之后,若还没有任何动静,就不必再等了。

  情报小组收到电示是辰初的事儿,当天上午,英翰外出,不在巡抚衙门,下午未初二刻,情报小组谒见英翰,按爵帅指示,如此这般。

  其时距离现在,刚刚好是两天。

  军调处出手寻找安徽军费案的关键嫌犯李宗绶、宋尊邦,并不是为了帮刚毅破案,关卓凡的目的是宝鋆——由李、宋入手,拿到宝鋆涉案的证据;安徽巡抚衙门遮藏李、宋二人,最主要的目的不是自保,他们的首要目的也是宝鋆——为了保护宝鋆。

  但是,“揭帖案”后形势的急剧发展,逼得英翰不能不幡然变计了。

  *(未完待续。。)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