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媒舵手 229一起闯祸吧

小说:星媒舵手 作者:脑袋空空如也 更新时间:2017-09-10 19:53:00
推荐阅读: 透视医圣林奇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仙尊归来洛尘神龙护卫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明星潜规则之皇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豪婿韩三千苏迎夏最强神医赘婿林羽
  天色还早,进门之后金泰妍就能看到正对着门口的那扇窗,沙尘暴的到来让平日里干净的尔天空变得一片昏黄,天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内,被半边窗帘遮住,在金泰妍身上投下阴影。

  “要仔细看看吗?”林蔚然在金泰妍身后提问,一男一女独处在一间房子里,能不多想的人都是真正纯洁的人。

  金泰妍摇了摇头,径自走到沙上坐下,她把长身羽绒服脱下来放在一边,伸出一只手在茶几上轻轻摩挲着。

  “咖啡?”林蔚然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厨房。

  “嗯,咖啡就好。”

  “今天怎么有时间?”

  “病假。”

  “好些了吗?”

  “精神紧张造成的神经性呕吐,医生建议我好好休息。”

  林蔚然端着两只马克杯走了出来,在茶几的另一头席地而坐,他抬头看到垂着眼帘的金泰妍,安静,眼神深邃,平静的表面下蕴含着很多情感,站在舞台上时她用歌声表达出来,下了舞台后却好像是一直压抑着,然后期待下一次舞台。

  移开目光,林蔚然端起咖啡喝了口,问:“为什么今天要见我?”

  她把咖啡杯捧在手上,抬起眼认真盯着林蔚然的面庞,回答:“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问吧,我就在这。”

  “我第一次给你点烟的时候,你是怎么想我的?”

  “一个挺有意思的女孩,还有拿走我火机的人。”

  “你告诉我人心的时候,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生这些事吗?”

  “没有,只是从那以后抽烟的时候经常会想起你,而且我记住了金泰妍这个人。”

  “来‘家族诞生’找我的时候,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林蔚然停顿了下,却还是如实回答:“在你说出那句话之前没有想过,之后根本没有精力去想。”

  溶咖啡的香气浓郁起来,金泰妍简单消化了一下林蔚然的回答,又问:“在我们第一次上床之后你在电梯门口拉住我。说我们刚刚开始,为什么?”

  林蔚然点了点自己的头,回答:“它告诉我。我需要你。”

  金泰妍一时间没有听懂,虽然他们都是一根筋的人,但不代表她可以知道林蔚然的想法。所以她问:“难道你喜欢我?”

  林蔚然放下手,认真的思考。然后点了点头。

  轻易得到承认的金泰妍一下子愣住,和同龄女孩相比她算是早慧,但对男人却还是知之甚少。对她来说林蔚然是个神秘人,虽然和她一样向着某个方向一根筋的前进,但并不是了解他全部的想法。

  “其实来到韩国之前我和你一样。”

  林蔚然突然开口:“努力。争取做好每件事,因为想要让自己问心无愧而放弃了很多机会。勤勤恳恳了两年到最后却还是要一无所有的回去,那时候我才刚刚学会应该怎么做事。”

  他微笑出来,声音中带着一种类似感激的情绪:“之后我遇到了你,因为什么都带不走,所以想要给一些人留下一些东西,没想到你给了我更多。”

  寂寞的时候,你可以来找我。

  想起这句话。金泰妍便记起了那个清晨。阳光很好,整个院落间四溢着南瓜粥的香甜味道。

  她轻声说:“那时候我是冲动了,那只是个不知道能不能履行的承诺。”

  “我知道,但是没关系。”

  林蔚然微笑着说:“当时我只是需要一根稻草,更多让我去冒险的理由,再说最后它也实现了。”

  说完了话。林蔚然突然现他和金泰妍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聊天了,两人的关系就好像一根紧紧绷住的风筝线。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吹的再大一些,这根线就会断掉。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他想抓住这线,然后一点点的把金泰妍抓到手中。只是他不知道方法,便只有盲目行动。

  因为不得其法,所以收效甚微,近在咫尺的金泰妍依旧如同飞在天上的风筝,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飞走。意识到这一点,林蔚然右手本能的摸向裤兜,刚触到烟盒一角,却想起了正坐在他对面的金泰妍。

  她说过她不喜欢烟味来着。

  “不用在意我,想抽就抽吧。”

  她的纵容只是让林蔚然摇了摇头,犹豫了几秒钟,金泰妍回身从羽绒服的口袋里取出了两个一次性打火机。

  “你还留着?”林蔚然自然惊讶。

  金泰妍点了点头,脸颊上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虽然只有淡淡的一层,但却是让人欣喜的色彩。

  在金泰妍面前的林蔚然似乎总以一种逐渐强势的姿态出现,从第一次巧遇后开始,每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金泰妍总会觉得他生了什么变化,虽然说不清,但却是越来越强势了。但此时他眼底流露出的欣喜却带着股淡淡的孩子气,这让金泰妍感觉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同时也成了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们,一起闯祸吧。”

  明明是尘埃落定的一句话却让林蔚然收敛了笑容,他问:“你想闯多大的祸?”

  一直紧绷着的弦突然松懈下来便更具弹性,她回答:“很大,直到你我都承受不了为止。”

  房间内突然变得安静,浓郁的暧昧氛围把两人紧紧围在中间挤压着,随着林蔚然站起身的动作,金泰妍心跳加,甚至整个后背都僵硬起来。她咽了口唾沫,脸颊开始烫,右手中指指腹无意识的在沙面上滑动了下,好像前两次一样处于一个绝对被动的状态。

  从小到大金泰妍都是个好孩子,唯一的叛逆就是小学毕业后上了全州艺高,然后对父母提出了成为歌手的要求。那段时间的学习需要家庭的支持,而支撑着金泰妍一路走下来的动力,则是一次参与老师专辑和声的经历。她到现在还记得那间录音室,是个不足十米见方的小空间,当音乐响起,她能感觉到自己声音的震颤,带着整间录音室和她一起震颤。

  她买了那张专辑珍藏,即便自己的声音在十几作品中只有很小的一段,励志成为歌手的孩子们总有登上过舞台的经历,而对金泰妍来说,最让她怀念的还是那间录音室,那支她握在手中沉甸甸的麦克风,还有窗外老师跟录音师那惊艳的笑脸。

  但闯祸这种叛逆从不需要长时间的准备,要和男人闯祸,只需要找到一个能让自己满意的男人。所以金泰妍站起身,她走到林蔚然身前,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颤抖,只要一想,支撑她继续下去的东西有很多,比如那场在她脚下的盛大演出,又比如真真正正的在汉江桥上放声大喊。有些东西只要不去想就不重要,如果她要多给自己几年时间,那很多东西她不应该去想。

  她伸出手,颤抖着解开了林蔚然西服上的第一颗纽扣,然后抬头看着她选的男人的脸。

  接下来,便再没她什么事儿了。

  羞耻、道德、教条、规矩,当这一切仿佛她身上的衣衫被飞快除去的时候,金泰妍的脑子和她身上一样赤条条的,只留下肉红色的**和逐渐粗重的喘息。她躺在崭新的床上,双手环住林蔚然的脖颈,整个人就仿佛是砧板上的鲷鱼,可以任他摆弄一样。

  她全身上下未着寸缕,灯光之下,女人的身体显得异常白皙,反倒是让胸口上的红雾被凸显出来,虽然只有两次,但对这具身体,林蔚然已经很熟悉了。他侧着头,从脖颈开始轻轻吻着,彷如舔舐,持续向下,至锁骨,渐渐加重,到胸前一点。与此同时温热的掌心自从纤腰滑下,至臀瓣儿,最终到大腿内侧,然后直达中枢。

  和前两次不同,他只是极有耐心的挑逗,力度适中的动作让女人咬紧了唇瓣,似乎是在克制自己声似地。他感觉到女人的温度正在不断升高,耳边的喘息声也越粗重,手指上湿润的感觉似乎是在催促他什么,但他却依旧耐住性子,好像要把自己的温柔通过这种方式传达给对方一样。

  如此的尝试还是第一次,所以当经验不足的林蔚然依旧秉持着自己的做法时,金泰妍突然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了句。

  “我说过,我是要找你来闯祸的。”

  闯祸,自然没有温柔的。

  得到了许可,耐心已经别消磨干净的林蔚然全力以赴。

  ……

  一场激烈的情事通畅带着难以平息的余韵,赤身**,两人紧紧依偎的感觉对金泰妍还是第一次,所以她背对着男人,看着床铺内侧的墙壁。

  没人会来打扰他们,做为制作组准备好的‘新房’,距离正式拍摄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除了每三天一次的清扫之外,这里很是安静。

  手掌抚在女人的腰间,感觉到惊人的柔软和触感,想要滑动却又怕引起对方的不满,所以便守着自己最初登6的地方,一动不动。林蔚然知道她醒着,也知道这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女人,他需要那个好像已经确定的答案。

  “我们能在一起吗?”(未完待续!

  s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